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不正常的袭击事件
    十二月的纽约已经非常寒冷了,今年的气温降到了有气象记录历史最低点。

    但是大都会的繁华不会因为寒冬而消退。

    因为时间快到西方最重要的节日圣诞节了。

    所以不论是各大市还是在商业中心内的各种店铺,都不约而同的推出了各种打折促销之类的活动。

    这是一年内最重要的商业季。在这个时间内,哪怕是不富裕的家庭也会想办法挤出一点钱。

    为自己的家里购买一些装饰用的圣诞节挂饰。

    或者是想办法为自己的孩子添置件新衣服或者是购买一件新的玩具。

    在纽约的生活并不容易,这里是全球物价最高的地区。

    沉重的生活压力尝尝会压倒那些生活不如意的人。

    尤其是一些特殊人群,他们在这里的生活会更加艰难。

    比如现在这个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男人,他叫黑尔。

    他的打扮有点奇怪,虽然纽约室外的气温很冷。

    但是在大商场内因为中央空调的开放,暖气的温度被设置的很高。

    所以商场内的气温实际上是很高的。

    外面穿着厚重冬衣的人,来到这里都会脱下厚厚的冬装。

    但是黑尔很奇怪,他穿着一套高领的冬装,将自己的脖子都给包了起来。

    牛仔裤搭配着胶底鞋,说实在的这个打扮很老土。

    更不用说手上还带着一双看起来很廉价的手套。

    看起来像是尼龙或者是其他石化材料的副产品制作的手套。

    这双手套看起来更像是一双工作用的手套,而不是大家在节假日会穿出门的手套。

    纽约可是世界时尚之都之一啊,这里与巴黎米兰起名。

    黑尔这副怪模怪样的打扮让路过他身边的人对他有点敬而远之的保持距离。

    更何况黑尔看起来头也很久没有修剪了。

    看起来乱糟糟的,虽然好像出门前他尝试弄平顺过。

    但是这样做感觉好像更糟糕了,现在的他看起来就像一个肮脏的嬉皮士。

    周围人对黑尔的眼神,令他赶到非常的不舒服。

    但是他并不能去指责他人对自己的看法,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并不讨喜。

    他现在只想赶快把事情办完后早点离开这栋大楼。

    位于皇后区的这家商业大楼内云集了许多商店与品牌直销店。

    同时也有许多咖啡馆和饭店,是周围居民会在节假日来休闲购物的地方。

    这里还有皇后区内最大的一家oysus反斗玩具城。

    这里的玩具几乎是皇后区内最全的,但是toys内的玩具价格几乎都不便宜。

    不过每到圣诞节前,即便这里的玩具在不便宜,也会有无数的家长来这里购物。

    为了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圣诞节的惊喜。也许是一盒积木,也许是一个芭比娃娃。

    不论是什么,至少在这一天孩子们能够收到礼物,这能让他们开心上一整个月。

    黑尔看起来没有在乎其他人诧异的目光,但是他的脚步中透露了他的不自信。

    显得有些畏畏缩缩的脚步最终还是踏入了这家玩具店。

    “能行的,只是一件礼物,我能买得起的。“黑尔小声的给自己打气到。

    他的手插在口袋里,捏着两张皱巴巴的美元纸币。

    这是他全部的现金了,黑尔的工作并不好找。

    因为他总是把事情给弄得很糟糕,现在除了能从救济站里领取到食物以外。

    他没有任何现金的收入。

    现在口袋中的纸币还是昨天一位善心的先生放的。

    他说他是一名虔诚的信徒,在圣诞节前为穷苦家庭送来微薄的现金。

    这是为了那些家庭中的孩子准备的,给他们在圣诞节一份他们喜欢的礼物。

    虽然钱很少,只有二十五美元,但是黑尔还是很感激。

    黑尔已经有很久没有给自己的儿子买玩具了。

    自从他没法工作,而且妻子也离开他之后。

    家里的情况越加的艰难了,现在他已经没有钱缴纳房产税了。

    也许明年房子就会被政府或者银行回收。

    这也许是最后一次在家里过圣诞节了,他不想在看见儿子羡慕的看着其他孩子的玩具。

    那种渴望的眼神总是令他心碎。

    过于昂贵的玩具他买不起,所以他在货架上徘徊了许久。

    一直到售货员用一种防备的目光看着他的时候,他才拿起一个犹豫了许久的美国队长的兵人玩偶。

    这个兵人的做工并不精致,相对来说价钱也比较便宜。

    但是这也要三十美元,不过因为圣诞节打八折,所以只要二十四美元。

    这样还能剩下一美元,黑尔决定剩下的一美元可以给儿子带一个kfbsp;想到儿孩子看到礼物后开心的样子,黑尔的内心也有一点柔软。

    排队结账的人群很长,排在黑尔后面的看起来是一对夫妻带着他们的小女儿来选购玩具。

    一家人看起来很融洽的在那里说说笑笑,黑尔有些羡慕,几年前他也有同样的家庭。

    而现在一切都以随风散去。想到这里黑尔不经悲从中来。

    “先生一共是三十美元。“轮到了黑尔结账,收银员熟练的拿过货物后扫码结账。

    但是她曝出的数字令黑尔有些吃惊,黑尔不解的问到。

    “今天不是圣诞节促销吗?不是所有商品打八折吗?“黑尔口袋里只有二十五美元,他可没有多余的五美元去付账。

    “很抱歉先生,孩之宝公司的产品不参与此次促销打折。“服务员虽然嘴里说着很抱歉。

    但是她的语气里面显得很不耐烦,她今天已经非常忙了,不想和一个怪人胡搅蛮缠。

    “求你了,我只有这么多,我最近有点经济困难能够分期付款吗?“黑尔将所有的二十五美元全部掏出来后请求到。

    “对不起先生,低于两百美元的商品无法使用分期付款。“服务员的语气依旧冰冷。

    “您也许可以选择其他商品。“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黑尔并没有挑选的余地。

    这款美国队长的兵人几乎是能找到的,最便宜的美国队长人偶了。

    而黑尔的孩子一直崇拜美国队长,这是孩子的榜样与偶像。

    黑尔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像队长一样坚强,不会在以后的生活中被轻易击败。

    收银员毫无感情的目光看着黑尔,这让他很尴尬。

    他犹豫了一会儿,从自己的衣服内扣扣索索的拿出一条银白色的项链。

    这是他父亲留给他的纪念品,是当年二战时期攻破纳粹在瑞典的秘密基地,缴获的纯银餐具后打造成的纪念品。

    这对黑尔来说一直都很有意义,但是他现在拿了出来,他有些颤抖的将项链放在收银台上说到。

    “这是一条纯银的项链,有十五克重,以银价来说价值七美元。我现在请求您借给我五美元行吗。“

    黑尔的恳求很诚恳,姿态很低。

    但是收银员还是冰冷的摇了摇头。“如果您的手头不宽裕可以选择其他商品。“这话冷漠的就像机器人一样。

    黑尔死心了,也许今天要让自己的孩子失望了。

    他拿起玩具准备物归原处,也许只能挑选一些其他的玩具了。

    正当他准备立刻的时候,一直在他身后排队的夫妻拦住了他。

    “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先借给您五美元。“女士拦住了他,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了五美元,想要递给他。

