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闲谈与真理子
    在店家的安排下,午餐很快的开席了。因为李杰三人可都不会跪坐,所以在这个榻榻米的房间内都是以盘坐的方式,坐在矮桌的旁边。

    传统的日式料理还保持着分餐制。而怀石料理的菜品种类都很多,所以三个人的桌子面前都满满当当的摆满了许多碗碟。

    作为一家高档的,并且还是拥有米其林星星的料理亭。这家店在盛装菜色的器皿上也下了很多功夫。

    比如为李杰三人奉茶用的是耀变天目茶碗。这是一种因为烧制过程中釉料窑变形成的瓷器,因为在窑变的过程中结果是不可控的。

    所以不论是在品相还是质量上,能够达到可以使用级别的作品寥寥无几。而能够被当做艺术品摆放的更是少之又少。

    这种工艺起源至南宋浙江地区,但是因为成品率和其他各种问题,很快就失传。直到最近这些年才重新有窑炉开始烧制这样的瓷器。而且因为东洋喜欢这种窑变类的瓷器,研究也比中国来的早。

    所以这种窑变瓷器的工艺反而是东洋研究的比较好。但即便是最近开始恢复烧制,但品相一流的窑变瓷器依旧价格高昂。

    而这间料理亭所用的窑变瓷器明显就是属于品相一流的那种。而用以盛装菜品的餐盘很明显,厨师也是下了功夫的。

    与耀变天目茶碗这种颜色华丽的瓷器不同。厨师大量的使用了青釉与白釉的纯色瓷器,这些瓷器只在变口的位置,装饰性的有一些绘画的图案。

    而这些图案大多数是反应时节的,现在正是春天,所以这些图案也是春天的图案。简约的瓷器给人一种很静雅淡素的感觉。

    一旁的女将恭敬的为三人上菜后,就鞠了一躬退到了房间的角落,等需要召唤的时候才会前来服侍上茶或者收拾碗碟。

    也许是安田理事长已经知道了哈利比较喜欢口味偏重一点,并且不喜欢生冷的菜色。所以这间料理亭的午餐做了一些特殊的准备。

    虽然菜色看起来依旧如同传统日式料理一样的属于清新淡雅的风格,但是吃到嘴里以后发现味道却非常浓郁。包括那个看起来味道应该很淡的海鲜汤也是这样,虽然表面看不到一点油花,汤色澄清如白茶。但是饮如喉头的味道却令人感觉到浓郁的鲜香。

    “嗯,这是我在东洋这些天吃过最好吃的东洋料理了。”彼得帕克尝了几个小菜后满意的点头。笑的到是挺开心的。

    “毕竟米其林星星还是有用的。”李杰也赞许的点了点头,菜品这种东西最后还是给人吃的才算数。如果客人不喜欢,那么厨师再多的坚持其实也是无谓的。

    根据不同的客人来调整不同的口味,这才是一种长久的经营之道。尤其是这种一个月都接待不了几个客人的高档料理亭。

    “我比较好奇的一点是,为什么东洋要把这种菜品成为怀石料理。这有什么讲究?这和普通的菜品宴席有什么区别?”哈利吃了一口席间的狼牙鳝,虽然叫做鳝,但这其实是海鳗鱼的一种。

    厨师使用了酱烤的方式处理了这条狼牙鳝,厨师的火候拿捏的非常好,让它的鱼皮有一些焦脆的口感,但是鱼肉依旧软嫩。能够吃到浓郁的酱香味道的同时,还没有抢夺掉海鳗本身的鲜味。

    李杰也在细细品尝各种食物的味道,他正在用自己的舌头分门别类的记录下这些味觉的记忆。一个好的厨师不光也会自己做菜,最重要的还要会品尝。

    尤其是能够记录各种吃过的味道,并且能够把这些复合的味道单独的拆解出来。知道那些香料和酱料搭配在一起回产生什么反应。

    这就像一个油画师,一定要清楚每一种颜色和另外一种颜色,通过怎样的比例调配会达到什么样的新颜色一样。

    这算是一个优秀从业者的基本职业素养。

    李杰听到哈利的问话后喝了一口汤,漱干净自己嘴里的食物残渣才开始说道。“怀石,你要把这个词语拆开来理解。在汉语的语境下,怀值得是怀抱,石指的是石头。”

