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一章 这一次是我赢了
    “可笑!”对于劳非的温言以对洛姬并不领情:“你随便说些什么我都需要相信吗?你可是冰霜巨人的领袖,阿斯迦德的死敌!”

    “也许你从什么地方知道了我是女性的真实身份,毕竟劳非你很强大,强大到在阿斯迦德除了奥丁以外,并没有其他人敢说单挑战胜你。”

    “你或许有各种办法和各种能力来了解我,甚至对付我。你的目的是什么?想要打赢这一场先锋战,之后开始全面战争吗?”

    洛姬的话一气说完毫无停息,她信誓旦旦的反驳着劳非的一切观点。但是劳非却一直笑而不语。

    “你在撒谎对吗洛姬?我确实从各方面了解过你洛姬,你的神职乃是谎言,但是我知道你其实很少真正的说谎话。不撒谎的谎言之神令人赞叹。因为你之前从来不用谎言都能够编织出各种虚构的事物和误导他人的能力。”劳非并没有因为洛姬的反驳而显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他就像是一个老朋友在谈心一样的和洛姬交谈着。

    “我注意到你今天并没有带着真实之剑来,因为真实之剑会阻碍你撒谎吗?说实在的,你更适合用真话来骗人,而不是用这种拙劣的谎话来骗人。这样的你显得太没有品位了。我和你的母亲在你出生的时候为你想过一个很好的名字,叫做埃达(意为:高贵)。”

    “但是你今天这样的表现可配不上这个名字。”劳非笑了一下,虽然他的长相非常的凶恶。但是这一次的笑容中却莫名的能够感受到一丝宠溺的味道。

    “我想你之前恐怕已经猜到了一些真相,或者说你的内心已经动摇了洛姬?你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这是一个自洽而没有破绽的逻辑。你找不到可以反驳和推翻的地方,所以你才没有佩戴真实之剑。”

    “因为你怕暴露出你的真实想法对吗?”劳非的睿智完全和他的样貌不匹配。向他这样的巨人怎么能拥有这么好的推理能力和智慧?

    “你的言辞很能打动人心,劳非。”洛姬还是面无表情的说着:“我现在很怀疑你究竟是不是冰霜巨人劳非。或者你其实是黑暗精灵的领袖玛勒基斯?”

    “一般来说冰霜巨人,或者说整个巨人族的脑袋都不太灵光。包括火巨人和山丘巨人等。”劳非淡淡的说着:“但是每个种族有的时候都会出现异类。”

    “你的魔法天赋遗传至你的母亲,但是你撒谎和心灵调动的能力却遗传至我。我是冰霜巨人中的异类,我不想我的同族那样的蠢。所以我才会向阿斯迦德求亲,用和平换取你母亲的下嫁。和你母亲一起的日子是我一生最快活的时光。她是个好女人。”劳非的目光中流露出怀念的表情。

    “够了!不许你谈论我的姑姑!”洛姬看上去突然暴怒了。这是她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出现了情绪上的失控。作为修炼心灵魔法的佼佼者,这在洛姬的生涯中是绝无仅有的。

    “好吧,你生气了。我猜你生气的原因和我预想的一样。”劳非看了洛姬一眼,不在谈论洛姬母亲的任何事情。

    “其实不需要对我抱着这么多的戒心洛姬。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在那些日子里,是谁在为你传递信息。是谁在告诉你冰霜巨人与黑暗精灵要联手攻击阿斯迦德。”劳非淡定的看着洛姬,开始了一段平静的陈述。

    “谁让你在最适合的时候得到这些消息,然后在战争开始之前成为了军队的领袖。继而在一开战就成为联军的首领。”劳非好像在说着一些非常不在意的小事一样。

    “还有是谁告诉你这只是一场试探性的进攻,而非全面战争的前奏。这一切都是指定作战计划的前提吧。而你的计划很成功,每战必胜。”洛姬的小手指抽动了一下。

    “这一切的一起都是巧合吗?其实未必吧。”劳非这样说道,认真的看着洛姬。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劳非!你就这么想要认下我成为你的女儿?”洛姬看上去有些不在乎,但是很难说她的内心是否已经动摇了。

    “不要说得那么不在乎洛姬。你有能力欺骗任何一个人,因为你是谎言之神,但是你却永远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劳非盯着洛姬的眼睛说着。

    “其实作为冰霜巨人与阿斯迦德的混血并没有什么不好对吗,洛姬。作为女生,你将会得到双倍的宠爱。也许你有点不满托尔的愚蠢,但是你要清楚的明白,你应该感谢你身为女儿身。如果你是一个男孩,恐怕当年奥丁就已经杀了你了。”

    “我知道你想要做的事情很多,你比同龄的男孩女孩来的优秀的多。这很好,非常好。对于这一点我是很自豪的!”劳非自顾自的说着,但是洛姬已经不想听他讲这些有的没的了。

    “劳非!你究竟有什么目的,不断的将我约出来只是为了告诉我的可笑的身世?我可不会因为你的三言两语而轻信你。”洛姬还有些倔强。

    “因为我快死了洛姬。所以我想要见你一面,以父亲的名义,同时也已冰霜巨人领袖的名义。”洛姬想要辩驳什么,但是劳非并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

