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隐藏的够深
    ,精彩小说免费!

    “你竟然敢杀人?”最先反应过来的张振东,看向王灿的眼神一片森寒。

    他说话时大手一挥,几个手下快速将王灿围在中间,这些人看向王灿的眼神都是一片冷漠。

    其他人也在这时反应过来,谁也没想到,王灿会突然动刀子。

    在自家老子的追悼会上,你特么的带着刀子是啥意思?

    脸色平静的周二爷和万峰,这会终于有了表情变化,从两人闪烁不定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们也没料到王灿出手会这么狠辣。

    人群中,顾仲微皱着眉头看向林一凡,小声问道:“你让他这么做的?”

    双眼微眯的林一凡摇摇头,“我们都被这小子耍了。”

    在看到王灿偷偷将那种药液注入到沈浩体内的时候,林一凡知道看似和之前没什么变化的王灿,其实早就不是之前那个听话的人了。

    王灿无视了围住自己的几个男子,擦拭掉匕首上的血水,猛然抬头看向脸色阴沉的张振东,淡声问道:“他不该死吗?”

    平静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饶是张振东此时迎上王灿阴冷的眼神,也感觉浑身的不自在。

    大厅内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中,大厅内众人再次看向王灿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张叔叔,你作为我爸生前最好的朋友,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王灿沉默了几秒钟后,淡声问道。

    “今天是沈兄的追悼会。”眼神闪烁不定的张振东,淡声回了一句。

    他质问王灿的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在沈浩倒下的时候,不管眼前这个人是谁,对方只剩下了一个身份,沈万里的儿子沈浩。

    不管他承不承认,这个结局已经注定,谁也无法改变。

    “如果张叔叔是来参加我爸的追悼会,我欢迎。”沈浩说完,推开挡在身前的男子,转身向摆放在大厅正中的灵棺走去。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但众人都知道后面没说的话,是何意。

    沈浩的死,就是最好的证明,谁敢捣乱,那就是下场!

    眼神闪烁不定的张振东冷静下来后,整个人变得平静下来,他带着张欢走到沈万里的遗像前深深三鞠躬,,随后退到了一旁。

    “这小子究竟想干什么?”眉头紧皱的顾仲,再次看向林一凡问道。

    林一凡脸上闪过一抹神秘的笑容,突然问道:“顾总,你知不知道王世文最近在干什么?”

    自从周一天上次传出被林一凡杀掉的消息后,王世文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得,从未在露过面,林一凡这会突然提起对方,让顾仲心中一紧。

    难道王灿的反常,和王世文有关?

    要知道王灿可是王世文的私生子,虽然王灿一直想要干掉对方接手王家的产业,但这父子俩是不是在演戏,谁也不知道。

    “你是说王世文在利用我们?”顾仲看向林一凡,凝声问道。

    “是不是那个老东西在背后捣乱,很快就知道了。”林一凡也只是猜测,并不能百分百确定王灿的反常,和王世文有关。

    但除了王世文,林一凡想不出还有谁能让王灿不惜冒着得罪自己的风险,做出反常的事。

    随着追悼会主持人沉长的悼文结束,沈万里的追悼会接近了尾声,王灿在这时站了出来,对着大厅内的众人深深一鞠躬,“再次感谢各位能来参加我爸的追悼会。”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后,话锋一转:“我之前说过,我爸生前没完成的心愿,我会竭尽全力的帮他完成,现在,我就要帮我爸完成他的第一个心愿。”

    “这小子想干什么?”

    “年轻人总是容易冲动,他真以为动下刀子杀了一个人,就吓住我们了?”

    听到王灿话语中的不善语气,在场众人的议论声再次响起,都是对王灿的自大很是不屑。

    “你,滚出来!”王灿指向脸色平静的周二爷,冷声说道。

    “靠!这小子一定是疯了!”

    “沈万里在的时候,也不敢直接找省城周家的麻烦,谁给他的勇气,敢叫板周家?”

    看到王灿要对省城周家的周二爷发难,所有人都觉得这小子疯了。

    周二爷也没想到,王灿竟然会主动找他麻烦,愣了一下的他,脸色一沉,“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他可是省城周家的周二爷,他没还没对王灿发难,这小子竟然主动找上了自己,简直是不知死活!

    “周二爷,我爸的死,是不是你们周家所为?”王灿冷眼看向周二爷,大声问道。

    好一顶大帽子!

