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你怎么知道我有病?
    ,精彩小说免费!

    “李少今天踢到铁板了!”

    “那小子到底是谁啊?怎么黑龙在他面前都这么恭敬?”

    随着黑龙的离去,围观的人群顿时炸开了锅,都在猜测林一凡的背景。

    “李,李队,我们怎么办?”一个警员凑到黑脸警员身前,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特么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脸庞剧烈抽动几下的李队,让手下将李俊琅送进医院抢救,急忙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李总,李少在清河医院这边出了点事……”李队快速将李俊琅被打残的事,还有黑龙出面放走林一凡和碧玉的事都说了一遍。

    当然,他说的话和事实略微有些不同,李俊琅是在他来之前就被碧玉废掉了。

    电话另一端的李总,也就是李俊琅的父亲李凯,这会正陪着清河市的几个领导在吃饭,在听到自己儿子被打残的消息,当场就掀了桌子。

    “老李,出什么事了?”带着金丝眼镜的清河市府秘书长,急声问道。

    其他几人看向李凯的眼神,都是一片凝重。能让斯斯文文的李凯掀桌子,这是第一次。

    “俊琅在清河医院门口被人废掉了。”红着双眼的离开大口喘息几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胡秘书长几人楞了一下,随后几人脸色一沉,胡秘书长很气愤的冷哼一声:“太不像话了,那些人还有没有王法?”

    他顿了一下,看向脸色阴沉的,似乎能滴出水来的李凯安慰道:“老李,你放心,不管凶手是什么背景,这件事我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其他人也都安慰了李凯一番,接着都开始打电话。

    同一时间,清河市首富公子李俊琅调戏女人被废掉的事,在清河市传开。

    这个消息,绝对算得上清河市今年最大的新闻,尤其是看到大批的特警向清河医院赶去的时候,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外面发生的这一切,渣画质奶碧瑶病房内的林一凡并不知道。

    “碧玉,你做的很对,想那种人渣,打死也不为过。”从碧玉口中得知事情的经过后,林一凡笑着对碧玉说道。

    像李俊琅那种自以为是的脑残,要是在滨海市敢这么嚣张,早就不知道死多少次了。他也就只能在清河市这种小地方嚣张,很不幸的是遇上了碧玉,被废掉也是活该。

    “林先生,他在清河市的背影应该不小,要不要带阿姐会滨海市?”碧玉之所以没当场弄死李俊琅,主要是考虑到碧瑶还在这里治疗。

    不然以她的性子,李俊琅早就被她一巴掌拍死了。

    “碧瑶的身子太虚弱,现在经不起折腾,先在这里休养两天在回去吧。”提到碧瑶,林一凡的情绪变得有些低落下来。

    碧瑶是第一个因为他差点丢掉小命的女孩,这让林一凡总感觉特别的亏欠对方。

    对于碧玉废掉李俊琅的事,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如果李俊琅的几人还敢再来找碧玉和自己的麻烦,他不介意为清河市的民众除害。

    “是谁让他来帮自己的?”眼前闪过黑龙的身影,林一凡的眉头微皱在一起。

    他带碧瑶来清河医院治疗的事,除了碧玉之外,他并没有在告诉任何人。黑龙的出现,让林一凡有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碧玉点点头,随后说道:“林先生,那我先回滨海市了。”

    她说着,抬步向病房外走去。房门在这时突然被推开,刘建安一脸慌乱的跑了进来。

    “林先生,你们快点走,不然就没机会走了。”刘建安边说边示意跟在身后的护士,将病床上的碧瑶抬到推车上。

    林一凡拦住两个护士,“不要动她。”

    他说完,抬头看向刘建安,沉声问道:“刘主任,又出什么事了?”

    在看到刘建安慌乱的表情时,他似乎猜到了什么,只是有些不确定。

    “医院被特警包围了,是来抓你们的。”刘建安说话的声音都变得不利索起来。

    刘建安之前只知道碧玉和李俊琅发生了冲突,并不知道李俊琅被碧玉废掉命根子的事。直到两个警员将李俊琅送进医院,他才知道碧玉惹上了什么大麻烦。

    特警在这时接着出现在医院内,封锁了所有的出口,这让刘建安更加慌神,这才急忙跑来通知林一凡赶紧走。

    果然是李家的人来报复自己和碧玉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林一凡不但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心中反而升起一股怒火。

    真当他是好脾气了?什么人都想跳出来揉捏自己两下!

