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

    “陈长老,你不觉得炼狱战队今天的举动很反常吗?”紧皱着眉头的于正看向陈诚,沉声问道。

    内心火热的的陈诚这会满脑子想的都是那道基因药液,用来改造自己儿子陈希的体质,拿回去向炼狱战队反常的事。

    他以为于正是不想让自己那道基因药液,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于长老,南宫昊已经被逐出天正门,只有拿到基因药液,才能重新培养出更优秀的弟子,这样的机会课不多,难道你想要放弃?”

    虽然是在为自己的儿子考虑,但陈诚不会傻乎乎的直接说出来,而是一副为天正门着想的表情,义正言辞的看向于正说道。

    天正门的所有人都对南宫昊给予了河大的希望,和南宫昊比起来,天正门的其他弟子就显得黯然失色太多了。

    而此时,即使南宫昊还能重新修炼,也没有了再回天正门的机会。这就给了其他人的机会,陈诚自然希望这个机会能落在自己儿子身上。

    “陈长老,你觉得以炼狱战队的实力,还需要借助隐世家族的手除掉林一凡?”于正对陈诚质问的语气似乎很生气,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反问了一句。

    “于正,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斩杀林一凡,拿到基因药液。”看到于正没有出手的意思,陈诚脸色沉底沉了下来。

    炼狱战队和隐世家族之间一直存在了竞争,双方都恨不得灭掉对方。因为一个林一凡,炼狱战队竟然拿出基因药液,要说对方没有阴谋,他不相信。

    银队长突然抛出的这个诱惑是在太大,让精明如老狐狸的那些隐世家族的家主都不能正常的思考,才会相信对方的话。

    如果这些人能够稍微保持一些理智仔细想的话,就能发现今天的道会,炼狱战队的人处处都透着古怪,似乎在酝酿一个阴谋。

    不过银队长一直以林一凡杀金狼的事为借口大做文章,让绝大部分人都以为,炼狱战队这是要借林一凡的事立威。

    如果真要是这些人想的这么简单,倒是好事,怕就怕银队长在借助林一凡的事大做文章的背后,在酝酿一个针对隐世家族的大阴谋。

    可惜,就连和他同为师门的师弟陈诚都变得不理智起来,于正知道即使自己去找那些家族的家主去说自己的担忧,不但不会让那些人相信自己,反而会让对方认为是自己故意不想让他们那道基因药液。

    心中隐隐不安的于正深深看了一眼一脸怒气的陈诚,叹息一声,没再说什么。

    被所有人惦记的林一凡,此时终于来到了山顶,这是他第二次来这里,心情却和第一次完全不同。

    唯一相同的一点是他来着的目的,第一次来是为了杀林峰和龙葵。而此时,他是来杀敢动他女人朋友的银队长。

    “林先生,等等我。”气喘吁吁跟上来的吴帅看到林一凡向后山演武场的方向走去,急忙喊了一句。

    道会上有那么多的强者,还有炼狱战队的人都在,林一凡单枪匹马的杀过去,说实话,吴帅一点都不看好对方。

    他叫住林一凡,是想做最后的努力,在劝对方一下,让他不要去做冲动的事。

    可惜,林一凡像是没听到他的话,身子一闪消失在原地,快速向演武场的方向赶去。

    云本热闹的道会,却因为银队长一句话,变得安静下来,不少人凑在一起窃窃私语,从这些人的表情可以看出,他们都在为斩杀林一凡做准备。

    “他来了!”银队长在这时突然开口,看向演武场入口方向的眼神,闪过一抹森寒的冷笑。

    平淡的三个字在众人耳旁响起,让众人脸上都闪过一抹激动。像是演练好的一般,在林一凡的身影刚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时候,隐世家族的各大家主几乎同一时间站起身,这些人看向林一凡的眼神,都是一片火热。

    和这些家主激动表情完全相反的秦秋水几人,看着那个销售的身影一步步走来,几人的神子剧烈的都动起来。

    总是以冷傲形象示人的秦秋水,完全没有了泰山崩于眼前面不改色的沉稳,因紧张娇躯不受控制的哆嗦着。

    顾云兮和清蝉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手,看向一步步走来的那个消瘦身影的眼神满是紧张和不安。

    在场这么多人,而且实力都强的离谱,都想要林一凡的命。他此时出现在这里,还有离开的机会吗?

