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 原来如此!
    ,精彩小说免费!

    “这就是苗疆的禁地?”

    迎面扑来的灼热气息让林一凡身子一顿,他的目光落在翻滚不息的岩浆池中,双眼中满是震惊之色。

    不过几秒钟,汗水想雨点般从额头滑落而下,衣服瞬间被汗水打湿。

    “林一凡,你,你怎么进来了?”奔跑中的顾云兮看到突然从石门外走进来的林一凡,她慌乱无助的俏脸上闪过一抹喜色,轻呼一声。

    呆愣中的林一凡被这道声音拉回现实,看到抱着青铜鼎想自己跑来的顾云兮,他脸上再次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这妞啥时候有这么大力气了?

    被顾云兮抱在怀中的青铜鼎,看上去比顾云兮还重,柔弱的顾云兮抱着青铜鼎,竟然还能走的这么轻松,要不是亲眼所见,林一凡根本不会相信。

    在自己进来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林一凡的脑海中一瞬间闪过无数年头。不过这时候显然不是他想这些的时候,呆愣了几秒钟的他快速向顾云兮跑去。

    “云兮,大祭司呢?”没看到大祭司的身影,林一凡心中有种很不安的感觉,他接过顾云兮手中的青铜鼎,急声问道。

    青铜鼎入手一宗冰凉的触感,手上传来的中立让林一凡身子一个踉跄,险些将青铜鼎掉在地上。

    被他抱在手中的青铜鼎,至少又二百斤以上的重量,就连他抱着都有些非礼,想到顾云兮抱着青铜鼎很轻松的样子,这让他更加好奇在他进来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大祭司让我们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顾云兮也不知道大祭司究竟想做什么,不过想到大祭司催促她离开时认真和急切的表情,她知道快点离开这里,不会错。

    岩浆池中的红色岩浆在这时翻滚的更加剧烈,灼热的气息让林一凡和顾云兮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尤其是抱着青铜鼎的林一凡,脸色涨成了紫色。

    “你先走。”看到岩浆池翻滚的岩浆已经漫上案来,林一凡脸色一变,急忙对顾云兮大吼一声。

    两人一前一后,快速的想石门外跑去,抱着青铜鼎的林一凡只走出两步,大脑突然出现无数的画面,让他双眼变得模糊起来。

    被他抱在怀中的青铜鼎突然变得又千斤之重,让他无法在挪动一下脚步。

    已经冲出石门的顾云兮看到愣在原地的林一凡,急忙转身就要冲回来,但石门在这时快速的移动起来,将她挡在了外面。

    “咔嚓!”

    石洞撞击在石壁上,发出一声闷响,阻断了顾云兮看向林一凡的视线。

    “林一凡……”

    顾云兮用力的敲打着石门,但回应她的只是石门上传来的反震之力。

    脸色苍白的大祭司在原地休息了好一会,身体终于回复了一些力气,一抬头,正好看到站在不远处的林一凡,红着双眼一步步的想翻滚的岩浆池走去。

    “这小子怎么跑进来了!”大祭司脸上闪过一抹急色。

    低语一句的她强撑着身子站起来,看向林一凡大喊一声:“林一凡,快醒醒!”

    从林一凡通红的双眼可以看出,他陷入了幻境中,如果这时候后不能将他叫醒的话,林一凡很有可能会调入翻滚的岩浆池中。

    别说是掉进温度高大上万度的岩浆池,就算是靠近十米之内,也会被高温烤成人干。

    他们之所以能在这种高温下没有被烤成人干,还是因为那鼎神农鼎的存在,吸收了禁地内绝大部分的热气,一旦林一凡离开神农鼎十米之外,那就危险了。

    此时的林一凡,眼前浮现出秦秋水的身影,含羞带笑的她不停的对林一凡招手,呼唤着他的名字。

    完全陷入到这种幻境中的林一凡,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他只想着将秦秋水拥入怀中,谁也不能阻挡他。

    不过耳旁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眼前的画面一变,翻滚的岩浆,灼热的气息,让林一凡脚下一软,倒在了地上。

    此时的他距离岩浆池只有二十多米的距离,如果不是大祭司突然出声将他惊醒,他再向前多走两步,就会脱离神农鼎吸收热气的范围。

    从地上爬起来的大祭司,艰难的抬步想倒在地上的林一凡走去,看着不断漫上岸边的岩浆缓缓流向林一凡,大祭司绝美的容颜,因紧张不停的颤动着,她再次加快脚步想林一凡冲过去。

    十米,五米……

    几分钟后,大祭司终于走到了林一凡身前,她弯下身子将林一凡抱在怀中,用尽最后的力气向神农鼎走去。

    身上突然传来的柔软触感,让处于半昏迷状态的林一凡睁开双眼,看着大祭司那张绝美的容颜,他下意识的就想要从对方怀中挣脱开。

    “小家伙,不要乱动,不然咱俩都要死在这里了。”大祭司的声音很虚弱,绝美容颜上的笑容看上去有些凄凉。

    林一凡身子一僵,想要说些什么,身上传来的虚弱,让他发不出一点声音。

    “噗通!”