    沈万里的死和周家还真没关系,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王灿咄咄逼人的态度让周二爷感觉受到了很大的羞辱,不屑于解释。

    他冷哼一声,“周家做任何事,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强势、霸道,是省城周家能一直屹立不倒的底气,周二爷无论走到哪里,代表的都是周家的形象,这时候,他又怎么可能弱了周家的气势。

    明知道是黑锅,为了周家的颜面,周二爷背了下来。

    “好一个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王灿冷笑一声,看向在场的众人。

    “各位叔叔伯伯都听到了,我爸是周家的人杀的,从现在起,我与周家不死不休!”王灿一字一顿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在场的每一个是傻子,他们从王灿的话语中听出了别的意思,这家伙是要拉着自己这些人一起和周家对着干啊。

    “沈少,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沈少,我也有事……”

    听出了王灿的意思,不少人走准备闪身走人,沈万里都奈何不了的省城周家,傻子才相信王灿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能应付的来。

    这时候再不走,岂不是要受到牵连。

    看着一个个想要离去的身影,王灿角嘴闪过一抹不屑的冷笑。

    来都来了,想走?问过我意见吗!

    “在你们踏进大厅的时候,相机就记录下了你们的身影,明天的报纸头版头条将会出现你们每一个人的身影,就算你们现在走,周家就会放过你们吗?”王灿笑的很阴险,平淡的声音让快要走出大厅的众人都是脚步一顿。

    麻痹的!竟然被这小子阴了!

    谁也没曾想到,只是来参加一个追悼会,还会被算计上。但这时候就算是后悔,也没用了。

    “沈浩,你究竟想干什么?”一个大腹便便的男子看向王灿,一脸气愤的问道。

    其他人虽然没开口,但从这些人看向王灿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们内心对王灿的火气,并不比开口说话的男子少。

    “给我爸报仇。”王灿淡声回了一句。

    他说完,抬步向周二爷走去,“周二爷,周家欠我爸的,我就先从你身上收些利息。”

    话落,泛着寒芒的匕首再次出现在他手上,这让周二爷脸色一沉。

    “小子,就凭你也想要我的命?你配吗?”周二爷不屑的冷哼一声,看向一步步走来的王灿,眼神中满是嘲讽。

    无需周二爷吩咐,他带来的几个保镖身子一闪挡在了他身前,每个人手中此时都多了一把匕首。

    万峰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人群中的林一凡,不着痕迹的向后退了几部,拉开了和周二爷的距离。

    “要不要阻止他?”顾仲看向林一凡,凝声问道。

    在他的计划中,今天是要借沈万里追悼会的机会,给周家拉仇恨的,王灿这么一搞,之前制定的计划,还有个屁用?

    “为什么要阻止?他想给自己拉仇恨,自然有人会替他顶着,我们看戏就好了。”林一凡轻松的一笑,一点也没有因为王灿的乱来而生气。

    “林一凡,这是你的安排?”万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林一凡身后,突然问了一句。

    林一凡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你心中已经又答案了,我说不说有什么区别吗?”

    很多时候,解释就等于掩饰,万峰问出的这个问题,无论林一凡怎么回答,万峰都会反着去想,他干脆不回答,就让对方自己去猜测。

    “很好,我又败给你一局。”万峰不是傻子,在王灿突然杀了沈浩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被林一凡算计了。

    就像王灿说的,明天的报纸头版头条出现自己这些人的身影时,周二爷的死肯定会被周家算到在场的每一个人身上。

    林一边,一步步想周二爷走去的王灿,看向拦在身前几个保镖的眼神,闪过一抹嗤笑:“让开,或者死!”

    “小子,你太自大了。”其中一个黑脸保镖被王灿的话气的浑身哆嗦,冷哼一声后挥着匕首向王灿身上刺去。

    王灿像是没看到对方刺来的匕首,仍是不紧不慢的向前走去,就在黑脸男子手中的匕首快要刺中他心口的时候,他握着匕首的右手急速的挥动了一下。

    “叮叮……”

    大厅内响起一连窜金铁交鸣的碰撞声,伴随着黑脸男子的一声惨叫。

    除了林一凡和万峰,没有人看清黑脸男子手中的匕首,为何会擦进了自己的心口。

    “隐藏的果然够深!”林一凡再次看向王灿的眼神变得凝重起来,在心中低语一句后,他看向顾仲,压低声音说道:“顾总,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一定要跟紧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