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为所欲为
    ,!

    “你能代表他们?”华沛嗤笑一声,看向刘畅的眼神一片戏谑。

    这老家伙还是没弄清楚自己的身份,以为这样就有和自己叫板的资格了?

    “华少,刘总的意思就是我们的意思。”

    “对,刘总可以代表我们的意见。”

    不少人在这时候开口,都站在了刘畅这一边。华家这棵大树谁都想抱紧,但华沛此时表现出的态度,让在场的众人都不敢去抱了。

    有句老话叫打狗还要看主人,周家说白了就是华家在省城的看门狗,而那只看门狗被林一凡打残了,作为主人的华少来了,要是没有任何表示,谁敢做华家的狗?

    这是一个利益互换的社会,这些人想要抱紧华家这棵大树,是因为华家能给他们想要的东西,但当他们从华家身上看不到希望的时候,就没有人愿意在去攀附对方。

    他们此时要的就是华家的一个态度!

    “今晚的这个酒会,原本就是我和白少,特意为林先生举办的,你们确定要处置他?”华沛眼神一寒,目光从刘畅一众人身上扫过,淡声问道。

    “华少说的没错,你们确定要处置林先生?”穿着一身白西装的白云冲在这时走了进来,冷漠的眼神从在场的众人身上扫过,让众人都下意识的避开目光。

    今晚的酒会竟然是为林一凡而举办,而且是白家和华家特意为他举办的,这个世界肿么了?

    白家和华家在江南省的代言人是被领域覅搞掉的,左右人都以为两家来人,一是要重新划分江南省的实力,另一方面是要狠狠的教训林一凡。

    当所有人都没想到,白家和华家不但没有要为难林一凡的意思,似乎都在极力的拉拢对方。

    他们想不明白,林一凡究竟有什么,治的这两家连脸面都不要,特意跑来大张旗鼓的拉拢他?

    人群中的许晨,此时的脸色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他这会终于明白了李睿说的不该来是什么意思了。

    华家和白家特意为林一凡举办这个机会,还将省城的这些大佬都叫来,想做什么,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出来。

    而他儿子许志才敢得罪林一凡,他这时候出现在特意为林一凡举办的酒会上,他肯定要被白家和华家拉出来吊打一顿,用来讨好林一凡。

    脑中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许晨下意识的向后退了几步,看到众人的注意力都没在自己身上,他不着痕迹的向酒店门口退去。

    再猜到了白家和华家的意思后,他肯定不会傻乎乎的继续留下来,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许晨的做法是对的,不过他还是低估了白家和华家想要拉拢林一凡的决心。他这边刚退到酒店门口,就被白云冲带来的两个保镖给推了回来。

    “许总,酒会还没开始,这么着急走干什么?”白云冲看向脸色阴沉的许晨,淡笑一声。

    “白少,我突然想起还有些事需要我去处理,不好意思,我要先回去了。”许晨沉默了几秒种后,淡声回了一句。

    “再着急的事,也没有林先生的事重要吧。”白云冲嗤笑一声。

    今晚就是要拿这老东西拉近和林一凡的关系,怎么可能会让他走呢?

    林一凡这会总算是看出来了,于菲菲和华引蝶一直说的今晚酒会是为他举办的是什么意思了。

    这两家这么大费周章的讨好自己,是为了那个东西吗?

    不用问也知道,于菲菲和华引蝶找上自己,也是白家和华家的安排。

    至于突然出现的这个胖子,看对方的身份,似乎和华沛不相上下,会是哪个家族的?

    难道也是为了自己手上的东西而来?

    想不明白的问题,林一凡一贯的作风就是不去想。既然这两家想要用这种话方式讨好他,他也不太好拒绝。

    正愁着不知道该怎么在省城站稳脚跟呢,送上门的好处不拿白不拿!

    “林先生,他就是许志的父亲许晨,您应该有不少话要和他说吧?”白云冲和上次见到林一凡的态度截然相反,很友善的笑着说道。

    “其实,我和他还真没啥好说的。不过有句老话叫父债子偿,反过来说子债父偿也是应该的吧。”林一凡笑呵呵的看向白云冲。

    他说着,目光在许晨身上来回扫视,看的对方浑身都不自在,忍不住说道:“许志已经被你弄进去了,你还想干什么?”

