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同病相怜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迷林河,外围一颗三个成人才能合抱的巨树内,林一凡盘膝而坐。

    击杀龙鸣后,他废了好一会的功夫才找到这个适合修炼的安静地方,短时间内不会被毒虫猛兽打扰,是最适合他利用紫星草突破明劲中期的地方。

    “百年份的紫星草,药力绝对足够我突破到明劲中期,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出现意外。”再次确认了一下周围没有人类或毒虫猛兽靠近,林一凡低语一句后,从怀中取出紫星草。

    紫星草是阳属性药材,药力刚猛,他在蛊域得到的古书对紫星草有详细的介绍,想要用此药材炼丹,最低需要暗劲的实力,才能掌控好药力不会流逝。

    他现在才刚明劲初期,不知道何时才能突破到暗劲,虽然直接服用紫星草,会浪费掉大部分的药力,但现在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紫星草入口甘甜,带着淡淡的腥味,随着他牙齿的咀嚼,顺着喉咙滑进肚里的汁液,像是燃烧的火焰在体内划过,饶是林一凡的定力,也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

    深吸一口气的他急忙按照古书上记载的一种吸收药力的方法,引导着灼热的汁液在体内流过。

    短短五分钟的时间,林一凡身前的地面汇聚出一滩水汪,那是他的汗水。

    紫星草的药力太过于凶猛,让林一凡感觉体内就像是有一座火山爆开,灼烧着体内的一切,让他的脸庞因体内灼伤的痛苦,扭曲在一起。

    每一分钟,每一秒钟,对林一凡来说都像是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久。

    他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起来,但他知道这时候决不能放弃,不然会前功尽弃。不但不能突破到明劲中期,还有可能会受创,跌落为普通人。

    咬紧牙关的他,丝丝鲜红的血水从嘴角滑落,而他却浑然不知。

    “不能就这么放弃,我一定能做得到!”感受到再也无法控制昏昏欲睡的意识,林一凡低吼一声,让意识变得清醒了一些。

    引导着在体内横冲直撞的狂暴压力一遍又一遍的洗刷身体,这个过程漫长而又痛苦。

    随着时间的流逝,林一凡的意识再次变得昏昏欲睡起来,即使他用力的咬住嘴唇,也无法让意识在清醒过来。

    “意志力还是不够吗?”脑中闪过最后一个念头的他,身子一歪倒了下去,

    “轰!”

    失去了他引导的狂暴药力在他体内横冲直撞起来,即使昏迷中的林一凡,也因体内的剧痛,让他整张脸扭曲在一起。

    入道难,难于上青天!

    多少人经历了无数磨难,最后还是不能入道,而林一凡借助还气丹,很轻松的就入道。虽然他不是自大的人,但没经历过磨难的他,下意识的认为别人难以做到的事,对他来说很轻松。

    也是因为这个心理,让他贸然的服用紫星草,想要突破到明劲中期,直到最后一刻他才明白,以往的顺风顺水,让他不自觉中膨胀了。

    林一凡所在的巨树不远处,一个窈窕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被血水染红的白纱在安静的古林内,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这个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在龙鸣几人围攻林一凡时逃走的慕容俏。

