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九章 底牌
    “悔过的机会?”很熟悉的话,这是林峰经常会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而此时,林一凡却将这句话用在了他身上,这对林峰来说,是一种羞辱。

    隐世林家的人,什么时候需要别人给悔过的机会了?

    从林一凡看向云飞和月风流的眼神,林峰一下子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但他却不能按照对方说的去做。

    隐世林家,丢不起这个人!

    “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脸色阴沉的林峰看向林一凡,顿了一下后,接着说道:“虽然你是天正门的弟子,但并不代表林家就怕了你!”

    如果林一凡非要站着天正门弟子的身份想要羞辱他,品着得罪天正门,林峰也不会向林一凡妥协。

    “你也知道做人留一线?现在说这话,不觉得晚了吗?”林一凡嗤笑一声。

    他猜到了林峰不会同意自己提出的要求,他这么做,就是要激怒林峰。

    在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时候,想的是用自己发泄在龙玉那里受的羞辱,现在知道惹不起自己了,就开始讲道理了,把他当什么?

    林一凡的强势让林峰眉头紧皱在一起,双拳也下意识的紧握在一起,显然是到了爆发的边缘。

    大厅内再次陷入诡异的寂静中,这时候没有人敢乱说话。

    即使心中紧张不已的云飞和月风流,这会也不敢乱说话。

    所有人都看出了林峰在爆发的边缘,这时候谁敢乱开口,很有可能就会成为林峰发泄怒火的目标。

    眉头微蹙的龙玉犹豫了一下后,在这时站了出来。不管怎么说,今晚这场酒会是因她而举办的,她算是今晚酒会的主人,真要是让林家和天正门因此发生冲突,龙家也不好受。

    “你好,我叫龙玉。说来,今晚这场酒会也是因我而起,在这里我对你说声抱歉,到此为止怎么样?”龙玉对林一凡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做起了和事老。

    她是龙家的大小姐,能让她出面道歉,这是第一次。

    林一凡和林峰的冲突,其实还真是因她而起。如果不是她当众落了林峰的面子,就不会有后面这些事情的发生。

    之所以一开始并没有站出来阻止,是她之前a没劲林一凡看在眼中,一个普通人,还不值得身为龙家大小姐的她出面。

    挡在林一凡亮出自己的身份后,就有了和龙玉平起平坐的资格,为了顾全大局,龙玉不得不站出来,当众向林一凡道歉。

    “我和你很熟吗?”迎上龙玉灵动的眼神,林一凡玩味的一笑。

    这个女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一开始的时候她要是站出来打圆场,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样吗?

    现在知道自己身份,怕给自己惹麻烦,愿意站出来做和事佬了,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了解此事,还真是把自己看的太重了!

    “嘶……”

    大厅内响起倒吸冷气的声音,众人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都是一片震惊。

    林峰,申屠雪和孙伯,没一个人都是在场众人需要仰望的存在,林一凡将这三个得罪死了。而此时,龙家的大小姐龙玉主动道歉,而林一凡却一点面子也不给对方留,这家伙要逆天啊!

    天正门真的那么牛逼?可以和这三家叫板?

    即使天正门真有和这三家叫板的底气,这家伙就能确定,天正门真的会因为他一个弟子,愿意和这三家发生冲突?

    龙玉脸色一僵,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冷了下来,“你是天正门的弟子,应该认识南宫昊吧。”

    林一凡的冷淡让龙玉有些生气,再次说话的声音也冷了下来。

    “自然认识。”龙玉要是说天正门的其他弟子,林一凡还真不认识,但南宫昊,他还真认识。

    他手中代表天正门弟子身份的铭牌,就是南宫昊给他的。此时听到龙玉提起对方,林一凡猜测对方应该是和南宫昊有些关系,想要拿对方压自己。

    果然,龙玉再次开口的时候,和林一凡猜测的一样,“南宫昊和我是朋友,是不是需要我将他叫来,你才肯罢手?”

    “今天谁来都没用。他们必须要为对我的羞辱付出代价。”林一凡眉头跳动几下,淡声说道。

    他说完,看向林峰,“林少,机会我给你,怎么做,不需要我教你了吧?”

