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持刀人与准备收网
    “霍华德斯塔克当年与一名苏联人合作过。”这是曾楚所找到的信息,毕竟李杰早就忘记电影里面的桥段了。

    只记得丧鞭的父亲貌似和霍华德一起工作过,方舟反应炉的原始设计他也是有参与的。

    “能够找到那个人的信息吗?”李杰询问曾楚,这才是他关心的。

    “不行,甚至连名字都查不到。有关当局把所有关于那个人的身份资料全部都冻结甚至有可能删除了,除了我在一篇很老的新闻报道里找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花边消息以外,找不到任何和你说的有关的人。”

    曾楚耸耸肩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当然有鉴于发生的年代计算机还没有普及,很有可能这个人的所有资料和档案都是纸质文件,说不定还在政府的某个部门仓库里落灰。这也是说不一定的。”

    “好吧,至少还有点期望不是。”李杰仔细的观察着曾楚找到的那个,在几十年前关于斯塔克集团的花边报道。

    {斯塔克集团爆出丑闻,公司内部某高层科学研究人员收受非法资金,暗地里出售斯塔克集团研究资料。}

    {据悉该雇员为苏联人士,目前尚不清楚此时是否与苏联当局有关。有关人士指出不排除斯塔克集团被苏联间谍入侵的可能。}

    {国会在此郑重提醒所有公司与工厂都应该提高警惕,一个微小的失误都有可能将国家重要的科技情报泄露给敌国,政府将开始排查美国国内可疑人士}

    因为是一个老报纸的照片,后面的字迹几十年过去后已经非常模糊不清,其实前面的字迹也李杰看的也很费劲,看完后不得不揉了揉眼睛。

    “一篇毫无意义,充斥着冷战思维的文章。”这是曾楚对这篇文章的评价。

    “你要知道,有的时候政府里面的大人物。他们对于某些事情的紧张程度,堪比漂亮女孩在深夜碰见一个尾随自己的男子,小心谨慎还有些惊慌失措。”李杰的话说的比较隐晦。

    “你看这玩意儿干什么?”彼得帕克凑到李杰的身边,看了眼他让曾楚最近查找的资料问道。“这就是你最近在找的东西。”

    “是的。”李杰直言不讳的说道。“这个人也许很重要。”

    “有多重要。”彼得问了一句。

    “我怀疑当年霍华德斯塔克并不是一个人研究的方舟反应炉,也许其他人也有参与,说不定他手上也有完整的关于方舟反应炉的设计图。或许已经和托尼一样将反应炉缩小了也说不一定。”李杰摸着下巴说道。

    “你们知道的,方舟反应炉现在闹得有多么沸沸扬扬。现在全世界所有的能源公司都想得到托尼的设计。”

    “而且托尼虽然现在还没有公开宣布,但是我相信到了四月一号,方舟号飞船发射的时候,托尼一定会宣布的一个消息。”

    “方舟号是去月球开采氦—3的,我相信你们的科学知识应该都比我来的多,比我更了解氦—3的开采对于人类意味着什么。”

    李杰的话让彼得和曾楚面面相觑。

    “托尼斯塔克这是准备杀死所有的能源公司吗?他这就像是开着推土机碾压那些茅草房一样。”曾楚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显得很震惊。

    “他有了方舟还不够吗?难道还准备用氦—3挑起更大的纷争?要知道我这个月已经解决了两起针对斯塔克集团的袭击事件,虽然都是普通人无关紧要的攻击。规模远远比不上你和托尼上次一起解决的费城事件。”彼得摇了摇头。

    “我虽然不懂商业,但是我并不傻。现在新闻里面天天都在讨论托尼的新能源,曼哈顿的中城和下城都已经开始试运行托尼的方舟能源模组了。”彼得说的是纽约的最新情况。

    “是的,听说ope组织已经坐不住了,开始有产油国开始抗议托尼斯塔克的做法。”李杰回应道。

    “不过资本是追逐利益的,斯塔克工业集团最近的股票价格一路飘红,创造了斯塔克公司的历史最高点,而当氦—3开发的项目一旦宣布,我预计整个华尔街将会彻底爆炸。”

    “斯塔克工业集团的股票价格将达到人类创造股票交易系统以来最可怕的一个数值。”李杰摸着自己的下巴,感觉到有些胡茬,也许自己改好好刮一刮了。

    “所有斯塔克集团的股东都已经被巨大的利润刺激的双眼通红了,现在资本的野兽已经被托尼斯塔克释放了出来,想让它停下几乎是不可能的。哪怕托尼现在想要停止,现在恐怕也轮不到他说了算了。”

    “是啊,我父母最近让我在美国开一个投资账户,直接通过我来购买斯塔克集团的股票,为了规避一些跨国交易的税款。”曾楚接口道。“中国都疯了,现在煤炭的价格已经跌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而且还在一路下行。”

    “我父母说,他们认识的那些煤老板都已经准备不干了,现在卖出去十吨煤炭的利润,还买不起一瓶可乐。”

    “托尼斯塔克现在所做的事情将会比以往任何一次工业革命带来的冲击都要大。”李杰有些五味杂陈的说道。

    “珍妮纺纱机的出现加快了人类布匹的制造,但是也让这个世界出现了羊吃人的惨剧。”

    “蒸汽机的出现改善了人类制造业的进度,但是也让大量的手工作坊破产。”

    “产业的革命总是伴随着一代人的鲜血,而托尼的能源革命我相信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但是同时我也怀疑在这场革命中要有多少人死去。”

    “甚至不需要专家分析,就让我这个外人来看,我都能明白。当斯塔克公司的新能源项目走上正轨,将会带来多么可怕的下岗潮。恐怕未来几年,全世界的失业人口将要爆炸性增长。”李杰的语气并不是很好。

    新时代的大门内也许是一个美好的明天,但是开启新时代大门的代价却是令让望而生畏。

    托尼斯塔克真的准备要用一座鲜血铸就的高山来开启他新时代的大门吗?

