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无敌 第九十六节 重新选择
    铁树脸色阴沉,手在口袋,偷偷按了下,“叶枫,你差,我只佩服叶贝宫有你这么个好儿子。”

    叶枫不经意望了一眼大汗淋漓,失魂落魄的沈孝天,“你也有个好儿子,如果好好的培养下,应该不差,可惜,你早早的抛弃了他。”

    沈孝天全身一颤,失神的望了一眼花铁树,嘴唇喏喏两下,却没有出声。

    “花爷,你在几年前设计安排沈爷和沈孝天见面,哦,现在应该说花孝天才对,却在这几个月才告诉他真相。你用父子之情打动他,让他和你联手,对付我们。只是可惜,计策虽好,他还是嫩了点,”叶枫叹息一声,“他本来不用趟入浑水,可是却不能不进入。”

    “叶枫,你不用笑,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花铁树冷冷的望着叶枫,又按了口袋的东西一下。

    “你还在招呼手下吧?”叶枫笑了起来,“按理说,刚才你按了传讯器一下,你埋伏在外边的手下应该早早的冲进来,荷枪实弹的把我们父子绑起来才对。”

    花铁树终于变了脸色。

    “可是你按了两次,手下还没有冲过来,说明了什么?”叶枫淡淡的笑,“我不是好人,我是恶人,所以很多事情我来背负骂名好了。”

    叶枫说这句话的时候,望了叶贝宫一眼,“所以我在说话的功夫,早就有批人偷偷的进来,把花爷的手下,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

    他轻轻的拍了下巴掌,突然冲进来一批人,个个荷枪实弹,枪口无一例外的对准花铁树。

    花铁树面如死灰。缓缓点头,“叶枫,你比你父亲狠,我败在你手下,无话可说。”

    “大哥,收手吧。”叶贝宫突然说了一句。“放下一切,我……”

    “我们还是兄弟对不对?”花铁树突然放声狂笑起来,伸手一指叶贝宫,“叶贝宫,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服你?”

    叶贝宫只是皱了下眉头,不发一言。

    “如果叶枫是个真小人的话,你就地地道道是个伪君子。”花铁树退后几步,大声道:“可惜你这个伪君子实在伪装地太好,当初你抛弃了白雪柔。你敢说不是为了沈门的产业?你苦心经营几十年,难道是为了沈门?我本来是沈门的功臣元勋,可是沈爷对你却是言听计从。我怎么会服你?你看似交出了f国所有的产业,却是暗中破坏,让产业被封,你看似说不与人争。那么我问你,千千怎么回事?你满嘴的仁义道德,只是为了拉拢白城,你的确不用动手,因为你聪明地儿子已经为你做好了一切,你这个老子坐享其成。坐享美名即可。”

    叶枫坐了下来。喃喃道:“看来猪八戒的功夫不差。”

    “你怎么不说话。你无话可说了?”花铁树继续大笑,神色有些异常。“你让我放手,我奋斗了几十年,到现在一无所有,你让我放手?放手后干什么,求你给我一点施舍,叫花子一样?叶贝宫,我告诉你,花铁树败是败了,可是不会败的没骨气,成王败寇一点不假,对于你来说,败了可以托词,对于我来说,败就是死!”

    花铁树话音一落,戛然而止,叶枫霍然站起,看到一把匕首已经插在花铁树的胸口,鲜血流淌,缓缓的坐了下来。

    叶贝宫望着花铁树如沈爷一样凝立在那里,望着自己的双眼,满是恶毒,轻轻的叹息一声。

    “你怎么不辩解?”叶枫突然问道。

    “我需要辩解?”叶贝宫神色黯然,口气伤感,“辩解有用?”

    二人都是沉默,好像在想着什么。沈孝天却是终于回过神来,扑到花铁树身边,一把握住他的手,悲声道:“爸爸,你死了,我怎么办?”

    “你说怎么办?”叶贝宫终于道,没有太多的表情。

    “怎么办?”沈孝天霍然回头,放声道:“现在终于轮到你说话了?刚才你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因为抹不开情面?我发现你们父子真地是对演戏的天才,也是虚伪的不能再虚伪。你要维持个忠义地面孔,所以任由你这个儿子来杀死沈爷,杀死你的结义大哥,现在叶枫又要维持个师父的形象,又由你这个老爹出马,为他来维持光辉形象!”

    “每个人都有几面,你何尝不是。”叶贝宫淡淡道:“最少你在明知道沈爷不是你爷爷的时候,还在做戏,而且做地很不错。”

    “我能够选择?”沈孝天怒吼一声,双目满是红丝,上前一步,想要抓住叶贝宫,却又不敢,“请你告诉我,我是能够选择不认,还是选择认?”

    叶枫轻轻叹息一口气,他知道沈孝天固然变化的让人可恨,可是他也的确身不由己。

    “我自幼是个孤儿,从小受到别人的欺辱,叶贝宫,我问你,我有选择没有?”

    “我自幼没爹没娘,被亲生父亲为了一己的利益,活生生的扔出了家门,叶贝宫,我问你,我有选择没有?”

    “我以为这辈子就是那么浑浑噩噩,我地亲爹找到了我,却是神神秘秘,从来并不承认身份,只说能够改变我地命运,让我去到一个地方,去见一个人,也就是沈爷,我问你,我有选择没有?”

    沈孝天说地声嘶力竭,有如狼嚎。他一向温文尔雅,这种饿狼一样的表情已经有些疯狂!

    “我本来感激天地,感谢所有人,给我这次机会,我也一心慈善,想要好好做人,不辜负所有地人。可是神秘人突然变成了我的父亲,而且说他处于最大的危机,让我和他做戏,我问你们,我有选择没有?”