    说是借,其实就是赠予,黑尔很清楚对方的意思。

    “夫人,谢谢恐怕我不能要这笔钱。“黑尔很感动,但是他已经决定换一个便宜点的玩具。

    自己已经拿了太多人的施舍了,自己已经亏欠太多。

    “这是圣诞节先生,主的恩赐应该传播四方,每个人都应该在这一天欢乐,如果这能帮助到您,将是我们的荣光。“

    看起来这家人还是虔诚的信徒。

    “我妈妈说帮助他人,是快乐的本源,如果你的孩子因为我们的帮助能够在圣诞节感到快乐,那么我们也将感到快乐。“

    夫妻两的小女儿还有点小,说话的声音有点稚嫩,有些奶声奶气的,不过很可爱。

    “所以,不要拒绝我的好意,先生。“女士再一次将美元向着黑尔递了过来。

    “谢……谢谢。“黑尔的声音有点哽咽,他准备接受这个好意。

    而在近百名的排队人潮中的最末位,李杰也挑选了礼物准备在圣诞节送出。

    包括给明迪的,李杰一直想把她的思想矫正来着。

    还有准备给曾楚和彼得的,他们两人还是大孩子,对玩具没有抵抗力。

    而队伍最前面生的事情因为视角的原因他并没有现。

    他还在想着,要在下午约彼得出来聊一聊关于至尊法师的问题。

    正当他在思考关于法师的问题的时候,前面队伍出现了骚乱。

    黑尔准备接过女士递给他的钱,在他接到钱的一瞬间他那双原本就破旧的手套,好像被人用利刃割开了一个口子。

    原本应该包裹住手指的部分露了出来。

    当黑尔现的时候为时已晚。“不。“黑尔绝望的叫到。

    蓝白色的电弧从他的手指上涌出,电弧因为电压差顺间导向离黑尔最近的一个人。

    那个女士做梦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事情。

    强大的电流瞬间贯穿了她的身体,仅仅是一个瞬间的接触就要了她的性命。

    她那和煦的微笑还挂在脸上,而自己去已经失去了生命。

    在这一瞬间人群瞬间变得慌乱,尖叫声四起,整个队伍都乱套了。

    “你干了什么!你对我妻子干了什么!“男子抱着自己妻子的尸体不可置信的问到。

    而小女孩儿收到过度的惊吓已经放声大哭。

    “我的妻子在帮助你!而你,而你居然杀了她!“男子的青经爆出,他的血液被肾上腺素刺激的不断上涌。

    愤怒已经让他是去了理智。“你是一个变种人!你是变种人!所以你要杀了我的妻子吗!“

    男子说这话快的靠近黑尔。

    “不要过来,我的手套破了,不要过来,我要先把电压释放出去。“黑尔不断的退后,他想找个东西释放自己体内的电压。

    李杰还在想事情就现队伍开始骚乱了,许多人丢下自己手里的物品就想要离开这里。

    这个时候原本被遮挡的视线才看清楚前面生了什么事情。

    一具女性的尸体躺在地上,在她身边是一个正在哭泣的小女孩。

    而一个看起来像是这名女子的丈夫的男人正在咄咄逼人的靠近另一个男子。

    黑尔在不断的退缩和闪躲。他控制不足自己的力量。

    他成为变种人是最近两年的事情,他一点都不想要成为变种人。

    因为这种力量他无法控制,他的身体内总会积蓄电荷。

    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就将电压释放出去,而在公共场合不可能肆无忌惮的释放电荷,这会伤害到无辜的人。

    因为这个能力他丢掉了赖以为生的修车工作,妻子也跑了,只剩下他和孩子一起生活。

    黑尔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无法掌控的力量是那么的危险。

    即便是他不愿意,今天他还是杀了一个人,一个善良的母亲,一个温柔的妻子。

    而现在她的丈夫疯了,想要来找他拼命。

    但是黑尔知道,自己会再一次伤害到他,黑尔一直在后退。

    但是男子靠的太近了,黑尔从身体内泄露的电流蠢蠢欲动。

