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你找死!
    ,精彩小说免费!

    “咔嚓!”

    光晕消散的八卦盘上出现无数细如蜘蛛网的裂痕,老者再次喷出一口血雾,脸色变得一片苍白。

    “我竟然推演不出他的命数?”身子摇晃几下的老者,看着出现无数裂痕的八卦盘,摇头苦笑一声。

    他刚刚是在推演林一凡的命数,却没想到,连他的本命法器都废掉了,还是不能推演出对方的命数,这是老者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等了这么多年,我要等的人总算是出现了。”老者不但没有因为自己受伤,本命法器被毁有任何生气的意思,反而大笑起来。

    沉浸在修炼中的林一凡并不知道发生在隔壁石洞内的事,心神完全沉浸在修炼中的他,似乎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气由心生,引气淬体……

    灌注在脑海生涩难懂的一段段文字不断的震荡在脑海,让林一凡下意识的跟随者这段文字,引导着体内的气去冲击体内的一个个穴道。

    这是一个痛苦而又漫长的过程,引导着‘气’每一次冲击穴道,都像是有亿万只蚂蚁在啃噬。

    常人无法忍受的剧痛,即使意志坚定的林一凡,这会也因剧痛,整张脸扭曲在一起,不过他依旧咬紧牙关坚持着。

    好在之前服下紫星草冲击明劲中期时,他已经经历过一次这种痛楚,让他多少有了一些经验,才能一直保持意识的清醒。

    ………………

    盛京,吴家。

    “家主,月家庄园出事了。”一脸慌乱的吴帅连门都忘记了敲,直接冲了进来。

    吴雄腾的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那种沉稳,急声问道:“怎么回事?林先生呢?”

    吴帅快速将他刚得到的消息对吴雄说了一遍,末了加了一句:“家主,我们要不要去月家庄园。”

    听到林一凡杀了炼狱战队的金狼,吴雄震惊的同时,心中有了别的想法。

    亲自出面请林一凡到吴家做长老,是为即将到来的道会,让吴家不至于被赶出隐世家族,失去所有的资源。

    虽然会因此得罪龙家林家和申屠家,但和吴家能享受到的资源比起来,这个交易还算是比较划算的。

    但炼狱战队却不同,那个神秘的总教官,可是压的隐世家族的所有人都抬不起头来。

    得罪了这样一个恐怖的存在,吴家还有和林一凡继续交好的必要吗?

    “家主……”看到脸色阴沉的吴雄不说话,似乎猜到了对方心中的想法,吴帅想要说出自己的想法,却被吴雄一抬手打断。

    “或许这就是吴家的命吧,他的事我们不要再管了。”吴雄叹息一声,说话的语气却不容置疑。

    吴帅张张嘴,到嘴边的话最后又咽了回去。

    他了解吴雄,既然对方做出了决断,不是他能够改变的。眼前浮现出那个少年的身影,吴帅总感觉自己要是不做些什么的话,或许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离开吴雄书房的他,脸上闪过一抹挣扎之色后,心中很快有了决断,带着自己的心腹快速向月家庄园赶去。

    同样的一幕,此时发生在慕容家。

    “爸,林一凡是因为救我,才出手杀了金狼,炼狱战队的人现在找来,我们不能忘恩负义啊。”慕容俏看向脸色淡漠的慕容天,急声说道。

    她从迷林河回来后,第一时间就查到了林一凡的资料,以她对炼狱战队的了解,抓不到林一凡,那些人很有可能会将怒火发泄到林一凡的亲人朋友身上。

    第一时间找到白云冲,让对方带着林一凡的朋友到慕容家暂避风头,却不想炼狱战队的动作会这么快,根本不给白云冲那些人离开的机会。

    见识到林一凡强大的慕容俏知道,如果在对方没回来之前保住对方的亲人朋友,就等于对方欠了慕容家的一个人情。

    比自己还年轻的入道者,剑来的成就不可限量。能让这样一个成就不可限量的未来强者欠下一个人情,对慕容家来说,绝对是一次天大的机缘。

    “俏儿,你可知道龙家的龙葵和林家的林峰,都是死在他手中。”慕容天抬了下眼皮,看向一脸着急的慕容俏问道。

    他真的杀了龙家的入道者龙葵?

    之前再被龙鸣几人围攻之前,林一凡就曾说过,龙葵是被他所杀,但当时根本就没人相信林一凡的话。

    此时听到自己老子亲口说出这件事,慕容俏被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不用问也知道,围攻林一凡的龙鸣三人,应该也被对方杀了。

    “虽然他对你有恩,但我不能拿慕容家族所有人的命去报恩,他的事,和我们没关系。”慕容天平淡的一句话,算是对这件事定下了基调。

    林一凡亲人朋友的死活,和慕容家没有任何关系!

