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见者有份
    “龙鸣,你这是何意?”靠的近了一些,林一凡耳旁传来的声音更加清晰。

    躲在大树后的他抬眼看去,三个穿着月白色长袍的男子,将一个妙龄女孩围在中间,开口说话的正是被围住的那个妙龄女孩。

    女孩看上去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年纪,白色的劲装此时被血水染红,那张精致的俏脸一片惨白,从她轻微抖动的身子可以看出,她受伤不轻。

    在没弄清楚这些人的身份之前,林一凡并没有英雄救美的打算,站在大树后面静观其变。

    “你抢了我的东西,问我是何意?慕容家的人都这么不要脸了吗?”轻摇着一把折扇的年轻人,一脸痴笑的看着女孩嗤笑一声。

    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女孩被龙鸣的话气的脚下一个踉跄,明明是她先发现的那株百年份的紫星草,龙鸣和两个同伴见财起意,想要抢自己的药草,这会竟然反咬一口。

    胸口剧烈的起伏几下,女孩压下心中的怒火,冷声说道:“药草只有一株,你是让我将药草交给你,还是交给你的同伴?”

    虽然心中很愤怒,但女孩知道自己此时的处境很不妙,她知道自己即使将药草交给对方,对方也不一定会放过自己。

    想过要安全的离开这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龙鸣三人内斗。

    她说完,从怀中取出一株婴儿手臂大小的药材,这株药材通体呈淡紫色,看出的紫色小花五角星,因此得名紫星草,可遇不可求的大补药物。

    而且这株紫星草达到了百年份,说它是天材地宝,一点都不过分。

    躲在大树后面的林一凡眼神转动起来,对于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天材地宝,要说他不动心,那是不可能的。

    龙鸣三人的目光,此时都落在了女孩手中的紫星草上,三人眼中的贪婪之色毫不掩饰,都想将那株紫星草据为己有。

    这三人的表情被女孩清晰的看在眼中,让她双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人为财死鸟为死亡,这句话在任何时候都适用。

    “龙鸣,来之前,我们说好的,谁先得到东西,就归谁。你现在出尔反尔,是不是后面不管在得到什么东西,都要你先挑选?”女孩冷眼看向龙鸣,淡声问道。

    她这句话一出口,站在龙鸣身旁的两个年轻人,下意识的拉开了和对方的距离,这两人再次看向龙鸣的眼神,一片警惕。

    挑拨离间?

    怪不得刚刚抵死不肯交出紫星草,这会突然又这么爽快的拿出来了。

    不过想用这种方法保住紫星草,想的太简单了吧!

    “慕容俏,你挑拨离间的水平还是真是不简单啊,你以为你一句话,就能离间赵振公孙胜和我的关系?”龙鸣不屑的扫了一眼女孩,嗤笑一声。

    他嘴上说的很轻松,其实内心并没有表面看上去这么轻松,在看到赵振公孙胜看向自己的警惕眼神就可以看出,慕容俏的话,确实让两人对自己产生了不满。

    他说完,看向眼神警惕的赵振和公孙胜,笑着说道:“赵兄,公孙兄,我的为人你们应该最清楚。这株紫星草是我们共同发现的,而慕容俏却据为私有,她这是根本就没讲我们看在眼中,你们觉得她这样做,合适吗?”

    顿了一下后,龙鸣接着说道:“这株紫星草,如果你们谁想要,都可以拿走。但这株紫星草毕竟是我们共同发现的,谁想要的话,就要拿出相等价值的东西,你们觉得我的提议怎么样?”

    赵振和公孙胜相视一眼,随后两人点点头,脸如黑炭的赵振开口说道:“龙少的提议也是我所想的。”

    “慕容俏,现在把紫星草交给龙少,然后再决定这株紫星草究竟归谁。”赵振看向慕容俏,淡声说道。

    在昌吉人中,龙鸣的实力是最强的,他们这次结伴道迷林河历练,是在为即将到来的道会做准备,因为一株紫星草和龙鸣翻脸,显然不划算。

    但要他们什么好处都没得到,所有好处都被对方占去,显然让她们不太能接受。

    而龙鸣主动提出的建议,对他们几人来说,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毕竟后面继续在迷林河历练,还会遇到很多的危险和天材地宝,如果几人都对对方抱有异心,对接下来的历练,没有一点好处。

    慕容俏没想到龙鸣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将她的计划大乱。

    为了得到这株紫星草,他和一头猛虎打斗了将近半小时,险些葬身在虎口下,可以说这株紫星草是她用命换

    回来的。

    龙鸣三人什么力都没说,还想分一杯羹,她怎么会同意?

