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订婚仪式与教父人选
    哈利-奥斯本订婚仪式举行的地方选择了自家的奥斯本庄园,毕竟不是结婚也没必要选择教堂或者礼堂这种非常严肃的地方。

    而且去公开的教堂和礼堂订婚的话,肯定会引来很多不必要的狗仔队的围观。至少在目前为止,哈利-奥斯本还不希望自己和玛丽订婚的事情被大肆宣扬出去。目前他只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做了一个通告。被邀请来参加仪式的也都是亲戚朋友。

    这是为了玛丽考虑。因为如果玛丽要成为奥斯本夫人的话,那么她的生活就需要作出许多改变了。

    豪门夫人不好当,尤其是哈利-奥斯本的夫人。哈利掌握的奥斯本集团辖下的各种公司和产业加起来价值高达数千亿。

    而这还不算华尔街对奥斯本集团的金融评估溢价。如果算上溢价的话,奥斯本集团的价值轻松突破一万亿美元。

    作为这样一个超级集团的掌舵人,哈利的一言一行都会受到许多人的关注。同时他的伴侣也会受到同样多的曝光。

    甚至对于一些狗仔来说,挖掘一个顶级富豪背后家人的故事,其获得的新闻眼球度,远比直接报道富豪本身来的吸引人。

    玛丽自从和哈利交往之后就必须要意识到这一点。尤其是当她答应成为哈利的夫人以后。

    她的生活模式需要做很大很大的改变。她现在是百老汇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她之前担纲了音乐剧《魔法坏女巫》《悲惨世界》和《芝加哥》的女主演,在百老汇备受好评。许多专业的评价人都将其评委二十一世纪最有潜力的音乐剧女星。

    而现在她将和剧团出演号称音乐剧之王的《歌剧魅影》这部经典之作。演出才刚刚进行了三场就已经在百老汇音乐剧的爱好者中引起轰动。

    玛丽-简的唱腔令人惊艳,在舞台上的表演,举手投足之间都无比自然。这让她拥有了大片的粉丝。

    在电影被发明之前观看舞台剧。尤其是观看百老汇的舞台剧是纽约乃至美国上流社会主要的娱乐方式。

    当年百老汇的明星效应比当今的好莱坞天王也不遑多让。在电影发明之后,尤其是当电影技术开始飞速提升的上世界六十年代之后,百老汇就开始一直走下坡路。

    相比于舞台剧,很多人变得更加喜欢节奏明快和场景多变的电影。这让很多从业者一直在考虑,剧场和舞台真的还有必要存在吗?

    但是人的审美是很奇怪的,当人们已经受够了大银幕前的视觉轰炸,以及那震耳欲聋的音效之后。在新世纪人们又开始回想那些在舞台上演绎的爱恨情仇了。

    虽然舞台剧和音乐剧有其本身的限制,但是同时也有着独特的魅力。因为全部都是现场演出,这要求演员有着深厚的表演功力。现场面对几千名观众,漏词忘词这种事情会让现场变得十分尴尬的。

    再加上表演音乐剧还需要在现场展示自己的歌喉与唱功,这就更加困难了。舞台剧和音乐剧需要台上的演员们用自己的表演来让观众忘记简陋的布景。

    人们再一次发现了现场表演的魅力,这和电影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又开始重新回到剧场,坐在观众席上认真的观看这些经典的剧作。

    但是就像所有聚焦在镁光灯下的明星一样,舞台剧的明星也是明星。人红是非多这句话不是一句玩笑。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年代,一点狗屁大的事情都能被狗仔队们给编出花来。尤其是在男女感情上的绯闻,这一项是娱乐小报的挚爱。

    玛丽-简身处这样的江湖,自然很明白这其中的规矩。虽然她一向洁身自好。但是架不住有人往她身上泼脏水。如果是作为哈利的女朋友的话这种事情还好。

    但是如果她成为了奥斯本夫人,依旧还出现这样的事情的话,哈利的脸面怎么办?因为女友和妻子这是人生中截然不同的角色。

    在决定成为哈利的妻子的那一刻开始,玛丽-简就开始带入了自己身为妻子的角色进行思考。既然已经要改姓奥斯本了,那么玛丽不容许自己的丈夫被其他任何人污蔑和嘲笑,尤其是因为自己的关系。

    所以今年的《歌剧魅影》的巡演结束以后玛丽-简将正式宣布退出这个圈子。

    哈利知道玛丽有多喜欢在舞台上表演,有的人天生就是为了表演而生的,比如玛丽-简。所以哈利对于玛丽有一点愧疚。

    “其实没必要做的这么绝,玛丽。如果你还喜欢表演的话,你可以继续表演。”哈利握着玛丽的手说着:“我有很多办法让那些狗仔队闭嘴。”

    玛丽笑着着哈利:“你可以让他们在你面前闭嘴,但是你没法让那群人在背后也闭嘴。既然要做你的妻子,那么我自然不允许我的丈夫是一个被人嘲笑的存在。”

    “娶一个带着娱乐圈性质的妻子,你以后面临的压力要比我大的多。我不能太自私不是?生活就是相互承担。我不能太任性。”玛丽把头靠在哈利的肩膀上轻轻的说道。

    “好吧,不过我说我以后买一个剧团,让你当团长呢?”哈利搂住玛丽说道。

    “那倒不错。”玛丽轻轻的笑了一声。两人眼神对视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正在这个浪漫的气氛中两人准备来一次深吻什么的时候,忽然从隔壁化妆室传来的争吵惊醒了两人。

    在隔壁化妆间准备的是李杰和彼得。作为哈利最好的两个朋友,他们自然要来参加这场订婚仪式。而且还有着比较重要的责任。

    其中的一个就在哈利求婚(这是仪式,之前哈利已经求婚过了。)时将戒指交给哈利。对于这个位置两人都挺想要的,因为一生一次啊!

