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出人意料的顺利
    变种人学校虽然坐落于纽约的郊区算是处于一种半封闭的状态进行教学。但是这并不代表查尔斯就会让他的学生们一直以这种封闭的状态学习生活。

    毕竟他想要的是让自己的学生融入普通人的生活圈子里去,最后达成变种人与普通人人类的和平共处。

    所以在泽维尔天才学校,每个月也都有户外课,去参观纽约市的博物馆以及著名的旅游景点,比如自由女神像之类的地方。

    当然学校也有休息日。低年级的孩子不能单独外出,如果需要去纽约市都需要由老师陪同。而高年级的学生则不需要那么麻烦。

    毕竟十五六岁以上的孩子就已经非常独立了。你不能一直把他们当做坐牢一样的关在学校里。年轻人都是喜欢热闹的。你不能一直把他们关在纽约偏僻的郊区。

    所以在休息日的时候如果高年级的学生提出申请,只要和学校内的老师进行报备。那么老师是会同意他们去纽约市区玩的。

    只要说明自己是去干什么,然后大概几点钟回来,留好联系方式。泽维尔天才学校的老师是会同意放他们出去的。

    所以每到休息日,不少高年级的学生都会呼朋引伴的前往纽约市。要么是去看最新上映的电影,要么就是去商场里逛街买衣服。或者是去找纽约市有名的小吃美食,来打打牙祭。

    经过在泽维尔天才学校的训练,这些学生都是可以能够控制自己的异能的。不会再出现变种能力暴走失控的现象。所以查尔斯本身还是支持自己的学生出去玩的。

    毕竟与社会的正常交流,除了依靠他这个老教授以外,最重要的还是要依靠这些孩子自己。

    而当新一轮的休息日来临。戴肯向自己的父亲罗根申请他想要外出。

    “你要去哪儿?”罗根正在他的办公室里备课。很难相信他这样的糙汉子居然也能当一名老师。他主要教育的是体育和历史。

    “去纽约市转一转。我想买一些东西。”戴肯站在罗根的对面说着。

    “需要我陪你一起去吗?你对纽约市应该还不是很熟。”罗根想要尝试和戴肯的关系亲近一点。

    “唔~。”戴肯有些犹豫。“不用了,我想买一些私人的东西。”

    罗根想要看着戴肯的眼睛,但是戴肯却不想与罗根对视。罗根最后只能放弃,他放下手头的教案。无奈的靠在椅背上摇了摇头。

    “好吧,记得早点回来。我可以给你一百五十美元,应该够你去纽约市用了,不要乱花钱。”罗根最后还是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翻出了钱包,从里面取出两张钞票递给戴肯。

    因为之前保罗说的话,关于戴肯喜欢上凯蒂这一档子事。罗根下意识的就想到,戴肯是不是想要给凯蒂买礼物讨她欢心。

    不过到现在为止,这件事戴肯都没有和罗根坦白。罗根也一直没有向戴肯逼问。因为他不想让戴肯觉得自己和真理子是一样的人,自己也许应该给他一点空间,让他能够自由的成长,自己只需要在旁边守护就好了?罗根是这样想的。

    戴肯接过了罗根递过来的钞票,对罗根点了点头。“我办完事情以后就会回来。很快。”

    罗根在这个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儿子此去纽约市究竟是要干什么。

    就如昨晚保罗对戴肯所说的话一样。“我们是同一类人。”

    “我杀过我的养父母。”“我们是同一类人。”

    “我要这种生活持续下去,谁也不能破坏。”

    “你和凯蒂都会被抓去实验室变成试验品!”

    这些话如同魔咒一样的萦绕在戴肯的耳边。一直到最后保罗说的最关键的那句话。“只有变种人才能救变种人!”

    戴肯坚信这句话的正确性。他想要现在的生活,无论是学校,还是父亲,还是心爱的女孩儿。为了这些,他可以付出一切。就算是再次杀人也在所不惜!

    而当他来到去往纽约班车的停靠等候点时,保罗早已在那里等候他多时了。

    “你没有让我失望,戴肯。”保罗上来揽住了戴肯的肩膀。

    “因为能救变种人的,只有变种人。”戴肯的语气很坚决。

    …………………………

    麦考利是一个激进的变种人反对派。这从他无数次的电视演讲发言中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纽约市市议员,并且也是著名的新闻撰评人。