    许志被抓后他才知道自己那个很优秀的儿子,是因为什么被弄进去的,此时听到林一凡的话,他知道对方这是准备借着许志的事,想要对自己发难。

    只是林一凡的话,许晨肯定不会讲对方看在眼中。但白云冲和华沛此时的态度,明显是要帮林一凡,收拾自己。

    他很想硬气,但这会真心硬气不起来,再次开口的声音也软了下来。

    不仅是许晨,在场的省城大佬,这会整颗心都变得忐忑不安起来。

    他们之前对林一凡可是都流露出了很强的敌意,此时突然得知,他们想要抱上的两棵大树,是为讨好对方而来,可想而知,众人此时的内心,像是有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谁也没想到,在滨海市搞出那么大动静的林一凡,这才刚到省城,接着就要逆天。

    “你这句话问的很有意思啊,是不是我只能等着别人来欺负我,我才能反击?”林一凡看向脸色阴沉的许晨,嗤笑一声。

    好端端的来参加个电影发布会,刚到这就被人阴了,换做是谁,都不可能会让这件事这么简单的揭过去。

    许晨倒好,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把这事揭过去,当他是好欺负的?

    “你想要什么,说吧。”徐晨也知道,有白云冲和华沛在这里办对方陈瑶,他要是不大出血,这事还真不好解决。

    早知道今晚的酒会是白家和华家特意讨好林一凡的,打死他都不回来。

    但这时候即使在后悔也没用,不仅是他,在场的众人都知道,今晚过后,林一凡的名字是要响遍省城了。

    “我想要你儿子的命,你给吗?”林一凡嗤笑一声。

    都啥时候了,老东西还想装硬气,可笑啊!

    “你……”许晨被气的浑身哆嗦,不过还是压住了心中即将爆开的火气,忍气吞声的说道“我可以给你许氏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作为补偿。”

    百分之五的股份听上去不多,但许氏集团的市值可是近百亿,百分之五换算下来,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如果不是白云冲和华沛同时表现出对林一凡的讨好,许晨说什么也是不会给林一凡一毛钱的补偿。

    华家和白家虽然不是他能招惹的,但他身后的实力也不是白家和华家能任意羞辱的。

    说来说去,还是他自己儿子不争气,被林一凡抓住了把柄,这怪不得别人。

    理亏的他,只能打落牙齿自己往肚里咽。

    许晨以为自己拿出百分之五的股份,已经算是做出了天大的让步,但林一凡却不满意。

    “许总,你这是打发叫花子呢?你儿子的命就值许氏集团百分之五的价钱?是你自己傻,还是把我当傻子?”林一凡轻笑一声,看向许晨的眼神闪过玩味的冷笑。

    有机会狠狠的敲诈对方一顿,他可不会心慈手软,要知道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许总,你真想和林先生化解这个矛盾,我最好还是拿出足够的诚意来。”一直没开口的胖子这会顿时来了精神,唾沫横飞的开始替林一凡出价。

    那逗比的表情看上去,就让人忍不住想笑。不过这会还真没人敢笑的出来。

    这些人算是看出来了,今晚的酒会,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让林一凡在这里大出风头,将在场不顺眼的人都狠狠的踩上一脚。

    胖子提出的条件,在林一凡看来不算过分,就是要许氏集团一半的股份,但许晨却被惹恼了,“给他许氏集团一半的股份,你问他敢要吗?”

    “有啥不敢要的,就算全部给林兄弟,他也敢要。”胖子理所当然的回了一句。

    他说完,凑到林一凡身前,笑着说道:“林兄弟,这老家伙背后是天正门,据说很牛逼的存在,你怕不怕?不怕的话就要他一半的股份。”

    天正门?那是什么鬼?

    林一凡一愣,一脸狐疑的看着胖子问道:“天正门有多牛逼?”

    他并不是怕事的人,但很多时候,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能不惹得话,还是尽量不要去惹。

    白云冲和华沛这么热心的帮他找许晨的麻烦,估计也没安什么好心。

    “至少白家和华家,不敢正面和对方硬怼,就问你怕不怕?”胖子嘿嘿一笑,脸上的肥肉一阵颤动。

    “真的假的?”林一凡撇撇嘴,看上去不怎么相信的样子。其实他内心却对胖子的话提高了警惕心。

    “林先生,别听他乱说,我白家还真不怕那个天正门,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今晚你就是这里的主角,可以为所欲为。”白云冲眉头跳动几下,扫了一眼胖子后,看向林一凡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