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章 臣服
    “老不死的,打的很爽是吧?”被逼到墙角的林一凡突然什么的一笑。

    看到林一凡脸上的笑容,孙伯心中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不过他抓向对方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

    他相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无用的。他不相信林一凡这时候,还能刷出什么花招来。

    话落,林一凡手上突然多了一个黑色的小袋子,随着他手掌一颤,一团肉眼可见的白色粉末向孙伯身上洒落而去。

    虽然不知道林一凡洒出的白色粉末是什么,但出于身体本能的反应,孙伯的身子极速的向后退去。

    孙伯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如此近的距离下,即使他的反应再快,还是有不少白色粉末洒落在了他身上。

    “滋滋……”

    “啊……”

    被白色粉末沾染到的皮肤不断的冒起水泡,随后破裂,流出的血水呈暗红色。

    即使孙伯身为入道者,身上传来的那种剧痛,也不是他能够忍受的,让他忍不住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突然的变故让在场的众人都是心中一惊,尤其是看到孙伯身上不断低落的暗红色血水,这让中热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都变得一片震惊。

    “你,你竟然用毒!”孙伯又惊又怒,他没想到自己一个入道者,竟然栽在了一个普通人手中。

    以他入道者的体制,普通的毒药根本不可能给他带来这么大的伤害,这家伙抛撒出来的是何毒?

    “你怎么不说自己以大欺小呢?”林一凡冷笑一声,身子在这时动了起来。

    一直被孙伯压着打的他,这会心中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最后逼得他不得不使用从苗疆回来之前,碧瑶给他的蚀骨粉,这时苗疆最为歹毒的一种毒药,只要是沾染到皮肤,必死无疑。

    即使在苗疆,蚀骨粉也是很稀少的存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林一凡是不舍得用掉的。

    但孙伯此时已经威胁到了他的小命,即使很心疼,林一凡最后不得不使用。

    一步踏到孙伯身前的林一凡,双手极速的挥动起来,带着狂暴力量的双拳落在孙伯的身上,将他整个人轰飞出去。

    败了?

    看到带飞出去摔落在地上没能爬起来的孙伯,申屠雪林峰和龙玉,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孙伯可是入道者,那是超越了普通人的存在,竟然败在了林一凡手中?

    要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林一凡竟然能打败孙伯。

    “一把老骨头非要出来蹦跶,死不足惜!”林一凡淡漠的说完,抬步向倒在地上的孙伯走去。

    这老不死的想要他的命,他也没必要留着对方。

    而且对方还是入道者,这次如果不能直接击杀对方,留下的隐患会让他变得更加被动。

    至于杀了孙伯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林一凡根本不回去考虑。

    他不喜欢麻烦,但并不代表他怕麻烦!

    呆愣中的林峰在这时终于反应过来了,看到一步步向孙伯走去的林一凡了,从对方冷漠的眼神中,他似乎猜到了对方想要做什么。

    “雪儿,你带孙伯走。”林峰拦在林一凡身前,急声对身旁的申屠雪说道。

    连孙伯都不是林一凡的对手,林峰知道自己也不一定拦得住对方,这时候再让孙伯留在这里,林一凡一定不会放过对方。

    不管怎么说,申屠雪是因为他才让孙伯对林一凡下杀手,这时候,他肯定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林一凡杀了孙伯。

    呆愣中的申屠雪这会反应过来,她一把拉起地上的孙伯,转身向外走去。

    孙伯可是申屠家花费了很大代价才请来的入道者,如果今天陨落在这里的话,即使她是申屠家的大小姐,这个后果也不是她能够承担的。

    “我要杀的人,就凭你也想拦?”看到挡在身前的林峰,林一凡双眼中闪过一抹不屑。

    脚下一滑,林一凡的身子突兀的消失在原地。同一时间,脸色阴沉的林峰身子也动了起来。

    毕竟是隐世林家的子弟,身手要比绝大多数人强很多,凭着对危险的感知,林峰挥动的双拳向右侧猛然轰去。

    林一凡的身子此时出现在林峰轰击的方向,他挥动起的双拳向林峰轰来的拳头迎了上去。

    “砰!”

    “咔嚓!”

