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回去人间
    在地藏菩萨的神国之外。

    “你说他们在里面聊些什么?”彼得帕克有些无聊的坐在地上,盯着不远处的金色大门对着哈利说道。

    “谁知道呢,你要想知道为什么不自己走进去听听看?”哈利瞟了一眼彼得,摆了摆手。

    “我试过了,不过我无法跨过那道大门。”看起来彼得帕克无奈的说了一句,他一直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

    “真的很神奇,好像有一堵神奇的屏障隔绝了我前进的方向。感觉上比法师们的空间法术还要神奇。”

    “一种特殊的能量,甚至连检测仪器都无法读取这些数据。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样。这有些不科学。”汉克并没有在地藏菩萨的邀请名单之中,他也被放在了神国之外的地狱荒原上。

    野兽汉克正拿着自己的仪器想要尝试读取地藏菩萨说散出来的能量波动,尝试分析这些能量背后的科学规律。嗯,一个优秀的科学家有时候确实是一个严重的偏执狂。

    “你大概无法检测到任何能量博士。你要明白当强大到如同地藏菩萨这种层次的神明,你很难用科学区解释他们。”一位卡玛泰基的法师远远的对着汉克说了一句。

    “这里面一定有一个可以解释的通的规律的,只是我没有找到合适的方法。或者说目前人类的理论研究还不够深刻。也许我们缺少一些新的物理规则。”汉克对于科学,看起来确实有一点偏执。

    “好吧,博士不论你能不能找到新的物理规则,但是最起码现在我们不用和那些家伙打生打死,这算是一件好事了。”彼得帕克指了指原本金并和杜姆那边带来的人。

    杜姆也被地藏菩萨带进了神国,留下了他的一帮小弟正在外面戒备。不过现在战斗倒是都停止了。

    现在只是处在机甲军团和他们对峙的一种状态,但是气氛缓解了许多。

    而金并则是面色不善的站在自己阴阳师的那边,他将大拇指放进嘴里用牙齿咬着,已经被咬出了一些血迹。不过他好像没有感觉到痛一样。

    这次地狱的行动失败的太出人意料,如果不是夜行者一行人的到来,金并认为自己的计划不会这么快破产。

    而现在甚至还引出了地狱的另一个大佬级别的存在。地藏菩萨在东洋也是有传说的。作为手和会的现任领,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民间流传的地藏菩萨的神话传说。

    而他的主子,堕落天使路西法以及地狱领主墨菲托斯好像都有些敬畏他。这两位都没有对地藏菩萨邀请他们前往七宝琉璃界表示异议。

    金并的内心是非常非常不爽快的。但是他现在却不能有任何的表达。因为路西法直接下了命令,让所有的阴阳师和魔物们都乖乖站好。

    在他出来之前不许有任何异动。作为一名地狱领主,他所说的话对于这些魔物来说就像是自然法则一般,必须要遵守。

    而在兽死亡后,手和会已经全面改为信奉路西法。而这一推动者正是金并,金并也是因为借助了路西法的威势,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统合这一世界级的杀手组织。

    不管金并心里有多么的不满,现在他都不能有任何异动。因为现在这些人可是在听路西法的话,而不是听他的了。

    罗根再次找到了弗兰克,并且向他要了一根雪茄。

    “你看起来像个老兵。”弗兰克在自己的怀里装着好几根雪茄。毕竟机甲的空间内容纳几根雪茄的地方总是有的。

    “是吗?有人确实说我是名老兵,只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金刚狼接过弗兰克递来的雪茄道谢了一声。并且远远的对着镭射眼喊了一声。“斯科特!来个火。”

    从本能上斯科特完全不想理会罗根,毕竟没有一个男人会对一个,刚一见面就想泡自己女朋友的家伙有什么好感。

    不过斯科特的性格中:大度,这个个性占据了许多的地方。所以虽然他很不爽罗根,但是也不想因为这种小事和他引起什么不快。

    所以他远远的用自己的镭射眼激光给两人点燃了雪茄。

    “多谢了!你也要来一根吗。”弗兰克远远的对着斯科特道谢了一声。

    “不,不需要。我对烟酒没有太多兴趣。”斯科特摆了摆手,严谨和自律是他性格中另外的一部分。

    “他是一个无聊的人。保守刻板,而且非常的无趣。”罗根看起来嘴巴狠毒的评价了一下斯科特,但是他又紧接着说道。

    “不过他也是一个合格的队友。教授想把他培养成新的变种人领袖,作为他的接班人。虽然我觉得斯科特还有很多不够的地方,不过至少有一点,我能够将自己的后背放心的交给他。”

    “你杀人的方式很暴力,斯科特文雅的多。你们不是一路人。”弗兰克看人的方式很特别,是通过杀戮来辨别的。

    “失去记忆很痛苦吧?”

    “是的,非常痛苦。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你记不清任何其他的事情。我曾经苦苦的寻找自己的回忆。包括在东洋也留下了我的足迹。”罗根吸了口雪茄有些落寞的说道。

    在他的一生中,暴力的杀戮与无尽的孤独组成了生命中的主旋律。

    “所以你在东洋找到了什么吗?”弗兰克叼着雪茄问道。

    “曾经有人说在二战的时候我来过日本,我不记得了。好些年前,一个自称在二战中被我救过性命的人,找到了我。”

    “他说他想在死之前见我一面。而他的手上却是有一张很老旧的照片,里面也确实是我。”罗根再次吸了口雪茄。

    两个老男人吸食雪茄所吞吐的烟雾让场景变得有些迷幻。

    “听起来不赖,一场动人的报恩故事。”弗兰克简单的评价了一下。

    但是罗根却笑出了声,笑声有些沙哑和低沉。他拍了拍弗兰克的肩膀,没有说什么。不过从罗根的表情来看,弗兰克知道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里的事情结束后,我想我会留在东洋一段时间,博士。”罗根叼着雪茄走向了汉克,向他说道。

    “需要帮忙吗?”汉克的耳朵很好使,刚刚罗根和弗兰克的谈话他可都听见了。两人说话的声音是正常音量,也并没有想要隐瞒别人的打算。

    “不,谢谢。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会找你们的。”罗根摇了摇头。

    彼得帕克与哈利可是对那些老男人们的爱恨情仇没有太大关心,现在彼得更关心自己的肚皮。

    “见鬼,这些压缩饼干真硬。”彼得的肚子饿了,而充饥的食物只有压缩饼干,这种干巴巴而且坚硬的东西可不是什么好吃的美食。

    “等夜行者出来,我需要他给我做一整桌子的菜。”

    彼得帕克正在碎碎念,而哈利则在一旁劝到。“那你至少要等……”

    哈利那句话还没说完,李杰已经从地藏菩萨的神国大门中走出。虽然有兜帽隐藏他的面容,但是透过兜帽下的迷雾可以看到他的表情非常古怪,好像闻到了什么很糟糕的气体一样。

    “谈的怎么样了?”彼得丢下了手上的压缩饼干走上来问道。

    “已经谈完了,虽然我也有些迷糊。不过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回到人间了。这个单调到无聊的地狱荒原我是一刻都不想待了。”李杰有些松了口气的说出了彼得帕克最想听到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