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不算太傻
    ,精彩小说免费!

    “你,你什么意思?”张颖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小声问道。

    三个亿对她来说确实不多,但一个月的零花钱就是三个亿,就连她也没有这么豪气。

    就算她最看不惯的秦秋水,一个月的零花钱也不会有这么多吧。

    秦秋水的保镖,一个月的零花钱就有这么多,他到底是什么身份?

    各种念头不断从脑海飘过,张颖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变得很复杂。

    这个强势的男人,不但伸手了得,还有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让张颖根本就看不透对方,这让她对自己来之前想出色诱林一凡的计划,变得有些不自信起来。

    “我是想告诉你,我不差钱。”林一凡微昂着脑袋,就差把‘我是土豪’写在脑门上了。

    迎上张颖看向自己的复杂眼神,他知道自己这个比装的很成功,没等张颖开口,他继续说道:“顾云兮你应该是认识吧,他老子那么有钱,请我给她看病,也是看再她老子求我,再加上她和秦总是朋友,我才勉强出手。

    张小姐,你求我给你治病,你觉得就凭你拿出的这点诚意,够吗?”

    张颖脸色变得很难看,听林一凡的意思,给她治病可以,但必须拿出自己的诚意来。她自以为是的色诱,看来是行不通了。

    就连顾仲都要亲自求这家伙,他才勉强出手给顾云兮治病,难道这家伙是想让自己老子也来求他?

    不对!

    他在提起秦秋水的时候,故意加重了语气,难道……

    秦秋水刚刚出现在这里,并不是巧合!

    脑中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张颖娇躯不受控制的哆嗦起来。

    让她去求秦秋水,就算她放得下脸面,以秦秋水的个性,就会帮自己?

    看到张颖阴晴不定的脸色,林一凡站起身,淡声说道:“张小姐,如果你能说动秦总来帮你说情,或许我会帮你治病。”

    本想在秦秋水面前表现一番的林一凡,最后装逼失败,也没有和张颖在聊下去的兴趣,说完就抬步向咖啡厅外走去。

    ………………

    云雾山半山腰的独立别墅内。

    沈浩一进门,看到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的沈万里,脸上的表情一下变得不自然起来。

    “爸,我回来了。”沈浩走到沈万里身前,低垂着脑袋,小声说道。

    沈万里像是没听到沈浩的话,仍是一脸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报纸,这让沈浩整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沈万里上一次用这种无视的态度对他的时候,是他不小心得罪了省城的一位大少,那一次,沈浩在家里被关了一个月的禁闭,现在回想起来,也是让他一身冷汗。

    而这一次,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他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狂风暴雨。

    ‘

    一分钟,两分钟……

    差不多十分钟后,沈万里终于放下了手中的报纸,他抬手看向沈浩时,看不出喜怒。

    “先吃饭吧。”沈万里平淡的丢下一句话,起身坐到了餐桌前。

    沈浩小心翼翼的跟在沈万里身后,半个屁股搭在椅子上,那表情和姿势,看上去特别怪异。

    沈浩从小接受的家教都比较严,食不语,寝不言,这是烙印在他脑海,挥之不去的记忆。

    半个小时的用餐时间,让沈浩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久,当沈万里放下手中的筷子时,沈浩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

    “过来聊会吧。”沈万里再次丢下一句话,重新坐回了沙发上。

    终于要开始了吗?

    沈浩浑身一个哆嗦,急忙跟了过去。坐在沈万里对面的他,脸上挤出一抹不自然的笑容,小声问道:“爸,您找我什么事?”

    沈万里脸上的表情很平静,看不出喜怒,他盯着脸色不自然的沈浩看了几十秒钟,淡声问道:“你和周一天走的很近?”

    “我和周少见过几次……”沈浩没敢对沈万里有任何的隐瞒,将自己上次在酒会上,被林一凡戏弄的事也说了一遍。

    沈浩一边说,一边偷偷看着自己老子的表情变化,等他说完的时候,看到自己老子并没有开口的意思,他忍不住问道:“爸,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

    “你没错,继续和周少打好关系,明白吧?”沈万里摆摆手,淡声说道。

    这算是对自己的表扬吗?

    沈浩捉摸不透沈万里的真正意思,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口。

    “对了,张振东不久前来找过我,他和林一凡有些渊源,让我给他个面子,不要继续为难林一凡,你和他之间的矛盾,就先放一放吧。”沈万里沉默了几秒钟后,再次对沈浩说道。

    沈浩脸色一僵,双手下意识的紧握到一起,略带紧张的脸孔闪过一抹狰狞。

    这辈子的耻辱,都是林一凡带给他的,让他不要去找对方的麻烦,可能吗?

