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纨绔才子 隐者无敌 第九十七节 花落花开(大结局)
    许舒婷坐在办公室的时候,并没有方竹筠那么忙碌。

    因为她突然觉得,其实所有的事情可以缓一下。

    她不停的拼搏奋斗,不停的前进,如今开拓者的规模和当初相比,简直是难以想象的辉煌。

    如果说以前奋斗是为了父亲的意愿,可是她现在奋斗是为了什么?许舒婷突然觉得有些迷惑,为了耀眼的光环,为了女强人的称号,还是为了别人的羡慕?

    可是这些她并不需要!

    沈阳走了进来,“许总,有人找。”

    “谁?”

    “他说他叫柯宋。”沈阳道:“他好像是个警察。”

    许舒婷心中一颤,“请他进来。”

    柯宋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四处望了眼,这才说道:“婷婷。”

    “你叫我许小姐或者许总就好。”许舒婷起身倒茶,不经意的纠正,她觉得这个称呼除了叶枫和母亲外,别人叫着都是异常别扭。

    “其实我来这里,是想讲个故事。”柯宋鼓足了勇气。

    或许他的勇气还是不足,最少他还是想用故事开局。

    “我很忙。”许舒婷委婉的提醒。

    “请你听一下,不会占用你太久的时间。”柯宋恳求的望着许舒婷,“最多十分钟,好不好?”

    望着柯宋的目光,许舒婷心中一颤,“那好。”

    “从前有个人,他最向往的就是伸张正义,为民除害,所以他的志愿是当一个警察。”柯宋这些话其实想了很久。也觉得这种开场白很适合,这次他没有压低声音说话,他已经看到许舒婷诧异的目光,震惊地表情。

    “他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他最想去的院校,他成绩很好,也很刻苦。可是不等他毕业,他就被上面选中,进行特殊的培训,他觉得很光荣。这个时候他遇到了一个女孩子,却不得不隐瞒身份和她交往。他爱她,真的。婷婷,不,许总,你一定要相信。”柯宋的神色有些急迫。

    许舒婷端起茶杯,嗯了一声。

    柯宋长舒了一口气,“女孩子也很爱他,女孩子想要去看海。那人也答应带她去看海……”

    “哐当“一声响。许舒婷的茶杯已经落在了桌子上,茶水撒了一地。

    “怎么了。许总?”柯宋明知故问。

    “没什么。”许舒婷回过神来,再看了一眼柯宋,目光很是古怪。

    “可是这个时候。那个人突然接到一个捉弄的命令,上面让他去当卧底,去查获这个世上一个非常邪恶的组织,非常非常邪恶。”柯宋加重了口气,“那个人真的很想铲除那股恶势力,又因为他的天职是服从,所以他只能去做。上面帮他整容,换了身份,变成了一个没人认识地人,而他的真人地姓名却是被上面填入了一件飞机失事的名单中,坠机死亡……”

    “后来那人还算成功地完成了任务,终于恢复了警察的身份,可是他一直不敢再去找他的爱人,你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许舒婷忍不住的问。

    “因为他怕得不到女友的原谅。”柯宋喏喏的说,“他做事问心无愧,可是若说他真的有一个对不起地人,那就是他地女友,因为他在女友最需要的时候,选择离开了她!可是他真地没有选择,他很无奈,许小姐,你一定要相信。”

    许舒婷轻轻的叹息一口气,竟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激动,她其实早有疑惑,今天终于真相大白。

    “我想那人地犹豫实在多余,”许舒婷的话让柯宋眼前一亮,“人生总是有很多迫不得已,他做的既然问心无愧,他既然是天职,他如此处理,并没有任何问题,我想他的女友如果稍微有些理智的话,都会原谅他!”

    柯宋霍然站起,颤声道:“婷婷,你原谅了我?”

    许舒婷没有激动,轻声道:“可超,原来真的是你。”

    柯宋紧走两步,握住许舒婷的手,激动道:“婷婷,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原谅我!”

    许舒婷轻轻的抽回了手掌,“不错,可超,我已经原谅了你,但是不代表我还爱你。”

    柯宋有如一盆凉水浇了下来,喏喏道:“你说什么?”

    “我们还可以做朋友,可是不能再做恋人。”许舒婷很平静,“可超,对不起,我也希望你能原谅我。”

    柯宋木然站了良久,“你现在不爱我,因为你爱的是叶枫?”

