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 你看我像是怕事的人吗?
    ,精彩小说免费!

    “即使你是入道者,也不能羞辱我!”被老者抓在手中的林一凡突然爆喝一声。

    他没有被老者控制住的那只手,不知何时多了几根银针,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被他握在手上的银针向老者的脑袋猛然刺去。

    如此近的距离下偷袭,再加上林一凡的身手,即使老者是入道者,也着了道。

    在林一凡的甩出银针的同一时间,感受到危险的老者出于身体本能的反应,脑袋下一车偏开,几根银针擦着他的脸颊划过。

    老者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但还是有一根银针刺入了额头上,老者顿时感觉脑袋上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林一凡借这个机会挣脱开了老者的控制。

    将银针从额头上拔下来的老者,看到手上沾染了不少的血水,这让他那张原本慈祥的脸孔,变得狰狞起来。

    他竟然被一个普通人伤到了!

    虽然这点伤对他来说什么可以忽略不计,但老者却感觉自己受到了很大的羞辱,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头愤怒的狮子。

    “孙伯,您没事吧?”申屠雪脸色一变,急忙走到老者身前,一脸紧张的问道。

    孙伯是他申屠家族花费了很大代价请来的入道者,有孙伯在申屠家坐镇,再加上申屠家主也是入道者,让申屠家族一跃成为隐世家族排名前十的存在。

    而此时,申屠家族的入道者,竟然在林一凡手中受了伤,可想而知,申屠雪此时的内心是什么感受。

    脸色略显狰狞的老者对申屠雪摇摇头,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冷了下来,“原本只是想给你一个教训,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今天你必须死!”

    堂堂一个入道者,在林一凡这种普通人手中受了伤,这对老者来说,是奇耻大辱,唯有用林一凡的血,才能洗刷他的耻辱。

    “老头,早就告诉你了,这么大一把年纪不在家老实待着,你这把老骨头很有可能会被折腾散架的,现在知道了吧?”看到老者看向自己的阴狠眼神,看似一脸轻松的林一凡,精神紧绷到了极致。

    在他身后混战中的胖子那些人,终于将云飞和月风流的保镖全部放到,不过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都挂了彩。

    “林哥,你快走,我们拦住他。”胖子凑到林一凡身前,一脸凝重的说道。

    在看到老者挥手间就抓到林一凡的时候,胖子这些人已经猜到了林一凡不是对方的对手。

    这时候继续留下来,最后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白云冲和华沛相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凝重之色,在知道此时面对的老者不是普通人时,两人死保林一凡的心变得有些动摇起来。

    不过两人很清楚,即使他们现在表明态度不在插手林一凡的事,对方也不一定会放过他们,这让心生退意的两人,不得不继续站在林一凡这边。

    “林哥,你先走,只要你走了,他们不会将我们怎么样的。”白云冲也劝林一凡先离开。

    看到胖子几人看向自己的关心眼神,林一凡内心还是很感动的,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对几人轻松的一笑,“你们看我像是怕事的人吗?”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目光从林峰云飞,月风流和申屠雪一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脸色略显狰狞的老者身上,接着说道:“我今晚来这里只是想安静的参加这个酒会,因为一句话,所有人都开始针对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不死不足以平民愤。

    你们知道这些人为何这么做吗?是因为他们觉得我好欺负!

    还有这个老不死的,仗着自己是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身份,就想羞辱于我,我反抗,在他看来是找死,凭什么?”

    平淡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清晰的传到每个人耳中,这让众人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他说的没错,这件事的起因,只是因为一句话,一句无足轻重的玩笑话,之后才有了月风流和云飞站出来。

    这两人一方面是想巴结林峰,另一方面是想借林峰的手出掉林一凡,因为他们和林一凡有矛盾。

    再到后来的申屠雪,强势的为林峰出头,只因为林一凡看上去很好欺负,因为他带了一个入道者。

    而孙伯助纣为虐,不分青红皂白的想要羞辱林一凡,对方奋起反抗,伤到了他,这让孙伯感觉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极大的挑衅和羞辱,放话要杀林一凡。

    他们考虑过林一凡的感受吗?

    从始至终,林一凡都是被欺负的对象吧。

    弱者就应该被欺负吗?凭什么?

