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他怎么来了?
    ,精彩小说免费!

    “嘶……”

    消毒棉球碰触到伤口,胡静倒吸一口冷气,双手用力的抓紧了沙发扶手。

    即使她有了心里准备,但伤口传来的剧痛,还是让她差点没忍住跳起来。

    “你如果受不了,就告诉我一声。”表情严肃的林一凡,说话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来。

    “噗嗤!”

    站在一旁的丁原和几个男员工,突然同时笑出声来,破坏了房间中的凝重气氛。

    感觉到失态的丁原,急忙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另外几个男员工,也都急忙将脑袋偏向一旁,脸色憋的一片涨红。

    让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说‘受不了’?

    这用词听在丁原几人耳中,很容易让他们联想到岛国动作片的某个镜头,这也是他们忍不住笑出声的原因。

    不仅是丁原几个男人,就连剧组剩下的几个女孩子,在听到林一凡那句话时,也都面红耳赤,这让不明所以的秦秋水和唐倩,一头的雾水。

    “林一凡说错什么了吗?”唐倩凑到秦秋水身前,小声的问道。

    秦秋水摇摇头,看到丁原几人极力憋着笑,还有另外几个女孩面红耳赤的表情,她好看的眉头微蹙在一起。

    下一刻,胡静怪异的声音在耳旁响起的时候,秦秋水和唐倩,终于知道丁原那些人的反常表情是什么原因了。

    “啊……轻点……”

    双手死死抓着沙发扶手的胡静,是在受不了人头传来的那股剧痛,让她惊呼的声音都变了调。

    这声音……

    秦秋水和唐倩虽然都没经历过男女之事,但胡静此时的声音太熟悉了,想起林一凡之前的那句话,两女俏脸唰的一下,变得一片绯红。

    这混蛋!治病的时候还想着那些龌龊事!

    心神专注给胡静治疗的林一凡,要是知道秦秋水这些人对他的猜测,估计他能哭死。

    好在他并没有注意到秦秋水这些人的表情变化,帮胡静清理完伤口,右手在身前的桌上一滑,那只手像是长了眼睛一般,灰色的瓷瓶被他抓在手中。

    “啵!”

    瓶盖被弹开,发出轻微的声响。林一凡举起灰色瓷瓶在胡静的伤口上快速的晃动起来。

    灰色的粉末像雨点一般簌簌而下,均匀的洒落在伤口上。胡静的娇躯,在这时猛然的抖动了一下,她感觉像是有亿万只蚂蚁在同时啃噬。

    “马上就好了,坚持住。”林一凡放下瓷瓶,双手很有节奏的在胡静伤口周围快速的拍打起来。

    随着他双手的动作,胡静那张因剧痛有些扭曲的俏脸,慢慢恢复了平静。

    下一刻,但林一凡再次弹开一个瓷瓶盖,将红色粉末均匀洒落在伤口上时,刚刚平静下来的胡静,娇躯再次剧烈的抖动起来。

    周而复始,当林一凡将最后一种不知名的白色粉末洒落在伤口上,随着他双手快速的在伤口周围拍打起来,胡静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打湿。

    短暂的十多分钟,胡静却感觉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长久,如果再来一次的话,她很有可能会坚持不住。

    看到药粉完全被吸收后,林一凡快速用纱布将伤口包上,随后长长出了口气,“好了,明天这时候,伤口差不多就完全愈合了,也不会留疤,好好休息一下吧。”

    高强度的动作,让林一凡额头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配上他此时的表情,给人一种很有亲和力的感觉。

    丁原一众人,此时看向林一凡的眼神,都闪过一抹复杂之色。尤其是眼前闪过林一凡给胡静治疗时,那种认真的表情,让他们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对员工如此认真负责的人,会是王世文说的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

    就连秦秋水和唐倩,在看到林一凡给胡静治疗时的认真态度,让熟悉林一凡的两女,突然产生一种错觉,好像那个满嘴跑火车的大混蛋,和眼前这个他,不是一个人。

    这就好了?

    胡静犹豫了一下后,有些不放心的看向林一凡问道:“林总,这就完了?”

    胡静虽然不懂医,但她也知道,受伤后想要伤口快速愈合,打几瓶消炎的点滴,是必不可少的。林一凡就是洒了些药粉,这能让伤口明天就愈合,而且还不留疤?

    怎么听上去像是江湖郎中卖野药的感觉!

    不仅是胡静心中有这个疑问,就连秦秋水和丁原这些人,也都一脸狐疑的看着林一凡。

    虽然林一凡刚刚给众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很高名医的风范,但他的治疗方法,也太过于简单了吧?

