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不杀你,誓不为人!
    “我可以把命魂交给你。”听到林一凡对自己不放心,孙伯说着,急忙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牌,恭敬的递给林一凡。

    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孙伯也算是拼了。要知道命魂是入道者以自身精血凝练而成,融入了自己的精神力在里面,一旦将命魂交给林一凡,他只需要捏碎玉牌,就能灭杀孙伯。

    “你……”看到孙伯连自己的命魂都愿意交给林一凡,这让申屠雪又惊又怒。

    申屠雪为了拉拢孙伯,可以说是花费了很大的代价,才说动对方加入申屠雪。

    而此时,林一凡什么代价都没话费,孙伯竟然心甘情愿的愿意臣服于对方,甚至连自己的命魂都愿意交出来。

    孙伯的这种做法让申屠雪感觉,这是对申屠家的羞辱!

    要知道林一凡可是要杀孙伯,对待仇人却如此的恭敬,把申屠家置于何地?

    “闭嘴!”听到申屠雪要说话,孙伯脸上闪过一抹狰狞之色,看向对方咆哮一声。

    他现在只想保住自己的小命,谁和自己过不去,他就要谁的命!

    接过孙伯手中的玉牌,入手温热。他能感受到玉牌中有孙伯的气息。

    虽然林一凡并不是入道者,孙伯算是他接触到的第一个入道者,但他对入道者多少是有些了解的。

    他没想到对方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竟然连命魂都愿意交出来。

    “我是真心愿意臣服于你,求您给我一个机会。”看到林一凡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孙伯内心长长松了一口气。

    “既然你这么有诚心,也不是不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林一凡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看向孙伯的眼神闪过一抹玩味的冷笑,“不过,想做我的手下,还是需要通过考核才可以。”

    他说话的时候,目光从昏迷的云飞和月风流身上扫过,意思不言而喻。

    “求您先帮我解毒。”中了蚀骨粉的孙伯虽然是入道者,但中了蚀骨粉的他此时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怎么证明自己?

    孙伯的命魂已经掌握在自己手上,林一凡也不怕这老家伙玩什么花样,他右手在怀中一探,手上多了一个黑色瓷瓶。

    手掌一颤,被弹开的瓶盖中飘落出一团红色的粉末,落在孙伯身上的时候,孙伯感觉整个人像是置身在温泉中,全身传来的舒爽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不断留着血水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结疤,失去的试炼也在慢慢的回到身体,这让孙伯对林一凡的毒药和解药更加震惊。

    连入道者都能伤到的毒药,还有瞬间就能恢复的解药,就连他也是第一次见到。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身份?

    孙伯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除了震惊,还有一丝的恐惧。

    几分钟后,恢复了些许力气的孙伯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对林一凡恭敬的点点头,“林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做。”

    他说完,抬步向昏迷的云飞和月流云走去。随着他脚步的移动,踩踏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像是一柄重锤,敲击在众人的心口。

    不仅是申屠雪和林峰的脸色很难看,就连龙玉的脸色,此时也变得很难看。

    她才是今晚的主角,风头一再的被林一凡抢去,就连申屠家的入道者此时也臣服于林一凡,而且对方还让孙伯当着他的面,准备灭杀她请来的客人,这是在打她的脸,还让她生出一股嫉妒。

    要知道入道者在隐世家族中,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连她龙家也仅有三位,还有一位失踪了。

    但见识到林一凡强大的龙玉知道,自己即使在愤怒,在嫉妒,也做不出任何的改变,甚至连一句狠话都不敢说。

    走到晕死过去的云飞和月风流身前的孙伯并没有直接动手,他的目光从在场众人身上扫过,淡声说道:“这两人敢挑衅林先生,你们说他们该不该死?”

    没有人说话,这时候说得多就错的多,谁也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就连龙玉林峰和申屠雪,也没发表任何的意见,不是他们不想,而是不敢。

    连自己的命魂都交给洛克林一凡,可见孙伯是真心的臣服于对方,谁敢说林一凡一个不是,他们知道孙伯肯定会毫不犹豫的灭杀自己,好在林一凡面前表忠心。

    “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他们该死了?”孙伯冷笑一声,随后抬脚踩了下去。

    “咔嚓……”

    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的传到每个人耳中,晕死过去的云飞和月风流连一句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此一命呜呼。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人会相信,林一凡一言就可以定这两人的生死。

    回想起云飞和月风流之前给林一凡拉仇恨的场景,所有人都感觉后背一阵发凉。当时很多人心中的念头都和这两人一言,想要借羞辱林一凡的机会,攀上林峰。

    庆幸的是他们还没来得及表现,林一凡就爆发了,现在想想就是一阵后怕。

    孙伯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回到林一凡身前,恭敬的说道:“林先生,还需要我做什么?”

