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 回归
    ,!

    迷林河,老者居住的山洞内。

    “师傅,你,你这是咋了?”看着不停吐血,脸色惨白的吓人的老者,林一凡有些着急的问道。

    被老者带着从炎琰湖回来,他还没来得及问出心中的诸多疑问,老者突然倒地吐血不止。

    “咳咳……”再次喷出一口鲜红的血水,老者惨白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一下子苍老了至少十岁。

    “师傅,你别吓我,你这到底是咋了?”林一凡这下真的慌了,他将右手贴在老者背上,不停的将体内的‘气’注入到对方体内。

    “小凡,不要浪费力气了,你坐好,听我说。”老者艰难的抬了抬手,打断林一凡的动作。

    “师傅,你说。”林一凡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再次开口的声音一片凝重。

    从最初慌乱中平静下来的林一凡,似乎猜到了老者为何突然倒地吐血。在老者突然爆发出化劲宗师实力的时候,他当时就在疑惑对方是责编呢么做到的。

    看老者此时的样子,他哪里还不明白,对方突然突破到化劲境,肯定不是他真正的实力,而是以燃烧所有精血为代价强行突破的。

    回到石洞后突然倒地吐血,这是燃烧精血带来的副作用。如果他终端对老者体内注入‘气’的话,估计老者不用半小时,就要一命呜呼。

    看到林一凡眼神中的坚定神色,老者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没在阻止对方为自己注入‘气’。

    剧烈的咳嗽几声后,老者像是回光返照似的,干枯的脸孔又变得红润起来,“小凡,这就是炎琰湖底的异宝,是一位大能的本命法器,在你没突破到化劲境之前,不要再到迷林河来。”

    艰难的说出一句话,老者又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好在有林一凡不停的注入‘气’的滋养,让老者很快的又恢复了一些。

    “师傅,我记住了。”接过老者手中一块刻满复杂符文的袖珍小剑,林一凡重重的点点头。

    顿了一下后,他接着说道:“师傅,你先休息一下,有什么话等你伤好了再说吧。”

    不停的将体内不多的‘气’注入到老者体内,林一凡此时已经有些吃不消,他知道老者在继续说下去的话,只会让伤势更重。

    老者艰难的点点头,未必上述铵盐,引导着林一凡注入到体内的‘气’修复支离破碎的五脏六腑。

    石洞内很快陷入了寂静中,一老一少盘膝而坐,看上去都像是睡着了似的。

    半小时后,微闭着双眼的老者眼皮颤动几下,随后睁开了双眼。看到林一凡脸上不断花落而下的都打汗珠,他再次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小凡,张嘴。”看到林一凡在这时也睁开了双眼,老者神秘的一笑。

    林一凡愣了一下,他知道老者不会害自己,很听话的张开口,老者手上不知道何时多了一颗龙眼大小的珠子,在林一凡张开嘴的瞬间,他将手上的珠子塞到了对方口中。

    “屏气凝神,炼化这颗蛇胆,能让你更快的巩固明劲后期的修为。”老者凝声说道。

    蛇胆入口略苦,顺着喉咙滑入腹中,阴冷的凉气在体内爆开。耳旁回荡起老者的声音,林一凡急忙屏气凝神,调动体内的气去炼化蛇胆。

    颤颤巍巍从地上站起来的老者深深了一眼林一凡,嘴唇蠕动几下,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来。

    他艰难的走进居住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石洞,提笔疾书,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老者脸上露出一抹不敢和解脱的复杂笑容。

    心神沉浸到炼化蛇胆的林一凡,不知道外界过了过久,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感觉一阵神清气爽。

    之前快要消耗一空的‘气’在炼化蛇胆后,恢复到了最巅峰的状态,又让他产生了刚突破明劲后期时无敌的错觉。

    “师傅怎么不见了?”目光在山洞内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老者的身影,这让林一凡脸上的笑容一凝,心中突然有种很不安的预感。

    他很快在老者居住的山洞中找到了对方,看着盘膝而坐,脸上露出慈祥笑容却一动不动的老者,林一凡的神子轻微的抖动起来。

    “小凡,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为师走了。生老病死,天命所定,无需为我伤心。

    能在有生之年收你为徒,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我毕生所学之心得,还有伴随我一生的战兵阴阳尺,算是为师送岗位拟的见面礼……”

