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蛇蝎
    安田理事长最后一句话用了一种近乎于低沉咆哮的语气。李杰算是一个什么东西!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小屁孩子。

    只不过因为于哈利关系好,就成为了他身边的红人。这种人懂得什么叫做商业企划?懂得什么叫做公司未来发展?这种小屁孩儿哪里懂得我为公司的辛苦用心。

    在安田理事长的心理,他好像变成了一个大公无私者,所作所为皆是出于公心,一点都不是出于对权力的迷恋。

    他现在对李杰的质疑全来自于对公司的忠诚。

    李杰听见安田理事长的低声咆哮有些想笑。他回头看了一眼,哈利。哈利递了一个眼神给李杰,示意他自己解决。

    反正在两人之前的商谈中,安田理事长的位置已经要注定挪窝了。只是这挪窝也分好和坏。究竟是以公司元老的身份光荣离休,还是被勒令停止并且告上法院,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结果。

    或许安田理事长在内心中确实太不重视哈利,因为他的年轻。在东洋,资历与辈分或许很重要。但是在这个飞快变化的世界,年轻已经不再是一种障碍,在某些时候甚至是一种优势。

    “安田理事长,你所说的正确决定,也包含了对非政府组织出口奥斯本集团生产的武器吗?”李杰虽然是笑着的,但是眼神却很严肃。

    听见李杰的话,安田理事长心里如被雷击一样。不过在表面上却还是不动声色,因为他不能确定李杰是不是在诈他。

    “我从来没有干过任何违反公司规定的事情。”安田理事长强自镇定的说道。

    “是吗?”李杰的话有些戏谑的口气。“安田理事长,你应该明白。奥斯本集团是一个超大的集团。武器制造部门只是我们集团内的一个分支部门。虽然武器出口确实赚钱,但是我们现在的政策是医疗生物。”

    “当哈利先生上台以后,已经确定好了集团发展的方向。武器的贩卖只能够以官方渠道,售卖给有合法政权的国家组织。而任何私人和非法组织对于武器购买的请求都是严厉拒绝的。我想你应该知道,托尼·斯塔克差点死在自己制造的导弹下吧。”李杰绕着安田英二走了两圈,有些严肃的说道。

    “我们不能因为蝇头小利而损害整个公司的形象。所以任何奥斯本集团的武器流落到非政府组织中,都将是严重的违规。”李杰靠近安田英二说道。

    这个老人依旧是不动声色,表情严肃的盯着李杰。“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想要对我泼脏水吗?职责我出售武器给不合法组织?那么证据呢。”

    安田英二义正言辞的说道。

    李杰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刚刚放下的平板电脑,现在把这些资料抖出来可能不是很合适啊,也许应该要打草惊蛇一下,把这些藏着的蛇全部驱赶出来集合到一起,让哈利一网打尽。

    “不,我并非想要怀疑安田理事长。”李杰的脸上又挂上了笑容。“只是想在这里对理事长先生提醒一句而已。”

    “提醒什么?”安田英二面色不善的看着李杰说道。

    “我们需要对整个东洋分部进行一次彻底的账务清查,同时对所有产品的仓库进行盘点。”李杰慢悠悠的说道。“从美国本部来的财务部门团队与相关人员将在今晚晚些时候抵达大阪,到时他们将立刻投入工作。希望东洋分部的同仁配合工作。”

    安田英二不自觉的握了一下拳头,但是很快就松开。“没问题,我知道了。”

    安田理事长离开哈利的办公室时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他只是在反复盘算自己是否出过纰漏。

    “你认为我的会计和财务团队能查出多少东西来,如果东洋这边真的如你所说的一般麻烦。”安田英二一退出办公室,哈利就松懈下来靠在了老板椅的椅背上。

    “不知道,我估计会很有限。如果他要做这种事情的话肯定都是处理干净了首尾的。在黑市上奥斯本集团生产的武器比我们的官方渠道至少溢价了百分之三十。”李杰走到办公室内放置的冰箱处,从里面拿去了一个苹果啃咬了一口。