    但沈万里的话,从来都是不容置疑,即使沈浩内心在愤怒,在不甘心,也只能点头,“我,我知道了。”

    “你也老大不小了,在这样无所事事下去也不行,我帮你物色了一个女孩,明天跟我去见见。”沈万里接下来这句话,让沈浩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成家立业,这是每个男人都要经历的人生,但作为省城首富公子的沈浩,最不想的事就是结婚生子,这对他来说是对美好人生的一种束缚。

    “爸,我能不能不去?”沈浩犹豫了一下后,最后一咬牙,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沈万里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那个女孩你一定会满意的。”

    嗯?

    看到沈万里难得露出的笑脸,沈浩呆愣了一下,随后下意识的点点头,“那好吧,我明天过去看看。”

    沈浩被沈万里的神秘笑容勾起了好奇心,他很想知道,明天的相亲对象究竟会是谁,能让老头子这么肯定的说,自己一定会满意。

    直到离开别墅,沈浩脑袋还是有些昏昏沉沉,来之前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本以为老头子会再次将他关禁闭,却不想真的只是简单的吃一顿饭,然后陪老头子聊聊天,就放自己走了。

    沈浩不知道的是,在他的身影消失在别墅的时候,沈万里安装波澜不惊的脸色沉了下来。

    “盯紧他,不要让他被周一天当枪使了。”空荡荡的客厅内,沈万里像是在对空气说话,不过他话音刚落,一道沙哑的声音在客厅的角落处响起:“收到。”

    飘忽不定的声音一落,客厅角落处像是有一股阴风刮过,一道黑影一闪而过,紧闭的客厅房门突然被打开,接着又被关上,整个过程也就一个呼吸的时间。

    “周家,你也太小看我了,那件东西我找了整整十年,岂是你们想拿就能拿走的!”沈万里低语一句,波澜不惊的脸上闪过一抹森寒,随后又很快恢复了波澜不惊的表情。

    ………………

    “林哥,您怎么来了?”王灿脸上努力挤出讨好的笑容,凑到林一凡身前,笑着问道。

    大马金刀坐在沙发上的林一凡,很享受的猛吸一口王灿孝敬上来的中华烟,吐出一口浓浓的烟雾,他斜着眼看向王灿说道:“你去见王世文,谈的怎么样了?”

    “林哥,老头子似乎有意将我推到明面上来,不过我感觉心里特不踏实。”王灿脸上的笑容一僵,小心翼翼的对林一凡说道。

    上次按照林一凡的意思,去见王世文,回来后他就感觉睡觉都不踏实,好像王世文突然对他变好,是在打自己什么主意。

    但王灿想破脑袋,也没想出自己有什么值得王世文算计的。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王世文的种,而且王强不能生育,只有他才能给王家延续香火,按道理说,王世文不该算计自己才对啊。

    这小子还不算太傻!

    王世文在打什么主意,林一凡已经猜的**不离十,他这会来找王灿,就是试探一下这家伙,是不是被王世文忽悠住了。

    现在看来,王灿确实不是没脑子的人,这让他眼神不断的转动起来。

    无意中得知秦秋水是阴煞之体,他知道想要彻底的根治秦秋水的毛病,就必须要拿到被洪大师抢走的灵树,也就是洪大师口中的长生树。

    洪大师被王世文杀了,想要找到灵树,只剩下王世文这一个线索。

    从王灿身上下手,拿到灵树的几率是最大的,这也是他来找王灿的原因。

    “你知道被王世文杀的那个洪大师,是什么身份吗?”林一凡看向王灿,淡声问道。

    王灿急忙摇头,“我,我不知道。”

    “他是南疆的蛊师,他死了,他的师门或部族,一定回来帮他报仇。王世文杀了他的事,也一定会被查出来。”林一凡平淡的声音在王灿耳旁响起,却让王灿感觉像是一道道闷雷在耳旁炸响。

    报仇?

    怪不得王世文那老东西会将王强送出国,再将自己推到明面上来,原来是想让自己承受南疆蛊师的怒火!

    表面看似无脑的王灿,心思却很细密,一下就想到了王世文的打算,这让他整张脸扭曲到一起,看上去狰狞可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