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挑衅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不是废物!”胖子双拳再次紧握在一起,很认真的看向胡宵说道。

    似乎因愤怒,他的双拳再次紧握在一起,脸上的肥肉也在剧烈的抽动。

    这都能忍?

    林一凡看向胖子的眼神闪过一抹异色,以他对胖子的了解,虽然这家伙平时总是表现出一副没心没肺的逗比样子,但胖子内心的倨傲他还是能感受到的。

    而此时,胡宵对他的羞辱,就连作为旁观者的他都看不下去了,但胖子却哈自爱以为的忍让,那家伙究竟在顾忌什么?

    “你就是废物!”走到胖子身前的胡宵抬手指着胖子的脑袋,不屑的嗤笑一声,“如果不是你,月影会死吗?你告诉我,月影为你而死,你为她做了什么?

    除了苟且偷生的活着,你为月影做过一件事吗?像你这种只会连累月家的废物,哪来的勇气继续活着?”

    胡宵说道最后的身后猛然提高了声音,每一个字震荡在胖子耳旁,都像是一把尖刀刺进心口,让他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我……”胖子想要解释,但此时再多的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无力的松开紧握在一起的双手,胖子低下的脑袋,整个人的情绪看上去特别的失落。

    “你如果还是个男人,就不要像狗一样苟且偷生,有种就去给月影报仇,证明你自己不是废物!”看着胖子落寂的背影,胡宵再次咆哮一声。

    他语气中,充满了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眼神闪烁不定的林一凡,似乎明白了什么他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脸色略显狰狞的胡宵,快步向落寂的胖子追了上去。

    “胖子,需不需要我安慰你?”林一凡拍拍胖子的肩膀,笑着问道。

    “他说得对,我就是个废物。”胖子摇头苦笑一声,收起了脸上的落寂,又恢复了之前那种没心没肺的笑容。

    “或许你以前是废物,但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不会再是废物了。”林一凡用力的在胖子肩膀拍了一下,痛的胖子一阵龇牙咧嘴。

    “我自己都不相信,你这么看好我?”胖子嘿嘿一笑。

    有时候,很多话不需要说的太明白,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就像此时,林一凡简单的一句话,包含的意思让胖子很清楚的感受到了。

    胡宵出现羞辱胖子的这一段插曲,似乎很快被胖子忘在了脑后,走进酒店内的他看着大厅内无论身材还是脸蛋都很吸引人的女孩,双眼一阵放光,不停的对林一凡比划着。

    “你别光说啊,看好了就出手,一个大老爷们不会还害羞吧?”看到胖子一副猪哥的模样,林一凡开始怂恿他。

    胖子立马怂了,尴尬的一笑,“害羞倒不至于,不过以我这身材和长相,上去搭讪也没人搭理我啊。”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林一凡嘿嘿一笑,听上去是在鼓励胖子,其实就是想看看他出丑。

    胖子当然不会上当了,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他又不傻,在这种场合被女孩拒绝,可不仅仅是丢脸这么简单的,肯定会成为所有人取笑的对象。

    “看到那个没有,他就是隐世林家的弟子,林峰,五百年前说不定你们还是一家呢。”胖子指着被一群男女围住的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年轻人,将主题转移开。

    顺着胖子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林一凡看到被一群男女围住的林峰,虽然是在笑,但笑容中的倨傲再明显不过。

    “你不要告诉我,今晚的酒会就是特意为他准备的?”林一凡收回看向林峰的目光,轻笑一声。

    “他还不够资格,真正的主角还没出场呢,到时候你就知道今晚为何会有这么多人来参加酒会了。”胖子神秘的一笑。

    两人正小声交谈时,胡宵再次出现在了两人的身旁,与他同来的还有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

    “月痕,谁让你来的?”中年男子冷着脸看向胖子,沉声问道。

    “二叔。”胖子看向中年男子的眼神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似乎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神。

    深吸一口气,胖子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后,接着说道:“我陪朋友来的。”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目光从胖子身上移开,看向林一凡,再次开口的声音变得更冷,“因为你,月家已经丢尽了脸面,他带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到这里来,是还想丢月家的脸面?”

    我去!

    这老家伙对自己意见很大啊!

