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 女人心,海底针
    ,精彩小说免费!

    “靠!这小子竟然还笑得出来?”

    “这小子不会是吓傻了吧?”

    看到林一凡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像是没看到向他飞过去的椅子,不少人忍不住嗤笑出声。

    周一天和王世文,在看到林一凡脸上一闪而过的坏笑时,两人心中同时一沉。

    “刘浪,快回来!”周一天脸色一沉,急忙对继续向林一凡冲过去的刘浪低喝一声。

    熟悉林一凡的周一天,可不像大厅内众人想的那样,认为林一凡是被刘浪的气势吓住了。

    “回得去吗?”林一凡扫了一眼周一天,低语一句。

    话落。他的右脚在地上一点而起,原本砸在他身上的椅子,以更快的速度倒飞回去,目标正是脸色狰狞冲过来的刘浪。

    被怒火冲昏了头脑的刘浪,在听到周一天那声低喝时,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一个黑点不断的在他眼前放大,随后脑袋上传来一阵剧痛。

    大脑空白了几秒钟的刘浪,感觉眼前的世界都在转动,随后大脑传来的剧痛,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整个身子不受控制的倒了下去,脑袋一歪,就此昏死过去。

    “这是神马情况?”

    “被砸倒的不应该是那小子吗?”

    大厅内突然陷入了诡异的寂静中,所有人都没看清,原本砸向林一凡的椅子,为何会落在刘浪身上。

    众人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都变得一片震惊。

    林一凡的目光从周一天和王世文身上扫过,随后脸上闪过一抹邪笑。他看向一脸紧张的张颖,笑着说道:“张颖,你去打断这老东西的狗腿,我帮你治病。”

    “我……”张颖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口。

    她做梦都想林一凡能把自己的病治好,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愿意。

    但林一凡此时提出的条件,却让她犹豫了。不是她不敢,而是她不能!

    先不说刘浪在滨海市的能量有多大,就凭对方是周一天的合作伙伴,她要是敢动手,就是往死里得罪周一天。

    省城首富公子的怒火,岂是她能够承受的?

    麻痹的!这小子还真特么的阴险!

    张宽被林一凡的话气的浑身哆嗦,此时的他心中又惊又惧,因为张颖对林一凡的示好,已经让周一天和王世文很不满了,这小子竟然还挑拨自己女儿去打残刘浪,这不是把他往火坑里推吗?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命令我女儿?”张宽冷眼看着林一凡,冷声问道。

    林一凡看向张宽的眼神,像是在看白痴,他嗤笑一声:“因为她的病只有我能治。”

    张宽脸色一僵,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口。身为人父,不管出于任何理由,都要为自己的子女健康着想,如果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张颖的病不用林一凡看,别人会怎么看他?

    虎毒尚且不食子,他要是连自己最亲近的女儿死活都不管,还能在意谁的死活?

    但此时,想要让林一凡给自己女儿治病,就必须要按照他说的去做,因为能治好张颖病的人,只有林一凡。

    林一凡的目光从账款身上移开,看向脸色惨白的张颖,笑着说道:“张颖,这是你唯一能让我出手的机会,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

    张颖娇躯一颤,惨白的脸色闪过一抹挣扎和痛苦,下意识的看向张宽。

    周一天和王世文相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凝重之色。

    “林先生,刘浪对你动手,是他有错在先,不过你已经教训了他,没必要做的太绝吧?”阴沉着脸的张宽看向林一凡,沉声说道。

    此时的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就算背上恶人的骂名,他也不会让张颖去打残刘浪。

    张颖的病只关系到她自己,但得罪周一天,整个张家,都要跟着倒霉。

    作为张家的掌陀人,张宽不能自私的职位自己女儿考虑。

    “我做的绝吗?”林一凡嗤笑一声,目光从张宽身上扫过,随后看向不远处的周一天和王世文。

    “第一次见面,这老东西跳出来对秦总动手,我只是打断他的胳膊。第二次见面,他仗着周家大少爷撑腰,还想对秦总动手。

    今天是第三次,你告诉我,事不过三,是什么意思?”

    张宽冷哼一声,沉声说道:“林先生,不管怎么说,最后受伤的是刘浪,这还不够吗?”

    就算是刘浪挑衅在先,但最后受伤的都是刘浪啊!

    林一凡眼神一寒,对张宽摇摇头,“不够!”

