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原来是他!
    ,精彩小说免费!

    “你怎么知道秦总是来谈业务的?”林一凡微皱着眉头沉默了几秒钟,看向张颖问道。

    秦秋水带他来参加今晚的酒会,并没有是干什么,对于张颖的话,他是不怎么相信的。但他又怕真会因为自己的冲动,坏了秦秋水的事。

    虽然他做事从来不考虑后果,向来都是随性而为,但和秦秋水牵扯上关系的时候,他还会替对方考虑一下的。

    不管咋说,秦秋水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作为一个男人,尤其是将自己当成有大抱负的男人,林一凡和秦秋水在一起的时候,看似对她没个正行吗,真要是牵扯到秦秋水的利益,他还是会分轻重的。

    “今晚来这里的人,都是来找沈少父亲谈业务的。”张颖对林一凡翻了个白眼。

    这家伙竟然连秦秋水来着干什么的都不知道,还敢往死里得罪沈少,他不得不佩服林一凡的心真大。

    沈万里可是滨海市的首富,像他那种大人物,怎么可能会闲得无聊整出一个酒会,请这些人来这里闲聊?

    张颖老爹来这里,也是为了和沈万里谈合作的事,带她来这里,是想通过这个酒会,让她和滨海市的这些大少小姐增加一些感情,对以后多少有帮助。

    可以说今晚的酒会,就是滨海市上层人物一个谈合作和联络感情的聚会,所以在这种聚会上,从来没有人会动粗。

    林一凡的到来,打破了这个纪录!不但在酒会上动手,还将东道主沈少的保镖打的晕死过去,这还不算完,看他的架势,还准备和沈少干一架。

    “那行吧,看秦总的面子,我就不和他计较了。”在知道秦秋水却是是来这里谈合作的,林一凡不准备继续和沈少计较。

    不计较?可能吗?

    林一凡不打算计较,但丢了面子的沈少,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林一凡。

    林一凡并不知道沈少心中的想法,他走到良子几人身前,他抬手抓起几人的手点动了几下,细如发丝的银针被他快速受尽怀中,即使沈少这些人瞪大了双眼,也没看清林一凡的动作。

    在银针被林一凡取出来后,良子这些人身上的剧痛慢慢消失,这让良子几人终于长长的松了口气,大口的喘息起来。

    刚刚经历的那种痛苦,良子这辈子都不想在经历第二次,这让他看向林一凡的眼神,变得很是畏惧,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倨傲。

    主要是林一凡这一手太过于诡异,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身上为何会突然出现这种难以忍受的痛苦。

    看到良子几人脸色慢慢恢复了自然,沈少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一些。不过在此看向林一凡的时候,脸色又变得有些阴沉下来。

    “人我帮你看好了,你要是再敢为难秦总,他们在犯病,我可不会再出手救治了。”迎上沈少阴冷的眼神,林一凡知道这家伙心中一定在打着什么坏主意,半真半假的威胁了沈少一句。

    “打了我的人,就想这么算事?”听到林一凡话语中对自己的威胁,沈少冷哼一声。

    不过想到林一凡强悍的身手,就连他花重金请来的黑子都不是林一凡的对手,沈少知道想要用武力教训林一凡,暂时不可能。但让他就这么咽下这口气,更加不可能。

    既然林一凡这么在乎秦秋水的事,那沈少肯定要拿这件事来做文章。

    “怎么着?还想和我玩玩?”他都不计较了,沈少这家伙竟然又嚣张起来,真以为他是怕事的人?林一凡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沈少问道。

    他说完,太不向晕死过去的黑子走去,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走到黑子身前的林一凡,抬脚在黑子身上踢了几下,黑子发出几声痛苦的呻吟,一下从地上爬了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迎上林一凡玩味的眼神,黑子有些紧张的问道。

    两拳将他打的晕死过去的林一凡,在黑子心中留下了不小的心理阴影,虽然林一凡这会什么都没做,但黑子下意识的就害怕,很想远远的躲开,再也不要见到对方。

    “你还欠我一拳吧。”看到黑子紧张的表情,林一凡笑着说道。

    刚刚给沈少面子,将良子几人治好,沈少不但不领情,还想继续找自己麻烦,林一凡不可能再给他脸。继续教训黑子,就是让沈少知道,他也不是好脾气的人,再敢继续找自己麻烦,下一个被教训的就不是保镖,而是沈少本人了。

