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令人震惊的消息
    海扁王大卫带着李杰来到一处庭院的门口,告诉他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在这里得到解答。

    在纽约市很少见到这种庭院,非常的具有东洋风格,碎石铺成的路面,和日式推移纸门。

    包括庭院内的樱树,在纽约都不是随处可见到的东西。

    “我的师傅,一直在找你。”大卫在给李杰带路。

    “你的师傅?”李杰有些好奇的问道。

    “是的,那天见到你之后我在回家的路上就和师傅遇见了。”大卫有些兴奋的说着。“他说他能教导我成为一个超级英雄!”

    “哈?”李杰有些诧异。

    “不要不相信,我的师傅叫做棍叟,是个非常厉害的人。”海扁王看着李杰似乎有些不相信于是说道。

    在一处古朴的和室内,李杰见到了大卫称之为师傅的老人,他看起来年纪已经不小了。

    但是却非常有精神,带着墨镜和放在身边的盲人手杖都在提醒李杰这位老人是个盲人。

    但是这丝毫不会让李杰有一点轻视之心。

    棍叟就那么简简单单的跪坐在那里,却如同一颗古松一般,有一种坚韧和刚强的感觉。

    仿佛前世在黄山的峭壁上所看见的那些松树,生长于悬崖峭壁之间,受山风雨雪的洗礼依旧顽强不屈。

    “欢迎光临,夜行者请坐。”当大卫推开移门的时候,棍叟就知道来的人是谁了。

    有时候瞎子比眼光犀利的人能看到更多的东西。

    出于对老者的基本礼貌,以及从陈设来看棍叟应该深受东洋文化的洗礼,李杰微微向起鞠了一躬以示礼貌。

    明明看不见的棍叟却坐直了身体,同样鞠了一躬进行回礼。

    “你好老先生。”李杰在棍叟的示意下,盘坐在一边的榻榻米上。

    “根据大卫所说,您知道很多关于手和会的事情,请问您知道根草蛇与黑空是什么吗。”李杰的问题有些急切。

    “你的内心并不平静,夜行者。我听得出来,你很焦急。”棍叟没有着急回答李杰的问题。“这种心情不利于我们的谈话。”

    “你喜欢喝茶吗?”棍叟问道。“我让大卫端些茶来。”

    “还好吧,不过我不是很喜欢日式的抹茶。”李杰看了眼这个全是日式风格的房子说道,

    “我会让大卫端一些中式的绿茶来。”棍叟点点头后说道。“大卫,去端一些茶来,然后让马特也过来吧。”

    大卫顺应的离开这里,按照棍叟的要求去端茶而且去叫名叫马特的人。

    棍叟安静的坐在那里,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整个庭院很安静,仿佛把纽约的喧嚣都隔绝了出去。

    这里只有庭院内潺潺的流水声,和夜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这种安静让李杰有些坐立不安,因为这些天他的内心一直都不平静,反而异常的烦躁,这让他感觉自己和这里格格不入。

    “你在烦躁什么。”棍叟仿佛能够感受到李杰的烦躁。

    “许多事情,不知名的怪兽,纽约市的忍者,朋友的怪病,还有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李杰心中确实很烦闷。

    “你是一名修行者。”棍叟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什么?”李杰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你是一名修行者,我感觉的出来。因为我也是一名修行者。”棍叟轻轻的说着。

    “修行者以感悟这个世界的力量本源而修行,以这种方式来突破人体的极限,探究生命与力量的奥秘。”

    “不过很可惜,我年轻的时候争强好胜,同时心浮气躁。因为我没有视觉,所以我期望能拥有正常人没有的力量。”

    “我走入了歧途,曾经一度失去了这种力量。甚至现在我都不敢教育我的弟子任何真正修行的奥秘。因为害怕他们如同当年的我一样。”

    “你现在和我当年的情况很像,你的心绪不稳,没有足够的意志。容易被外物而影响你。”

    “你成天与纽约市的地下黑暗势力交手,你杀了很多人,甚至还有很多不是人的生物。”

    “所有的这一切都会在暗中侵蚀你的心灵,而你没有发现。”

    “力量不是永恒之物,它随着你的改变而在改变,它们可以狂暴,可以温和,但是你的心灵无法驾驭它,那么你将成为力量的奴隶。”

    棍叟的话语让李杰如遭雷击。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问题,但是自己的心浮气躁,甚至是迁怒他人。

    这些事情之前完全不是他应有的性格,以前的他哪怕是真的对人迁怒,也会压在心中,并不会简单粗暴的用语言暴力宣泄出来。

    他现在是不是越来越容易发脾气了?李杰扪心自问是的。

    如同他之前所感受到的一样,系统只给与力量和力量的使用方法,但是却从来不教导任何原理。

    甚至是不指出功法是否对人有所影响,而这一切真的好吗?李杰第一次在心中产生了怀疑。

    “师傅,茶来了。”大卫再次来到这个房间的时候,手上端着一个托盘,里面装着一套茶具。

    而跟在他后面的一个人,李杰觉得莫名的熟悉,暗红色的皮衣,面罩上面两个微微伸出的恶魔之角。

    这个叫马特的人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一直到大卫将茶水端到他的面前的时候,他才突然想起了这是谁。