    “所以从字面的角度来讲解,就是怀抱石头的菜品。”李杰扬起了自己一边的眉毛一边,一边以大拇指撑住自己的下巴,有些坏笑的说道。

    “哈?你是说厨师在做菜的时候需要在怀里抱一块石头?”彼得帕克听到李杰的解释差点把嘴里的食物给喷出来。他连忙喝了一口汤才压下来。

    “他们是在演东洋的喜剧吗?”哈利也有些想笑,只要想到一个厨师抱着石头做菜的样子。“你下次应该表扬看看杰森,抱着石头然后去做汉堡。”

    “不,绝不。那样太蠢了。”李杰义正言辞的拒绝了这个提议。“怀石真正的含义是用温暖的石头放在腹部来对抗饥饿。最早是一种僧侣苦修时的修行手段。”

    “之后因为东洋在近代开始所盛行的大茶会引入了这样的概念。传统东洋茶会是属于贵族和富商的活动。一直到美国人贝里用坚船利炮叩开东洋的大门,把这个国家变成半殖民地国家以后。”

    “这个国家分成了两个派别开始了一场乱斗。之后那个倒幕派获得了胜利,整个国家开始全面西化,东洋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在这个时代升斗小民开始慢慢有钱了,所以茶会也开始在民间普及。”李杰快速的讲了一遍关于东洋的历史背景。

    “不过空腹饮茶,尤其是浓茶有害健康,容易胃疼。所以开始有茶会提供食物,最早的时候食物的数量并不多,远不是现在我们吃的这么多菜。那时候食物的作用仅仅只是垫垫胃。”

    “所以才会有怀石的说法。就是用热石头孵一下胃,让胃不那么饿的意思。不过时至今日,经过不断的变化。我们吃的怀石料理才变成这样。”李杰说完后又喝了一口汤。

    “你是说美国曾经殖民东洋?我们的历史课本里好像没有提到过。”作为学霸的彼得帕克注意力已经从食物上转移,他现在很惊讶自己居然没有学到过这段关于殖民东洋的历史知识。

    李杰耸耸肩表示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如果你想去寻找这方面资料的话,还是很好找的。而且东洋人还给他们的征服者竖立了一尊铜像,以感谢贝里提督叩开他们国家大门。”

    “而且好像每年还有关于他的纪念和表演活动,不过我忘记是在哪儿举办的。”李杰摊开手,表示自己只知道这么多了。

    “好吧,贝里这样做不算是侵略者吗?为什么会给侵略者建造雕像,而且还悼念他?”哈利感觉自己有一些凌乱了。

    “我哪里知道是为什么。”对于这个问题李杰只能给哈利翻了一个白眼。

    “奇怪的国家。”彼得嘴巴张开了半天都不知道想要说什么,最后只能憋出这一句话。

    用餐的过程就在三人这样的闲聊中渡过。而一直在房间一角帮忙递茶和收拾碗碟的女将在午餐快要结束的时候,突然用流利的英语说了一句。

    “李先生对于东洋的文化和历史很了解呢。”

    嗯?李杰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停顿了一下才发现这个女人嘴角挂着微笑是在称赞自己。“果然哈利先生身边的人都有不凡之处呢。”

    这个女将不仅英语非常流利,而且说话之间所流露出来的语气也显得非常自信。完全不像她外表一样柔弱。

    也因为这个女人的气势有所改变,李杰的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想起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她了。

    那是在纯真会提供的情报里,里面夹着一张照片。照片里面的女人英气勃勃,一身干练的黑西装很引人瞩目,一看就明白她是一个不好惹的女强人。

    而正是因为照片里的英气,与在料理亭的柔和,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让李杰没有在一瞬间认出她来。

    而照片里的女人,根据情报正是矢志田财团的目前当家人,矢志田真理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