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保住狗命与二三事
    不论李杰如何装怂,反正有的事情该来的还是躲不过的。

    奥丁因为怒火冲昏了头脑,差点想要毁灭地球,最后被古一给阻住了。但是阻止了这次灭世危机,奥丁的满腔怒火就无法发泄了。

    不过在古一的提醒下(古一:?)奥丁想到了这件事的罪魁祸首。

    究竟是谁让自己儿子变成这样的!那个人现在应该就站在自己的皇宫内。

    自己简直就是被龙油蒙了心了,居然一开始还准备奖励这个家伙。

    呸!现在唯一能给这个叫做夜行者的家伙的奖励,只有百万伏特!在彩虹桥打开的时候,古一与奥丁同时踏足仙宫。

    奥丁大呼一声:“冈格尼尔!”一把带着雷霆闪电之威的长矛划破天际,带着赫赫的威势进落入奥丁的手中。这是奥丁的武器,雷霆长矛也被人称呼为永恒之枪的冈格尼尔。

    作为雷电的神明,奥丁很奉行的一个理念: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情是电一次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么就加大电压!(为什么这么熟悉?)

    而对于奥丁来说电压几乎是没有上限的,所以奥丁一向都是以(物)理服人,能用道(物)理解决的问题,从来不多bb。

    就像他现在做的一样,当他握着永恒之枪大步的踏入自己的皇宫的时候高声一喊:“夜行者,你给我滚出来!”

    原本就因为弗丽嘉的失态而显得战战兢兢的李杰,听到了阿斯迦德众神之王的怒吼,忍不住双腿打摆子。不是我不坚强啊,实在是敌人太强大。李杰内心哀嚎。

    而古一正跟在奥丁的旁边,他自然不会简单的坐视不管,但是古一现在脸上却带着一种玩味的笑容。反正有他在,李杰不会出事也不会死就够了,奥丁的气总归是要出的。总不能让奥丁在地球发出一阵影响全球的雷暴吧。

    而就在奥丁找李杰麻烦的时候,托尔和洛姬也回到了皇宫。因为托尔归来造成的影响,原本的凯旋仪式算是办不下去了。洛姬草草的指挥了自己手下收场了。而今天所有阿斯迦德的臣民都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反正今晚会有很多人睡不着觉就是了。

    当托尔和洛姬回到皇宫的时候正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永恒之枪闪烁着紫色的毁灭之雷的威能正抵着李杰的脖子附近,奥丁满面怒容的看着李杰。而李杰的脸上露出一种标准的笑容,看起来不卑不亢(也许是讨好的笑容,但是托尔不是很确定)。

    而弗丽嘉正无力的坐在一边的椅子内,瓦尔基里站在一边动都不敢动。古一则是一只手伸出发出了魔法波动,随时准备救场,但是看上去至尊法师并不是很着急。

    李杰勉力的露出微笑对着奥丁,但是实际上他背后的衣服都被冷汗给浸透了:“尊敬的众神之王,我很高兴见到您。但是阿斯迦德的待客之道有点太过于热情了吧。有必要热情到电光四溅吗?”

    奥丁死死的盯着李杰:“看看你干的好事!”他指了指从外面刚刚走进来的托尔。

    李杰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一步,保持与正散发着雷霆之威的冈格尼尔一定的安全距离。

    李杰看了一眼托尔后说道:“众神之王啊,托尔已经举起了雷霆之锤。他确实学会了谦卑。这一点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奥丁怒了:“但是看看他现在的样子!”

    “托尔是武神,不是舞神。这并不影响他的战斗力不是吗?”李杰借用了刚刚弗丽嘉的话说道。

    而这个时候原本坐在椅子里不动弹的弗丽嘉站了起来,幻影皇后看见了自己的亲儿子归来,快步的走到了托尔的面前。用双手用力的揉搓着托尔的胖脸:“天呐,托尔!你在人间吃了什么?!”