    虽然为了秦秋水的事,他可以做出让步,但他也是有底线的人。不管是谁,一而再,再而三的找他麻烦,就算对方是天王老子,他也敢和对方硬怼。

    林一凡这句话想要表达的意思,沈少一下就听出来了,这让他有些骑虎难下。

    大厅内的气氛再次变得诡异起来,远远退到一旁围观的众人,脸上不时的闪过兴奋和紧张。

    在他们心目中高不可攀的沈少,接连被林一凡打脸,而林一凡此时再次威胁沈少,让这些人都很想知道,沈少会不会做出让步。

    “踏踏……”

    沉重的脚步声突兀的在诡异的大厅内响起,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就连林一凡也下意识的看向对方。

    穿着一身中山装,梳着大背头的年轻人,带着两个精瘦的保镖在这时走了进来。年轻人的半张脸被墨镜遮住,行走间带着一股脾气的年轻人,感受到大厅内诡异的气氛,脚步一顿。

    他的目光快速从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脸色阴晴不定的沈少身上,“沈少,这是怎么回事?”

    年轻人说话的时候,目光在脸色苍白的黑子身上来回扫视着。

    沈少看向年轻人时,脸上挤出一抹不自然的笑容,“张少,你总算是来了,可是让我好等啊。”

    沈少说着,向张少迎了上去。对于自己保镖被林一凡两拳打的晕死过去的丢人事,他肯定不会对张少说。

    看到沈少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张少也没再继续纠缠这个话题,他笑着和沈少握握手,随后两人向着大厅休息区的沙发走去。

    “这小子谁啊,面子不小哦。”看到脸沈少都对被叫做张少的年轻人小脸相迎,林一凡有些疑惑的嘀咕一句。

    虽然他并没有将滨海首富的公子沈少放在眼中,但沈少的身份摆在那里,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和沈少平起平坐。但刚走进来的张少,显然是和沈少身份相当的人,不然沈少也不会用这种态度对他。

    能和滨海首富公子平起平坐的年轻人,林一凡还真想不出对方的身份。

    “他是洪义堂堂主的公子,张欢。”张颖小声对林一凡解释了一句。

    洪义堂?

    怎么听上去不像是什么大公司的名称啊。

    张颖的解释让林一凡更加疑惑,忍不住问道:“洪义堂是干什么的?比滨海首富还有钱?”

    另一边,正被林一凡打听身份的张欢,和沈少闲聊了几句后,再次看向脸上不时闪过痛苦之色的黑子,随意的问道:“沈少,黑子跟你这段时间用着还习惯吧?”

    黑子之所以被沈少相中,花重金请来当自己的保镖,算是张欢从中牵线搭桥,今晚被沈少邀请来参加这个酒会,张欢自然要问一下。

    沈少脸上的小欧让僵了一下,在没遇到林一凡之前,沈少对黑子还是很满意的,不过今晚丢尽了他脸面的黑子,让沈少很失望。

    但当着张欢的面,他又不好意思说出来,脸上挤出一抹不自然笑容的沈少,点点头说道:“黑子的表现还不错,这还多亏了张少的推荐。”

    熟悉沈浩的张欢,一下就听出了沈浩话语中的不自然,不过他并没有揭穿,而是看向黑子问道:“黑子,以后跟着沈少,一定要好好表现,沈少不会亏待你的。”

    脸上不时闪过痛苦之色的黑子,不自然的点点头,犹豫了一下后,最后忍不住说道:“张少,对不起,我让您和沈少失望了。”

    被林一凡打断了胸骨的黑子,他知道今晚的酒会丢了沈少的面子,酒会过后,沈少肯定会找个理由将他开除。

    受了重伤的他在失去保镖的工作,以后什么也做不了。此时主动对张欢道歉,主要是想借张欢的手,帮沈少找回面子,或许这样还能让沈少给他一个继续留在身边的机会。

    沈少是好面子的人,不愿意对张欢提起刚才的事,但黑子却不同,人都差点被打死,还要什么脸面?

    “怎么回事?说清楚。”张欢眉头一挑,淡声问道。

    黑子将自己被林一凡两拳打的晕死过去的事快速说了一遍,说完后,他看向张欢说道:“张少,请您帮我教训那小子。”

    张欢没想到自己晚来这一会,竟然错过了一场好戏,对于两拳打晕黑子的那个年轻人,让张欢提起了一些兴趣。

    他看向林一凡的时候,从张颖口中了解到张欢身份的林一凡,此时正好也看了过来。

    “那小子叫什么?”迎上林一凡玩味的眼神,张欢一脸轻松的向黑子问道。

    “张少,那小子叫林一凡。”黑子急忙对张欢说道。

    听到林一凡这三个字,张欢感觉很熟悉,大脑快速转动了几下,他脸上突然露出一抹古怪的表情,“原来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