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扫墓
    梅-帕克,彼得-帕克的女儿。x继承了其父亲的蜘蛛基因,可以说是第二代的蜘蛛侠。在她很小的时候她就展现了自己的天赋。

    对此彼得-帕克既是高兴同时又有一些担心。高兴的是,在这个危险的世界里梅-帕克多了一个自保的能力。而担心的事情也来源于此,彼得自己所信奉的能力越强大,责任越强大。这是一种有担当的表现,但是他却不想把这种责任传到自己女儿的身上,因为他知道这一切有多么的痛苦。

    一号地球的彼得-帕克出生于1915年,那是一战爆发的前夕世界局势混乱,而他成长的年代则是二三十年代,在青年工作的时候恰巧遇上了美国经济大萧条。因为经济萧条而导致了罪案上升的事情屡见不鲜,大家都穷的没饭吃了,就不要指望饿肚子的人能够安分守己。

    指望着政府开的免费食品点的施舍,还不如自己想办法。

    这个世界的彼得-帕克的生活艰辛并且清贫了许多年,人生遭遇过许多挫折,也遇到过许多生离死别。从他的伯父伯母的去世开始,还有在三十年代他亲手解决了纽约地下组织的大头目,诺曼-奥斯本。并且在随后的日子里彻底了瓦解了奥斯本集团。

    时间到了三十年代末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这个时候的彼得-帕克结识了为军方地下战线工作的霍华德-史塔克。

    他被霍华德的游说给说服了,最后以匿名的方式参加了特殊战线,黑暗蜘蛛活跃在敌后战线。从沦陷法国到德意志第三帝国都有他的身影。

    炸铁路,烧仓库,破坏兵工厂,抢劫银行金库。还有窃取情报,刺杀高官,这些事情黑暗蜘蛛彼得-帕克都干过了,在铁路桥上安放一颗炸弹就能让一火车的纳粹士兵全部阵亡。

    彼得-帕克帮助了战争的进程,但也让他的双手沾满了鲜血。这场战争没有人能够置身事外,谁都不行。

    这个世界的蜘蛛侠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好好先生,从他的行事风格就能看的出来,彼得-帕克更加的成熟稳重,并且他的蜘蛛叮咬是充满了毒性的。被彼得盯上的人,多半是要死掉的。

    所以他是黑暗蜘蛛,而不是蜘蛛侠,甚至并没有多少人听过他的名号。他只在黑夜中干活,并且如同蜘蛛捕虫一样悄无声息。

    但是有的时候他还是有软弱的时候,比如说在每年十二月,圣诞节的前夕,他总要去做的一件事:去陵园祭拜自己亡故的亲友。

    这个时刻是他最软弱的时刻,一般情况下都是玛丽陪着他一起去的,但是今年的十二月太冷了,就在前一天晚上纽约忽然下起了大学,气温骤降了七八度。玛丽的身体没有彼得那么好,这个天气去郊外的陵园待上两三个小时她会生病的。

    所以陪伴彼得去的只能是梅,至于安东尼则被彼得禁足了。目前除了公司和家里什么地方都不许去,因为那个突然出现在纽约的神秘人来摸不清来路,要是真的是对付安东尼的,那么在外面单独碰到的话,他想跑都难。

    汽车一路驶入郊外的墓园,开着凯迪拉克的彼得一路无话,而梅看得出自己的父亲心情很沉重,所以她也不知道开口说什么。每年的今天彼得都是这样。

    墓园里面种植着雪松,四季常青。白雪落在青松上,白绿成趣,但是在这里却无人欣赏。

    咯吱咯吱的脚步声是因为踩在路面上的积雪发出来的。

    彼得带着梅首先去的地方是本伯父和梅婶的墓地。一束百合就是扫墓的祭奠。

    彼得面色沉默的站在墓前,这个已经五十岁的男人眼中透露出一丝回忆的目光。

    “本伯父和梅婶都是好人,在经济大萧条的时候依旧愿意帮助别人,他们崇尚民主的生活和政治理念,在那个时代却并不被主流接受。”彼得看着亲人的墓碑同时对梅说道。

    “本伯父教会了我坚强,而梅婶教会了我,为了什么去坚强。”

    梅并没有见过自己爷爷辈的亲人,但是这不妨碍彼得和玛丽经常对她提起这些,梅接口说道:“他们都是好人,没有他们就没有父亲你了。”

    彼得笑了笑,摸了摸梅俊俏的小脸,然后走向了下一个墓碑。墓碑上的姓名是哈利-奥斯本,生1915年,卒1937年。

    彼得献上了一束黄菊,梅并没有听说过墓碑上的这个名字,她有点好奇。

    似乎感受到了梅的好奇,彼得开口了:“哈利-奥斯本,我最好的朋友。我想我这辈子不会再有这样好的朋友了。”

    梅看着父亲有些悲伤的眼神问道:“这么年轻,是因为疾病吗?”

