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
    ,精彩小说免费!

    “你,你是谁?这是哪里?”昏暗的灯光下,脸色煞白,却强装镇定的秦秋水,看着站在身前的黑袍人,颤声问道。

    大脑传来的刺痛,让她好看的眉头紧蹙在一起。阴森森的环境,还有身前神秘的黑袍人,让秦秋水的整颗心都沉到了谷底。

    “女娃娃,只要你听话,我不会伤害你的。”阴测测的沙哑声音,让人听上去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迎上黑袍人那双冷漠的眼神,秦秋水下意识的点点头。

    “很好。你现在给林一凡打电话,告诉他……”黑袍人对秦秋水的反应很满意,随后递给她一部手机,交代她怎么和林一凡说话。

    秦秋水似乎明白了黑袍人抓自己的目的,她很想拒绝对方。不过内心的恐惧,让她到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按照黑衣人的意思去做,会让林一凡陷入危险中。但不按照黑衣人的话,对方会怎么对自己,秦秋水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两难的选择,让她娇躯抖动的更加厉害。但此时的她,必须要做出选择。

    “这个电话,我不能打。”深吸一口气,秦秋水迎上黑袍人那双冷漠的眼神,一字一顿的拒绝了对方的要求。

    用林一凡的危险,换自己平安无事,秦秋水良心上过不去。更何况黑袍人的话,可信度有多少,她不知道。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秦秋水的话似乎激怒了黑袍人,他再次开口的声音一片森寒。

    “踏踏……”

    鞋底与地面摩擦,发出轻微的沙沙声,这声音听在秦秋水耳中,却像是放大了无数倍,像是一柄重锤不断的敲打在她的心口,让她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后背撞到墙壁上,她知道自己已经无路可退,而黑衣人的脚步却没有任何的停顿,这让秦秋水脸上闪过一抹绝望之色。

    眼前浮现出林一凡的身影,秦秋水心中下意识的冒出一个念头:“他还能像之前那样,从天而降救自己吗?”

    之前每次遇到危险的时候,林一凡都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这让绝望中的秦秋水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但现实永远是残酷的,看到距离自己仅有一步之遥的黑袍人,秦秋水知道自己的幻想,不可能出现了。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打不打电话?”黑袍人直视着秦秋水,冷声问道。

    他说话的时候,抬起了隐藏在黑袍中的右手,看样这架势,秦秋水这会要是敢说一个不字,他抬起的手臂就会落在秦秋水身上。

    冷傲如女神的秦秋水,双眼被一层水雾模糊,无助和恐惧的感觉,让她第一次对自己有了一个真正的了解。

    以往所表现出的所有强势和冷傲,只是自欺欺人的一种伪装。在面对无力反抗的危险时,她最希望的还是能有一双结实的臂膀护住自己。

    颤抖着双手,接过黑袍人手中的手机,秦秋水拨通了林一凡的电话。

    “你要我做什么,说吧。”电话刚接通,耳旁响起熟悉的声音。

    秦秋水那双被水雾模糊的双眼,此时有晶莹的泪珠,顺着那张带着凄美笑容的脸颊滑落而下,“林一凡,你就是个大混蛋……”

    秦秋水并没有按照黑袍人的要求去说,而是将一直压在心中对林一凡的不满,畅快淋漓的说了出来。

    黑袍人并没有阻止秦秋水,直到秦秋水发泄完,举起手机照自己的脑门砸下去的时候,黑袍人举起的右手闪电般抓住秦秋水举起手机的手,一把将手机夺了过来。

    另一只手在秦秋水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下去,秦秋水身子一软,顺着墙壁缓缓的倒了下去。

    “愚蠢的女人!”黑袍人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秦秋水,阴测测的一笑。

    在逼秦秋水给林一凡打电话的时候,他就猜到了对方不会按照自己的意思去说,这也是他要的结果。

    秦秋水像是交代遗言般的话,只会让林一凡被他拿捏的更死,这才是他逼着秦秋水给林一凡打这个电话的真正目的。

    事实上也和黑袍人猜测的一样,听到秦秋水交代遗言的声音,林一凡慌了。

    看着被挂断的电话,他急忙回拨过去,心中不断的祈祷着对方一定不要关机。

    “嘟嘟……”

    等待的提示音让林一凡紧张到极致的心,稍微松了一口气,几秒钟的等待,却让林一凡感觉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久。

    “林一凡,你考虑的怎么样了?”电话刚接通,林一凡耳旁响起黑袍人阴测测的沙哑声。

    深吸一口气,林一凡让自己尽量用平静的声音,说道:“只要你别伤害秦总,让我做什么都行。”

    “很好,明天你去……”黑袍人对林一凡的这个回答很满意,将自己要对方做的事,快速说了一遍。

    “我知道了。”林一凡沉声说完,挂掉了电话。

    从对方让自己做的这件事看,林一凡似乎猜到了绑架秦秋水的那人是谁。

    ………………

    “王世文叫我们来,究竟是什么事?”