    许舒婷犹豫一下,缓缓点头,“是的。”

    “可是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不知道,你们并不适合?”柯宋的情绪蓦然爆炸起来,“你知道不知道他手上有多少条人命,你知道不知道他随时都会横死街头!就算这些你都不知道,可是你也应该知道,他的女人无数,前段时间订婚闹的扬扬,天大的笑话,这样的人,你还爱他?”

    “我想宋先生搞错了一个概念,”许舒婷摇头道:“我就不算不爱他,我也不见得再爱你。他就算不爱我,却也不能阻止我爱他。”

    “你爱他什么?”柯宋冷笑,“我们几年的感情难道比不过叶枫和你相处的几个月?我知道你爱他什么,你以为他是个钻石王老五?我告诉你,他什么也不是。他不要让我抓到把柄,不然后半生只能在牢狱中度过!他有钱,我承认,他比我长的帅,我也承认,可是你认为他爱的比我深?”

    许舒婷霍然站起,“宋可超,我只知道,他知道你没死,只是说你的好,我只知道,你到现在为止,一直诋毁他。你有多么高尚,任务多么伟大我不知道,但是我哪只眼睛看到叶枫做的都是无可挑剔。我不惜性命救他,他对我也是一样。你若是真的爱我。在警局算怎么回事?现在又是怎么回事?。你若是真的爱我,没有任何必要说叶枫地一切,你一直打击着叶枫的所作所为,你是不是从来没有相信过我的爱?你到现在还遮遮掩掩,你怕什么,怕说出爱我?他为了我,不说爱,但是可以去死,你呢,你到现在。真相都不敢对我说?你真的让我失望。”

    柯宋愣住,火药桶仿佛被浇了一盆冷水。无法发作。

    “对不起,宋先生。我不想再说什么,我还有事。”许舒婷缓缓坐了下来。

    柯宋脸色有些发苦,退后了一步,说了苦涩的一句,“那我祝你们幸福!”

    转瞬又道:“婷婷,我只希望你不要后悔,就算你后悔。我……”

    “我不后悔。”许舒婷冷冷的截断宋可超的话。“宋先生自己保重。”

    柯宋踉跄后退,推门出去。重重的摔了下房门。

    许舒婷叹息一口气,拿起了电话,“沈阳。麻烦你进来一趟。”

    沈阳进来的时候,看起来意气风发,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和价值。

    “沈阳,公司我先交你和君武打理,我想旅游散散心。”

    “啊?”沈阳愣了下,转瞬有些理解,“没有问题。”

    ***

    叶枫再次踏上s城地土地,感慨万千。

    他自己说服自己,不过是想过来看几个老朋友,或许千千能在这里,或许更多的理由……

    可是他还是不由来到自己和方竹筠合租地地方,那里早就换了房客,一对男女卿卿我我。

    他想见的人很多,可是他却还是游荡。

    沿着他熟悉地道路走去,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多少有些亲切的陌生。

    他们为了荣耀而奋斗,而他终于可以抛却了所有了荣耀,沈门不复存在,叶少也不存在,做个寻常人的感觉,也不错。

    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商场前,突然回头望过去,他记得那时候遇到了文静,也看到了许舒婷。

    身后依旧是熙熙攘攘的行人,没有他熟悉的身影。

    记得许舒婷就住在这附近不远,叶枫自嘲的笑笑,她现在应该还在云南,忙着她地厂子,他们地相见,或许不过是个美丽的错误!

    “叶枫,真地是你。”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充满惊喜。

    叶枫再次回头,看到了姚君武和文静。

    文静还是一如既往的文静,姚君武的眼镜片看起来又厚了一分,二人改变不多,改变地是二人的关系。

    叶枫目光不经意的掠过二人紧握的双手,嘴角一丝浅笑,“君武,这么巧?”

    姚君武有些脸红,松开了握住文静的手,“叶枫,告诉你个好消息,文静考上了大学,这次一定要去上。”

    “哦?”叶枫目光望向了文静,“恭喜你,文静。”

    文静腼腆的笑笑,“叶枫,我还没有谢谢你,没有你,也不会有我的今天。”

    “你太客气了。”叶枫摇头,“你的今天,完全是你努力的结果。”

    “对了,叶枫,要不要上去坐坐,我姐姐不在。”姚君武有些深意。

    “我今天的飞机。”叶枫笑笑,“以后有空再说。”

    三人礼貌的分手,姚君武却是走了几步,突然想起了什么,“叶枫!”