    “自从在很多年前受了奥丁的攻击以后,我的情况就一天比一天糟糕。冰霜巨人的身体很强大,但是并不代表我们能够逃离死亡。我终于会有死的一天,而这是无法避免的。我对于死亡并不恐惧,我曾经亲手结束过无数敌人的生命。有凡人也有神明。”

    “可是作为父亲,作为领袖我却有很多放心不下的东西。比如你和冰霜巨人一族。你太聪明了,当你想要上位的那一天起,你就应该要明白你面对的是什么样的阻力。”

    “尤其是你还背负着冰霜巨人的血脉的时候。”听到这里洛姬皱了一下眉头,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

    “你很有可能死在你的进取心之中。作为父亲我不能让我的女儿这样死去。而作为领袖,我同样也不能看着冰霜巨人走向覆灭。”劳非抚摸了一下他身上的道道伤疤。那是无数次征战遗留下的勋章。

    “冰霜巨人一族从来都不以聪慧而著称。可以说整个巨人族都不太聪明。但是巨人们都好斗,并且从来不管对手如何。就像是山丘巨人与雷霆巨人最后败亡在奥林匹斯山下。水巨人自从一万年前也再难觅踪影。巨人族已经没有多少血脉了。”

    “冰霜巨人好斗嗜血是天性,我也不例外。只要战斗起来我就会失去理智。但是这却是我们最大的缺陷。与阿斯迦德为敌我没的选,因为在我成为领袖之前,双方就已经接下深仇大恨。冰霜巨人现在还能支撑着和阿斯迦德战斗,但是还能支撑多久?”劳非有些伤感的说道。

    “上一次的战争我带着必胜的把握却被奥丁打败,冰霜巨人失去了掀翻阿斯迦德的机会。我们的生育能力太缓慢了。”

    “而当我知道你的存在的时候,我明白了冰霜巨人最后的希望在你的身上!”劳非双眼散发着精光。

    “你想让我对冰霜巨人防水?”洛姬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那样你太危险了!奥丁会猜到你可能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世,还有流淌在你身上的冰霜巨人的血脉。作为父亲我不会让你冒这个险!”劳非想也不想的打断了洛姬的猜测。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劳非?”洛姬有些猜不到面前这个睿智甚至是狡诈的冰霜巨人领袖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要你带领阿斯迦德的军队杀光冰霜巨人!”劳非用一种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什么?!你疯了吗?!!”洛姬几乎不可置信的看着劳非。眼前这个人真的是冰霜巨人的领袖吗?他想要一个外人来屠杀他的全族?!

    “我很清醒洛姬。即便我苦苦支撑,冰霜巨人一族又能够延续多久呢?我死后奥丁一定会发动全面战争,彻底围剿冰霜巨人。到时候一个血脉都不会剩下。而这一天能有多久?一百年还是两百年?”劳非用一种极度理性的语气说着。

    “但是我很庆幸,我有一个出色的女儿。一个优秀血脉的继承者!她有着阿斯迦德与冰霜巨人的优点!只要你-洛姬还在,那么冰霜巨人的血脉就能获得延续。你的后代将会如同你一样出色!”

    “你需要更多的保护,不论是作为父亲还是作为领袖我都有这样的义务。你最大的威胁从来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于内部的奥丁!你需要用冰霜巨人的血来证明你对阿斯迦德的忠诚!”

    洛姬难以置信的看着劳非,劳非所说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一种颠覆。

    “你杀的冰霜巨人越多,越能稳固你在阿斯迦德的地位。而在时机恰当的时候,我会奉上我自己的头颅,作为战利品,成为你登基为阿斯迦德之王时所带皇冠上最耀眼的明珠!”

    劳非静静的看着洛姬:“而你将成为消灭冰霜巨人的英雄,斩杀冰霜巨人头领为阿斯迦德报仇的英雄王!到时谁都不能阻止你成为阿斯迦德之王了!”

    “而你体内流淌着的冰霜巨人血脉也终将可以安全平静的流传下去。为你,我愿意付出一切。”劳非平静的看着洛姬。

    “我以为你只是想要来认一个女儿而已。”洛姬抽动一下嘴角,想要做出一个嗮笑的表情,但是失败了。她的面部肌肉就像被人冰冻了一样僵硬。

    “是的,我是想要认一个女儿。但是这个女儿所能存在的时间仅限于我们这次谈话。当你离开这里的时候请你务必忘记这一起。”劳非露出一种温和的笑容,虽然巨人做这种表情很违和。

    “你所需要牢记的是,你永远只有一个父亲,那就是阿斯迦德的众神之王奥丁。而你也只有一个家,那就是阿斯迦德。我近日将这一切告诉你,只是提醒你不要在无意中犯下不可挽回的错误。”

    洛姬平静的看着劳非许久,两人交换着目光。最后洛姬一言不发的离开了这里。

    当劳非看着洛姬发动飞虹靴离开这处空间的时候,目光中透露出一种不舍还有一种坚定:“好好保重洛姬。还有奥丁,这一次是我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