    对于孙伯的态度,林一凡还是很满意的,他的目光从龙玉林峰和申屠雪三人身上扫过,让三人脸色一变。

    林一凡的无法无天,他们三人已经亲眼目睹,此时看到对方在让孙伯杀了云飞和月风流后,又将目光看向自己三人,这让他们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孙伯此时也是脸色一变,毕竟林峰三人的身份摆在那里,林一凡要真的让他杀了这三人,他知道等待自己的只有一个下场,将会是无穷尽的追杀。

    但他此时的小命被林一凡拿捏在手中,如果对方真的让他动手,他不得不从。

    “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他们之前想让我跪下认错,你就满足他们这个心愿吧。”林一凡收回看向林峰三人的目光,看向孙伯淡声说道。

    听到林一凡的话,孙伯悄悄松了一口气,虽然让林峰三人给林一凡下跪,是对这三人家族的羞辱,但和杀了他们比起来,要轻很多。

    “你不要太过分了?”林峰冷着脸看向林一凡,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让他们向林一凡下跪道歉,比杀了他们还让林峰三人难以接受。

    “过分?现在知道我过分了,在她逼着我给你下跪道歉的时候,你怎么没想到过分?”林一凡嗤笑一声,随后看向申屠雪,接着说道:“在你逼着让我给他下跪道歉的时候,没考虑过我的感受吧,我让你感受一下,算过分吗?”

    他说完看向龙玉,“你从始至终都是以高傲的姿态在欣赏这出闹剧,我想知道,你现在轻声参与进来,是什么感受?”

    因为一句无足轻重的话,林峰向他发难,申屠雪强势的要为林峰出头,龙玉以看客的身份目睹整个过程,他们从来都没感受过自己的感受。

    而此时他只不过是将族人加诸在他身上的一切还回去,这就叫过分了?

    他们的尊严不容别人践踏,凭什么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践踏别人的尊严?同样是人,凭什么他们就可以高高在上。

    今晚的林一凡之所以这么强势,他就是要告诉盛京的所有人,不光是谁,想要欺负他,就要做好被他欺负的准备。

    林家申屠家和龙家是很牛逼,但他林一凡不惧!

    对于林一凡的话,林峰散热你无言以对。在不知道林一凡的身份,没见识到他的强大时,林峰三人想当然的认为,挑衅他们就该被他们踩在脚下。

    但剧情反转的时候,他们才知道这种愤怒而又无力反抗的感觉,是多么的憋屈和无助。

    “林少,申屠小姐,龙小姐,你们不要为难我,给林先生跪下道歉吧。”孙伯冷着脸走到三人身前,淡声说道。

    他的命此时掌握在林一凡手中,无论林一凡让他做什么,他只能服从。

    如果林峰三人想要反抗,他会毫不犹豫的动手,因为他别无选择!

    “就算死,我可不可能向他下跪!”林峰冷哼一声,很强硬的说道。

    “那就对不住了。”孙伯脸色一沉,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他的身子动了起来。

    在林峰还没做出任何反应的时候,一闪身站到林峰身后的孙伯抬腿在林峰膝盖处踹了一脚,林峰双腿一软,不受控制的跪在了林一凡身前。

    孙伯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以同样的动作让申屠雪和龙玉都跪在了林一凡的身前。

    看着一脸愤怒的林峰三人憋屈的跪在自己身前,林一凡脸上闪过一抹玩味的笑容,“听话才是好孩子吗,好了,之前的事我不和你们计较了。”

    他说完,目光在大厅内其他人身上扫过,脸上闪过一抹不屑的冷笑,随后对胖子几人招招手,转身向大厅外走去。

    原本热闹的一场酒会,却因为林一凡的出现闹到不可收拾,这让众人都不敢继续留下来,连招呼都没敢和林峰三人打,快速离开了大厅。

    “林一凡,不杀你,我誓不为人!”跪在地上的林峰,双拳死死的握在一起,今天的这一跪,毁了他一辈子的名声,可想而知,他心中的怒火有多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