    彼得摇了摇头:“不,原因很复杂,如果要归根到底的话,是我杀了他。”

    这个答案超出了梅的预料,她张大了嘴巴没有说出话来。

    然后是下一个墓碑,又是一个没有听过的名字,菲利亚西-哈代,听名字是一个女士。

    生1910年,卒1940年。

    彼得献上了一束红玫瑰。

    彼得就像是在今天介绍自己所认识的各种好友一样,再一次的对自己的女儿说道:“这里埋葬着一位美丽的女士,为了这位女士,你的母亲曾经和我吵过许多次的架。”

    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说着话笑了笑,但是梅却笑不出来。

    “年轻的时候她帮了我很多忙,只是那个时候的我不懂得珍惜,等到我想要做什么的时候却已经晚了。”彼得说着话有些唏嘘。

    下一个墓碑埋葬的是一对家人,看上去是父女的关系。

    乔治-斯坦西,生1895年,卒1947年。

    格温-斯坦西,生1915年,卒1935年。

    彼得为两人分别献上了天堂鸟和白玫瑰。

    “乔治-斯坦西,他大概是纽约市历史上最勇敢的警长。他把一生都奉献在了斗争罪恶上,一直到黑夜里的一生枪响结束了他的生命。他死的一点都不光荣,一个为了抢他公文包的小混混开的枪。乔治的包里根本没有钱,实际上他一贫如洗。”彼得声音低沉的说着,梅听得出来,即便时隔这么多年,父亲依旧愤怒。

    梅不想问那个小混混最后的下场是什么,彼得也不想讲他当年究竟做了一些什么。

    他平静了一下情绪对着女儿说道:“格温是我的初恋女友,当然那是在和你母亲认识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我们有过愉快的事情,也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即便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但是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她会那么早的离世。三十年代的纽约混乱的超乎你的想象。”

    彼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梅从他的身上看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这是她从来都不曾看到过的。

    最后的两个墓碑来自于彼得两位战友,他当年参加二战的战友。

    巴基-巴恩斯,生1920年,卒19年。

    史蒂夫-罗杰斯,生1922年,卒19年。

    彼得给两人献上的是波斯菊。

    “两个勇敢的战士。”这是彼得对两人的评价:“但是没有能够坚持道战争最后胜利的时候。尤其是史蒂夫,当年我在为号角日报编写文章当记者的时候,史蒂夫是报社的漫画家。”

    彼得有些感慨:“巴基很强壮,史蒂夫很瘦小。原本史蒂夫是不应该参军的,但是他却用尽了各种办法,最后被他用在号角日报的经验挤进了战地记者的行列。”

    “我和他曾经是同事,那是个有天赋的年轻人,如果他专心学画说不一定有天能够成为声名赫赫的大画家,而不是纳粹用(mg-42通用机枪)打成碎块,最后连尸体都拼凑不起来。”彼得说完长叹了一声。

    史塔克夫妇的陵墓并不在这里,而是在洛杉矶的庄园内。所以彼得与梅也无法在这里祭拜这两人。

    对于彼得-帕克来说,也许霍华德是他仅存的朋友,但是也在1955年离世了。黑暗蜘蛛躲藏与黑暗,不希望被人发现,同时也不想与其他人有牵扯。

    为了保护自己,同时也是为了保护家人。如果不是因为霍华德意外身亡,留下了需要照顾的幼子安东尼,也许彼得永远都不会在踏入纽约城一步。这里有他太多的回忆,好的和不好的。

    黑暗蜘蛛很孤独,也许将会是永远的孤独。唯一还支持着彼得活在这个世上的理由并不多,大概只有妻子和女儿了。

    回来的路上气氛更加的压抑,比去墓园的时候还压抑,压的梅几乎喘不过气来。她提出和父亲一起走走,最后走回公司。这里距离斯塔克集团只有一条街的距离,彼得没有拒绝女儿的要求。

    两人就这样行走在冬日的纽约街头,气温有点寒冷,但是梅却感觉好了一点,至少比待在沉闷的汽车里好多了。虽然寒风吹的她有点冷,并且脸上还起了鸡皮疙瘩。

    “要是有杯热饮料就好了。”梅跺了跺脚这样想着。

    现在这个世界还没有满大街的星巴克这样的连锁饮料店提供咖啡和热巧克力,想要喝点热的东西必须要去咖啡厅。

    梅现在只好挽着彼得的手往斯塔克集团的方向走去,不过路边一个冒着热气的摊子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一个普普通通的手推餐车的摊子,但是却不像一般的手推餐车卖的是热狗之类的速食。而是在自己的招牌上写着热汤,热饮,关东煮。

    热汤和热饮这个梅知道,但是关东煮?这个名字她没有听说过,不过她并不在意关东煮是什么,如果这个小摊能够提供一杯热咖啡或者热牛奶的话,她不介意买两杯。

    彼得看得出女儿觉得这个天气有点冷了,并且在墓园吹了两三个小时的冷风这个时候两人都需要来一杯热饮。

    于是梅带着彼得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小摊子面前,但是摊主好像没有注意到两人的到来,他正拿着一对的报纸正在翻阅着,十几二十份报纸,还有很多的杂志乱糟糟的摆在一边。越看摊主的眉头就皱的越深,好像看到了很多不好的消息一样。

    对此梅不得不拍了拍餐车旁边的铁栏杆发出一点声响:“这里有热咖啡吗?”

    听见了声音,摊主才抬起看着梅和彼得站在摊子前,他眼睛忽然睁大了。

    ps:求票rw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