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世外高人
    ,精彩小说免费!

    “坏了,沈浩那小子跑了。”看着沈浩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林一凡这才装作刚发现,急忙对秦秋水喊道。

    秦秋水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就向让李一凡将沈浩追回来。不过到嘴边的话,又被她咽了回去。

    将沈浩抓在手中,沈万里短时间内确实不会将他们怎么样,但一直将沈浩扣着不放,也不是长久之法。

    秦秋水原本打算的是等回到公司,在好好的和沈浩解释一下,虽然不能取得对方的原谅,最起码不会让他更加记恨自己和林一凡。

    但沈浩跑了再见他抓回来,事情就变味了,她停顿了几秒钟后,对想要推门下车的林一凡说道:“跑就跑吧,不要再去追了。”

    林一凡也就是做做样子,就算秦秋水让他去追,最后的结局也是追不上。

    车子重新启动后,林一凡没在继续缠着秦秋水,靠在副驾驶上微闭着双眼,看上去像是睡着的样子,其实是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做。

    另一边,从酒店离开的顾仲上了王世文的车,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停在了滨海市娇躯一座古色古香的大院前。

    “顾兄,请进,大师就在里面。”王世文下车后,笑着招呼顾仲向古色古香的大院走去。

    以顾仲在滨海市的能量,他竟然不知道这里会有这座,让人来过一次就会记忆深刻的古宅院,这让他看向王世文的眼神,闪过一抹意味深长的神色。

    推门而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假山,清澈的水流绕着假山周而复始的流淌着,几条锦鲤鱼不时的从假山的池水中跃出水面,给人一种宁静祥和的感觉。

    “铮,铮……”

    悠扬的筝音由远而近,飘荡在顾仲耳旁,让他下意识的循着筝音望去。假山右侧一片竹林前,挽着发髻,身穿白色长袍的半百男子端坐在古筝前,随着男子双手的动作,让人陶醉其中的悠扬筝音时急时缓。

    世外高人!

    此情此景,让顾仲脑海中不由的冒出一句话,“古来隐者皆寡欲,云峰茫茫气节耸。云水襟怀品行在,平生高洁歌谣颂。”

    顾仲第一次见到有如此风度的世外高人,让他下意识的抬步走去。

    王世文急忙抬手拦住想要走过去的顾仲,脸上闪动着凝重之色,“顾兄,等一下在过去。”

    “是我唐突了。”顾仲从令人陶醉的筝音中清醒过来,不好意思的笑笑。

    时急时缓的筝音变得越来越急促,让站在院门口的顾仲和王世文的呼吸,也随着筝音变得急促起来。两人的感觉就像是在蹦极,那种弹起又急速坠落的失重感,像是真实发生在身上似得。

    急促的筝音发出一声颤鸣,突然停了下来,让随着筝音心情起伏的顾仲和王世文,感觉整颗心像是突然被攥住一般。

    “大师,怎么突然停了?”最先反应过来的王世文,小心翼翼的看向微闭着双眼的白袍男子,小声问道。

    顾仲此时也清醒过来,他再次看向白袍老者的眼神一片肃然起敬。从刚刚琴声中,他听出了白袍男子心中的万千豪丈却又心灰意冷的复杂心情,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人生出想要亲近的错觉。

    “琴即身心,心随琴动,心乱则弦断。”白袍男子的声音很轻,让王世文和顾仲感觉像是近在咫尺,又像是远在天边。

    脸色肃穆的顾仲微皱着眉头,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在感悟。风吹过,带起竹叶的沙沙之音,让小院陷入一种不可描述的寂静中。

    像是沉思,也像是顿悟的顾仲,双眼中闪过一抹精芒,脸上接着露出一抹微笑,他看向端坐在古筝前的白袍老者,很认真的说道:“大师,真乃世外高人也。”

    微闭着双眼的白袍男子突然睁眼,并没有像顾仲那样有锐利的精芒闪过,那双眼看上去和普通人美哦与任何区别,不过让人看上一眼,就忍不住要沉醉在其中。

    他的目光从顾仲身上扫过,随后落在王世文身上问道:“王先生,这位是?”