    “你真以为你是天正门的弟子,我就拿你没办法了?”被林一凡如此逼迫,林峰心中一直压着的怒火爆发了。

    林家是人不齐天正门,但林一凡的做法确实在羞辱林家,这时林峰无论如何都不能忍的。既然不能忍,那就只好发泄出来了。

    林峰恕我按看向申屠雪,迎上林峰的眼神,申屠雪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脸上闪过一抹挣扎之色的申屠雪,心中很快有了决断,她看向脸色同样不好看的孙伯,轻声说道:“孙伯,动手吧!”

    既然林一凡非要找死,那就只好满足他这个愿望,至于天正门事后会不会因为林一凡对申屠家和动手,在作出这个决定的时候,申屠雪已经想好了解决的办法。

    在林一凡手中吃了亏的孙伯,脸上闪过一抹狞笑,脚下一滑向林一凡冲了过去。

    同一时间,申屠雪和林峰的身子也动了起来,两人的目标正是云飞和月风流。

    在决定让孙伯对林一凡动手的时候,申屠雪就读懂了林峰眼神中的意思。

    林一凡被杀的黑锅,将会由这两人来背。而他们,就是抓住杀了林一凡凶手的功臣。

    至于天正门会不会相信,这就不是现在的他们需要考虑的了。

    孙伯的速度太快了,眨眼之间就到了林一凡身前,向前探出的干枯手掌看似好无力道,却让林一凡眼神一凝。

    之前和孙伯短暂的交手,林一凡知道硬碰硬的话,他根本不是这个老家伙的对手,只能出其不意,才能不被对方抓住。

    至于打败孙伯,林一凡倒是没这个想法,主要是他和对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脚踩无影的他极速向后退去,险险避开孙伯的攻击后,双手极速的挥动起来。

    细如发丝的银针带起轻微的破空音,向技术从来的孙伯身上刺去。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以为用这种方式就能阻止我杀你?”苏波冷哼一声,只见他双手在身前一圈一带,极速向他刺去的银针像是受到了牵引,随着孙伯手掌的滑动,改变了方向,以更快的速度向林一凡急刺而去。

    “好快的速度。”林一凡心中一紧,本以为甩出去的银针能阻止一下孙伯的攻击,却不想被对方轻易的就化解掉了,这让他再次加快速度向后退去。

    另一边,云飞和月风流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林峰和申屠雪抓在了手中,这让两人脸色一变,急忙向两人求饶。

    月风流这会哪能不知道林峰抓住自己是想做什么,没有了保镖保护的他,在林峰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只能不断的求饶:“林少,放了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你月家的东西,我好看不上眼。”林峰脸上闪过一抹嗤笑,一抬手拍在了月风流的后颈上。

    月风流连一句闷哼都没来得及发出,闹大意外晕死过去。

    另一边,申屠雪更加干脆,抬手一巴掌排在云飞脑袋上,这家伙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就倒在了地上。

    大厅内的其他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都是脸色一变,所有人下意识的向后退去,看向林峰和申屠雪的眼神,都是一片紧张和惶恐不安。

    “所有人,今天都不准走!”龙玉的目光从脸色紧张的众人身上扫过,也在这时开口了。

    如果林一凡今天真的是在了福伯手中,这件事ide印象无疑是巨大的。,发生在这里的一幕,就决不能让在场的人将消息带出去。

    不然,天正门的怒火,也是不好承受的。

    胖子几人看到一只被孙伯压着打的林一凡,还有被林峰控制起来的月风流和云飞,胖子三人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怎么办?”白云冲看向胖子,急声问道。

    虽然没有人动他们三人,但林一凡一旦被孙伯抓住,他们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胖子此时满心的后悔,他哪里想到带林一凡到这里来参加一个酒会,会发生这种事情。

    不过现在就算在后悔也没用,事情已经发生,不是后悔就能解决的。

    心思电转的胖子一阵挠头爪儿,却始终想不出一个好办法,最后一咬牙,看向白云冲和华沛说道,“我们现在必须腰间消息传出来,不然今天谁也别想走了。”

    胖子说的办法无疑是目前唯一能帮助到林一凡的,但想在这时候将消息传出去,很难。

    虽然林峰没有对他们动手的意思,但一直注意着他们的动静,只要他们三人甘油任何的异动,月风流和云飞就是他们的下场。

    一直被孙伯压着打的林一凡已经无路可退,看到孙伯再次抓向他的手掌,林一凡的瞳孔极速收缩,眼看无法在避开对方的这一抓,他只能动用底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