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二章 被捕
    ,精彩小说免费!

    “王总准备带他们去哪个地方?”空荡荡的地下车库,突兀的响起一道冷漠的声音,让王世文几人身子一紧。

    拉斐尔三人出于身体的本能反应,右手同时向怀中探去。

    虽然拉斐尔三人的反应都很快,但从黑暗中窜出来的林一凡,比三人的动作更快。

    双手握着银针的他在拉斐尔三人手臂还未动的时候,双手急速颤动起来,细如发丝的银针悄无声息的向三人和王世文的脖颈刺去。

    王世文此时做出的反应和拉斐尔三人完全相反,他并没有去掏钱,而是一闪身蹿进了车内,右手快速的从档位和手刹上划过,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发出一声咆哮声,急速的窜了出去。

    拉斐尔三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发出一声闷哼,身子瞬间失去了知觉,向雕像一般立在原地。

    “老东西,跑的真够快!”林一凡没想到王世文身边跟着三个杀手,第一反应竟然是逃走,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这时候想要追上去,显然已经晚了。脸上闪过一抹森寒冷笑的他,收回看向车子消失方向的目光,随后落在拉斐尔三人身上。

    “踏踏……”

    鞋底与地面摩擦发出的轻微脚步声,在安静的地下停车场,像是被放大了无数倍,不断的震荡在拉斐尔三人的耳旁。

    “你们是杀手?”林一凡的目光从拉斐尔三人身上扫过,淡声问道。

    失去了对自己身体控制能力的拉斐尔三人,脸上闪过一抹很明显的慌乱。他们像是没听到林一凡的话,没有人开口。

    “我最喜欢骨头硬的人了,希望你们的骨头能一直硬下去。”林一凡笑的很危险。

    他从怀中拿出一个黑色的瓷瓶在拉斐尔三人眼前晃了晃,笑着说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过蜈蜂?”

    “我差点忘了,这种东西就是产自你们这些黄毛的国家。蜈蚣和毒马蜂杂交的蜈蜂,最适合生长的环境就是人类的胃部,这些虫卵长大后,从胃里破体而出的画面据说很美,我还没见过。你们很幸运,可以和我一起去见证这种只在传说中的美。”

    林一凡平淡的声音听在拉斐尔三人耳中,就像是一道惊雷在耳旁炸响。三人的瞳孔一阵收缩,骂死惶恐不安。

    作为杀手的他们,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蜈蜂的可怕之处,他们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不但知道,竟然还找到了这种虫卵,准备用在他们身上。

    “我还没开始呢,你们就害怕了?”看到拉斐尔三人眼中闪过的恐惧之色,林一凡笑的很开心。

    其实他手中拿的瓷瓶,装的只是疗伤用的药粉,他故意将从书上看到的蜈蜂说出来,就是给拉斐尔三人造成心理压力。

    他虽然不是杀手,而且是第一次接触杀手,但他对杀手多少是有些了解的,想要从这些人口中问出点什么,就必须用非常规手段。

    要知道能成为杀手的人,最不怕的就是威胁和疼痛,这是在成为一名合个杀手前必修的课程。

    林一凡没想到自己轻飘飘的几句话就唬住了三人,这让他不得不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老东西准备带你们去哪?”林一凡捏住拉斐尔的下巴,将打开盖的瓷瓶放在拉斐尔的嘴上,笑着问道。

    “不说是吧?”看到拉斐尔不说话,林一凡嗤笑一声,将疗伤用的药粉倒进了拉斐尔口中,不好痕迹的在他身上点了几下。

    “啊……你,你杀了我吧。”身子重新恢复自由的拉斐尔,感觉体内像是有无数的虫子在啃噬自己的血肉,饶是接受过最严格训练的他,也忍不住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整张脸扭曲在一起的拉斐尔,双手用力的在自己身上抓挠着,似乎想要将身上的血肉都剥离下来。

    他疯狂的样子落在杰克和艾森眼中,让这两人僵住的身子剧烈的抖动起来。

    “你也要尝尝?”林一凡笑着看向艾森,淡声问道。

    ………………

    金樽酒店,最顶层的豪华包厢内。

    “怎么还没到?”和王世文约定的见面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始终没见到对方的声音,这让周一天脸上闪过一抹不耐烦的神色。