    时代的阵痛不是教科书里简单的几句话,而是真实存在于这个时代的每个参与者身上所能感受到的。

    “如果是真的,那么开采氦—3的项目,托尼斯塔克不可能独吞的。没有一个政府会让他这么干。”李杰的谈话引起了注意,基地内其他几人也过来了,说话的是弗兰克。

    “但是斯塔克集团作为领头人,应该可以在这块蛋糕中分走最大的一块。”

    “我不害怕任何人去分蛋糕,因为只要分蛋糕的人手上拿着的刀,切的相对平整就行,虽然有些人会不满意,但是不满的声音总会被人压下去,因为想要吃蛋糕,那么就必须用这把刀来切。”李杰的话里让人有些深思。

    “真正可怕的是,出现两把切蛋糕的刀。”

    “并不是我天生就有悲观主义,但是如果真的存在这一切,存在另外一把切蛋糕的刀。那么那些等待吃蛋糕的人会怎么做?”

    “大概会打起,所有人都会抢另一把蛋糕刀。”彼得摇了摇手回答了李杰的提问。

    “也许还并不会那么容易结束,即便另一把刀被人抢走了,问题依旧还在。现在有两把切蛋糕的刀,那些没有刀但是又想吃蛋糕的人该怎么办?”弗兰克说出了一个关键性的问题。

    “人们必须选择加入某一方,但是蛋糕这么大,总归会有一方多一点,一方少一点。”李杰指了指电脑屏幕。

    “如果真的变成泾渭分明的两帮,那么冷战将再次爆发,甚至将不是冷战,而是一场热战。”

    “虽然独裁与一言堂并不是一个好主意,但是战争将是一个最坏的注意。”

    “氦—3将是挽救那些完全依赖出口能源活命的国家的最后一根稻草,相信我他们为了活下去,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

    “现在的刀在托尼斯塔克手里,虽然他很自傲,但是还没有到无可救药。而且美国政府也没办法完全摆布他,钢铁侠和国会的对抗不是一天两天了。”

    “因为他是唯一的持刀人,所有的平衡都维持在一个微妙的点上。”

    “但是要是出现了另外一把刀,一个方舟能源的替代品,甚至不需要和托尼设计的一样强,只需要达到他的百分之五十,那么现在所有的情形都会变了。”

    “我敢赌一万美元,现在的一切平衡都将被打破,将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李杰的话让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dc·华盛顿特区,伤残退役老兵活动中心。

    “这就是你帮罗杰斯找的新活儿?”尼克看着外面正在帮助伤残老兵做康复训练,以及激励士气的罗杰斯,有些玩味的看着面前的寇尔森。

    “队长是个高尚的人,他只是在这个时代有些迷失了自我。”寇尔森看着尼克显得很认真。

    “这里能够帮助他重试信心,这些退伍伤残的战士都是和恐怖分子战斗中受伤的。他们很多人在少年时代都视罗杰斯为偶像,他激励了好几代人。”

    “罗杰斯队长需要更好的充实信心,以及学会与现代人交流的方式,毕竟他那一套交流方式已经是七十年前的了。”

    “好吧,你的注意不坏。至少队长不会在乱七八糟的想其他事情,有的事情现在还不能告诉他,但是不告诉他的话,很多计划中必定会失败的任务会不断的打击他的信心,我怕把他的心理防线击垮。”尼克的语气也很认真。

    “你干的不错寇尔森,队长的事情暂时也由你负责了。”

    “多谢了,我喜欢这个工作,比钓鱼还喜欢。”寇尔森笑了笑说道。同时从自己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加密的特殊u盘。

    “这是一些我整理的鱼类照片,如果你想要在办公室放个水族箱的话我认为有用。”

    “哦,我不养鱼,不过还是谢谢。如果有漂亮的鱼,我会让人去买的。”尼克接过寇尔森递给他的u盘道谢道。

    “说道鱼,你上次钓鱼后还没有把虹鳟给我送来。”尼克提醒了一句。

    “我处理了一下,不过虹鳟不是很好处理。”寇尔森赔了尼克一个笑脸。“我下次会用其他方法尝试更好的处理。”

    “也许垂钓太费时间了,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吃到你送的虹鳟。下次直接用拖网多捞点上来吧,最好一网打尽。”尼克说道。

    “就像是在大海上两只渔船使用拖网的方式一样,先把鱼群赶到相对应的方向,然后一起慢慢合拢,最后一网打尽。省时省力只是需要一些力气和技巧。”

    “那我需要一些强壮的水手才可以。”寇尔森笑了笑。

    “水手你可以随意的找几个。”尼克不介意的摆摆手。

    “我认为罗杰斯队长就不错,你觉得呢?”寇尔森很认真的看着尼克。

    尼克好像思考了一会儿才回答道。“只要他不晕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