    慕容俏深吸一口气,眼神灼灼的看着自己老子说道:“爸,女儿不孝,以后就不能常伴在你身边了,保重!”

    她说完,毅然决然的转身向外跑去。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只能用自己的命去还。

    被林一凡认定为心机婊的慕容俏,却做出了她自己之前想都没想过的事。不知道是因为她想要赌林一凡可以度过这次的危险,还是真的良心发现,总之,她准备去报答对方的救命之恩。

    “看好她,不要让她踏出慕容家一步。”看到毅然决然冲出书房的背影,慕容天脸色一沉,对着空荡荡的书房说了一句。

    “是,家主。”书房内突然响起一道冷漠的声音,随后一道黑影从书房内一闪而过。

    慕容俏回到自己房间,从床底取出一个大箱子,箱内摆放着一根泛着黝黑光泽的软鞭,握在手中,冰凉的触感让慕容俏精致的俏脸上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

    “妈,女儿今日一去,或许再也没有机会回来了,我会将你唯一留给我的东西待在身边。”对着房间正中墙壁上的照片拜了拜,随后转身离去。

    “小姐,家主有令,你不得离开庄园。”慕容俏刚走到庄园门口,一个全身罩在黑袍中的男子突兀的出现,拦住了慕容俏的去路。

    “黑叔,别逼我。”慕容俏似乎咋就猜到了黑袍人会出现,她平静的看着对方。

    她说话时,手上多了一把泛着寒芒的匕首,紧紧的贴在自己心脏的位置。

    黑袍人唯一露在外面的双眼,爆射出一团精芒。迎上慕容俏平静而又坚定的眼神,最后只能叹息一声,“小姐,家主这么做,有他的苦衷,希望你不要记恨家主。”

    黑袍人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慕容俏,丢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身子一闪消失在原地。

    慕容俏依旧将匕首顶在自己胸口的位置,开车离开庄园,向月家庄园赶去。

    月家庄园内。

    “既然你要做缩头乌龟,那就只能先从你的人身上瘦一些利息了。”等了一分钟的银队长,看到林一凡依旧没有现身,再次开口的声音比之前更冷。

    话落,他大手一挥,对身后的金甲战士沉声说道:“把他们全部抓起来。”

    银队长一声令下,六个金甲战士越众而出,快速向秦秋水几人围了过去。

    嘴角挂着血痕的孙伯看到向秦秋水几人围过去的金甲战士,他双眼中闪过一抹森寒之色,脚下一滑出现在了秦秋水的身前。

    “就凭你们,也敢动林先生的朋友?问过我的意见吗?”孙伯冷哼一声,不过并没有对围过来的几个金甲战士动手。

    明知道自己不是银队长的对手,但孙伯却不得不挡在秦秋水几人的身前。

    他了解林一凡的性格,如果让对方知道在银队长带人来抓秦秋水几人,他并没有尽全力阻挡对方,林一凡很有可能会捏碎他的命魂。

    孙伯此时表现出的强硬,其实是在为自己的小命考虑。

    “孙道,你找死!”看到孙伯还敢拦自己ide手下,银队长脸色一沉。

    “砰!”

    一脚踏出,地面为之颤动,发出一声闷响震荡在众人耳旁。

    狂暴的气场从银队长身上爆发而出,向孙伯和他身后的秦秋水一众人压迫而下。

    “哼,真以为我怕了你!”孙伯冷哼一声,周身同样的爆发出一股狂暴的气场,向银队长带来的金甲战士压迫而去。

    即使有金甲护身,在孙伯狂暴的气场下,这些金甲战士的身子簌簌而抖。入道者精神上的压迫,根本不是这些普通人能够承受的。

    不仅是这些金甲战士,站在孙伯身后的秦秋水几人,在银队长的气场压迫下,让几人感觉像是一座大山从天而降,压迫的几人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这时,庄园内突然驶来一辆车子,在距离银队长一众人还有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从车上下来的吴帅看到眼前的场景,心中一颤。他急忙向银队长跑去,小心翼翼的说道:“银队长,我是隐世吴家的吴帅,不知道他们怎么得罪银队长了?”

    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吴帅,想要通过拖延时间的办法给秦秋水这些人争取时间。

    他只见过林一凡两次,却对对方有种莫名的信任,似乎只要对方回来,眼前的麻烦就能轻易的被解决。

    “你能代表吴家?要和炼狱战队作对?”银队长扫了一眼吴帅,嗤笑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