    双拳相交,发出一声闷响,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声音。林峰阴沉的脸孔在这时扭曲了一下,身子也在这时向后退了好几步。

    林一凡不屑的扫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林峰,继续抬步向申屠雪追去。

    就连林峰都不是林一凡的一合之敌,此时在没有人拦着这个杀神。

    龙玉的双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最后还是忍不住站了出来,“林一凡,适可而止吧,即使你是天正门的弟子,如果在这里杀了孙伯,申屠家一定不会放过你,到时候就算是天正门,也保不住你!”

    今晚的机会是龙玉主办的,如果让申屠家的入道者孙伯陨落在她举办的机会上,她知道申屠家一定会怀疑这是她设的局,到时候龙家就要面对申屠家的疯狂报复,这不是她愿意看到的。

    尤其是‘道会’马上就要开始,龙家的仅有的两位入道者突然失踪了一个,这让龙家很是被动,如果这时候再让申屠家不计后果的报复,在接下来的‘道会’上,龙家肯定会一无所获,这对龙家来说,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我做事,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林一凡扫了一眼龙玉,脚下并未有任何的停顿。

    既然选择了对孙伯动用底牌,今天无论如何,一定要将那个老不死的留在这里。

    别说是龙玉,就算是南宫昊此时站在这里,也不能阻止他杀孙伯的决心。

    “你……”接连两次被林一凡冷漠的嘲讽,龙玉那张精致的俏脸变得有些不好看。

    她本是今晚的主角,今晚的酒会也是在为即将到来的‘道会’在做准备,却不想林一凡的出现,不但破坏了今晚的酒会,还不断的羞辱她,这让心高气傲的她有种想要杀了对方的冲动。

    申屠雪此时扶着孙伯已经退到了酒店门口,在给她几分钟的时间,只要坐上车,就算是安全了。

    但林峰连林一凡的一拳都没接住,连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能给她争取到,这让申屠雪的脸上闪过一抹着急之色。

    “老东西,在你想要我的命时,就注定了你今天必须死,申屠家也保不住你!”林一凡一步踏出,到了申屠雪的身后,淡漠的声音响起,他的右手在这时挥动起来。

    “你敢……”看到林一凡挥动起来的拳头,申屠雪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想要挡在孙伯身前。

    林一凡眼中闪过一抹不屑的冷笑,另一只手向前一探,扣住了申屠雪的脖子,随手一甩将对方甩飞出去。

    “雪儿。”面露痛苦之色的林峰心中一惊,急忙向申屠雪摔落的位置跑去。

    因蚀骨粉失去了行动能力的孙伯看到林一凡挥拳向自己轰来,身为入道者的他终于知道害怕了。

    噗通!

    孙伯很干脆的跪在了林一凡身前,颤抖着声音求饶道:“不要杀我,我愿意跟随于你做任何事。”

    即使身为入道者,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孙伯,在真正面对死亡威胁的时候,也不得不放下了脸面和尊严。

    面子和尊严固然重要,但和自己的小命比起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只有活着,才有重新找回面子和尊严的机会,死了,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林一凡的动作一顿,再次看向孙伯的眼神闪烁不定。在对方想要他的命时,他就下定了决心想要杀了对方以绝后患,但他没想到身为入道者的孙伯,竟然如此的没骨气。

    孙伯此时的求饶,让林一凡的心思转动起来。

    不光则呢么说,对方毕竟是以为入道者,如果真的能为他所用,这对他在盛京立足,有好的帮助。

    但留着孙伯,也很有大的可能会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毕竟对方的上司一旦好了,就不是他能够完全控制住的。

    “孙伯,你……”被林峰接住的申屠雪惊魂未定,此时看到孙伯跪地向林一凡求饶,愿意做对方的手下,这让申屠雪脸色一变。

    不过她的话只说到一半,就被孙伯打断,“申屠雪,我已经为申屠家做的足够多了,也算是报了申屠家主的恩情,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此时的孙伯只想保住自己的小命,他怕申屠雪的话会影响到林一凡的决定,这才很强硬的表明自己的态度。

    他刚刚的话,也是在向林一凡传递一个信息,他知道帮申屠雪,是因为申屠家主对他有恩清风,在对林一凡出手的时候,已经还清了申屠家的所有恩情。

    他要标的意思是,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他知道林一凡一定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吗?”眼神闪烁不定的林一凡看向一脸期待的孙伯,淡笑一声。

    说实话,林一凡这会真的行动了,能有一个入道者作为手下,这是盛京白家这些大家族做梦都想要的。

    但他同样的知道,留下孙伯,弊大于利,因为他没办法完全掌控对方,这也是他犹豫不决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