    走到神农鼎前的大祭司身子一软,连同被她抱在怀中的林一凡,一同倒在了地上。

    “你为什么要救我?”缓了好一会的林一凡看向脸色越来越红的大祭司问道。

    “小弟弟,你这句话说的让人家好伤心,我可是从来就没想过要害你,谁让你自己傻乎乎的非要跑进来,这下好了,咱俩谁也别想走了。”大祭司轻笑一声,这一句话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说完后就闭上了眼睛。

    如果不是大祭司将他抱回来,林一凡压根不相信对方的鬼话。但此时,看着因为抱回自己,变得更加虚弱的大祭司,她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表情。

    这个女人,究竟想做什么?

    目光从禁地内扫过,看到离他们越来越近的岩浆,林一凡知道不能在等下去了,不然真会向大祭司说的那样,他们两人都要死在这里。

    灼热的气息让林一凡的嘴唇裂出一道道血痕,嗓子就像是放在火架上炽烤着,浑身使不出一点力气的他,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离开这个鬼地方。

    林一凡和大祭司接下来都没在开口,两人恢复着体力。禁地内只剩下岩浆撞击石壁的声音,听上去萧瑟肃杀。

    十多分钟后,像是睡着了似得大祭司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她抓住林一凡的右手放进口中,用力的咬了下去。

    鲜红的血水顺着那张诱人的红唇滑落而出,配上她脸上凄美的笑容,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

    “你……”手上传来的剧痛让林一凡看向大祭司的眼神,闪过一抹怒色。

    这个疯女人,究竟想做什么。

    大祭司并没有去看林一凡,她松开对方的手,接着举起林一凡不断冒血的手指放在了神农鼎正中凸起的古纂字上。

    和顾云兮用精血涂抹古纂字时一样,神农鼎鼎身闪过一抹白芒,转瞬即止,当时的顾云兮没注意到一闪而逝的白芒,但林一凡此时却看得很清楚。

    “抱着它,快走。”大祭司昨晚这个动作,身子一软到在了地上。

    迎上大祭司复杂的眼神,林一凡愣了一下,随后下意识的抱住神农鼎,冰凉的触感传遍全身,就像是在沙漠中上行走快要渴死的人掉进了水池中,那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感觉,让浑身无力的林一凡快速的恢复过来。

    再起抱起神农鼎,像是拖着一团棉花,完全没有了他从顾云兮手中结果神农鼎时的重量。

    原来如此!

    他终于知道顾云兮为何抱着青铜鼎还能表现的如此轻松,而且不受禁地内灼热气息的影响,原来都是因为被他抱在怀中的青铜鼎!

    既然大祭司知道青铜鼎的作用,为何她自己不抱着青铜鼎离开,要将生路留给顾云兮和自己呢?

    “大祭司,你……”林一凡忍不住想要问出心中的疑问,只说到一般就被大祭司太瘦打断。

    “回去告诉碧瑶,我欠她的,下辈子再还她。”大祭司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块羊皮卷扔给林一凡。

    “把这个交给她。”大祭司说完,突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快速的向岩浆池跑去。

    大祭司的突然举动,让林一凡的大脑空白了几秒钟,等他反应过来向大祭司追过去的时候,大祭司倒在地上的身子快速的干瘪下去。

    为什么?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一凡的大脑再次变得空白起来,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眼前不断的闪过大祭司抱着自己,一步步向青铜鼎走来的画面。

    地面震动的越来越厉害,更多的岩浆从岩浆池中翻滚出来,快速的向林一凡所在的位置流淌而来。

    最后看了一眼被岩浆慢慢吞没的大祭司身影,林一凡带着疑惑和莫名的心痛,抱着青铜鼎快速的向禁地外跑去。

    在她距离石门还有三米的距离时,紧闭的石门在这时移动起来,顾云兮那张惶恐不安的侨联突然出现在林一凡身前。

    “快走。”林一凡一闪身冲出石门,对顾云兮大吼一声,快速的顺着山洞向外奔去。

    青藤部落,广场上。

    青藤不落族人几乎全部站在了这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盯着后山的方向。

    站在人群最前方的白晋和塔塔木,两人脸上此时闪动着从未有过的凝重之色。

    “禁地之门被打开了!”感受到地面突然传来的震动,白晋脸色一变,低语一句的他身子一闪,快速想后山冲去。

    塔塔木紧跟在白晋身后,快速向后山冲去。不明所以的青藤不落族人,呆愣了几秒种后,也都跟在两人身后向后山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