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怎么变大了
    盛京,冷清的长安街,错落有序的四合院分立在街道两旁,和周围林立的高楼大厦,以及热闹的街道比起来,这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些不起眼的四合院,随便走出来一人,都是盛京绝大多数人需要仰望的存在。

    能住在这条街上的人,无一不是跺跺脚就能让盛京城颤三颤的大人物。

    长安街右侧最大的一座四合院,普通的院门上方挂着一块不起眼的牌匾,牌匾上只有单调的‘白府’两个大字。

    这座四合院,是盛京城无数人挤破脑袋想要进去,却永远没有机会进去的地方。

    “你们怎么看?”正堂大厅内,端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子,平静的目光从大厅内几个男女身上扫过,淡声问道。

    男子是白家现任家主,叫白无尽,看上去像个儒雅的书生,不过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儒雅只对朋友和亲人才会流露,他的敌人,永远见不到他儒雅的一面。

    “爸,我见过他。”坐在最下首的年轻人看向白无尽,轻声说道。

    如果林一凡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认出开口说话的年轻人,正是接走白蔷薇的白云冲。

    “他怎么样?”白无尽眉头一挑,看向白云冲淡声问道。

    带汤内其他人的注意力此时都落在了白云冲身上,眼神灼灼的盯着他。

    “无法无天。”白云冲认真的想了一下,给出了一个评价。

    无法无天?有意思的年轻人。

    白无尽儒雅的脸庞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能让白云冲给出这个评价的人,那小子是第一个。

    “云冲,有没有把握让那小子为我白家所用?”坐在坐下首的黑脸男子看向白云冲,沉声问道。

    黑脸男子是白无尽的胞弟白飞,掌管白家在国外的产业,这次匆忙回国,是为‘禁方’药的解药配方而来。

    白云冲认真想了好一会,对眼神灼灼盯着自己的白家长辈摇摇头,“最多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如果有蔷薇配合的话,也只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

    虽然他只和林一凡见过一面,但从对方再知道他的身份,还敢无视他的态度可以看出,林一凡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吃软不吃硬的人,这种人最难掌控,谁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会犯二。

    白飞看了一眼白无尽,看到对方没有开口的意思,他看向白云冲沉声说道:“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机会,也要尝试一下,你现在带着轻微立刻动身,去滨海市。”

    ‘禁方’药解药的配方,不管花费多大的代价,一定要拿到手!

    这是白家所有人心中的想法,但他们知道,想要拿到解药配方,很难。

    能让白家看重的东西,盛京的其他家族岂能不重视?

    尤其是和白家一直不对付的华家,还有周旋在两家之间的姑苏家,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或许‘禁方’药解药的出现,将会是他们三大家族从暗斗到明斗的导火索。

    “二叔,我觉得这事最好从长计议,贸然去接触那小子,说不定会适得其反。”白云冲眉头跳动几下,犹豫了几次后,看向白飞说道。

    “云冲说的对,这件事关系重大,不能有丝毫的马虎。”白云冲的小姑白嫣很认同的点点头。

    “事不宜迟,去晚了的话,说不定配方被华家和姑苏家拿走了,不能在等了,最好现在就去接触那小子,非常时期可以用非常手段,无论如何,一定要拿到解药配方。”白云冲的三叔白昌比较赞同白飞的建议。

    白云冲的眉头微皱在一起,并美哦与因为白飞和白昌是他长辈,就对两人言听计从,说出了自己的担心,明显是反对两人的建议。

    白嫣依旧站在白云冲这边,几人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豆浆目光看向了一直没开口的白无尽。

    “解药配方固然重要,但蔷薇这时候不能离开盛京城。”白无尽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沉思片刻后,脸上闪过一抹神秘的笑容:“小妹,菲菲好像还没有男朋友吧?”

    白嫣一愣,随后明白了白无尽的意思,她脸上闪过一抹挣扎,最后点点头,“菲菲暂时还没有男朋友,不过那丫头的眼界有点高,让她去不太合适吧?”

    虽然白嫣已经出嫁,但她毕竟是白家的人,而且她夫家也是仰仗着白家,才能在盛京城站稳脚跟,白家用得着她的地方,白嫣必须要全力以赴的去做好。

    不过身为人母的她,又怎么忍心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去帮白家,但白无尽坚持的话,她没得选。

    “白家的子孙,哪个眼界不够高?这些都是小问题,你回去和菲菲聊聊,我相信菲菲那丫头知道该怎么做。”白无尽笑着对白嫣摆摆手,对这件事算是做了最后的拍板。

    同样的一幕,发生在长安街的另一座四合院内。

    &nbs

    p; 和白家并称为盛京城第一豪门的华家正堂大厅内,华家家主华易在处理这件事的态度上,和白无尽的做法几乎雷同,华家嫡系子孙华引蝶,在两个保镖的陪同下,飞往江南省城。

    被华夏两大豪门家主都惦记上的林一凡,这会正躺在舒适的大床上做着春梦。

    “怎么变大了?”闭着眼睛的他双手抓着两团弹性十足的饱满,砸吧着嘴巴呢喃着。

    这混蛋!

