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你比我差一点
    不仅是在场的众人,胖子也懵逼了。楞了一下的他下意识的看向林一凡,下一刻,他脸上的肥肉不住的抖动起来。

    “靠,竟然被这小子算计了。”看到林一凡脸上闪过的坏笑,他哪里不知道白云冲这时候站出来是什么意思,分明就是让他输掉今晚的赌局。

    一想到自己输了赌局,就要给对方当一年的手下,不仅是脸庞在抽动,整个身子这会都在剧烈的哆嗦。

    “白子,华子,你们俩好样的。”从白云冲和华沛看向自己的眼神,胖子知道今晚想要在这里废掉许晨,似乎不可能了。

    但让他认输,不甘心啊。眼神滴溜溜转动的他,似乎只剩下一个选择了。

    要不要欠那家伙一个人情,请他出手?

    胖子知道,只要自己开口,那个臭屁的家伙应该很乐意让自己欠他一个人情。废掉许晨对那家伙来说,也就是挥挥手的事,而且白云冲和华沛一个屁也不敢放。

    白云冲和华沛相视一眼,似乎都从胖子滴溜溜转动的眼神看出了什么,这让两人脸色一凝。

    “许总,这里没你设么事了,你可以走了。”白云冲生怕会出现变故,在胖子还没做出决定的时候,就准备先让许晨离开。

    以许晨的智商,何尝看不出来自己今晚的到来,就是被众人玩弄的一颗棋子。

    他很愤怒,但他同样知道,这时候不是自己愤怒的时候,就算背后靠着天正门,这时候也必须要先离开。

    连白云冲和华沛都没被放在眼中的胖子,想要用身后的靠山压住对方,似乎有点可笑。

    许晨甚至连一声招呼都没打,低着脑袋快速向外走去。

    丢面子总部把自己的命交代在这里,要强得多。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许晨,在什么时候边想什么态度,他比任何人都更会拿捏分寸。

    “等一下。”看到许晨要走,胖子顿时急眼了,急忙叫住对方。

    但许晨这时候那还会傻乎乎的留下来,几下不但没有任何的停顿,反而加快了脚步。

    十步,五步……

    再有一步就能走出大厅,许晨从未感觉如此的激动过,他快速抬起脚,再踏出最后一步的时候,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下意识的转头向身后看去。

    他看到脸庞不住抖动的胖子被白云冲和华沛拦住,这让他脸上闪过一抹得意之色。

    下一刻,许晨突然感觉身上传来一股反弹之力,让他脚下一个不稳,踉跄一下差点摔倒。

    一只有力的大手在这时抓住了即将摔倒在地上的他,许晨这会也看清了自己撞到的人是谁。

    一袭白色长袍,长发束在身后,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却给徐成一种高山仰止的错觉。

    以许晨的身份,能带给他压力的人不是没有,但眼前这个带给他如山压力的身影,也太过于年轻了吧?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撞到你的。”楞了一下的许晨,第一次主动开口道歉。

    “下次注意点。”年轻人淡声回了一句,随后一侧身让开,这让许晨紧绷的心长长松了一口气。

    “南宫昊,帮我废掉他,我欠你一个人情。”被白云冲两人拦住的胖子,在看到突然出现的白袍年轻人时,脸上闪过一抹喜色,急忙喊道。

    白云冲和华沛也都看到了来人是谁,在听到胖子喊出这句话的时候,两人都是脸色一变。

    如果对方真要是帮胖子的话,今天谁也保不住许晨。

    “胖子,你的人情和你去给别人做一年小弟比起来,我更愿意看你这一年怎么过。”南宫昊在这时突然一笑。

    胖子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后,一脸悲痛欲绝的表情,“你……以后别说我认识你们。”

    胖子心里那叫一个气呀,他还想着借这个机会,不但能拿到林一凡手上的东西,还能让那家伙当自己一年的手下,谁曾想,最后被阴的竟然是他自己。

    还有没有说理的地方?

    难道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楞了一下的许晨长长松了口气,急忙加快脚步离开酒店,再也不敢回头。

    “这家伙又是谁?看上去很牛逼的样子啊。”对于突然出现的南宫昊,林一凡顿时来了兴趣,笑呵呵的向于菲菲问道。

    “林哥,他是南宫昊,天正门的首席大弟子。”于菲菲深吸一口气,报出了南宫昊的身份。

    “啥子?”林一凡以为自己听错了,顿时提高声音,惊疑不定的看着于菲菲。

    你在逗我吧?