    “这是一个令人动心的利润,只要安田英二或者他下面的人能够处理出一个看似行得通的购买契约,由一个正常的政府部门来购置武器,然后在转手倒卖给非法组织。”

    “我不想我制造的武器流落到恐怖分子,或者类似人的手里。”哈利有些皱眉的说道。

    “是啊,我也不想某天碰到的犯罪分子穿着一身奥斯本集团制造的武器和盔甲与我战斗。所以我们大概需要一些野路子。”李杰飞快的啃咬完了苹果,两眼望着哈利。

    就在李杰和哈利谈着关于奥斯本集团问题的时候,在不远的名古屋市,金刚狼罗根正在和自己的老情人真理子叙旧。

    “你现在可真的了不起了,矢志田真理子。你已经成为了矢志田财团的领导人了。”在名古屋的一间高档酒店内,罗根正赤身**的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

    而真理子以同样的姿态躺卧在罗根的臂弯之内。现在的真理子看起来比平常的时候显得更加美艳动人。

    “这要感谢你的帮助罗根,你帮我处理掉了我的父亲和爷爷。”真理子一点都不在乎罗根语气中的嘲讽,一边用食指在罗根的胸口画着圆圈,一边慵懒的说着。

    “所以我是一个工具。”罗根的语气很落寞。

    “每个人都是工具,能够当工具是幸运的。至少这证明了你还有价值。”真理子毫不避讳工具的说法,她反而有自己的理论。

    “我的父亲,一个满脑子封建固执思想的男人,他错误的认为这个世界还处于五百年前的东洋战国时代。他所信奉的武士道精神简直令我恶心。”真理子的声音很软糯,但是说的话却很恶毒。

    “而我的爷爷,那个妄图长生的人。他还准备窃取你的基因,完成他不老不死的梦想。简直是荒诞的疯子,而他甚至还对作为他孙女的我有着非分之想。”

    罗根看了一眼躺在自己怀中的真理子,她还是一如十几年前那样的美丽,甚至因为岁月退却了青涩,现在的她更加动人。

    “所以你在看到我的时候就准备利用我?”罗根的话语中没有任何感情。

    “当我知道罗根你的存在的时候,我就明白,你是唯一能够拯救我的人。”真理子直言不讳。

    “所以你才假装爱上我。”

    “不,至少在一段时间内我确实爱上了你。不过比起爱别人,我更爱我自己。我知道你是个英雄,你会为了拯救自己的女人奋不顾身,这一点你很男人。”

    “就像是守护自己交配权的头狼一样,你会把你的配偶死死的护在身后。”真理子说着,用牙齿轻轻的咬着罗根的喉咙。

    “但是我知道,狼的一生不会只有一个配偶。你终究不可能永远的留在我的身边,因为你不会死亡不会衰老。但是我会。所以我需要寻找能够给予我保护的东西,那就是权利。”

    “只有大权在握,我才能保证我在这片残酷的现代森林中还拥有进食和生存的权利。”真理子的话语直白的令人难以接受。

    “所以我利用你扫清一切横亘在我面前的障碍,在你的帮助下我才能登上矢志田财团的王座。这是我欠你的。”

    两个赤身**的男女拥抱在一起,说的却不是绵绵的情话,而是毫无感情的利益纠葛。这让罗根越发的感到独孤,这种孤独和寂寞就像是伴随了他几百年一样。

    他感觉不到自己怀抱中女人的温度,仿佛那只是一具死亡的尸体一样。

    罗根放开了真理子,一言不发的到了床边穿着自己的衣物。

    “你要走了吗?”真理子若有所思的说道。

    “是的。”罗根一边整理上衣一边说道。

    “去哪儿?”真理子从床上站起,走到罗根的背后,轻轻的靠在他壮硕的背肌上。

    “离开东洋。”罗根感觉到自己背后传来的温度,穿着衣物的手有些停顿。

    “离开多久?”真理子说话的语气就像是梦中的呓语。

    “永远。”

    当罗根头也不回的跨出酒店的大门,真理子的脸上却浮现出笑容。是啊,你最后永远都不要在踏入东洋了罗根,永远永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