    脸色一片惶恐的慕容俏边跑边回头向后看去,那双无助和慌乱的眼神,惹人怜惜,看上一眼,就让人有种想要将她抱在怀中呵护的冲动。

    “炼狱的人怎么会来这里?”慕容俏感觉自己很倒霉,刚从龙鸣的手中逃出去,还没离开迷林河,就遇上了隐世家族的死敌,炼狱战士。

    要不是动用了她老子给她的保命底牌,此时的他已经落在了那些炼狱战士的手中。

    她的目光从前方扫过,看到不远处三个成人男子才能合抱的大树,让她眼前一亮。

    受了伤的她长时间的逃跑,已经让她的体力不支,必须要找个地方缓口气,而不远处的巨树,显然是一个比较适合藏身的地方。

    在迷林河历练了将近半个月的她,知道这种巨树的树干都是中空的,躲在里面的话,有很大的机会可以甩开炼狱战士的抓捕。

    来不及多想,慕容俏提起仅剩不多的力气奔向巨树,双手在树干上快速敲打几下,很快找到了一个能够进入树干的入口。

    不远处传来的凌乱脚步声,让慕容俏没时间去查看树干里面会不会有凶兽毒虫潜伏在里面,身子一闪消失在原地。

    巨树外,全身被一层金光闪闪的制式铠甲包裹住的几个身影急速的穿梭在密林中。来人一共十人,唯一露在外面的双眼,闪动着狼一般的冷芒。

    “他应该就在附近没走远,分开找。”冲在最前面的男子突然顿住脚步,凌厉的眼神从四周闪过,沉声对身后的几人说道。

    跟在男子身后的几人都没说话,快速的向四个不同的方向奔去。

    领队的男子看着手中显示屏上突然消失的红点,眉头紧皱在一起。被他拿在手中的显示屏,是华夏最新的科技产品,未来一号。

    无论任何生物,只要被未来一号锁定住,无论躲在任何地方,都能被发现,这也是慕容俏动用底牌击伤这些人逃走后,他们还能紧跟在对方身后的原因。

    但此时,被未来一号锁定的慕容俏,竟然失踪了!

    领队男子不相信未来一号会出现故障,只能说明慕容俏在到达这片区域的时候,进入到了连未来一号散发出的引力波都无法穿透的地方,躲藏起来。

    巨树内,神色紧张的慕容俏,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她全身的神经紧绷到极致,做好了随时应对危险的准备。

    “有人?”目光落在倒在地上的那个身影上,慕容俏眼神一凝,差点惊呼出声。

    她没想竟然有人躲在里面,似乎在睡觉,并没有发现自己的到来。

    眼神中闪过一抹森寒之色,紧了紧手中的匕首,慕容俏放轻脚步向倒在地上的那个身影走去。

    为了不被外面追她的人发现,不管出现在这里的人是谁,她都有必要讲对方杀掉,免得暴露了自己。

    距离地上那个身影越来越近,慕容俏感觉那个身影似乎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这让她好看的眉头紧蹙在一起。

    真真切切看清躺在地上那个身影是谁后,慕容俏的表情变得有些精彩。

    “他竟然从龙鸣几人手中逃出来了?”慕容俏的大脑似乎有些短路。

    离开前,她可是亲眼目睹了龙鸣几人对林一凡发动的狂暴攻击,在那样的攻击下,就算是新晋的入道者,也会受创,更何况林一凡。

    但眼前这个身影,确确实实就是林一凡。从对方嘴角的血痕还有苍白的脸色可以看出,对方受了不轻的内伤。

    “你我也算是同病相怜吧。”慕容俏脸上闪过一抹挣扎后,最后还是收起了手中的匕首,并没有要林一凡的命。

    进入迷林河历练,原本是想提升自己的实力,却不想一直被龙鸣欺压,这让慕容俏心中一直压着一团怒火。林一凡的出现,她原本以为可以借这个机会,让赵振和公孙离对龙鸣产生戒心,却不想最后龙鸣为了杀林一凡,竟然愿意对这两人开放龙家的剑碑。

    慕容俏最后不得不逃走,而林一凡也因为贪心,险些被龙鸣三人灭杀,虽然捡回了一条小命,估计受创不轻,和此时的她何其相似。

    坐在林一凡身旁缓了一会,感受到身上恢复了些许力气,慕容俏忍不住开始帮林一凡检查伤势。

    能在龙鸣三人手中逃出来,说明林一凡的战力还是很不错的,如果这时候救了对方,她相信对方一定会感激自己,到时候两人一起联手离开迷林河,会有更大的把握。

    男女授受不亲这句话对于隐世家族的人来说,是不存在的,慕容俏此时就是将林一凡当做一个病人,快速检查了一下对方的身体,并没有发现什么致命伤,而对方却一直在昏迷中,这让她好看的眉头紧蹙在一起。

    “即使是受了内伤,也不应该什么伤势也没有啊?”眉头紧蹙在一起的慕容俏低于一句,随后快速脱下林一凡的衣衫,想要确认一下对方究竟是因何伤导致的昏迷。

    紫星草的药力这会终于完全被林一凡吸收,昏迷后受创的五脏六腑在那些药力的滋补下,快速的恢复过来,昏迷中的他也幽幽醒来。

    “奇怪,怎么感觉有人在摸我?这个梦好奇怪啊。”恢复了意识的林一凡感受到不断在自己身上滑动的触感,让他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在梦中,还是清醒过来了。

    下一刻,睁开双眼的他,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让他的大脑有些短路。

    当他看清那个熟悉的身影是谁,在做什么的时候,林一凡的老脸变得一片涨红。

    女流氓!

    竟然趁老子昏迷,想对自己行不轨之事!

    林一凡很生气,心底却隐隐有一丝兴奋,心想自己的没理还是挺大的。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他也不知道自己明明很生气,心底为何还会有兴奋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