    “搞得这么隆重,应该是有大事要宣布吧。”

    金樽酒店一楼大厅内,衣冠楚楚的男女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小声议论着。

    大厅内的这些人,都是昨晚收到王世文请柬,受邀而来的滨海市商界大佬,不过他们直到现在,也不知道王世文邀请他们来这里,是什么目的。

    “王世文出来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大厅内众人的注意力一下被吸引过去,全都看向大厅内灵石搭建的主席台上。

    穿着一身正式西装的王世文,缓步走上主席台,他轻咳几声,目光从大厅内众人身上扫过,看到众人的注意力都被自己吸引过来,这才笑着说道:“很高兴大家今天能来参加鸿程集团的开业典礼。”

    鸿程集团?开业典礼?

    大厅内众人,似乎都不明白王世文这句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意思,看向他的眼神都闪动着疑惑之色。

    将众人的反应尽收眼底,王世文脸上的笑意更浓,停顿了几秒钟后,他再次开口说道:“鸿程集团,是我和省城周一天先生新成立的合资公司。”

    这句话传到众人耳中,像是一道惊雷在众人耳旁炸响,如潮水般的议论声在大厅内响起。

    “王世文这是搞得哪一出?怎么能和省城周家的人合作?”

    “他这是引狼入室……”

    对于江南省首富周家的行事风格,在场的众人都很清楚,只要是周家涉足的产业,就决不允许其他人染指。

    江南省下辖七个市,周家进驻的四个市中,本土的所有商人或是被周家收编,或是被周家打压的破产,如果不是沈万里一直顶着,周家早就进驻滨海市了。

    一旦周家的产业在滨海市完成布局,等待众人的只有两条路,被收编或离开滨海市,这也是滨海市本土商界大佬,支持沈万里抵制周家进驻滨海市的原因。

    两年前,周家第一次进驻滨海市的时候,滨海市的本土商界大佬全部团结起来,这才让周家进驻滨海市的计划破灭。

    也是那一次,滨海市的所有商界大佬,签署了一份协议,任何人不得和周家有合作,否则将会受到滨海市所有势力的打压。

    而此时,王世文竟然大张旗鼓的邀请众人,前来参加他和省城周家合资公司的开业庆典,这是要向在场的众人宣战吗?

    “王总,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我也有事……”

    反应过来的众人,再次看向王世文的眼神,都带上了毫不掩饰的敌意,不少人冷声丢下一句话,转身快步离去。

    “各位,先等一下,听我说完再走也不迟。”看到众人的反应,王世文脸上闪过一抹冷笑,随后沉声说道。

    正准备离开的在众人停下了脚步,冷眼看向王世文,想听听他还想说些什么。

    这些人心中一紧有了决断,除非王世文放弃和周家的合作,不然不管他说什么,他们都会将对方当做敌人来对待。

    “鸿程集团的股东,除了我和周一天先生外,还有沈浩,刘浪和张宽。”王世文接下来这句话,让大厅内的众人都是脸色一沉。

    沈浩可是沈万里的儿子,最反对周家进驻滨海市的沈万里,怎么会云汐自己儿子和周家合作?

    难道周家和沈万里达成了某种协议?

    这个念头从众人脑海闪过,让滨海市的这些商界大佬,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真要是他们猜测的那样,不出一个月,滨海市的所有产业都会被周家和沈家控制,他们即使抱成团拼死抵抗,也无济于事。

    王世文突然宣布的这个消息,让在场的众人都懵了,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滨海市商界的规矩,都是各位共同制定出来的,今天请大家来,就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你们有什么都可以提出来。”看到众人的反应,王世文脸上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笑着说道。

    意见大了去了,但这时候,谁敢第一个站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