    秦秋水看向林一凡的眼神,异彩连连,“原来他一直都这么在意自己!”

    他的暴力,只是为了让自己不受伤害!

    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像是突然绽放的玫瑰,以她的嘴角为中心,在那张精致的俏脸上荡漾开来。

    秦秋水快速走到林一凡身前,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挽住林一凡的胳膊:“被狗咬了一口,我们没必要在咬回去。你不是说要吃大餐吗,我们走吧。”

    刚刚塑造出的冷酷表情,在感受到胳膊上传来的柔软触感时,一下子被破坏了。

    “好软啊。”呆愣了一秒钟的林一凡,脸上闪过一抹很享受的贱笑,忍不住嘀咕一声。

    第一次被秦秋水这么主动的顽主胳膊,这对林一凡来说,幸福来得有些太突然,让他还有些不太适应。

    尤其是秦秋水拉着他向休息区走去时,胸前的那对饱满不停的蹭着他胳膊,让林一凡有种飘飘然的感觉,早就将继续教训刘浪的事忘在了脑后。

    正等着看着热闹的重任,看到林一凡就这么被拉走,脸上都露出失望的表情。不过在看到周一天和王世文脸上一闪而过的冷笑后,这些人都意识的手气脸上的表情,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继续聊着天。

    脸色惨白的张颖犹豫了一下后,向林一凡着过去,却被张宽一把拉住,“还嫌惹的麻烦不够大?马上给我回家!”

    迎上张宽冷漠的眼神,张颖张了张嘴,最后只能低着头,一脸失落的向酒店外走去。

    张宽深吸一口气,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后,急忙向周一天走去,脸上已经换做了一幅笑脸,“周少,王总,对不起。”

    这是偶再多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张宽唯一能做的就是认错,至于周一天和王世文会不会原谅他,那就只能看两人的心情了。

    周一天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似的,脸上依旧挂着温和的笑容,招呼王世文一声,两人抬步向大厅内走去。

    两人一路走去,大厅内的重任都陪着笑脸迎上去打招呼,周一天和王世文笑着一一做回应。

    张宽脸色一僵,犹豫了一下后,找来门口的保安,让把流浪送医院,随后小心翼翼的凑到周一天身前,一句话也不敢说。

    另一边,被秦秋水来到休息区的林一凡,刚想要再进一步的时候,秦秋水突然松开了挽住他胳膊的手,冷着脸问道:“你想干什么?”

    林一凡抬起的手臂悬在半空,一脸尴尬的看着突然变脸的秦秋水,讪讪一笑:“我看你发型有些乱了,帮你整理好。”

    “不需要。”秦秋水抬手将垂落在脸颊的发丝捋到耳后,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这妞是啥意思?

    刚刚还一脸勾魂的笑容,咋就突然变脸了?

    心中一阵火热,想着能试一下手感的林一凡,用力的挠着头,想不明白自己做错了啥,让秦秋水突然变脸。

    哎……

    女人心,海底针啊!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林一凡安慰了自己一番,不死心的又凑到秦秋水身前,笑嘻嘻的问道:“秦总,你刚刚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这混蛋终于说大实话了!

    林一凡对自己的夸赞,让秦秋水内心很高兴,不过她脸上还是装出一副高冷的表情。

    刚刚挽住林一凡的胳膊,说实话,是她一时的冲动。此时装出的高冷,只是在掩饰内心的尴尬。

    尤其是看到林一凡想要抓向自己胸前那对饱满的时候,秦秋水感觉自己的小心脏,跳动的比平时快了好几倍。之前不管遇到在大的困难,她都没像现在这样慌乱无助过。

    酒店门口再次传来一阵骚动,将林一凡和秦秋水的目光都吸引过去。

    沈万里和一个光头男子,在几个保镖的簇拥下,走进了大厅。

    “咦,张振东也来了?”林一凡的目光落在沈万里身旁的光头男子身上时,脸上闪过一抹意外之色。

    随着这两人的到来,大厅内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起来。之前围在周一天身旁的不少人,脸上都闪过一抹慌乱,急忙拉开了和周一天的距离,随后陪着笑脸向沈万里迎上来。

    大厅内的众人,很明显的分为了两派。一遍示意周一天和王世文为首,身边聚拢了十多人。

    另一边时一沈万里和张振东为首,围在两人身边的人,明显要比周一天那边多一半。

    这一幕看在林一凡和秦秋水眼中,让两人都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