    不过送戒指的只要一个人,但是这里有两个人。哈利也不知道要分配给谁。所以他把这件事情的决断权交给了他们两人自己解决。

    “我觉得我送比较合适。”李杰看着台子上的一对婚戒说道。

    “为什么?我认识哈利的时间比你要早的多。我从小学的时候就认识他,超过十几年了!”彼得不同意李杰的说法。

    “但是你最近被格温给甩了。作为一个代表着感情失败的人,向一对新人送出祝福不感觉很奇怪吗?”李杰深刻的明白什么叫做,打人要打脸,骂人要揭短的道理。

    李杰的话当场就让彼得暴走了,他大声的嚷嚷了一声:“嘿!你是想打架吗!再说了,我会想办法把格温追求回来的。”

    李杰双眼看天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听说伦敦大学的帅哥挺多的。而且英国人的长相格温一直很喜欢。她可是和你分手了,而且你们还分开了上万公里的距离。最少一年不见面。”

    李杰吹了一个口哨:“呼,你猜她会带男朋友回美国见乔治吗?所以这对戒指还是我来送吧。”

    彼得很不服气:“她之前交往的可是个超级英雄,蜘蛛侠!我不信其他一般的男人能迷倒她!”

    “哦,哦!是啊,是啊!”李杰满脸的不信:“如果某个蜘蛛侠不是被一只猫给弄得晕头转向的话。”

    彼得抿了下嘴吧:“黑猫之后怎么样了?”

    李杰看了一眼彼得:“你还在关心她?”

    “我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她怎么样了。上次你们进行了一场逮捕黑猫的行动,但是又不让我参加。我只是好奇你们把她送去那所监狱了。”彼得保证自己不是迷恋黑猫。

    “她被弗兰克带走了。”李杰耸了耸肩:“至于弗兰克是要处决她,还是要把她送去什么地方,我就不知道了。他希望我们不要问。”

    好吧,被弗兰克带走了。这恐怕比关进监狱还要惨吧?彼得已经不想去猜黑猫的下场了。

    两人之前的争吵让哈利不得不过来看了一下两人,知道两人争吵的原因之后,他无奈的抚额:“够了伙计们!快点解决它!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实在不行你们就用剪子石头布决定吧!”

    最后听从那个了哈利的意见,两人使用了最传统的决定权选择方式,那就是剪子石头布。

    不过李杰刚刚一时大意的忘记了,彼得是有蜘蛛感应的。他不需要作弊,只需要凭借超强的第六感就能猜到应该出什么。

    “该死,你应该去大西洋城赌大小。我敢保证你能把赌场的老板赌到破产。”李杰把婚戒交给了彼得。

    “也许下一次我们可以去试一试。”彼得接过婚戒眉飞色舞的说道。

    “对了,我还要去找哈利谈一谈其他的事情。”李杰将戒指交给彼得后说道。

    彼得问:“什么事情?今天可是他订婚的日子,不要拿其他事情烦他。”

    “不是其他事情,我只是在想。如果他和玛丽有了孩子的话,需不需要一个教父。我觉得我是一个出色的教育家和长辈,能够担任这个职位。”李杰走出化妆间,准备去找哈利。

    而彼得跟在他的身后:“教父?得了吧!你甚至都没有入教。就算孩子需要一个教父,那也应该是我。彼得-帕克!我从本伯父和梅婶身上学到了很多应该如何带一个孩子的事情。”

    “被女朋友甩了的人没资格说这些话。”李杰理都不理彼得。

    “你再说我要生气了!”彼得一路跟着李杰。

    ……………………

    在奥斯本庄园的草坪上,哈利和玛丽的订婚仪式正式举行。当哈利单膝跪地凝望着玛丽说出:“嫁给我。”玛丽点头说:“我愿意。”

    彼得立刻屁颠屁颠的跑上去将戒指放在哈利的手边。

    被请来观看这场订婚仪式的除了哈利的亲戚和朋友以外,还包括了一直住在李杰新家里的岚。

    她今天穿了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还带着一条黑水晶的项链。这是来之前李杰极力要求她带上的。洁白的肌肤反衬着黑水晶项链形成强烈的对比,显得非常好看。

    她站在李杰的身边对哈利和玛丽两人鼓掌祝福,她歪着头轻轻的问了李杰一句:“听说你刚刚和彼得在里面吵架了?为什么?”

    李杰一边鼓掌一边回答:“你忘了我们上次看电影的时候,是谁一直坐在我的身边,然后一直喋喋不休,让我都不知道电影讲了什么。”

    岚知道李杰讲的是哪次了:“你是说那个《一条狗的使命》那部电影?”

    “是啊。”李杰点了点头:“我不知道《一条狗的使命》这电影讲了什么,但是我很明确的知道执行这个使命的那条狗是谁了。”

    岚被李杰给逗的差点笑出声:“说起狗,你好像一直把托尔也当成肿胀的阿拉斯加?”

    “是啊,原来是咸鱼。自从发福了以后,他就是肿胀的阿拉斯基了。”李杰点了点头:“最近我比较忙,没有注意到他。他最近好像很努力的样子?”

    岚点了点头:“是的,而且不是很努力,而是非常努力。”

    李杰眯起了眼睛:“一条非常努力的阿拉斯加,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