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自废修为
    ,!

    “不怕死的我见过很多,但从来没见过主动求死的,林一凡,如果你这次还不死的话,我倒可以考虑和你做朋友。”公孙离一脸嘲讽的看着林一凡和吴帅,嗤笑一声。

    赵生阳武极几人此时也都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些人之前在月家庄园,都被林一凡羞辱过,此时终于有了报复的机会,全都将对林一凡的不满爆发出来。

    “你们不要太过分了。”吴帅被董翰几人的嘲讽气的浑身一阵哆嗦。

    在林一凡让他带路来这里的时候,他就想到了此行是凶多吉少,这不,还没上山,就被东汉这些人先嘲讽了一遍。

    倒是林一凡,此时看上去异常的平静,似乎董翰几人嘲讽的对象不是他。看着不断叫嚣和嘲讽自己的几人,他突然一笑,“你们好像对我很不满?”

    何止是不满!这些人杀了林一凡的心都有。

    平时高高在上的他们,放低了姿态去拉拢对方,这小子竟然还羞辱自己这些人,简直死不足惜。

    董翰几人一愣,随后再次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的东汉至者林一凡,嗤笑道:“小子,你倒是有自知之明,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

    “其实我看你们也很不爽。”林一凡的目光从东汉几人身上扫过,玩味的一笑。

    话落,他的身子突然动了起来,快到极致的速度带起一片残影。

    下一刻,董翰几人的身子像是炮弹似的倒飞出去,身在半空的几人喷洒出一片鲜红的血水,随后重重的摔落在地上。

    一群蝼蚁也敢挑衅自己,死不足惜!

    别说是东汉这些人,就算是他们家族的入道者,敢这样肆无忌惮的羞辱他,林一凡也会一拳杀之。

    突破到明劲后期的他,完全可以无视隐世家族那些高高在上的家主,更别说董翰这些蝼蚁了。

    “你……”躺在地上的董翰再次看向林一凡的眼神除了震惊,只剩下深深的恐惧。

    不仅是他,公孙离几人看向林一凡的眼神也都透着深深的恐惧。

    他们家族的家主就在山上,林一凡怎敢对他们下杀手?

    难道这小子海鲜自己的敌人不够多?

    不过这些疑问,董翰几人是没机会知道了,艰难的从口中吐出一个字的董翰,忍不住再次喷出一口鲜红的血水,血水中夹杂着支离破碎的五脏六腑。

    死了?全都死了!

    看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董翰几人,吴帅张大了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虽然董翰几人只是家族中的普通弟子,但他们毕竟是隐世家族的弟子,因为这几人的几句话,林一凡竟然直接下杀手,是不是有些太霸道了?

    “走吧。”林一凡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招呼一脸震惊的吴帅一声,抬步向山上走去。

    守在上山入口的其他弟子急忙让开路,董翰几人的例子就在眼前,这时候谁敢拦林一凡这个杀神?

    山下发生的这一幕,演武场上的众人并不知道。

    在隐世家族联合推选出来的道会主持人千篇一律的开场白后,十年一次的道会正式拉开序幕。

    道会的规则很简单,挑战赛!

    哪个家族想要取代另一个家族的资源,可以在擂台上法器挑战,胜,可接受败者家族的所有资源。白的一方也可以再次派出家族子弟继续挑战,或者挑战另一家。

    修炼资源决定了一个家族是否能发展的更长久,每十年一次的道会,有新晋崛起的家族,也有陨落下去的家族。

    在主持人宣布开始的时候,十座擂台同时又隐世家族的弟子踏足而上,分别向不同的家族发起挑战。

    这时,一道冷漠的声音突兀的在演武场飘荡起来,“等一下!”

    正北看台上的银队长慢慢站起身,冷漠的眼神扫遍全场,目光最后落在了慕容家所在的休息区。

    “慕容家主,你是不是要给炼狱战队一个解释?”银队长直视着慕容天,淡声问道。

    他去月家庄园抓人的时候,慕容家的慕容俏可是当着他的面打伤了炼狱战队的队员,这对炼狱战队来说,是挑衅。

    按照炼狱战队的一贯作风,胆敢挑衅炼狱战队的人,无论是谁,只会有一个下场,杀无赦!

    但银队长却没有杀慕容俏,而是将对方放回去了。并不是他心软,而是他要借这个机会,执行炼狱谋划了许久的计划。

    慕容俏挑衅炼狱战队,只不过是一个引子而已!

    该来的还是逃不掉啊!