    “刘主任,这点小事我会处理好的,不会给你填什么麻烦。”林一凡拍拍刘建安的肩膀,安慰了一句。

    随后看向碧玉,“你留在这里照顾我碧瑶,我去看看。”他说完,抬步向病房外走去。

    脸色慌乱的刘主任张张嘴,最后一句话也没说,跟在林一凡身后离开;病房,刚一回到办公室,他就急忙拨通了自己大哥的电话。

    医院外,从车上跳下来的特警,快速封锁住医院的所有出入口,每个人的表情看上去都像是如临大敌。

    这次带队的是市局一把手李云,之前出现在李凯酒桌上的其中一人。

    包围清河医院后,李云并没有直接让人冲进去缉拿林一凡和碧玉,而是拨通了黑龙的电话。

    “黑龙,我现在在清河医院,我等你十分钟。”李云说完,不等黑龙开口,直接挂断了电话。

    虽然黑龙只是清河市一个小混混头目,但对方的能量让他这个清河市局的一把手,也很顾忌。他打这个电话,就是试探黑龙对林一凡两人的态度。

    李云这边刚挂掉电话,接到手下的汇报,说是打伤李俊琅凶手的同伴要见他,这让他一对浓眉紧皱在一起。

    沉默了几秒种后,李云点点头,“带他过来吧。”

    很快,林一凡被手下带了过来。

    李云迎上对方平静的眼神,眉头皱的更紧,“你就是打伤李俊琅那个凶手的同伙吧?”

    脸色平静的林一凡点点头,“是我。你带人来这里,是要抓我?”

    靠!

    这小子很嚣张啊!

    李云没想到林一凡会这么直白的问自己,而且听对方的语气,似乎对自己很不屑,这让他愤怒的同时,心中有种不安的感觉。

    都说不是猛龙不过江,眼前这个年轻人明知道自己是来抓他和碧玉的,还能这么平静的问自己这个问题,看上去像是有恃无恐啊。

    难道他的靠山不是黑龙,而是另有其人?

    清河市不大,准确的说是很小,作为清河市局的李云,对清河市有些能量的人,都很了解。眼前这个年轻人明显不是清河市的人,打了李俊琅还敢这么嚣张,不是滨海市的某位大少,就是省城的人。

    脑中闪过这些念头的时候,李云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变得不自然起来,“你和你的同伴故意伤人,与法与理,你们都该被抓。”

    林一凡脸上闪过一抹嗤笑,突然抬手扣住了李云的脖子,将他整个人从车中提了出来,“你也知道还有法律?”

    突然的变故让周围的特警都是一愣,随后急忙将枪口对准了林一凡,“放开李局……”

    林一凡像是没看到指着自己的枪口,他看向李云的眼神一片冷漠,就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你可知道法律是用来维护正义的?”

    迎上林一凡冷漠的眼神,李云下意识的点点头。这是李云第一次知道,一个人的眼神,还可以这么冷。

    “那个人渣羞辱我朋友的时候,你可曾想过用法律维护她的应有的尊严?

    我朋友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你可曾在第一时间出现?

    在那个人渣触犯法律的时候,你什么都没做,现在又凭什么用法律来替那个人渣讨一个公道?”

    林一凡的声音很平静,但平静的声音听在李云和一帮特警耳中,就像是一柄重锤不停的敲打在他们心口。

    李云很想说自己并不知道李俊琅欺负碧玉的事,但到嘴边的话他怎么也说不出口。

    清河市就这么大,而且市局距离清河医院只有五分钟的车程,要说警局的人不知道李俊琅在医院门口欺负碧玉的事,他自己都不相信,又怎么能让林一凡相信?

    但他在来之前,已经对李凯做了抱枕,一定会将打残李俊琅的凶手带回去。

    而且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林一凡掐着脖子提起来,这是他一生的耻辱,即使林一凡占据了一个理字,他也不能就这么放过对方。

    深吸一口气,李云的情绪也变得平静下来,“你可知道,你现在是在袭警?”

    以林一凡同伴打伤李俊琅的借口抓对方,既然不占理,那就换一个借口。

    袭警可是比故意伤人的罪名还大,就算是当场击毙林一凡,也是合法合理。

    “我说我是在给你治病,你相信吗?”林一凡突然神秘的一笑,他轻飘飘的一句话,让李云整个身子一抖,再次看向他的眼神,像是见到鬼似的。

    “你,你怎么知道我有病?”李云再次开口的声音,变得不利索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