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怕自己牵连她?
    ,精彩小说免费!

    楞了一下的赵岚,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一片复杂,沉默了几秒钟的她点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

    不管怎么说,她的命是林一凡救得,沈万里也的确该死!

    看到赵岚一点就透,林一凡这才松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轻松起来,“赵警官,以后升官加职了,可别忘了你的功劳,是我送你的哦。”

    林一凡对赵岚嘿嘿一笑,将手机递给对方,让她叫自己的同事来善后。

    做事雷厉风行的赵岚也没废话,直接将电话打到了赵有才那里,毕竟沈万里的身份比较特殊,她要提前让赵有才有个心理准备。

    挂掉电话没等太久,也就十多分钟的样子,隐约听到外面传来的基础警笛声,林一凡笑着对赵岚摆摆手,带着碧青和碧云快速消失。

    至于赵岚怎么去善后,那就不是林一凡需要考虑的。

    “林先生,阿姐怎么样了?”离开废弃工厂后,碧青犹豫了好几次后,看向临沂发能到。

    在碧瑶去救林一凡的时候,碧青就再也没见过对方,此时安全下来了,忍不住就想知道自己阿姐的下落。

    “碧瑶没事,她回南疆去办点事,叫你们暂时先留在这里,应该很快就会回来。”林一凡笑笑,并没有对碧青两人说南疆发生的那些事。

    碧青两人的身子现在还很虚弱,他是怕将南疆的事告诉两人,两人会受不了这个刺激,真要是再出现什么意外,那就不好了。

    碧青和碧云相视一眼,两人都没在开口,安静的坐在车内,至于林一凡要带她们去哪里,两人似乎一点都不关心。

    半小时后,车子再次停在市立二院。

    从车上下来的林一凡带着碧青两人出现在唐倩的病房,推门而入,并没有看到秦秋水的身影。

    “林一凡,你怎么来了?”眼神有些呆滞,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唐倩看到林一凡的身影时楞了一下,随后下意识的问道。

    当她的目光落在站在林一凡身后的碧青两人身上时。唐倩的情绪似乎变得有些不稳定,呼吸变得很是急促。

    要坏事!

    林一凡知道唐倩应该是看到碧青两人,又勾起了她暂时忘记的那些阴影,精神处在崩溃的边缘。

    他一个箭步冲到唐倩病床前,双手很轻柔的在她脑袋上轻轻颤动着,再次开口的声音变得很轻柔:“碧青她们的病已经好了,她们是来看你的,你也要好起来,明白吗?”

    事实上却是向临沂发你猜测的那样,唐倩在看到碧青两人的时候,眼前下意识的浮现出当日的画面,不过在林一凡的双手按住她脑袋,还有轻柔的声音飘荡在耳旁时,唐倩险些失控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下来。

    在林一凡的轻声安慰下,唐倩的情绪完全的平静下来,这才让林一凡长长松了一口气,随后拿出解药,“唐倩,喝了这个,你的病就彻底好了。”

    唐倩很乖巧的点点头,精神正常的她对林一凡有一种莫名的信任,不管对方说什么,她都相信。

    服下解药后,唐倩的精神明显要比之前好很多,话也比之前多了起来,尤其是确认碧青两人的病都好了,她脸上终于露出那种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

    在和唐倩的闲聊中得知,自己离开医院没多久,来了两个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和秦秋水签了几个合同后,秦秋水随着两人一同离开。

    听到这个消息的林一凡有些疑惑,秦秋水神神秘秘的究竟在做什么?

    不行,要去看看。

    想到这里,林一凡交代了碧青两人几句,让两人留在医院陪唐倩,他走出病房后拨通了秦秋水的电话。

    “什么事?”秦秋水的声音很冷漠,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意。

    “秦总,你在哪里了?”林一凡拦住一辆出租车,轻声问道。

    “在公司。”秦秋水简短的回了一句,之后就没了动静。

    “我去找你。”林一凡说完挂掉电话,对出租车司机报出了华盛集团的机智。

    再去公司的路上,林一凡的表情一片凝重,秦秋水的反常就像是一根刺扎在他心中,想要拔出来,却找不到任何办法。

    尤其是秦秋水拒绝自己帮他治病的事,到现在他都没想出一个能说服对方的理由。

    半小时后,林一凡出现在秦秋水的办公室,他的目光从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中年安男子身上扫过,双眼中闪过一抹异色,“你们是谁?”