    低语一句,周一天抓起桌上的手机,准备给王世文大哥电话问问,究竟在搞什么鬼。

    这时。

    房门无声的被打开,一股冷风吹进包厢,让周一天浑身一个机灵。

    包厢内的柔和灯光快速的闪动几下,房间突然陷入了黑暗中,这让周一天心中生出一股不安,他下意识的抬手向放在腰后的枪摸去。

    “谁在外面,滚出来。”即使手中握着枪,周一天说话的声音还是带着颤音,显示着他此时惶恐不安的心情。

    影影绰绰的黑影不断的在包厢外闪过,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出,就连守在房外的保镖,也像是人间蒸发了一眼,没有对周一天的问话做出任何的回应。

    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周一天,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举着枪慢慢的向房外走去,外面还是静悄悄的,这让周一天变得更加小心谨慎。

    一只脚踏出房外,没感觉危险的周一天悄悄松了口气,就在他走出包厢的时候,黑暗中突然弹出一只大手,扣住了他的脖子。

    黑暗中,周一天的整张脸扭曲在一起,剧烈的挣扎了几下后,脑袋一歪,被那只扣住他脖子的手丢进了包厢内。

    ………………

    “林哥,出事了。”王灿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一脸慌乱的花豹跑了进来,语无伦次的说道:“林哥,出大事了,你赶紧躲起来。”

    趴在办公桌上睡着的林一凡,被花豹慌乱的声音惊醒,急忙问道:“出什么事了?别着急,慢慢说。”

    “警察,来了好多警察,他们要……”花豹的话只说到一半,就被一道娇喝声打断了。

    “想通风报信?”一脚踹开办公室门冲进来的女警,一个箭步冲到花豹身前,将他按在了地上。

    动作熟练的从腰后取下手铐,将花豹靠在房门上,女警这才看向一头雾水的林一凡。

    林一凡这会也终于看清了这个暴力的女警,还算标志的脸蛋很冷,干练的短发配上身上的警服,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最吸引林一凡目光的是,快要撑破警服的胸前那对饱满,让林一凡的目光在那个地方多停留了几秒钟。

    “混蛋,你往哪里看?”女警也注意到了林一凡的目光,娇喝一声。

    看一下又不会变小,真小气!

    林一凡飘飞的思绪被这一声娇喝拉回了现实,他疑惑的看向女警问道:“警察同志,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由分说的闯进来,还将自己的手下花豹给拷了起来,换做是谁,心中都会有这个疑问。

    也就是林一凡脾气比较好,准确的说是对漂亮女人脾气比较好,不然换做一个男警敢这么做,林一凡先上去甩两个大耳瓜子,再问对方想干什么。

    “你就是林一凡吧?”女警一脸警惕的看着林一凡,反问一句。

    靠!

    是我先问的问题好吧,不回答自己的问题,竟然反问起自己来了,这让林一凡很是不爽。

    “我就是。警察同志,不知道花豹犯了什么事,你这样扣人,不和法规吧?”林一凡看向女警问道。

    “你还知道有法规?”林一凡这句话像是刺激到了女警,她那对好看的柳眉紧蹙在一起,看向林一凡的眼神,像是要生吞活剥了他似的。

    我靠!

    这妞是啥眼神?哥又没占她便宜……

    “林一凡,你涉嫌杀人,现在被捕了!”女警右手在腰间摸过,被她握在手中的枪对准了林一凡的脑袋。

    杀人?

    拉斐尔三人的尸体处理的很干净,怎么可能会被警察这么快就查到?

    连蜈蜂这种最残忍的虫子都搬出来的林一凡,最后还是没能从拉斐尔三人口中套出任何话,这让他不得不承认三人的骨头确实很硬。

    拧断三人脖子后,他用蚀骨粉毁尸灭迹,连一根骨头渣都没剩,就算最牛逼的刑侦高手,也不可能查得到三人的下落。

    尸体都没找到,凭什么来抓自己?

    面对黑漆漆的枪口,林一凡还是比较配合女警的工作,急忙太死双手,表示自己并没有恶意,随后一脸委屈的说道:“警察同志,捉贼捉赃,抓奸抓双,你总不能啥证据都没有,仅凭一句话,就把我当凶手吧。”

    “没证据你以为我回来抓人!”女警冷哼一声。

    这时。

    脸色凝重的一群警察冲了进来,都将枪口对准了林一凡,看上去如临大敌的样子。

    “把他抓起来!”女警的职位显然不低,她大手一挥,两个警察一左一右的向林一凡围了过去。

    被七八个枪口同时指着脑袋,就算林一凡的无影步已经练得炉火纯青,这会也不敢乱动,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赌这些人的枪法。

    于是乎,林一凡在一帮警察的簇拥下,哦不,应该是押送下,被推上了警车。啥都不知道的花豹被女警认定是林一凡的同伴,也被带回了警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