    不过此时,即使在不甘心,她也没办法保住紫星草。对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龙鸣,慕容俏可是比任何人都清楚。

    她知道自己在坚持不交出紫星草的话,对方一定会动手。

    即使她没受伤,也不是龙鸣的对手,更何况她在和猛虎的战斗中,受了不轻的上,更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希望你做到做到。”内心挣扎了一下的慕容俏,最后还是在龙鸣的压迫下做出了退步。

    她说完,将手中的紫星草向龙鸣扔过去。

    “这可是好东西啊。”躲在大树后面的林一凡嘿嘿一笑,在慕容俏抛出紫星草的时候,他脚下一滑冲了出去。

    注意力一直在紫星草上面的龙鸣,根本就没注意到有一个身影急速的冲了出来,脸上闪动着喜色的他抬手向飞过来的紫星草抓去。

    眼看着紫星草就要落在自己手上,龙鸣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像是被一辆急速飞驰的汽车撞到,突然被撞飞出去的他身上传来一阵剧痛,五脏六腑都像是移位了似的,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呼。

    “还真是百年份的紫星草,这一次算是没白来。”将紫星草抓在手中的林一凡确定了紫星草的年份后,忍不住嘀咕出声。

    他没想到自己的运气会这么好,刚到这里就收获了一株百年份的紫星草。如果用这株药草做主药炼制丹药,还是有很大的机会让他突破到明劲中期。

    慕容俏几人的目光此时都落在了林一凡身上,呆愣中的几人听到对方的嘀咕声,都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你是谁?”慕容俏几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看向林一凡问道。

    将紫星草收进怀中,林一凡对慕容俏几人嘿嘿一笑,“我路过,听你们说见者有份,我就没忍住出来了。”

    这特么的也算是强抢东西的理由?

    见者有份是不假,但也不是对他说的啊!

    被林一凡壮飞出去的龙鸣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他再次看向对方的眼神,闪动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小子,连我们的东西都敢抢,你这是找死!”大口喘息几下的龙鸣,压下体内翻滚的气血,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龙鸣是隐世龙家家主的儿子,也是最有修炼天赋的天才弟子,只差一步就能入道。

    这次来迷林河历练,他有很大的信心可以入道。尤其是在看到紫星草的时候,龙鸣知道只要自己服下这株紫星草,一定能入道。

    这也是他冒着得罪慕容家的风险,雅瑶从慕容俏手中强抢紫星草的原因。

    他的手指都已经碰到能让他入道的紫星草了,却不想半路又杀出一个程咬金,不但抢走了他的紫星草,还让他受了伤。

    作为隐世龙家的天之骄子,何时受过这种气?

    如果不是感受到林一凡的强大,他根本就不会和对方废话,早就直接动手了。

    不用龙鸣吩咐,赵振和公孙胜从两个方向想林一凡围了过去,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

    就连慕容俏,也和龙鸣三人站在了同一阵营,她看向林一凡的眼神闪动着冷芒。

    “交出紫星草,给龙少道歉,我们可以饶你一名。”赵振冷眼看向林一凡,淡声说道。

    龙鸣可是半只脚踏入入道的修炼天才,林一凡能将对方撞飞出去,还让对方受了伤,可见林一凡并不是普通人,实力最少和龙鸣相当。

    而且看林一凡的年龄,似乎比自己几人还要小。这么年轻还能有如此的成就,不用问也知道,对方的背景不会比自己这些人差,这也是赵振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依旧没有对林一凡动手的原因。

    不过他们竟是隐世家族的弟子,最重视的还是脸面,如果林一凡识趣,给足他们面子的话,放过对方也不是不可以。

    到自己手中的东西再交出去,可能吗?

    “我凭本事抢来的东西,凭什么要还回去?至于道歉,这个我还真不会。”被四人围住的林一凡不但没有一点害怕,反而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

    如刀之下皆蝼蚁,即使这四人放在隐世家族中,都是天才般的存在,但依旧不能让入道的林一凡看在眼中。

    做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这还是龙鸣几人第一次见到强抢东西,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人,真是刷新了他们的认知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