    “什么事?”

    姚君武摸遍全身,掏出一支笔和一个记事本来,写上了几笔,然后递给了叶枫,“这有个地址,密码是***,你要是有时间,有兴趣,可以去看看。”

    叶枫看到是个,皱了下眉头,“这是什么?”

    “你想看就看,不想看就当我没说。”姚君武拉着文静已经走上楼去。打开了房门,姚君武突然有些诧异,“姐姐,你怎么回来了?”

    许舒婷有些诧异,“我怎么不能回来,”看到二人手牵手,不由失笑,“怎么,这里成为你们爱巢了?”

    二人脸都和红布一样,姚君武只能道:“不是姐你想像那样。”

    许舒婷摇摇头,“君武,你现在老大不小,文静还年轻。做男人的要有责任才好。”

    姚君武一张脸和关公一样,“姐你说什么,真的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好了,不开玩笑了,”许舒婷继续整理行李,“对了,我还准备上公司告诉你,我最近准备出去散散心,可能有段时间不回来,云南那面我让沈阳负责。这里呢,主要是你和陈总打理。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姚君武觉得时不我待。“姐姐,刚才我在楼下看到了叶枫。”

    “哦?”许舒婷收拾地动作僵硬一下。

    “我本来邀请他上来坐坐,他说还有事。”姚君武看不到姐姐的脸色。

    “哦,原来是这样。”许舒婷只是收拾行李,“那挺遗憾。”

    飞快的收拾了行李,许舒婷只说了一句,我要赶飞机。然后就是匆忙下楼。到了街道。巧眸四盼,却找不到熟悉的身影。看了下时间,登机时间还早!

    叶枫也觉得登机时间有点早,看着姚君武给他的。终于还是踱进了一个网吧。

    里面环境不错,烟雾缭绕,有种黄山的氛围。叶枫并不介意,却后悔忘记带了个防毒面具进来。

    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想了半天,这才输入了那个。

    看到要需要密码访问的时候,叶枫又想了很久,这才按照姚君武的密码输入了进去。

    密码是六位,都是数字,像是日期。叶枫觉得有些眼熟,仔细的想了想,觉得那天好像没有发生什么大事。

    如果说有大事发生的话,那天是自己去人才市场应聘地日子,那天自己恰好碰到了许舒婷。

    网页打开,是个博客日志,淡蓝色的页面,多少有些忧郁。叶枫看到了网页地标题是,没有你的日子。

    叶枫不知道姚君武还有这个爱好,更不明白他让自己看这个网页干什么,随手翻开了一个日志,见到里面写到,没有叶枫地日子,一百二十三天。

    懒洋洋的叶枫直起了腰板,目光已经向下看去。

    我不知道我在等待什么,可是我一直会等下去,只是因为爱……

    ……

    我今天看到了叶枫,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我想说我爱他,可是我说不出口,我不想让爱成为负担……

    ……

    看到叶枫中枪的那一刻,我真的什么都没想,我扑上去,好像保护自己心爱的玩具,好像保护自己心爱的爱人,我一直在想,如果那一刻不是他中枪,而是我逝去,他会不会永远记住我?

    叶枫尴尬地样子很可爱,他总是很木讷,醒来地那一刻,我知道他觉得对不起我,可是我很高兴他醒过来,为了他,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一切,爱一个人,自己知道就好……

    ……

    今天在慈善演唱会,别人都在看沈孝天,只有我在看方竹筠,我发现她地确很适合叶枫,相比那次吃面碰到的样子,她成熟睿智了太多,相对她而言,我真的很普通。

    我祝福他们能够美满甜蜜。

    ……

    今天听到叶枫要和厉千千订婚,那个看起来总是很沉默地女孩子?我只是吃惊,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

    柯宋终于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其实我早就有所怀疑,我也一直不想去证实。说实话,他承认的那一刻,我一点都不恨他,可是我也没有了当初的感觉。

    我不知道他如果径直说出自己是宋可超,我会不会接受他。可是他走了一条很让我厌恶的道路,他没有说爱我,只是诋毁着叶枫。

    爱不需要诋毁,我很失望。我对他说,我喜欢叶枫,尽管他会难过。

    ……

    很想很想再见叶枫一面,真的很想,虽然我知道,就算再见又能如何,可是我喜欢看到他,呆呆的样子!

    叶枫,我爱你!