    “嘿,妈,嘿,妈妈。”托尔尽力的躲避着弗丽嘉的蹂躏:“别这样,瓦尔基里和古一法师还在呢,你不能这样揉我的脸………………”托尔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因为弗丽嘉揉他的脸造成了他说话声音的变形,没人听得清他在说什么。

    李杰和奥丁都把目光投向了正在揉搓托尔脑袋的弗丽嘉。李杰莫名的觉得这幅画面为什么有些熟悉,难道是传说中的?

    “瞧,托尔现在不是看起来挺和善的吗?”李杰说这话的时候闭着眼睛,这是因为冈格尼尔上的雷电太刺眼了,并不是因为说瞎话的时候眼睛睁不开。

    “奥丁神王,您当时让托尔下凡将他托付给我的时候,并没有说过要帮托尔控制体重啊。”李杰现在眼睛又睁开了。

    “凭良心说话,托尔现在能够举起雷霆之锤不就足够了吗。我算是完成了阿斯迦德和地球的外交事务吧。您不能违背了良心啊,您的讲道理啊!”

    奥丁:“这并不是简单的变胖了这么简单!而是雷神,阿斯迦德的雷神不该是这个样子!”

    不过冈格尼尔的电芒有些减弱了,李杰用自己的紫雷之力覆盖在自己的指间,悄悄的拨动了一下冈格尼尔的矛头,让这锋利的东西离自己远一点:“您才刚刚见到托尔,他还是有很多新的优点都是您没见识过的。地球有句话:以貌取人,失之子羽。”

    古一法师这个时候总算是看够了戏,他拦下了奥丁让他收回了冈格尼尔:“好了,奥丁,至少你需要先了解一下现在的托尔。也许事情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糟。”

    奥丁os:没我想的那么糟?我只怕比我想的还要糟!

    洛姬这个时候也帮了李杰一把:“父亲,至少先准备一下午宴吧。至少托尔回来了,也举起了雷霆之锤。同时至少我也打了一个胜仗,不是吗?”

    洛姬的这句话总算是让奥丁暂时收回了想要杀了李杰的心思,至少不能是今天。今天是洛姬得胜班师回朝的日子。那么杀李杰的日子就改成明天吧,今天先让他吃饱,奥丁这样想着。明天在用千万伏特送他上路吧。

    不过看了一眼托尔的体型,然后又想到了午宴这词,奥丁的太阳穴就开始抽搐。

    ………………

    这是一场非常沉闷的午宴,古一也被奥丁留下来吃饭了。原本自己的大儿子举起了雷霆之锤,小女儿得胜归来。这是双喜临门,奥丁应该很高兴才对的,但是他现在怎么样都笑不出来。

    他板着脸吃着一支烤鸭腿,同时大口的灌着麦酒,这让现场的气氛非常尴尬。李杰坐在古一的旁边食不知味,他完全没有留意自己塞进嘴巴里的食物是什么味道的。

    而弗丽嘉恐怕是唯一一个在餐桌上还能活跃的人,因为她是幻影皇后,奥丁不能对她发脾气。

    虽然见到托尔这个一脸胖样她挺难受的,但是真让托尔不吃饭她也挺难受的。所以她觉得问一问托尔在地球上的日子过得怎么样。

    弗丽嘉:“托尔,你在地球都干了什么?”

    托尔吃着洛姬刚刚给他递来的花椰菜眉头紧锁:“妈妈,你是问从前还是现在。”

    弗丽嘉有些迷惑:“有什么区别?”

    托尔点了点头说道:“有很大区别。”奥丁虽然看起来气哼哼的,但是也在竖起耳朵听着。

    弗丽嘉问:“那就说说前面的。”

    托尔一摊手:“大概就是喝了些酒,每天酩酊大醉。之后沉迷于人间的炸鸡可乐与综艺节目什么的。”

    弗丽嘉皱了皱眉,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奥丁看起来明显又一次怒火升腾了,李杰躲在古一的背后瑟瑟发抖。

    弗丽嘉赶快转移话题:“那么后来呢?”