    肯定又在想别人!

    被林一凡一双魔抓抓的浑身无力的顾云兮,二胖响起林一凡呢喃声时,羞红的俏脸闪过一抹不满的表情。

    第一次抓自己的这对饱满,就能试出饱满?开什么国际玩笑,她猜测肯定是这混蛋将自己的饱满和别的女人在做比较,才会说出变大的梦话。

    “去死吧,混蛋!”顾云兮撅起性感的红唇,一脚将睡梦中的林一凡踹了下去。

    昨晚一瓶酒下肚喝大了的林一凡,摔在地上时一下子从梦中惊醒过来,“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

    看着房间中熟悉的摆设,他用力的挠着头,似乎在回忆睡觉前发生了什么。

    “臭流氓,你是不是提上裤子不准备认账了?”看到林一凡脸上闪动的疑惑表情,演技可以媲美影后的顾云兮酥胸半露,红着一双眼,委屈的看着林一凡哽咽道。

    额……

    “这是神马情况?”林一凡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只穿了一条短裤,在看看顾云兮一副受了天大委屈的表情,还有那妞脖颈上很清晰的牙齿印,他顿时慌了。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不用去问他也知道,顾云兮白嫩脖颈上的牙齿印,绝壁是他的,比真金还真。

    这妞真被我吃了?

    脑中冒出这个年头的他一下从地上窜了起来,“云兮,昨晚我和你真的那啥了?”

    看到林一凡紧张的不要不要的表情,顾云兮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极力憋住笑的她幽怨的扫了一眼对方,“我知道你不想认账,你走吧。”

    靠!

    没说不认账啊,但你也要先让我弄清楚,是不是真的那啥了,这可是自己的第一次,不明不白的就这么没了,这不是要亏死。

    “云兮,我又没说不认账,主要是我昨晚喝多了,之后发生了什么都不记得了,你能不能说说?”林一凡尴尬的笑着,心情却是苦逼的。

    说你个大头鬼!实话实话的话,岂不是没有以后了?不说实话,万一到时候让这混蛋知道了,因为自己欺骗他生气,那就更不好了。

    事实上林一凡昨晚喝多后,确实和顾云兮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

    镜头回放一下,事情的经过是这样滴。

    林一凡摔倒在沙发上后,顾仲父女俩相视一笑,很默契的将睡得像死猪的他抬进了顾云兮的房间,之后顾仲就快速离开。

    顾云兮折腾了好一会才帮林一凡脱掉衣服,刚准备帮他擦一下身子,谁知道这家伙突然张口就喷,一滴不剩的全喷到了顾云兮身上。

    哭笑不得顾云兮暴揍了林一凡一顿,当然下手还是很有分寸的,之后就跑进洗漱间冲洗,被尿憋醒的林一凡摇摇晃晃的闯了进去。

    虽然他的意识不清醒,但血气方刚的他处于身体本能的反应,上去抱住顾云兮就开始啃,早就做好了准备的顾云兮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就软在了他怀中。

    一切都是剧本的剧情,正常发展下去,顾云兮肯定就是林一凡的第一个女人了,谁知道关键时刻,这家伙又开始狂喷起来。

    之后……

    哪还有什么之后,大吐特吐一番的林一凡倒在洗漱间打起了呼噜,气的顾云兮差点把这家伙的那啥给咔嚓掉。

    帮林一凡冲洗完,在费力的将他弄上床,用了足足两个小时,这一宿顾云兮都没敢睡,生怕这家伙在喷。

    之后就是林一凡说梦话,被顾云兮踹下床的这一幕了。

    要说她俩什么都没发生,被林一凡抱着啃了半天的顾云兮,岂不是亏死?

    严格意义上说没发生啥,也能说得过去。

    当然,事情的真实经过,顾云兮肯定不会告诉林一凡,谁让这家伙折腾的自己一夜都没睡,而且那家伙确实也占自己便宜了。

    “你走吧,我什么都不想说。”红着双眼的顾云兮说话时,双手有意无意的在脖颈上清晰的牙印上摸来摸去,那表情别提有多委屈了。

    靠!

    这时候走,以后还敢说自己是爷们吗?

    作者云端说:还差六朵鲜花到五十,提前把加更的发出来,兄弟姐妹们,有鲜花的记得投给本书,你们的支持就是云端的动力,再次拜谢所有支持本书的兄弟姐妹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