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在现蛊毒
    ,精彩小说免费!

    “我不但知道你有病,还知道你的病,没有人能治。”林一凡压低声音,在李云耳旁轻声说道。

    李云的身子抖动的更厉害,看在一帮特警眼中,像是在承受很大的痛苦,这让这些人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枪。

    李云确实有病,就向林一凡说的那样,无人能治。至少是除了那个人外,没有人能治好他的病,这是属于他自己的秘密,眼前这个年轻人,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想,我们应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谈一谈关于怎么治好你的病的事。”林一凡在这时将李云放了下来,笑着说道。

    李云脸上闪过一抹挣扎之色,随后对围住林一凡的一帮手下一挥手,“退到五米外,没有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

    他说完,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林一凡,坐进了车里。

    林一凡脸上闪过一抹玩味的笑容,坐到李云身旁,关上了车门。

    “你知道我得的是什么病?”李云看向林一凡的眼神,闪动着紧张和期待。

    林一凡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知道一些,但还不能确定具体是哪一种病。”

    模棱两可的回答让李云一愣,随后一对浓眉紧皱在一起。他刚要开口的时候,林一凡突然抓住了他的手腕,对他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他是中医?

    看到林一凡很认真给自己把脉的表情,李云到嘴边的话最后又咽了回去。

    一分钟后,林一凡松开了李云的手腕,脸上的表情变得一旁凝重,这让一直观察着他表情变化的李云心中一沉,下意识的问道:“看出来是什么病了吗?”

    林一凡神秘的一笑,“小毛病,比我猜测的要轻很多。”

    小毛病?

    真要是像你说的这么轻松,老子至于被人一直威胁着?

    每次想起因为自己贪图一点小便宜,中了那人的圈套,李云就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对方。但怕死的他,始终都没有勇气去找那人拼命,直到现在,就算是他想和对方同归于尽,也没有了机会。

    一直想要摆脱那人控制的李云,就连睡觉的时候都在想着,怎么才能摆脱对方的控制,在林一凡突然说自己有病的时候,李云当时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快要溺水的人,突然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

    至于这根救命稻草能不能带着自己上岸,他都要死死的抓住,这也是他此时能坐在车内和林一凡说话的原因。

    “给你下蛊毒的人,现在还在不在这里?”林一凡看向李云,沉声问道。

    他竟然真的知道自己是被人下了蛊毒!

    李云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满是激动,再次开口的声音也变得激动起来,“那人回苗疆了,暂时不会回来。”

    李云以为林一凡是在担心给自己治病,会被给自己下蛊毒的人报复,急忙将他知道的都说了一遍。

    “他给你下蛊毒,想让你做什么?”在刚见到李云的时候,林一凡就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异常。

    仔细观察了一会后,他可以确定对方确实是中了蛊毒,而且是最阴毒的一种噬心蛊,每隔一个月就要服用一次解药,不然会承受七天的蛊虫噬心之痛而亡。

    能让蛊师对他下这么阴毒的蛊毒,要说下蛊毒的人只是和李云有矛盾才这样折磨他,有些说不过去,那就只剩下一个原因,下蛊毒之人需要李云为他做什么。

    清河市这种小地方,能有什么吸引蛊师过来,对市局的一把手动手脚?

    这个疑问一直压在林一凡心中,这会看到李云完全在跟着自己的节奏走,他忍不住问了出来。

    李云脸色一僵,犹豫了一下后说道:“他,他让我帮他找童男童女……”

    再知道林一凡有很大的把握解除自己体内的蛊毒后,李云决定赌一把,也没在对林一凡做什么隐瞒。

    童男童女?

    林一凡脑海,下意识的闪过之前在古籍上看到的一个‘禁方’,难道那个蛊师让李云找来那些童男童女,是想炼制‘禁方’上的药?

    脑中闪过这个念头的时候,林一凡放在座椅扶手上的双手下意识的加大了力道,扶手发出清脆的咔嚓声,在他手中一点点的变形。

    看到这一幕的李云浑身一个机灵,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是谁?

    背景深厚的二代?中医?还是身手不凡的强者?