    自己前世貌似也看过这个人的电影,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他的名字叫做夜魔侠或者叫超胆侠,同时也被人称作无畏之人。

    白天是一个受人尊敬的律师,夜晚是个黑暗中的执法者。出手毫不留情,对于罪犯杀无赦。

    是个堪比惩罚者,或者是比惩罚者还要凶悍的家伙。

    “师傅。”来的夜魔侠微微的对着棍叟鞠躬,然后以跪坐的方式坐在了棍叟的下手位。

    而海扁王大卫则坐在最末尾。原来这个棍叟是夜魔侠的师傅!这海扁王成居然为了夜魔侠的师弟。

    这个世界乱套了啊,李杰不得不马上喝口热茶压压惊。

    绿茶的热气氤氲在粗瓷杯的杯口,淡淡的茶香和金黄色的茶色相得益彰。入口微微苦涩,但是深吸一口气却又微微的回甘。

    温热的茶水随着喉管与食道温暖了李杰的心肺,在一个瞬间李杰感觉自己原本有些躁动的心情被平复了下来。

    “这是纯真会的特产。”棍叟好像知道李杰的诧异,开口说道。

    “我认为你现在的状态我们可以好好的交谈了夜行者。”

    “是的,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李杰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手和会诞生在八百余年前的东洋,他们最初仅仅是在****年代结成自保联盟的农民以及一些失去了身份的武士。”棍叟喝了一口茶水开始说道。

    “之后的东洋经历了很多的****,这些武士开始训练农民学习了一些战斗技巧。”

    “到了东洋的战国时代,东洋出现了一个君主,他致力于统一混乱的东洋。”

    “不服从他管理的人都会被他杀死,无论是僧侣还是忍者。”

    “东洋的甲贺忍者的城所被他攻破了,忍者们四处溃逃。手和会收留了部分的忍者。”

    “这些忍者带来了更多的秘术,是甲贺的秘传。大家很高兴,这让大家有了在乱世中自保的能力。”

    “但是,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乏野心家,有一个武士背叛了手和会的教条,他开始信奉秘术中所传言的邪神兽。”

    “手和会开始分裂了,在这个人的领导下成为了现在的手和会,他们成为根草蛇一族。”

    “他们信奉邪神,他们可以用活人的生命作为祭品,复活已经死去的人。”

    李杰现在有些惊讶了,死人复活?这真不是开玩笑?如果真有这样的秘术,那么信奉所谓的邪神完全可以理解。

    因为在一般人看了,死人复活就是神迹了。

    棍叟好像知道李杰的想法,他继续说道。“但是凡事都是有代价的,复活并不是简单的事情。”

    “每一次的复活都将撕裂你的一片灵魂,而你空缺的灵魂则会由兽来填补。”

    “你如果不断的复活,你的灵魂将被不断的撕碎,到最后你的灵魂还是你吗?或者说活着的那个人还是你吗?”棍叟的语气很空洞,但是却让人流冷汗。

    “而手和会的另一派,他们不赞同这一切。血腥和无意义的杀戮,死亡本来就是人生不可避免的事情,任何企图逃脱死亡的做法,终将被死亡所惩罚。”

    “他们分裂成了另一个派系,名叫纯真会。而我是现在纯真会的领袖。”棍叟淡淡的说道,同时把头转向李杰这一边。“我期望你能够帮助我们夜行者,你是一个厉害的修行者,有你参战我们将对手和会的战争更有把握。”

    “对不起请让我先问下为什么,或者说手和会他们现在想干什么?”棍叟刚刚只是讲了一个故事,但是重点的部分并没有说出了,李杰有些疑问。

    “因为手和会准备复活兽,黑空已经出现,就在纽约。”说话的是夜魔侠,他的语气比棍叟来的激烈许多。

    “黑空是兽的载体,只要兽复活必将让全纽约甚至全美国陷入混乱。它以恐惧和混乱为食。”

    “它以血腥和杀戮为乐,这一切是它力量的来源,而它的存在则会加速膨胀人内心的这些**。”

    “它只要降临在这世界,它就能影响人的心智,哪怕你不需要靠近它。仅仅是隔着很远,它就能影响你。”

    “当它的力量达到巅峰的时候,将会把混乱和杀戮的**波及全球。”

    “what~the~fuxf。”这件事李杰感觉很棘手,因为小蜘蛛的情况和夜魔侠口中所说的太像了。

    “而手和会手里还有另一个强大的武器,虽然他们很少使用,但是只要动用了,这个世界将没有几个人能阻止他。”棍叟的语气很凝重。

    “因为那是恶灵骑士,地狱的代言人。所以我期望你能够帮助我们对抗手和会,就像你一直在保护纽约一样。”

    “纯真会的忍者已经伤亡惨重,我们需要你和你团队的帮助。”

    等等,我刚刚听到了什么?一个以恐惧和杀戮为食的邪神,一帮可以无限复活的神秘忍者,还有恶灵骑士?

    这一切是怎么了?导演你给我的剧本对吗!李杰内心是崩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