    “对啊,这样就可以了。”林一凡很认真的点点头。

    他并没有做任何的解释,很多时候,再多的解释不如事实更有说服力。等明天取下纱布时,不需要他说任何一个字,胡静这些人就知道自己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了。

    胡静还想问些什么的时候,守在外面的剧组男员工一脸慌乱的跑了进来,“林,林总,来了好多人。”

    杂乱的脚步声在这时响起,四合院内一下子涌进来十多个,穿着统一黑西装的男子,从这些人身上散发出的气场可以感受到,随便拉出来一个,都不是刘超那帮手下能比的。

    老家伙终于来了!

    林一凡眉头一挑,抬步向外走去,丁原这些人紧随在他身后,不过从丁原这些人紧握的双手可以看出,他们似乎都很紧张。

    嗯?

    他怎么来了?

    走出正殿大厅的林一凡,看到站在四合院内的年轻人,脸上闪过一抹意外之色。、

    、

    “林哥,咱们又见面了。”年轻人笑着向林一凡迎上去,边走边说。

    向林一凡走来的这个年轻人,正是上一次在酒吧帮他的张欢。

    眉头微皱的林一凡,对张欢点点头,淡声问道:“你是来保他们的?”

    “林哥,刘浪求到我爸那里,我爸是在推脱不掉,就让我过来处理一下。”张欢笑着解释了一句。

    随后凑到林一凡身前,压低声音说道:“林哥,刘浪现在还不能动,你就当给我一个面子,以后林哥有用得着我的地方,随叫随到。”

    迎上张欢认真的表情,林一凡眼神闪烁不定,没有做任何表态。

    他和张欢并不熟,但他能感受到,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张欢就一直再向自己示好。上一次要说是因为周一天的原因,他还能理解。

    而这次,以张欢的身份,还需要放低姿态求自己吗?

    他究竟想做什么?

    林一凡眼神闪烁不定,盯着张欢看了差不多有一分钟,最后对张欢点点头:“我给你面子。不过,我要的赔偿费,一份都不能少。”

    “林哥放心,刘总已经准备好了赔偿费。”张欢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写有一串零的支票递给林一凡,笑着说道。

    林一凡也没废话,将支票收进怀中,随后对张欢摆摆手:“你现在可以带着他走了。”

    张欢对林一凡的冷淡态度一点也不生气,说了几句感谢的话,随后叫手下带着晕死过去的刘超他的一帮手下,快速离开了四合院。

    从始至终,张欢对林一凡的态度都很友善,没有一点黑道太子爷的倨傲。看着张欢消失的背影,林一凡双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的神色。

    秦秋水在看到张欢出现的时候,内心很是紧张,生怕林一凡会和对方发生矛盾的她,已经做好了站出来的准备,却不想张欢在林一凡面前,将自己的姿态放的这么低。

    第一次见到张欢对林一凡示好的时候,她相信了林一凡半真半假的解释,但这一次,似乎林一凡之前的那个解释,有些说不通了。

    这家伙和张欢,究竟是什么关系?

    丁原不知道张欢的身份,但从张欢带来的一般手下强大的气场可以感受到,对方的身份很不简单。本以为今天的事不好解决,结局却完全出乎了他的预料。

    和林一凡只接触过两次的丁原,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了。

    不过经过今天的事,丁原对林一凡之前的那种敌意,似乎少了很多。

    或许是林一凡表现出的强势,又或许是林一凡对自己这些人表现出的关心。不管怎么说,林一凡在他心中的形象,在不知不觉中悄然发生了变化。

    “老丁,今天让大家好好休息一天,带他们出去放松一下,所有费用全部算我的。”林一凡压下心中飘飞的思绪,看向一脸复杂的丁原,笑着说道。

    丁原点点头,这次倒没像之前那样冷淡,他脸上挤出一抹不自然的笑容,“我知道了林总,你要有事就先去忙吧。”

    “那行,有事给我打电话。”林一凡拍拍老丁的肩膀,随后招呼秦秋水和唐倩一声,三人很快离开了四合院。

    看着林一凡消失的背影,一个剧组的工作人员急忙凑到丁原身旁,小声问道:“丁导,我们今天真的不拍了?”

    “哎……这几天赶得太急了,就按林总说的,让大家都放松一下吧,你们商量一下,看看一会去哪里吃饭。”丁原收回看向林一凡背影的目光,叹息一声。

    此时的他,心情是很矛盾的,犹豫了一下后,他套出手机拨通了王世文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