    胖子白云冲和华沛,不知道是因为见到林一凡激动,还是因为担心对方的安危,三人的神子也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他真的来了?”自废修为的慕容俏眼神中闪过一抹失落。

    这时候来这里,不是来送死的吗?

    唯有一人,在看到林一凡出现的时候,脸上露出一抹会心的笑容,正是被陈诚废掉修为的南宫昊。

    在滕王阁和林一凡的那一战,留给南宫昊的记忆太多过于深刻,这也是他回到天正门就闭关的原因。

    在遇到林一凡之前,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年轻一辈最有修炼天赋的人。虽然他从来不在乎外人的评价,但他内心却是骄傲的。

    直到遇到林一凡,和对方交手后她才知道,他所有的骄傲在对方面前,似乎都不值得一提。

    以明劲初期的实力和对方比针法,他输得心服口服,而对方当时还没入道。

    缓步而来的林一凡一眼就看到了秦秋水几人,迎上几人紧张和不安的眼神,他露出一抹笑容,“秋水,云兮,碧瑶,我来了。”

    秦秋水几人被杀,完全是因为他,此时看到几人并没有受什么伤,这让他悄悄松了口气。

    林一凡平淡的一句话听在秦秋水几人耳中,让内心紧张不已的几人,心情突然平静下来。

    尤其是看到林一凡脸上露出的熟悉笑容,让她们总是莫名的相信这个世上,似乎就没有对方做不到的事。

    林辰身子一闪,几个弹跳落在了擂台上,他看向林一凡的眼神一片森寒,从牙缝里基础几个字,“林一凡,你杀我儿林峰,今天朔夜救不了你,上来领死!”

    虽然林辰恨不得将林一凡千刀万剐,但以他林家家主的身份第一个跳出来,很不合他的身份。但银队长之前的许诺诱惑力太大,林辰也顾不得朱总身份的事,生怕别人抢在他前面杀了林一凡,这才会第一个跳上擂台。

    龙傲天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林辰,脸上闪过一抹挣扎之色后,身子一闪落在另一座擂台上,“林一凡,你杀我三弟和龙鸣,我给你反抗的机会,只要你能接我三招,我饶你一命!”

    龙鸣虽然也急切的想要杀了林一凡,那道银队长手中的基因药液,但他却不会向林辰那样急切,不顾身份形象的直接叫嚣着要杀对方。

    毕竟林一凡只是一个刚入道的新人,表现出太强烈的杀意的话,他怕对方会不敢上来,很有可能会给了别人斩杀对方的机会。

    看到申屠文天也要上擂台,一直沉默的申屠雪,目光从换不而来的林一凡身上扫过,突然开口说道:“爸,算了吧。”

    “雪儿,你……”迎上自己女儿那双复杂的眼神,申屠文天双眼中闪过一抹心疼。

    被林一凡羞辱了两次的宝贝女儿,修炼出了问题导致修为被废,整个人突然变得沉默寡言起来,这让申屠文天很担心对方会想不开。

    带女儿来参加道会,申屠文天是想让对方从阴影中走出来。此时看到自己女儿见到林一凡时的反常表情,让他心疼的同时,对林一凡的恨意更大。

    不过申屠雪的话,让他又有些迟疑不定,他不知道对方为何不让自己去替她报仇。

    “爸,如果不是他,或许我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事什么,说起来,他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你就不要在为难他了。”申屠雪的声音很平静,也很认真。

    两次被林一凡羞辱,还有林峰的死,让申屠雪回到家族后疯狂的修炼,想要亲手为林峰报仇。最后因为心中的怨念太重导致走火入魔,沦为了永远都不能修炼的普通人。

    这个打击一度让申屠雪动了自杀的念头,不过在听到林一凡杀了金狼的消息时,申屠雪才知道自己和对方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隐世家族都不敢动的人,招惹到林一凡,那家伙也毫不犹豫的杀了,试问整个华夏,有谁敢?

    即使换成她父亲申屠文天,也没有这个魄力吧。

    自己和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其他家族的家主虽然也想杀了林一凡,但他们却没有龙傲天和林峰那样动手的理由,只能忍着心中的冲动,等待林一凡拒绝两人,这样他们才有机会。

    这时,又有两道身影落在了擂台上,这两人是慕容天和陈诚。

    “林一凡,因为你,我女儿自废修为,今日你若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我必杀你。”慕容天给自己找了一个勉强出手的理由。

    陈诚用同样的借口看向林一凡,说道:“冒充天正门弟子,南宫昊也因为你被废掉修为,你死不足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