    托尔指了指李杰:“他帮我找了份工作,在医院的工作。”

    弗丽嘉:“医院?”

    托尔大致解释了一下:“类似于我们这里治疗师的工作。不过人类称呼为医生,他们更多的是用草药和草药的萃取物或者是某些合成药剂(化学品)来治疗。”

    这看上去还不错,弗丽嘉这样想着,她又开口问道:“所以你掌握了人间的治疗能力?”

    托尔摇了摇头:“不,并没有。那是一种很复杂的事情,当时我没有神力只是凡人。而普通的凡人想要学习成为一名医生需要长达十多年的培养,以及背下一大摞的书籍和资料。”

    弗丽嘉心想,那托尔多半是没戏了。因为她这个儿子对于看书和学习是深恶痛绝的,只有战斗是他的爱好。

    让他认真的读完一本大部头的书,还不如让他去和恶龙搏斗。

    弗丽嘉:“所以你不是医生?”

    托尔挥了挥手:“不是,我只是医生的助手。不过我在努力了妈妈。最近开始我在看书。”

    弗丽嘉觉得自己幻听了,她又问了一句:“你说你最近在干什么?”

    “看书,查资料。想要成为一名医生可不容易,我每天都要进行长达五到六个小时的阅读。在车上和上班的空闲期间,我会抓紧一切时间读书。虽然我的进展很慢。”托尔理所应当的说着。

    但是现场的气氛却变得诡异。

    洛姬不可置信的看着托尔,这是我的哥哥?他会看书?

    弗丽嘉不可置信的看着托尔,这是我的儿子?他会看书?

    奥丁不可置信的看着托尔,这是我的儿子?他会…………啊!奥丁因为受到过度的刺激,忘记了自己还在啃鸭腿,所以牙齿咬到了舌头,当时就把左边的舌头给咬破了,这可真是钻心的疼啊。

    托尔继续说道:“后来我被调去了孤儿院,也就是那些失去父母的孩子待得地方。我负责照顾他们。维修一下电器,哄他们睡午觉,下午的时候给年级小的孩子讲故事。偶尔去篮球场陪十三四岁的大孩子打篮球。偶尔给表现好的孩子发一些小零食。我管理照顾着五十个孩子呢。”托尔说道这里有些自豪。

    李杰已经偷偷的从古一的背后探出身子,对托尔竖起大拇指。因为看看现在的现场吧。

    洛姬手上的勺子都掉了,她刚刚再喝汤来着,现在她已经忘记了这一切。她只是呆呆的看着托尔,这是我的哥哥?他会照顾孩子?

    弗丽嘉的叉子也掉了,她刚刚在吃一个片水果来着,她现在也忘记了这些。她也是呆呆的看着托尔,这是我的儿子?他会照顾孩子?

    奥丁手上的鸭腿也掉了,他刚刚还在继续啃着鸭腿来着,他现在忘记了自己刚刚啃着的鸭腿。他只是呆呆的看着托尔,这是我的儿子?他会照顾……啊!奥丁忘记自己啃着鸭腿,他只是下意识的咀嚼着,结果把舌头又咬到了。这一次是右边的。这一次咬的更猛,疼的更厉害,差点奥丁都绷不住了。

    但是托尔发现了奥丁的不对劲,他指着奥丁的嘴角:“父亲,天啊!你流血了!治疗师!治疗师!”托尔高呼着治疗师。

    弗丽嘉也发现了这一切,她立刻来到奥丁的背后:“天呐,奥丁你快点平躺下来。你感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奥丁:“没,我只是……”

    弗丽嘉:“好了,不要说话!快点躺下,你一定是旧伤发作了。天呐,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你有这样严重的内伤,居然会咳血。”

    奥丁:“我不是,我没有……”

    弗丽嘉更本不给奥丁说话的机会,她冲着洛姬喊道:“快点去把阿斯迦德最好的治疗师给我找过来。”

    场面一团混乱,但是李杰松了一口气,自己的狗命算是保住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