    蓝白色的电弧在这一刻从他的手指处喷涌而出,黑尔绝望的喊到“不!“

    蓝色的电流击中了男士,而李杰早已明白这边生的事情了,在电流集中男子身体的一刹那。

    李杰已经来到了男子的身边,他混在人群中度快不起来,不过好在到的还即即使。

    一根用来维持秩序用的金属栏柱被李杰丢了过来。

    导电性更好的金属柱吸引了大量的电流。强大的电流击打在金属柱上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而且四溅的电流将这一片商店的电压全部带乱了。不断的有空气开关跳闸断电。

    整个一层楼都陷入可黑暗。

    当黑尔将所有的电荷全部释放之后,他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嘴里还在念叨着。“对不起,对不起。“

    李杰现在没有空去管他,现在他在检查这个被电男子的生命体征。

    瞳孔开始放大,呼吸和脉搏开始微弱。出现了轻微的皮下出血,舌苔也有部分出血的症状。

    李杰开始给男人进行心肺复苏,这是和弗兰克学习的一些急救手段。

    “你们谁能该死的冷静一点去打电话找个医生过来!“李杰给男人坐着心肺复苏,看着乱糟糟的人群怒吼到。

    当巡逻的警察来到这里的时候,终于有人帮李杰打电话叫医生了。

    这个时候李杰已经给男人做了五分钟的心脏按压。

    他如果停下来,男人的心跳就会立刻停止。

    而赶来帮忙的警察根本插不上手,只能是把这家的小女儿保护起来,免得在人群里受伤。

    而黑尔也被警察给控制了起来,他现在看起来恢复了一点力量。

    没有刚开始放完电那么虚弱了。

    他看着自己所造成的一切,那个脸上还挂着微笑死去的母亲。

    那个在嚎啕大哭的小女孩儿。

    还有因为自己伤害而不知道死活的男子,他的内心无比的悔恨。

    他恨自己所造成的一切,他恨失去工作后艰难的生活。

    在这一刻他内心的绝望不断的放大。

    他身体内有积蓄了少量的电量,他将控制自己的警察给电了一下让他有些麻痹。

    然后抢过他腰间的手枪,出了人生最后一段宣言。“我恨变种人!!“

    碰,m1911的子弹穿过了他的大脑,红色的鲜血与灰白色的脑浆四处飞舞。

    那个他准备带给孩子的玩具上也被沾染到,鲜红色的鲜血染红了美国队长身后的星条旗。

    枪声响起时李杰才明白自己身后的不远处生了什么,可是他现在不能停下来。

    因为他的手里还有着另外一条生命。

    当医生终于赶到和李杰交接的时候,李杰的神情有些麻木了而随着医生一个时间出现的还有一群狗仔记者,或者说是所谓的自由媒体人。

    他们不是正规电视台的工作人员,他们一般都是自己采集新闻,然后卖给电视台。

    今天来的这两个也是这样的,看到现场的血腥场面他们高兴坏了。

    他们可不在乎这件事的背后有两个家庭的悲剧,对他们来说这就是绿花花的美金。

    “哇,今天运气可真不错,这是其今天第几次变种人袭击事件了。“一个狗仔问自己的同伴到。

    “第三起还是第四起。“同伴回答到。“这新闻可都是美金啊。“

    两人非常兴奋的拍摄起现场照片和录影。

    总之是怎么血腥怎么来,越能博人眼球越好,至于激化矛盾什么的,这可不关他们的事情。

    正当他们拍的兴奋的时候,一只大手抓住了狗仔的衣领。

    “你说今天同样的袭击生了几起!“李杰的声音愤怒而冰冷。

    凶悍的眼神盯的这名狗仔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伙计冷静点,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请不要对我动手好吗。“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