    “你,你能解除我体内的蛊毒吗?”李云问出这句话,看向林一凡的眼神一片紧张和期待。

    “可以,不过现在还不能帮你解除,不然会被那人发现。”林一凡点点头,凝声说道。

    在猜到那个蛊师很有可能是在为炼制‘禁方’上的药在做准备,他知道自己决不能袖手旁观。

    这和正义感无关,而是身为医生的他,有责任也有义务,让不该出现的‘禁方’药出现,不然带给普通民众的,将会是一场灾难。

    “林先生,只要你能帮我解除蛊毒,我会亲手将那个王八蛋抓起来的,局不会让他有抱负你的机会。”李云以为林一凡还是在担心对方的报复,急忙对他保证乙方。

    林一凡看向李云的眼神一片凝重,他摇摇头,沉声说道:“你不明白那些人要做什么,在没有绝对的把握抓到那些人之前,你是唯一能引出他们的人。”

    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后,再次开口的声音变得更加凝重,“我会帮你压制住体内的蛊毒,即使不服用解药,也不会对你造成太大的伤害。但你决不能让那人发现,继续配合他。”

    李云不知道林一凡想做什么,但从对方凝重的眼神可以看出,这件事并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好,我信你一回。”李云重重的点点头。

    清河医院外,黑龙带着人赶过来的时候,看到如临大敌守着的那辆警车,让他眉头一挑,刚要走过去的时候,车门在这时突然打开。

    黑龙的目光落在车内的时候,粗狂的脸孔忍不住抽动起来。

    这两人,在车内干了什么?

    看着从车上跳下来的林一凡,黑龙再次看向他的眼神,很是古怪。尤其是目光落在随后下车的李云身上时,粗狂的李娜盘不住的抽动起来。

    好吧,镜头回放一下,就能理解黑龙此时为何会有这种反应了。

    车门打开的时候,脸色潮红的李云,正在穿上衣,从车上跳下的林一凡,额头有一层细密的汗珠,看上去像是做过激烈运动的样子。

    这一幕落在黑龙眼中,很自然的就让他联想到了某个画面。

    事实上,从车上下来的林一凡,在黑龙来之前,确实做了很消耗体力的动作,不过并不是黑龙脑补的那些画面,而是用银针帮李云压制住了体内的蛊毒。

    林一凡给李云施针,让他脱掉上衣,这是必不可少的。至于李云的脸色为何会潮红,如果有人当面问他这个问题的话,他肯定会一巴掌甩过去,然后在大声的问对方,“你丫的被人拿刀砍不会觉得痛?不会因忍受剧痛憋红了脸色?”

    林一凡用银针压制住他体内的蛊毒,这个治疗过程给李云的感觉就像是有人在拿刀一片片的削他的肉,要不是他的承受力不正常人强很多,他早就喊叫出声了。

    “林先生,你没事吧?”黑龙走到林一凡身上,一脸古怪的看着他问道。

    “我能有啥事?对了,你来干什么?”林一凡淡声问道。

    黑龙帮自己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林一凡不清楚,也不想清楚,在黑龙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他就想着尽量少和对方打交道。

    “林先生,是我让黑龙来的,不过现在没事了。”回答林一凡的不是黑龙,而是脸庞不停抽动的李云。

    看到李云对林一凡的态度,黑龙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目光,变得更加古怪起来。

    “林先生,既然您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黑龙扫了一眼李云,随后对林一凡点点头,带着手下快步离去。

    刚离开医院的黑龙,急忙拨通张欢的电话,将自己看到的还有脑补的事,都对张欢说了一遍。

    被黑龙误会的林一凡,让李云将手下赶走,随后带着李云向住院部大楼走去。

    碧玉就是从南疆来的蛊师,林一凡准备让李云对碧玉描述一下给他下蛊的那个蛊师的外貌,说不定碧玉会认识那人。

    心神不宁的刘建安刚准备出去看看林一凡件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迎面看到走来的林一凡和李云,他楞了一下,急忙迎上去问道:“林先生,事情处理好了?”

    “都处理好了,就是个小误会。”林一凡对刘建安点点头,随后带着李云去了刘建安的办公室,并且让他帮忙去交碧玉。

    虽然刘建安满心的疑惑,不过当着李云的面,他没好意思问。没几分钟,碧玉跟在他身后走进了办公室。

    看到林一凡没有留自己在这里听的意思,刘建安很识趣的关好房门退了出去。

    “李云,你跟碧玉仔细说说那人的外貌形象。”林一凡看向李云,淡声说道。

    李云点点头,快速将给自己下蛊毒的那人外貌形象,仔细说了一遍。

    “塔塔木!”听到李云的描述,紧蹙眉头的碧玉突然叫出一个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