    看完老者留给自己的遗言,林一凡的神子抖动的越加剧烈,字里行间流露出对自己的关心和期望,让林一凡双眼一片泛红。

    他和老者相识不过短短两三日,即使白老者为师,他依然对老者抱有很强的戒心,下意识的认为老者对自己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在炎琰湖遇到大蛇的时候,老者用实际行动打动了他,让他放下了对老者的戒心。但此时,老者却不再给他回报对方的机会。

    只认识了两三天的便宜师傅,为了不让自己受伤,以生命为代价燃烧精血,击杀大蛇,并且深入到炎琰湖底帮自己抢来大能的本命法器,还将自己一生所学的新的一集战兵赠与自己,这份恩情,可比天地之厚重。

    “师傅……”

    身子剧烈抖动的林一凡噗通一声跪在了老者身前,坚强如他,在这时也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

    吴家庄园,会客厅内。

    “吴家主,今日便是道会开始的日子,你准备的怎么样了?”林一凡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上,看向脸色极不自然的吴雄问道。

    在石洞内陪伴了老者几日,算算日子今天正好是道会开始的日子。按照老者的遗言将老者葬在石洞内后,回到盛京的他连月家都没回,直接来到了吴家。

    如果不是吴雄给他的那份地图,他就不会有在迷林河中的奇遇。说实话,林一凡对吴家还是包邮感激之心的。

    这次回来,他会帮吴家在道会上取得一个好的名词,算是报答吴雄在他最困难的时候,依然真心愿意和他结盟的恩情。

    “林先生,你今天刚从迷林河回来?”吴雄并没有回答林一凡的问题,而是小心翼翼的问道。

    吴雄的反常表情,还有他此时问出的问题,让林一凡眉头一挑,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但一时间又想不起来。他点点头,淡声说道:“今天刚回来,怎么了?”

    这时,会客室外传来一阵争吵声,其中有一道声音让林一凡听上去很熟悉。

    “我要见林先生,让开。”会客室外,被拦住的吴帅一脸怒气,大声呵斥吴家的下人。

    拦在吴帅身前的吴家下人没有任何让开的意思,其中一人不屑的看向吴帅冷哼一声,“家主有令,任何人不得靠近会客室,就算你是吴家少爷,也不行。”

    听到会客室外传来的争吵声,林一凡的眉头微皱在一起,他看向脸色极不自然的吴雄,淡声问道:“吴家主,怎么没见吴帅?”

    吴雄脸色一僵,随后基础一抹不自然的笑容,“林先生,吴帅在昨天的时候,就带人去了道会的举办地。”

    他说完,亲自帮林一凡泡茶,不着痕迹的将一包白色粉末撒入茶水中,自以为做的很隐蔽,气势都被林一凡看的很清楚。

    “林先生,你先请喝茶,我去看看外卖呢发生了什么事。”吴雄恭敬的双托托着茶杯,送到林一凡身前。

    外卖呢传来吴帅和吴家下人的争吵声,还有吴雄的小动作,让林一凡猜到了写什么。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接过吴雄递来的茶杯,随意的点点头,“吴家主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看到林一凡轻抿了一口加药的茶水,吴雄脸上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激动笑容,急忙退出了房间。

    “不管你出于任何目的,敢算计我,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看着吴雄消失的背影,林一凡张口喷出一道水箭。

    “滋滋……”

    他喷出的那口茶水洒落在地面上,大理石地板冒起一团白色雾气,地面上出现密密麻麻的小坑洞。

    眼前的一幕让林一凡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刚刚将茶水喝入口中时,如果不是用体内的‘气’包裹住,就算他现在突破到了明劲后期,后果也很严重。

    吴雄这是冲着要自己的命来的!

    房门在这时被推开,去而复返的吴雄看到好端端坐在主位上的林一凡,眼神惊疑不定。

    倒是跟在他身后的吴帅,见到林一凡时,脸上露出一抹激动,急忙跑了过去,“林先生,您总算是回来了,还好不算晚。”

    “吴帅,回来!”呆愣了几秒钟的吴雄看到吴帅跑到林一凡身前,要将前几天发生的事告诉对方,这让他脸色一沉,对吴帅爆喝一声。

    吴帅脸色一僵,心中挣扎了片刻后,并没有听从吴雄的话退回去,而是冷眼看向对方,“家主,难道你往了当初请林先生来吴家时,你是怎么对林先生保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