    “他们是我的合作伙伴,你找我什么事?”秦秋水替两个男子回答了林一凡的问题。

    她看向林一凡的眼神很平静,但那种平静就像是在看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秦总,你们先聊,等你忙完再说吧。”林一凡不知道突然冒出来的这两个男子和秦秋水谈的什么合作,但从两人身上散发出的气场可以感受到,这两人的身份不简单。

    秦秋水扫了一眼林一凡,没在说什么,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中年男子,“我这边安排一下,最多一周,就可以去省城。”

    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点点头,“可以,一周后我们会在省城安排一场新闻发布会,对外宣布秦总执掌程科集团的消息。”

    另一个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的中年男子也在这时点点头,“秦总,你这边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尽管开口就好。”

    秦秋水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这两个男子同时起身告辞,从始至终,一直将林一凡当做空气,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看着两个男子消失的背影,林一凡的没有紧皱在一起,看向秦秋水问道:“秦总,你准备去省城?华盛集团这边怎么办?”

    从秦秋水和那两个男子简短的对话中,林一凡听到了很大的信息量。

    “这边我会交给唐倩来打理的,你找我就是这事?”秦秋水直勾勾的看着林一凡问道。

    对于突然变得反复无常的秦秋水,林一凡捉摸不定她的心思,他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秦总,我来找你,还是和你谈一下给你治病的事。”

    秦秋水脸上闪过一抹林一凡从未见过的嗤笑表情,“我的病我自己知道,暂时还死不了。你还是先处理好你自己的事吧。”

    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脸上似乎闪过一抹挣扎之色,随后接着说道:“省城周家背后是盛京华家,如果你处理不好和周家的关系,希望你不要再来找我,我不想再被受到牵连。”

    怕自己牵连她?

    林一凡再次看向秦秋水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根本不认识的陌生人。

    她竟然说自己会牵连到她!

    那眼神和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这让林一凡的心莫名的痛了一下。

    这种感觉第一次出现在林一凡身上,她不知道这叫不叫伤心,但他知道,在自己没出好和周家的事之前,确实不应该在在和秦秋水有过多的交际了。

    “我知道了。”林一凡重重的点点头,从怀中取出一个一尺多长的锦盒放到秦秋水的办公桌上。

    “文火熬炖四十分钟,每天服用一碗,你在睡觉的时候,就不会冷了。”他说完,深深的看了脸色冷漠的秦秋水一眼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锦盒内是他从南疆带回来的至阳之物,火鲮果!

    秦秋水愿意配合他治疗的话,这一刻火鲮果就能彻底治愈她体内的阴煞之气。但秦秋水不需要他资料,林一凡只好留下火鲮果,让她用最蠢笨的方法先压制住阴气。

    就像是秦秋水说的那样,自己的麻烦不解决,就算是治好了她的病,同样的也会给她带来麻烦,让她受到牵连、

    至于秦秋水和刚刚离开的那两个中年男子谈的什么合作,他就算是知道了,能帮上什么忙?

    看着林一凡消失的背影,还有慢慢闭合的房门,脸色冷漠的秦秋水突然伏在了办公说上,轻微的抽泣声在寂静的办公室,像是放大了无数倍。

    “我也不想这样,但我不这样做,周家和周家背后的靠山华家,一定不会放过你……”双肩不停耸动的秦秋水,伏在办公桌上呢喃着。

    几分钟后,用这种方式发泄了一通的秦秋水再次抬起头的时候,脸色又恢复了之前的那种冷漠,挂在脸颊上的晶莹泪珠,在灯光下,折射出另类的凄美。

    “你一定要好好的,我也会好好的。”秦秋水看向紧闭的房门,低语一句后,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如果林一凡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将她拥进怀中安慰一番,可惜林一凡并不知道他离开后,秦秋水的变化。

    走出华盛集团的林一凡吐出一口浊气,眼神变得犀利起来,“省城周家,你们很快就会知道得罪我,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

    看了一眼身后的大厦,林一凡拦住一辆出租车,向顾家庄园赶去。

    这次从南疆回来后最紧要的几件事都算是解决了,也是他开始反击的时候。

    周家,张振东,万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