    在得知慕容俏打伤炼狱战队的队员时,慕容天就想到了今日的道会上,炼狱战队一定会用这个借口向慕容家发难。

    虽然隐世家族之间有约定,炼狱战队无论找哪一家的麻烦,其他家族都要同仇敌悍一直对外。但慕容家有把柄被炼狱战队抓在手中,其他家族就算有心想要帮他,也没有理由插手。

    再来参加道会之前,慕容天就想到了炼狱战队的人,会借机发难,他也做好了准备。

    脸色阴沉的慕容天扫了一眼自己女儿,随后看向银队长,沉声说道:“银队长,慕容俏再去月家庄园之前,已经被我住处慕容家,她所做的任何事,都和慕容家没有任何关系。”

    顿了一下后,他接着说道:“不过慕容俏毕竟是慕容家的人,慕容家愿意补偿炼狱战队。”

    他说完,从怀中取出一个精致的锦盒,随后抬手抓住慕容俏的肩膀抬步向银队长所在的位置走去。

    其他家族的人冷眼旁观,这时候肯定不会有人插手炼狱战队和慕容家的事。

    “怎么回事?”正西休息区中,以为身穿月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看向身旁的年轻人问道。

    这片休息区坐着十多个男女,每个人看上去都气度不凡,这些人正是隐世家族第一宗门天正门的弟子。

    开口说话的中年男子是天正门的外门长老于正,明劲中期的实力,他问话的对象是天正门的首席大弟子,南宫昊。

    天正门虽然同属隐世家族,但和其他家族之间没有任何往来,也就十年一次的道会,才能见到这些人的身影。

    对于林一凡灭杀龙葵和金狼,银队长亲自去月家庄园抓人的事,天正门并没有得到消息。

    “师叔,我也不太清楚。”南宫昊摇摇头,他在省城和林一凡见过一面后就回了天正门闭关修炼,直到道会开始才出关。

    往年的道会上,炼狱战队的人从来不会插手隐世家族之间的挑战赛,而这一次,从银队长强硬的态度可以看出,炼狱战队的人似乎想要破坏这一次的道会,而其他家族却没有任何的表示,这让于正疑惑的同时,心中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跪下!”走到银队长身前的慕容天将自己女儿扔在地上,突然爆喝一声。

    慕容天能做的就是撇清慕容家和慕容俏的关系,不让炼狱战队的怒火发泄到慕容家。至于慕容俏的命能不能保得住,只能听天由命了。

    “凭什么让她跪下?”秦秋水在这时突然战了出来,冷眼看向慕容天问道。

    眼前这个女孩是因为帮自己几人,才对炼狱战队的人动手,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下跪?

    顾云兮和碧瑶也在这时站起身,看向慕容天的眼神满是怒火。

    身为人父,不但不帮自己的女儿,竟然还逼着对方下跪,这让顾云兮和碧瑶很愤怒。

    “错了就要付出错误的代价。”慕容天冷哼一声,很强势的回了一句。

    秦秋水三女对他的做法很愤怒,他对这三人何尝不一样?要不是因为她们,他的女儿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傻事?害的慕容家也因此受到牵连。

    “你……”秦秋水被慕容天的话气的胸口一阵起伏。

    倒是脸色苍白的慕容俏,脸色看上去很平静。看到秦秋水还想说些什么,她对秦秋水突然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秦小姐,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做了错事,就要承担错误的代价。”

    她说完,看向脸色冷漠的银队长,“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犯的错和慕容家没有任何关系。”

    “噗嗤!”

    慕容俏猛然抬手拍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像是气球被扎破的闷响声从她体内响起。原本就脸色苍白的她,脸色变得一片惨白。

    身子剧烈椅了几下后,接着又喷出一口鲜红的血水,“如果自废修为还不能平息炼狱战队的怒火,我的命你随时都可以拿走。”

    “慕容俏,你太傻了。”秦秋水急忙上前一步,扶住有些站立不稳的慕容俏,眼神中满是紧张和心疼。

    眼前这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女孩,却因为自己连小命都要搭上,秦秋水内心很是自责,而她却不能为对方做任何事,可想而知,她此时的心情有多难受。

    银队长若有深意的扫了一眼慕容俏,随后冷哼一声,接过了慕容天递来的锦盒,这让慕容天悄悄松了一口气。

    虽然银队长一句话都没说,但他知道对方是不打算在继续纠缠这件事了。

    “你好自为之吧!”慕容天扫了一眼自己的女儿,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