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生物链上的一环
    宾夕法尼亚州的荒野上,空旷平原空无一人,离这里最近的小镇都有近七十公里的距离,离开了纽约州的繁华这里州更接近于一种大农场的味道。

    不过现在还是冬季,虽然太阳很大,但是在这样的旷野中依旧会让人感到寒冷。

    “我不能这样回去。这是在逃避!”托尔正在这片宽阔的平原上对着自己的弟弟洛基喊道。

    “你留下又有何用处,依靠你这样的凡人之躯何事也做不成。”洛基对于托尔的死脑筋毫无办法。

    “我已经联系了海姆达尔,他会在一刻钟以后打开彩虹桥就在这,你必须和我回阿斯嘉德。”洛基以一种不容抗拒的口吻对着托尔说道。

    “但是大蛇真的在这里我们应该怎么办?”托尔质问着洛基。

    “那是奥丁应该关心的问题,而不是你这个已经失去神力的雷霆之神。”洛基不在和托尔废话直接用了一道魔法将托尔禁锢了起来。

    彩虹桥在预定的时间打开,带着托尔两兄弟返回了阿斯嘉德。

    而在距离他们大约一百公里,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森林内,这里本来是动物保护区,不过在狩猎季节也会开放打猎。

    这是为了保证维持生态平衡,适当的以人为控制的方式来控制保护区内越来越多的鹿和熊。

    这里有许多私人的猎人小屋,原本都是在狩猎季节开放给那些猎人使用的,一般在现在这个寒冷的冬季,这些猎人小屋早就应该关门歇业,店主也早就回到城市里面去猫冬。

    但是这里有一所猎人小屋还并没有关门,或者说是店主和他的一群伙伴并不想离开这里。

    店主名叫克森,原本他是一名吸血鬼,不过是混血的,他并不是很喜欢吸血鬼这个身份。

    在被转换前他是个坚定的素食主义者,血腥味这种东西是他最排斥的,虽然他也是个猎人。

    但是他一直是坚定的和平主义者,猎人的猎杀是为了维护森林里面的平衡,让整个生物链更加合理,而不是一味的以杀戮和索取为乐趣。

    所以即便成为了吸血鬼他依旧从不去袭击人类,他的猎人小屋的收入能够支持他购买政府血库里提供的血浆。

    依靠这些血浆他没有袭击任何人依旧过了十五年,再加上他格外注意保持自己的姿态从来不把自己的尖牙露出来。

    以及每次出门都会涂抹特制的防晒霜,这些年以来从来都没有人知道他是个吸血鬼。

    被转换的十五年以来克森一直保持的很好,甚至还和一个普通的女性结婚生子,他很爱他的老婆和孩子,他一直试图努力远离那些吸血鬼的圈子。

    一直到吸血鬼特殊人群管理办法的推行,之前他所做的一切掩饰都没用了,政府有他购买血浆的记录。

    他被警察带走了,强制注射了净化血清,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他早就想脱离吸血鬼的身份了。

    但是生活并没有因为他不再是吸血鬼变得更好,反而是开始变得越来越糟糕。

    他的妻子和孩子无法接受他是个吸血鬼的事实,尤其是政府的新闻里反复的播放着有关于吸血鬼的各种罪行之后。

    他的妻子带着孩子离开了他,原本苦心经营十几年的家庭在瞬间分崩离析。而更加糟糕的事情接二连三的发生。

    有所谓的抗议吸血鬼的集会和组织在他家门口集会,要求他滚出这个他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小镇。

    克森敢对天发誓,他从来没有伤害过任何人,但是这些话并不被任何人理睬,那些疯狂的人群把他从房子里拖了出来。

    就像是中世纪的欧洲对待那些女巫一样,把他绑在树上毒打,以及各种侮辱。如果不是警察及时赶到也许他会和那些女巫一样被烧死在树上。

    克森生活的小镇是个典型的保守主义者们生活的地方,这里容不下任何古古怪怪的东西。

    他无法在忍受每天都有人在他的窗前辱骂他,在他的房子上用油漆涂抹各种侮辱性的语言。

    克森试过报警,但是警长每次看到他的眼神就像看到一坨臭烘烘的东西,似乎他身上有可怕的传染病,想要远离他。

    这是一种歧视,而这种歧视并不是仅仅发生在克森身上的个案,其他许多的已经变成正常人的吸血鬼也遭受着同样的歧视。

    当然这些事情媒体是不会报道的,因为这是一个政治问题。在美国的国土上,现在哪家新闻媒体会想着和国家的规划问题对着干?