    ……

    叶枫呆呆的坐在电脑前,眼中也有了朦胧。

    他看完所有日志的那一刻,也不知道想着什么。他觉得鼻子有些发酸,抬头半晌,这才缓缓的站起。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一刻,才发现身边的键盘噼里啪啦的作响,一对男女大吵大闹,兴奋地如同吃了摇头丸。正在玩着一个很流行的游戏。wap圈@子@网结局章节。

    他们旁若无人的态度让很多人侧目,叶枫叹息一口气,轻轻拍拍那个男的肩头,“朋友,安静些,不要打扰他人。”

    如果是三年前,他多半会叫人把这种人套个麻袋,扔到外边痛打一顿。如果是这三年中,他会自己出手解决问题,因为保持社会公德看起来已经需要暴力来维持。只凭良心难以为继,可是现在的他只想劝劝他们。他想要是方绣筠在的话,不知道如何处理?

    “关你鸟事。”男人很年轻。带着耳环,吊着鼻环,很另类,很nc的样子,“老子玩我的游戏,你算哪根葱,管我的事。你管好自己就行。”

    “就是。就是,我们自己有个性。大叔,你这样的还是……”旁边那个女人一张脸看起来像屁股,鼓鼓地。眼睛一个大一个小,不是残疾,而是刻意的表情。

    “砰”地一声响,男人已经一头栽倒在地上。

    叶枫愣了一下,自己还没有动手,难道意念也可以杀人?仔细一看,这才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拿着板凳。

    女人一下傻在那里,要说地话被一板凳打到了肚子里面。

    “小子,你说话客气点,你知道你面前的是谁?”拿着板凳的凶神恶煞般,“龙哥尊敬的兄弟你也敢起刺?”

    叶枫苦笑,“甘威,不用这么夸张吧?”

    他没有想到在这里会碰到甘威,也没有想到甘威竟然会出手帮他。

    甘威抡起板凳,又给了地上的男人一下,喝道:“滚,不要让我再见到你,不然我见到一次打一次。”

    叶枫觉得台词有些熟,好像自己向甘威说过,没有想(手机小说网wap,16k,cn更新最快)到甘威竟然现学现用,主动说了出来。忍不住笑,男人和女人却是连滚带爬的出了网吧,网吧一阵喝彩,“甘哥,好样的。”

    甘威得意洋洋,一副英雄地模样受到大伙地朝拜,一把抓住叶枫的手臂,“这是龙哥地朋友,也是我甘威的朋友,过来叫叶老大,我就是受到叶老大的教诲,这才重新做人。”

    叶枫逃荒一样地逃出了网吧,甘威倒是紧追不舍,还在后面不停的喊,“叶大,龙哥很想你,有空去看看他!”

    叶枫连连点头,“甘威,我赶飞机。”

    赶飞机的叶枫终于来到了机场,也正好赶上了登机时间。

    他没有想到自己在网吧呆了很久,也没有想到甘威太保一样的会有所改变。

    转念一想,就算沈孝天这样的人物,都会改变,何况是甘威,就算白老大那样的人都会无声无息的改变,何况甘威这样想要向上爬的人物。

    他这次的行踪不言而喻,去法国,去拉图那里见见白老大。

    父亲的苦心经营他现在才明白,所有的过程虽然艰辛,但是毕竟达到了很多人想要见的结果。白老大原来早和父亲做上了买卖,想到这里的叶枫就是摇头,这个倔强的白老头,到了现在还是抹不开面子,还在等他这个外孙去替父亲斟茶认错。

    他这个外孙没有错,但是如果大家都能够开开心心,他就算斟茶又能如何?

    随便在机场买了本书,到了飞机上,才发现有点作用。

    寻到座位的那一刻,叶枫只能说这个世界实在太巧,巧的不相干的人物再次凑在了一起。

    见到叶枫向自己身边走过来的时候,萧楚楚只能咒骂老天不长眼睛,等到叶枫坐下来的那一刻,萧楚楚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萧小姐是吧?”叶枫眉开眼笑,“我们真的很有缘分。”

    “嗯。”萧楚楚用鼻子哼了一声,感觉到一股浓郁的大蒜味道传了过来。

    这不是嗅觉发挥作用,而是潜意识的感觉。

    可是就算她闭上了眼睛,她也感觉一只蜗牛就在自己的身边。

    “我们这么有缘分,不妨我给你看个全相,看看我们的生辰八字……”叶枫欲言又止,一本正经的样子。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不认识你。”萧楚楚义正词严。

    “啊?认错了?”叶枫有些诧异,伸手一摇手上的书,“这本飞鸟集,法国泰戈尔写的。上次我们见面,不就是?”