    他一眼就看出了胖子和南宫昊的关系不一般,胖子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许晨是天正门在江南省城的代言人?

    明知道对方的底细,偏偏还要和自己打这个赌,这不是自己找虐吗?

    林一凡可不相信胖子会这么蠢,在那家伙提出和自己打赌的时候,林一凡就知道胖子心思比在场的任何人都要多。

    试问这样一个人,又怎么可能回去做愚蠢的事?

    而且南宫昊的态度也很反常,不但没有因为有人要废掉天正门在省城的代言人偶遇任何的愤怒,反而还有种看好戏的心思。

    “林哥,菲菲说的是真的,南宫昊真的是天正门的首席大弟子,字不错许晨的身份,还接触不到他,自然不认识。”华引蝶替于菲菲解释了一句。

    两人在看到南宫昊出现的时候,表情都变的很不自然,似乎对突然出现的他很畏惧。

    不仅是这两女,白云冲和华沛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相视一眼的两人,同时向南宫昊打招呼,“南宫少爷,您怎么也来了?”

    南宫昊的目光从胖子身上扫过,并没有搭理白云冲和华沛,而是径直向林一凡走去。

    “认识一下,我叫南宫昊。”走到临沂发你身前的南宫昊,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主动对林一凡伸出手。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虽然不知道这家伙突然能主动毒自己丝毫是出于什么目的,林一凡还是笑着和对方握握手,“我叫林一凡。”

    站在一旁的于菲菲和华引蝶,此时看向林一凡的眼神都是一片震惊。

    一向以冷傲示人的南宫昊,竟然还有主动对人示好的一天,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她们都不相信。

    不仅是这两人,就连一脸蛋疼的胖子,以及白云冲两人,此时看向林一凡的眼神也都是一脸震惊。

    对南宫昊最了解的胖子,眼神快速的转动起来,看上去是在揣摩对方这么做的原因。

    其他人虽然不知道南宫昊的身份,但从白云冲几人看向对方不自然的眼神,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最后来的这个年轻人,似乎身份更加牛逼。

    白云冲和华沛都被无视了,两人连个屁都不敢放,而那个年轻人此时正主动和林一凡打招呼。

    这说明了什么?

    沈万里和省城周家被搞垮,一点都不冤!

    试问江南省能让白家和华家争先拉拢的人有几个,好像还真没有。

    林一凡不但让这两家极力的拉拢,比白家和华家更牛逼的存在,这会也跳出来主动向林一凡示好,这家伙是真的要逆天了。

    想到之前自己这些人对林一凡的各种嘲讽,再看看眼前的这一幕,在场的众人下意识的想到了刚刚离去的许晨,似乎自己这些人的下场吗,很有可能会比许晨更惨。

    尤其是刘畅,他刚刚可是叫嚣的最凶,说要废掉胖子和林一凡,从周围众人下意识的和他拉开距离就可以看出,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第一个要倒霉的就是这家伙了。

    这时候谁还敢和他靠近乎,万一被误会收到牵连,找谁说理去。

    像是就是这么常人,不光之前支持刘畅的人有多少,在看到对方即将要倒霉的时候,没落井下石,已经算是这些人有良心了。

    “你是天正门的大弟子?”和南宫昊握完手,林一凡笑着问道。

    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天正门究竟是干什么的,他还真不知道,不过听名字很牛逼,应该不简单。

    “对,说来我们也算是同行。”南宫昊神秘的一笑。

    在林一凡疑惑的眼神中,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手上突然多了一根细如发丝的银针,随着他手掌一颤,银针极速向林一凡右手手腕处刺去。

    如此近的距离下,换做其他人根本就反应不过来,但林一凡却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令人匪夷所思的动作。

    他并没有向普通人那样,出于身体的本能反应去躲开刺来的银针,而是手掌大张,向刺来的银针抓了过去。

    这个过程说来话长,其实也就发生在眨眼之间,就连距离林一凡两人最近的于菲菲和华引蝶,都没注意到林一凡和南宫昊的第一次较量。

    “果然是同行,不过你比我差一些。”林一凡笑着摊开手,细如发丝的银针在他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突兀的飞射而出,目标正是南宫昊的右手腕。

    南宫昊双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他并没有学者林一凡那样去张开手抓银针,而是轻轻一侧身躲开,飞出去的银针速度不减,无巧不巧的刺在了胖子的屁股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