    再加上新闻媒体现在这个时候只要透露出一点同情吸血鬼的文章,恐怕就会被那些讨厌吸血鬼的人撕得粉碎。

    而在这场看不见血腥的歧视风波中,吸血鬼之间纯血和混血之间又出现了一道鸿沟。

    那些有钱有权的纯血依旧过着人上人的日子,无论他们是不是吸血鬼,只要他们手里还有足够的资本,他们始终是这个国家的精英。

    媒体和警方都不会去找他们的麻烦,一般的普通民众哪怕讨厌吸血鬼也惹不起那些家伙。

    而类似克森这样的混血吸血鬼才是这场风波中受害最激烈的人群。

    有的政客习惯把这些事情称之为新法案的阵痛,只要忍耐过去就好了,但是他们也许没有考虑到有许多人是熬不过这场阵痛的。

    也许有的人会死在这场阵痛结束之前,也许有的人能熬过这场阵痛,但是也有的人会决定不再忍受这场阵痛,哪怕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

    因为对于一些人来说,有的时候愤怒和仇恨甚至是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克森的猎人小屋里就聚集了这么一批人,他们大多数都是被逼到走投无路,或者是无法被社会接纳而且也无法忍受这种歧视的前混血吸血鬼。

    最近在混血吸血鬼的圈子一个名字又被人提起了,那就是前混血吸血鬼的领袖狄肯费斯。

    无数混血视他为英雄,是抗争纯血的斗士,许多人都愿意为他的革命献出自己的生命。

    在吸血鬼帝国分崩离析之后,大家都传言他被杀了。

    可是在最近,有人又见到了他,狄肯费斯在招兵买马,他好像要搞一个大动作。

    而克森的猎人小屋今天之所以聚集了这么多人,就是因为今天狄肯费斯的一名手下要来这里,给这些失去能力的混血吸血鬼一些任务。

    外面森林里的积雪已经厚达10厘米,人在这种雪地中行走已经开始感觉很费力了。

    冒着严寒和积雪的使者经过跋涉推开了这所猎人小屋,外面放哨的人早就发现了他,不过使者早就做出规定的暗号。

    “真是该死的天气。”穿着厚重冬服,背着一个大箱子的使者一进屋就骂骂咧咧的说道。

    “该死的,克森你这里有酒吗?我要一瓶威士忌暖和一下身子。”

    克森面无表情的将在一瓶威士忌递给了使者,来人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感觉酒精开始在血液里发挥作用才感觉好点。

    “你见到狄肯了?”克森等使者喝完了酒问道。

    这也是在场十几人最关心的问题,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这里。

    “是的,我见到他了。我发誓,狄肯比我们原来见过的任何一名吸血鬼都要强大,恐怕现在德古拉都不会是他的对手。”使者有些激动的说道。

    “狄肯到底有什么打算?”一个原吸血鬼忍不住开口问道。

    “什么打算?很还不是很容易理解吗?”使者没有回头看那个人,反而是把自己背着的大箱子放在了桌上,同时找了个凳子让自己坐下。

    “你们还想过现在这样的生活吗?我们之前都并没有干过坏事!我们是被迫成为吸血鬼的。”

    “即便成为吸血鬼以后,我们在坐的各位也从来没有出去袭击过人类。”

    “我们遵纪守法,辛苦工作,用赚来的美金购买政府的血浆。但是现在政府干了些什么!”

    “我们的家庭被毁了,很多人工作也丢了,我前些天才刚刚和亚利桑那州的朋友联系过,这个月他们的社交圈子里,至少有超过五百名混血吸血鬼死了或者是失踪。”

    使者的话让在场的大多数人都低下了头,很多人对此都感同身受。歧视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真实的存在。

    已经成为正常人的吸血鬼被大量的排斥,丢掉工作无法学习,被人群有意无意的隔离。

    政府在指定这个法案的时候到底是有欠考量?还是被有心人特意推动?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因为隔离已经造成。

    也许有人认为已经成为普通人的吸血鬼闹不出多大花样,但是历史无数次告诫人们,请千万不要轻忽小人物的力量。

    比如现在,这名从狄肯费斯那边归来的使者将他带着的箱子打开。露出里面十只蓝色的血清。

    “一句话,狄肯只要意志力最坚强的人。”使者的脸上很严肃。

    “想要窝囊的活着,还是想要和狄肯开创一番大事业都由你们自己决定。不过我必须要告诉你们,这些东西并不能保证你的生还几率,注射下去死亡率高达百分之六十,究竟如何看你们自己的选择。”

    使者的话语还没有说完,克森就拿起一支血清注射进了自己的胳膊。

    无所谓了,反正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好失去的了,如果能够在生命结束前闹个天翻地覆。至少证明自己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壮烈的活过,而不是躲在一个无人的角落像一只老狗一样无声的死去。

    洛杉矶,这个号称天使之城的地方。

    一个看起来非常英俊的青年正坐在一家咖啡厅内眺望着远处的海岸景色,如果你仔细的看他的眼睛,会发现在他眼底的深处有一种火焰在燃烧。

    一种奇特的火焰,很微弱如果不刻意探查几乎发现不出来,但是那种火焰给人的感觉并不是温暖,而是一种来自地狱的寒冷。

    他的手里把玩着一个银饰,嘴里轻轻的低语道。

    “一切都是为了平衡,狩猎如此,恐惧如此,死亡亦是如此。”(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