    他提出的反对变种人的政策中包含了,将所有美国国内的变种人都进行法律登记。并且将这些变种人公开。

    让民众们有权选择自己是否要和变种人居住在同一个社区,是否要让自己的孩子与变种人念同一个学校。每个公司和企业都有对自己员工是否是变种人有知情权。

    甚至在一些比较激进的场合中,麦考利还提出了,让变种人全部居住在同一个社区,全部上同一所学校。以一种变向的犹太人集中营模式来对变种人进行管控。

    这就像是十三世纪那些将麻风病人全部聚集在一起,然后让他们自生自灭的政策一样。他把变种人视为一种可以传染的流行病,仿佛这个社会只要有变种人,那么就会染病一样。

    这种激进的政策令很多变种人心底不满。甚至是感觉到惧怕。而麦考利的发言却为他赢得了不少民众的支持,尤其是那些对变种人惧怕的激进派系。

    而在昨天他才刚刚华盛顿回来,他在劝说国会推行自己的方案。

    “既然能够让所有的吸血鬼都登记,那么变种人为什么不行。我觉得吸血鬼法案就很好!”他如此的说道。

    但是国会现在有些焦头烂额,主要是因为东欧的问题。拉脱维利亚的战局多半的进行不下去了。俄罗斯已经损失很多士兵,他们的总统已经不想要做无谓的牺牲了。

    而托尼又开始对国会以及总统,甚至包括其他的五常国家开始游说。包括他说他能试着说服杜姆等等。这让国会内发生了相当激烈的争吵。

    有人支持和平解决这次东欧问题的,但是也有人想要继续开战的。但是想要开战的人始终是少数。

    而因为这些问题,麦考利的提案并没有受到多少在乎。不过麦考利再一次前往华盛顿推行他的法案这件事,还是令不少媒体对他进行了跟踪报道。

    似乎麦考利这一辈子就和变种人卯上了。只要是事关变种人的问题,他一定是要打击变种人打击到底的。完全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深仇大恨。

    而戴肯在保罗的指引下,也开始了解了这个名叫麦考利的家伙。这个中年男人带着金丝眼镜,梳着油头。穿着整洁而干净的西装,衣服被熨烫的很平整,没有一丝褶皱。他的样子就像是任何一个成功人士一样。

    但是在他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外表下,却藏着一个对所有变种人而言都感觉到可怕的恶魔。

    戴肯不敢想象,如果这个叫做麦考利的男人真的推开了他的新法案。将所有的变种人逼到那种任人于求于取的状态,那么现在他才刚刚开始喜欢的新生活是不是还能保持下去。

    如同保罗对他说的一样,很有可能自己和父亲的下场很有可能是被人丢进实验室成为试验品。他需要阻止这一切可能的发生。为了自己,为了罗根,为了凯蒂,为了所有变种人!

    麦考利在纽约的住所是一间在长岛的独立小别墅。这个年近四十的男人到现在也没有成家,除了每周四来一次他家,帮他打扫卫生的钟点工以外。

    这个小别墅里长期只有他一个人居住。

    昨天刚刚从华盛顿飞回纽约,这让麦考利感觉到一些疲惫。所以他今天起床的时间比以往都稍微晚了许多,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

    摇着有些疲惫的大脑,麦考利想要到厨房给自己来一杯咖啡提提神。

    就在他煮咖啡的时候,他感觉好像有一些不太对劲。似乎房子里面多了一些什么东西一样。

    他的直觉没有错,戴肯正潜伏在这。在与黑忍无数次的交锋训练中,戴肯依靠自己的献血换回来的经验,大致上掌握了一些黑忍们的忍术。

    关于如何潜入以及遮蔽自己的气息。如果这些基础忍术都不会的话,他在与黑忍的交手训练中往往下场都会非常惨烈。

    而杀掉麦考利,则是保罗的计划。戴肯也认同这件事,因为麦考利推行的法案和他在电视台上的讲话都是令变种人的处境越加艰难的原因。

    保罗想要无声无息的干掉这个叫做麦考利的人。在不惊动这间房子的安保系统的情况下。保罗自己并没有做成这件事的把握,所以他才找到了戴肯。而戴肯也被保罗的说法给打动说服了。

    现在这个对于所有变种人而言,都是敌人的家伙就在自己的眼前。戴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从隐蔽处一跃而出,直接向着麦考利杀来。

    当家中突然出现另外一个人的时候,并且这个人看起来是对自己不利的时候,麦考利确实吓了一跳。

    他下意识的把手放到了水龙头的位置,似乎想要做一些什么。但是当戴肯从他的指间末端弹出自己的骨爪的时候。

    麦考利发现了,这个想要杀自己的家伙是一个变种人的时候。他原本想要做一些什么的打算立刻就停止了。

    他眼神里迸发出一种热情的火花,但是却一闪而逝。他就像是一个身体开始生锈的四十岁中年男人一样,几乎没有闪躲的被戴肯的爪子插入自己的心脏。至死他都没有发出一声叫声,也没有按下任何房间内的警报装置。

    当爪子插入他身体的瞬间,他脸上甚至出现了一种诡异的笑容。但是很快就被他掩饰了下来。

    而当戴肯将他的心脏刺穿的时候,麦考利无声的跌落在自家的地板上。鲜血流淌着满地都是。他就像是普通人一样被简单的杀掉。没有任何反抗,比戴肯想象的还要轻松。

    而一直在外面为戴肯放哨的保罗在得知戴肯得手后,利用自己的控火能力将整个别墅点着。尤其是麦考利的尸体,更是被他毁尸灭迹,不能让人看出他是被人用利爪杀死的。

    保罗要将这件事处理成一次厨房意外的用火事故。而当他做完这一切,保罗与戴肯早早的按照选定好的逃跑路线撤离了这里。

    而就在他们撤离的时候,在他们并不知道的另外一个地方。

    一个站在远处高山上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正拿着超高倍数的望远镜看着开始熊熊燃烧的麦考利的别墅。

    “感谢你到现在为止所做的一切,麦考利议员。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让我达成你的遗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