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会闹的孩子有奶喝
    关于戴肯的这次袭击,查尔斯和罗根都表达了十二万分的抱歉。而戴肯现在还处于冰人的冰封状态之中。

    对于这件事,李杰很难对教授或者是金刚狼做太多的深究。他只是在安慰好凯蒂,并且将准备好的礼物送给她之后。准备离开之前对着查尔斯教授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这个孩子,可能有着异乎寻常的危险。教授,也许你该好好看管他。”

    “而且,我觉得你们应该调查一下,是否有人在教唆他做某些事情。这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看着李杰驾驶着他的福特汽车离去,罗根和教授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看出了对方眼神中那种浓重的担忧神色。

    李杰不清楚戴肯到底为什么要袭击自己。而这件事最好的方法还是交给教授和金刚狼自己去调查。毕竟戴肯才刚来美国,而且罗根才刚刚认下这个儿子。

    如果自己太过深究的话,鬼知道罗根会不会护短的和他儿子一起揍自己?所以啊,从古自今,熊孩子的问题都是最难解决的。想到这里,李杰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神盾局。

    希尔满身疲惫的躺倒在自己办公室的沙发上,神盾局局长的工作压力令人为之咂舌。今日她才刚刚从华盛顿回来。

    为她去华盛顿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钱。因为消减员工福利,神盾局内部已经是怨声载道了。很多员工甚至开始寻找兼职,或者已经开始准备找新工作了。

    这让她这个代理局长更加觉得时日艰难。

    “要是当初,尼克说服托尼?斯塔克加入了复仇者联盟就好了。”希尔躺在沙发上喃喃自语着,为了当初没有把托尼忽悠进来而感到惋惜。

    如果当初托尼?斯塔克加入了复联,那么至少复联这一块就有了一个大金主了。神盾局说不定能把复联上需要运用的资金预算抽出来,贴补局内其他的日常开销。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是马后炮。当初没能招募到托尼?斯塔克。那么现在就更加没有可能了。托尼是有钱没错,但是人家又不傻。

    现在知道神盾局是个火坑,资金各种紧张。这个时候像他这种世界级富豪跳进去,还不是要被当成冤大头一样的宰的。

    虽然说神盾局的最初创立确实是由他父亲,霍华德?斯塔克创立的。但是托尼对于神盾局可没有什么感情,毕竟那又不是斯塔克集团。他可没有义务支撑起这个组织的兴衰存亡。

    必须要说,因为李杰的参与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对于神盾局最大的改变就是托尼成了一个局外人,他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驻足,而不是插一脚进来蹚浑水。

    希尔躺在沙发上动一动手指头的念头都没有,她太累了。她想到了在华盛顿自己遭受的待遇,就连在安全理事会内部一直支持尼克的委员布久诺都对她说了抱歉。

    “你知道的希尔。这次神盾局卷入的是一场复杂的政治斗争。尼克?佛瑞被逮捕并不是因为他真的做错了什么。而是单纯的有人想要取代他。”布久诺在四下无人的地方,小声的警告着希尔。

    “关于预算你要明白的。安全理事会内部的审批程序虽然是独立的,但是或多或少都会受到国会,或者是其他部门的影响。”

    “你需要明白,军方的代表在美国政治体系中一直是一个独立的派别。虽然说军人不应该参与政治,但是谁能真的完全做到这一点呢。”

    “神盾局的超高预算一直让军方的代表,以及国会内相当一部分的议员感到了不满。你们占据着相当于军费支出六分之一的预算,却只有不到美*队十分之一的人数。这已经引得相当多的人眼红了。”

    “理事会内部的委员也是要顾忌到国会议员与军方意见的。你要知道希尔,安全理事会的委员并不是终身制的。总有一天委员们会卸任,他们要为自己以后的政治生涯做考量。”

    布久诺语重心长的对希尔说完了这一切,也是从间接的方向告诉了希尔。你想预算的事情没戏。也正是如此,希尔从华盛顿回来以后才一点干劲都没有。

    没有资金,一切的计划和建设都是空谈。新的安全网的架构需要钱,科研部门的研发需要钱。

    还有追查那天引起神盾局陷落的吸血鬼残余份子也需要钱,更加不用说追踪那些九头蛇残留势力更加需要花钱。

    想到这里希尔就异常的恼火,她忍不住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狠狠的把沙发前面那个由不锈钢制作的茶几给一把掀翻。“去他xxxxx!”

    咣当!一声巨大的响声,不锈钢茶几翻到在地。希尔双手插着腰喘着粗气,因为刚刚掀桌的动作有些太大,所以她的头发都有些凌乱了。

    希尔的胸膛随着她呼吸的节奏上下起伏着。一直过了半分钟这种情绪才平息下来。

    “呼!”希尔吐出一口气,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不复刚刚那种愤怒的模样。她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又把翻到的茶几按照原位摆好。

    尽量把一切还原成没有事情发生过的样子,只是不锈钢茶几的桌角被磕伤这一点是无法掩盖的。

    当她做好这一切,准备投入今天那繁忙而且令人烦恼的工作中去的时候。她的秘书发来了罗杰斯队长请求会面的要求。

    “午安,希尔。”罗杰斯轻快的打了声招呼,他刚进办公司就发现一旁的不锈钢茶几好像发生过了什么事情一样。

    “咳咳。”希尔咳嗽的两声,把罗杰斯队长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不让他再把目光放在茶几上。“有什么事情吗,队长?”

    “哦,我听说你回来了。所以想问一下,这次去华盛顿谈预算的问题还算顺利吗?”希尔感觉自己刚刚平息的怒火又有要再次升腾的可能。

    她尝试做了两次深呼吸,才把自己的情绪压制下去。不过罗杰斯不需要希尔回答,他已经猜到了结果。“看起来结果不容乐观?”

    “是的,你猜对了!”希尔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摊到在自己的办公椅内,无精打采的说道。“他们不准备多付我们一毛钱。也许从下个月开始科研部门的几个项目就要先行暂停了,等有钱以后再开动。”

    “神盾局局长当到我这个样子的,恐怕是历史上的首位了。”希尔有些自嘲的说道。

    罗杰斯队长却笑了笑并没有被希尔的情绪影响。“希尔,你知道(会哭的孩子才有奶喝)这句话真正的含义吗?”

    希尔摊在办公椅内,眉毛耸了耸。“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当一个婴儿哭闹的时候,父母总会以为孩子是饿了或者是需要换尿布了。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想起来做这些事情。”罗杰斯坐在了希尔的对面。

    “如果你什么都不做,父母很可能不会意识到你已经饿了。”

    “我已经尽全力去闹了,队长。但是没有什么效果。”希尔感觉自己的精力都已经被局长这个位置给抽干了。

    罗杰斯看着筋疲力尽的希尔拍了拍手。“也许还不够。至少还比不上死侍对鹰眼做的一切。”

    希尔看着罗杰斯队长的双眼,忽然猜不到队长到底想要干一些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