    叶枫支支吾吾,萧楚楚绝望的睁开眼睛,想要再次纠正泰戈尔地国籍,却只说了一句,“这位先生,我很累,我需要休息。”

    “哦。”叶枫有些遗憾,坐了下来,拿书盖着脸。喃喃道:“我也有些累……”

    飞机没有启动的时候,叶枫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他真的很累,他只想休息。他听到有人喊叫许舒婷的名字,以为是梦境,并没有醒来。

    所以他并没有意识到,一个女人匆匆忙忙的上了飞机,经过他的身边,那是他熟悉的身影。

    一觉睡到飞机降落,竟然没有人打扰。

    叶枫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却是空姐一张笑容可掬的脸。“先生……”

    她见多识广,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能睡地乘客。就连免费的午餐都忘记了吃。

    “到站了?”叶枫醒了过来,轻轻揩去眼角地一滴泪水。

    睡梦中,他见到母亲和自己说话。他意识到那是梦,可是他不想醒来。他去见外公,也是完成母亲最终的希望,叶枫那一刻,眼角只有泪水。

    左看右看来遮掩自己地伤感,叶枫发现不但萧楚楚已经不见,诺大的飞机上只剩下他一个人。

    有些歉然的笑笑,叶枫走下了飞机。他并不知道,因为他的沉睡,他和许舒婷几次擦肩而过。

    他们实在错过了太多的相逢,这一次,是不是还会留下遗憾?

    下了飞机的叶枫,趁着繁华,来到了香榭丽舍大街。上次他来到的时候,天是灰蒙蒙地,树也是灰蒙蒙地,心情亦是如此。可是如今再来看,到处都是勃勃的生机,人们载歌载舞,尽情地欢乐。

    叶枫看到到处欢呼的人群,这才想起,今天是这里的一个重要地节日,这一天,整个城市都会烟花烂漫,所有的人都是尽情的歌舞。

    委婉的拒绝了几个热情女郎的邀请,叶枫沿着大街走下去,看到远方突然人影一闪,颇为熟悉。

    那种熟悉的白让叶枫心口砰然大跳,才要冲过去留住那个人影,一股人潮隔断了他的视线。

    人潮竟然都是中国人,齐齐的向一个地方涌去,四面八方的汇聚。

    叶枫顾不得分析人潮的去向,极力的拨开人群,来到白影刚才俏立的地方,茫然四顾。

    面前是个摊位,卖着各式的工艺品,有一个风铃是用竹筒做成,微风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叶枫望着竹筒,突然想起了许愿树,想起了太多太多的往事,他更想起四叔说过的话,千千一直在自己身边,她想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

    他的凝思被一个声音所打断,那是个微胖的中国留学生,他的声音洪亮激昂,他的态度激昂热情,他正在用着流利的法文向身边的人做着**澎湃的演讲。

    女士们,先生们,亲爱的中法朋友们,你们好!

    我想首先感谢巴黎人民和巴黎市政府给了我们今天这次机会让我们聚集于此,这是罕见的一次,也是欧洲和法国历史上最大的华人集会!

    我们这次的目的,是想让世界了解中国!

    我们希望在你我之间建立起一座文化的桥梁。我们想向你们诉说真情实意,相信我,这座桥梁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如此地被需要!

    来中国吧!来看看一个真实的,完整的中国,一个很多西方媒体不会展现给你们的中国!

    叶枫心中一动,扭头望过去,吸引他的不但有留学生圆润,激昂,优美的嗓音,还有那真情在线四个大字!

    标语旁,他看到了一个忙碌熟悉,从来没有如此美丽的身影,不由心颤。

    他没有想到,方竹筠也来到了法国,他缓步向前走了过去,默默的注视她默默的工作和忙碌,心潮起伏……

    他没有注意,他向方竹筠走去的时候,一个人影闪身出来,身着白衣,浅笑凝眸。

    人群慢慢的汇聚,只是为了那前所未有的凝聚力!

    许舒婷也是夹杂在人群中,慢慢的靠近,她也看到了真情在线,看到了方竹筠,那一刻的她只是在想,他和她,现在有没有在一起?

    (全文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