    第一次,林一凡在外人面前表现出了自己的愤怒和不满,他的声音虽然很平静,但平静声音中的那种怒火,傻子也能听得出来。

    “就凭我比你强!”老者不屑的冷笑一声,接着说道:“今天就算是你能将石头说开花,也必死!”

    作为入道者的孙伯,内心的骄傲岂是别人能懂的?

    不管是谁,敢挑衅他,不管他占不占道理,对方都必须要付出血的代价,才能平息他内心的怒火。

    “老不死的,就算你比我强,你敢动我吗?”林一凡冷哼一声。

    他的右手在怀中一探,手上多了一块婴儿巴掌大小的之色牌子,牌子上雕刻着一个‘天’字古篆字,在灯光下,这块紫色的牌子折射出淡紫色的光晕。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了,我是天正门的弟子,你敢动吗?”林一凡举着南宫昊之前给他的那块象征天正门弟子身份的牌子,冷眼看向老者问道。

    大厅内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中,众人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被林一凡拿在手中的牌子。都想知道这个铭牌,还有他口中的天正门弟子,代表着什么。

    孙伯在看到代表着天正门弟子身份的铭牌时,闪动着阴狠神色的瞳孔一阵极速收缩。

    不仅是孙伯,龙玉林峰和申屠雪在认出林一凡手中的身份铭牌时,脸色都是一变。

    他是天正门的弟子?

    以针入道的天正门,在隐世家族中,绝对是巨无霸一样的存在,这些人都没想到,林一凡竟然会是天正门的弟子。

    看到孙伯几人的表情变化,月风流和云飞心中都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让两人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

    “你们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就可以随意的羞辱我?我想知道,你们还觉得自己的身份真的比我高贵吗?”林一凡的目光从孙伯几人身上扫过,淡声问道。

    在南宫昊邀请他加入天正门的时候,林一凡很干脆的拒绝了,是因为他觉得靠自己,也又以针入道的一天。

    而此时,在孙伯的压迫下,他才知道,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至少在他没成长起来之前,可以真正定他生死的人太多了。

    “就算你是天正门的弟子又如何?”孙伯从最初的震惊中平静下来,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依旧闪动着不屑的神色。

    天正门在隐世家族中确实是巨无霸一样的存在,至少申屠家是不敢和天正门叫板的。但并不代表他就真的怕了天正门。

    他是入道者,即使在隐世家族中,那也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他不相信天正门会意外黑一个普通弟子,会将他怎么样。

    “孙伯。”申屠雪也在这时反应过来,看到老者还要对林一凡动手,下意识的叫住对方。

    孙伯是入道者,即使在这里杀了林一凡,天正门或许不会将他怎么样,但天正门为了面子,一定会找申屠家的麻烦。

    孤身一人的孙伯可以随便找个地方躲起来,但她申屠家不能,这让她有些后悔替林峰出头了。

    引起这场冲突的林峰,这会也无法在继续淡定了,深吸一口气的他在这时站了出来,“你和我的事,就此揭过,怎么样?”

    如果他知道林一凡是天正门的弟子,肯定不会让事情发展到此时的地步。他之所以想要教训林一凡,其实并不是疑问对方在背地里骂自己,而是在龙玉那里吃了憋,想要发下出来而已。

    此时,再知道自己想要发泄的对象,是他也不能轻易得罪的,即使知道自己此时is活出这句话会很丢脸,也不得不站出来。

    这件事是因他而起,所以也要由他来结束。

    “你觉得可能吗?”林一凡嗤笑一声。

    知道他的身份后,想到就此揭过了?

    如果不是南宫昊给他的这个身份铭牌,林峰灰度自己说这句话吗?

    欺软怕硬他不反对,但林峰默认申屠雪羞辱自己,林峰就已经站在了他的对立面。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将之前所做的所有事揭过去,换做是谁,都不会同意。

    欺人者,就要有被人欺的准备!

    “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悔过的机会。”林一凡脸上闪过一抹玩味的笑容,他说话时,目光在云飞和月风流两人身上扫过。

    如果不是这两人跳出来给自己拉仇恨,林峰也不会和自己起冲突,更不会有后面这些事的发生。

    这两人,他绝不会放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