    “周大师,他是我朋友顾仲,想要和您认识一下。”和以往强势的形象完全不同,王世文面对白袍男子的时候,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

    即使面对滨海首富沈万里,王世文的态度也是不卑不亢,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王世文如此放低姿态的样子,这让他看向白袍男子的眼神,变得更加凝重起来。

    对于对方治好顾云兮的病,也燃起了更大的希望。

    “周大师,冒昧来访,还希望你不要见怪。”顾仲笑着对白袍男子说道。

    “进来坐吧。”白袍男子对顾仲点点头,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他的双脚就像是踩在弹簧上一般,直接从古筝后面弹了起来,轻飘飘的落在王世文和顾仲身前,笑着对两人招招手,随后转身向古色古香的正堂大厅走去。

    白袍男子流露出的这一手,让顾仲眉头快速的跳动起来,他看向王世文张了张嘴,最后一个字也没说,跟在白袍男子向大厅走去。

    看着顾仲走向大厅的背影,王世文脸上闪过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他紧随顾仲身后跟了上去。

    “周大师,这次冒昧来访,是想麻烦你一件事,还希望周大师能出手。”落座后,顾仲也没废话,直接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开门见山的说了出来。

    坐在一旁的王世文,也在这时帮腔:“周大师,顾兄令爱的事,我上次和您提过,顾兄现在是是在没办法才找上您,要不您就帮着看看吧。”

    端坐在上首的周大师,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和之前那个世外高人的形象比起来,此时的他就是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普通人。

    如果不是顾仲刚进门时见识到了周大师的与众不同,无论王世文现在怎么说,他都不相信周大师能治好自己女儿的病。

    很多时候,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但更多时候,只有亲眼所见,才会更有说服力。

    “顾先生,既然王先生开口了,我给他这个面子,不过想要治好令爱的病,我需要准备一下,明天午时,我准时去给令爱治病,在这之前,千万不要让她和任何男人偶遇接触。”周先生笑着点点头,淡声说道。

    听出周大师话语中另一层意思的顾仲,眉头一挑,紧盯着周大师看了将近半分钟,最后还是忍不住问道:“周大师,我知道了,明天我会亲自来接你,只要能治好云兮的病,定有厚报!”

    顾仲说完,站起身对周大师和王世文打声招呼,快步离开了大厅。

    王世文亲自将顾仲送出门,看着顾仲的车消失在视线中,他脸上闪过一抹玩味的笑容,“是人都有弱点,顾仲,希望你能拿得起放得下。”

    他低语一句,随后转身走回正殿大厅,看向翘着二郎腿,一副神棍模样的周大师,“周大师,顾仲非常看中他女儿,这件事要是出了任何纰漏,这个后果就算是我,也不一定能承担的起,你真有十足的把握?”

    冷着脸的王世文,说话的语气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哪还有之前那种恭敬和小心翼翼。

    “王总,我可是‘鬼医门’的弟子,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怎么出来行骗江湖?”大咧咧坐在椅子上的周大师,一脸自信的看向王世文说道。

    在听到‘鬼医门’这三个字的时候,王世文脸上闪过一抹很明显的忌惮之色,很快又被他掩饰下去,再次开口的语气变得缓和下来,“周大师,只要这件事扮成了,我可以给你这个数。”

    王世文说着,竖起一根手指对周大师晃了晃,这让周大师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激动的问道:“王总,你没骗我吧?”

    “周大师,我王某人说话向来一言九鼎。”他说道这里顿了一下,眼神转动几下后,接着说道:“如果周大师还能帮我一个忙,我可以在这个价钱的基础上,再给你加一倍。”

    周大师脸上的笑容变得更加兴奋,急忙问道:“王总,什么事你说,我一定帮你办好。”

    “我要林一凡生不如死!”王世文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尤其是提到林一凡的时候,特意在这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可见他心中对林一凡的恨意有多大。

    被王世文惦记上的林一凡,此时正大马金刀的坐在唐倩的办公桌上眉飞色舞的吹嘘着:“二老婆,我当时没在场,不知道滨海商界那些大佬的气场有多强大,不过在我面前,那些人最后都乖乖的向我低头认错。就连秦总都夸我,说要是没有我在场,今天无论如何也谈不下这个合作。”

    瞪着双眼的唐倩感觉自己像是在听评书,看着林一凡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这么厉害,秦总怎么还把你副总的职务给撤了?”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

    饶是林一凡脸皮够厚,也不禁老脸一红,他这会跑来找唐倩吹嘘,就是因为被秦秋水撤掉了副总的职务,跑这里来找存在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