    第一次见面,林一凡自认为没招惹对方,老家伙竟然找他麻烦,以他的暴脾气,肯定不能忍。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胖子在这时开口了,“二叔,他是我朋友,不是不三不四的人。”

    虽然胖子对中年男子看上去很畏惧,但还是第一时间站出来替林一凡说话。

    今晚的酒会是他主动邀请林一凡来的,不管是谁想要羞辱对方,他都不能坐视不理。

    即使是一直对他不待见的二叔,也不行!

    “你是什么身份自己不知道,你的朋友能好到哪里去?赶紧给我滚回家,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中间男子脸色一沉,一点面子也不给胖子留。

    他这句话说的就有些过分了,让胖子的脸面也有些挂不住。

    “我怎么就丢人现眼了?”胖子梗着脖子,很气愤的顶撞了一句。

    “月痕,你怎么和长辈说话的?不要忘记当初如果不是月叔,你根本就没有机会站在这里。”胡宵冷哼一声,他说的每一个字,都让胖子无言以对。

    眼前浮现出三年前的那一幕,胖子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

    胡宵说的没错,如果不是他二叔月风流,或许他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月风流救过自己的命,羞辱他可以,但对方不能羞辱林一凡!

    更何况月风流救他,并不是出于同为月家人对自己的关心,一切都是为了利益。原本属于他的一切,他全部都送给了对方。

    现在回想起三年前发生的那件事,让胖子感觉和月风流有些脱不了关系。

    “胖子,你确定这老家伙是你二叔?我怎么感觉他就是个傻逼呢。”林一凡斜着眼看向月风流,轻飘飘向胖子问道。

    既然对方摆明了立场要做他的敌人,他又怎么可能会给对方留脸面呢?

    “你找死!”月风流楞了一下后,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一片森寒,闪动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敢当面骂他是傻逼,而且还是以胖子的身份,他如何能不怒?

    “你还没资格定我生死,在我还没生气之前赶紧滚。我这暴脾气要是发出来,后果很严重哦。”对于月风流的威胁,他才不会放在心上。

    “林哥,我们走。”了解林一凡脾气的胖子知道,对方并不是在看玩笑,如果月风流在威胁对方的恶化,林一凡还真有可能会直接动手。

    在胖子印象中,就没有林一凡不敢做的事。不管怎么说,月风流是他二叔,曾经救过自己的命。

    虽然很有可能是月风流自导自演的这一切,但没有证据之前,胖子还真不能抹杀对方所做的一切。

    “老东西,我给胖子面子,不和你计较,再敢对我嚣张,打的你爹妈都不认识你。”林一凡冷笑一声,丢下一句话就被胖子拉着离开。

    “不知死活的东西!”要不是在今晚这种场合,酒瓶林一凡最后那句话,月风流会毫不犹的让人当场弄死林一凡。

    身为月家家主的他,合适被人如此羞辱过?

    至于他先羞辱林一凡的事,却被他认为是理所当然,而林一凡反抗,就是在挑衅他。

    “月叔,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没必要因为他生气,林少已经到了,我们去打个招呼吧。”胡宵若有深意的扫了一眼林一凡的背影,给月风流找了一个台阶下。

    月风流冷哼一声,阴狠的扫了一眼林一凡的背影后,和胡宵一起向被人群为主的林峰走去。

    另一边,林一凡像个没事人似的笑着向胖子说道:“胖子,来这之前,我一直以为你很牛逼,不过现在看来,杀人都能跳出来欺负你啊,到底是啥情况?”

    林一凡以开玩笑的方式,向胖子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胖子脸色一僵,随后苦笑一声,“林哥,说来话长,今晚这种唱歌好也不适合我想你诉苦,等有时间我在讲给你听吧。”

    看到胖子不愿说,林一凡也没再继续问,很快将话题转移开,“今晚酒会的主角到底是谁?”

    他的目光再次从大厅内扫过的时候,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身影,这让他对今晚的主角变得更加好奇起来。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胖子神秘的一笑,接着说道:“林哥,如果你今晚能引起那位的主意,我敢保证,你以后在盛京走到哪里,都没人敢找你麻烦。”

    “真的假的?”林一凡一脸的不相信。

    这时,酒店门口传来一阵骚动,大厅内的众人都快速的向酒店门口跑去,就连被一群人围住的林峰,也跟在人群后面走了过去。

    “来了。”胖子脸上露出一抹激动的笑容,指着酒店门口的方向对林一凡喊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