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农夫三拳有点疼
    ,精彩小说免费!

    “爸!”

    秦秋水想死的心都有了。

    林谷义走上前来,笑眯眯道:“是你爸林峰打来的电话吧?我和你爸已经商量好了,俗话说强扭的瓜不甜,我们也不逼你们。我们双方老人决定给你们一年的相处时间,若是你们一年之内没动感情,这娃娃亲就自动解除,你觉得如何?”

    “一年的时间相处?”

    秦秋水犹豫不定。

    说实话,他一分钟都不想跟林一凡待在一起,但父亲林峰的强硬态度,又不好一口拒绝。

    “从今天起,林一凡便是你的私人保镖,一年之内,你们若是没有产生男女感情,我们便不再插手你们两人的婚事。”

    林谷义一本正经道。

    “好吧。”

    秦秋水沉思片刻,点了点头。

    私人保镖?

    哼,施展些手段让林一凡知难而退就行了,应该不是难事。

    “一凡,从今天起,你就是秋水的私人保镖,她要是掉了一根毫毛,我打断你的狗腿!”

    林谷义一把将企图开溜的林一凡给揪了回来。

    “不干!”

    林一凡一副视死如归的坚定表情。

    “一个月工资八千块!”

    林谷义淡淡道。

    “真的?”

    林一凡眼睛发亮,当即点头哈腰地给秦秋水开门:“大小姐请上车,嘿嘿,一个月八千块钱,别说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就是给你端屎端尿,我都乐意!”

    秦秋水有些反感地皱了皱眉头,径自上了副驾驶座位。

    林一凡笑眯眯地钻入了后车座。

    司机发动车子,一个漂亮的甩尾,在林谷义的目送下,徐徐离开。

    “美女……哦,不对,大小姐,我事先申明,我只是一名单纯的私人保镖,负责保护你的人身安全。如果你要是利用职务之便,企图潜规则我的话,我警告你,我不是那种人!”

    没等车开出多远,林一凡便一脸严肃地跟秦秋水搭话:“当然了,如果你愿意涨工资的话……嘿嘿,我也是可以勉为其难地给你暖被窝的,主要是这个价钱嘛,我们得好好商量一番……”

    林一凡一脸坏笑地看着秦秋水,双眸烁烁放光。

    “你给我闭嘴!”

    秦秋水气得直翻白眼:“你要是再敢口嗨,你就立刻给我滚下去,一分钱都没有!”

    哼,想得倒美!

    也不想想,以秦秋水的身材样貌,也不知道有多少青年才俊排着队想要讨好她呢!

    林一凡一个山里的穷小子,居然幻想着能够跟秦秋水同床共枕,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林一凡闻言一怔,有些尴尬地缩了缩脖子,自顾自地嘟囔了一声:“呸,人家还是童男子呢,你要是真的贪婪我的男色,完事之后,是要给我封红包的!我虽然是山里人,但规矩还是懂的。”

    车子七拐八绕下了山,刚下完雨,山路稀烂,车子一路颠簸,秦秋水的心情也是一团糟。

    反倒是林一凡,一个人舒舒服服地躺在后车座上睡起了大懒觉,甚至打起了呼噜,这让秦秋水的脸色越发难看。

    咔……

    忽然,车子猛地一晃,下一刻便哐当一声陷入了稀烂的泥坑中,任凭司机猛踩油门,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糟了,好像掉坑里了!”

    司机有些尴尬地看着身旁的秦秋水:“大小姐,你等一会儿,我下去看看能不能推上来。”

    “慢着,用不着你去。”

    秦秋水看了一眼窗外泥泞的黄泥路,柳眉微蹙,转头斜睨了一眼仍在呼呼大睡的林一凡,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抬手一巴掌拍在林一凡的脑门上。

    “我靠,你要谋杀亲夫啊?”

    林一凡怪叫一声,睁开朦胧的双眼,怒气冲冲地瞪着秦秋水:“那个……大小姐,我是你的私人保镖,不是奴隶,我是有尊严的,你要是再敢在我睡觉的时候揍我,信不信我翻脸不认人?”

    “少废话,两百块,滚下去推车。”

    秦秋水看都懒得多看林一凡一眼,伸手从香包中抽出了两张百元红钞,递给了林一凡。

    虽然与林一凡相处的时间不长,但秦秋水对他视财如命的性格已经了如指掌!

    “遵命!”

    林一凡变脸比翻书还快,一把夺过钞票,乐呵呵跳下车,扎稳马步,便开始发力推车。

    轰……

    林一凡力大如牛,没等司机猛踩油门,便硬生生地将车从泥坑中推了出来。

    “这家伙,好大的力气!”

    司机瞠目结舌地看着后视镜中的林一凡。

    “快开车,甩掉他!”

    秦秋水娇喝出声。

    “好咧!”

    司机笑眯眯地答应一声,猛地一脚油门,奥迪a8呼啸而出,转眼间便窜出了数百米,将满身泥泞的林一凡给甩在了身后。

    “喂,等等我!”

    林一凡健步如飞,一边追一边喊,被甩开后站住脚步,丝毫没有着急,嘴角反而微微上翘:“呵呵,看来我只能走捷径了,一个月八千块钱的工作,我可不会轻易放弃。”

    说着,转头朝着一旁的悬崖飞奔而去。

    哗!

    下一刻,林一凡毫不犹豫地跳下了悬崖,整个人顺着将近九十度的陡峭悬崖飞快下滑,乍一看,林一凡仿佛是自寻短见,但其实,林一凡的手脚,每隔一段距离,便会抠抓岩石缝隙、树枝来缓冲下坠的惯性,转眼之间,便从半山腰顺利抵达山脚,只见林一凡一个纵身飞跃,轻松落入了山脚的碧水潭中,溅起漫天浪花。

    “呼,真爽!”

    林一凡畅快地在水中游了片刻,才恋恋不舍地上了岸,将身上沾染的湿泥洗干净,光着上半身,不急不慢地走向山脚下的村庄。

    与此同时,秦秋水所乘坐的奥迪a8仍在半山腰上缓慢移动。

    村口,一个穿着破洞大裤衩的青年,正蹲在路口百无聊赖地抽着旱烟,眼睛时不时地朝着山路上瞅。

    在他身旁有一条躺椅,一个足有两百来斤的光头胖汉,正舒服地躺着喝茶,口中哼着小曲。

    “老大,我瞅见车了,要不了十分钟就要路过咱这地界。”

    黑瘦青年,转头冲着躺椅上的胖子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大黄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