    沈孝天说到这里,声嘶力竭,却是不肯停下来,“然后我就变成了沈爷的孙子。我来和叶枫你来作对,我有选择没有?”

    “我父亲抛弃了我,我为了帮他,不惜出卖良心,不惜和叶枫你为敌,不惜在一个陌生人面前称孙子。可是他在临死的时候,看都不看我一眼,我问你们,我有选择没有,你们给我选择没有?”

    沈孝天说到这里,

    涕,“我算什么?我算是一枚没有生命的棋子,还是归的流浪狗,我这算是孝顺。还算是背叛,我求求你们,求求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君子。给我一个答案,我想问你们,如果你们是我,你们怎么做?”

    叶贝宫目光没有怜悯。只有冷静,“你是没有选择,可是你去杀马海亮是不是你地选择?你让洪奇峰去杀方竹筠是不是你的选择?你不停的栽赃陷害叶枫是不是你的选择?你追求春若兰想到得到最大的权势是不是你的选择?沈孝天,你不要和我说选择,这只能让我恶心!”

    叶枫再次叹息,转身走了出去。沈孝天望着周围地枪口。心中突然升起了惶惶之意。咕咚跪了下来,哭声道:“师父。你不要走,你们要做什么,你们是不是要杀我?我知道,你们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要名正言顺的杀我!”

    “你错了,”叶贝宫淡淡道:“叶枫如果要杀你,最少有一百次机会,他完全可以在f国缉毒中就随手杀了你,就算在云南,如果他想杀你,完全可以让马红星出手,他也不会打电话让你逃命。你虽然一直想要要叶枫的性命,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要杀过你,他对我说,你也是个可怜人而已。”

    望着叶枫远去的背影,沈孝天怔住,无话可说。

    “你说你没有选择,那好,我现在就给你个选择。”叶贝宫嘴角一丝讥诮,“继续做回你的歌星,所有的事情当作一场梦,或者选择离开,和这里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你错了,叶枫不会杀你,我也不会杀你,我不知道你要选择哪种!”

    ***

    叶枫站在城堡的悬崖边上,望着惊涛骇浪,心境亦是如此。沈爷死了,花铁树死了,他本来以为自己会轻松,可是他只觉得沉重,只觉得累。

    “你为什么不给自己解释?”叶贝宫的声音从叶枫身后响起。

    “你呢,为什么在花铁树质问的时候,也是选择沉默。”叶枫头也不回。

    “或许我觉得,这种事情还是别人来说好一些。”叶贝宫望着儿子地背影,淡淡的笑。

    他终于发现,儿子也有长大的一天。

    “我知道你会有很多疑问,或许想要问问我?”叶贝宫有些询问地口气。

    “所以你今天准备给我一个明白真相的机会?”叶枫转过身来。

    “不错。”叶贝宫点头。

    “其实花铁树询问的问题中,我真的有个问题想要问,我想得到你亲口地答复。”叶枫目光闪动。

    “你说。”叶贝宫毫不犹豫。

    “可是我刚才突然想,就算问了能如何?”叶枫摊摊手,“有的时候,一个人太痛苦,不是因为糊涂,而是因为知道。张发财是个生意人,当然懂得获取利益最大化,其余的问题,不问也罢。”

    他其实最想问问千千的事情,可他还是忍住。

    叶贝宫微笑起来,拍拍叶枫的肩头,“你没有辜负你妈的期望,我想她如果在天有灵,也会欣慰。”

    叶枫抿着嘴唇,“那我最后问一个问题。”

    “你说。”叶贝宫凝望叶枫。

    “如果重新让你选择,你会选择沈门,还是选择我妈妈?”叶枫也是凝望着父亲。

    叶贝宫终于叹息一声,“有地时候,选择就是一辈子,没有如果。”

    “哦?好像这不是答案?”

    “那我问你,如果你知道今天地局面,你会不会选择失忆再重来一次?”叶贝宫看到叶枫眼中地惘然,轻轻拍拍叶枫的肩头,“你不回答我,因为你不知道,我也一样。”

    叶枫看着父亲远去地背影,耸耸肩头,突然高喊了一句,“老头子那面你决定怎么办?”

    “你去看看他吧,他在法国等你。”叶贝宫留下最后的一句话,消失不见。

    “法国,你可知道法国有多大?”叶枫喃喃自语,忍不住的埋怨,“你这个父亲不合格,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让我自己去找。”

    “因为他觉得磨难可以让一个人真正的成熟,以前你是聪明,现在你才是成熟。”白城笑着走了出来。

    叶枫没有丝毫意外,“四叔,你再次来到这里,帮我对付花铁树的手下,看来我又欠你一个人情,不过……”

    “不过这是我的义务,对不对?”白城微笑的望着叶枫,“好像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对你来说,的确如此。”叶枫苦笑。

    “那倒也是,”白城点头,“因为根据我的消息,你小子的麻烦刚刚开始。”

    “那你有没有什么解决的好方法?”叶枫忍不住的问。

    “我来这里其实不过是和你道别。”白城慌忙走开,“我也就是个打酱油的。”

    他急匆匆的样子,看起来很怕再和叶枫扯上关系。他憧憬着自己的幸福生活,也知道如果和叶枫再做戏,那又是永远没有结果。

    叶枫一张酱油瓶子的脸,无奈的高声道:“你去打酱油之前,能不能告诉我千千去了哪里?”

    “她可能一直在你身边,她想出现的时候自然会出现。”白城回了一句。

    叶枫四下看了眼,嘟囓句,“放屁。”

    看到白城就要消失,叶枫又喊道:“你不告诉我千千的下落,能不能告诉我老爷子在法国哪个耗子洞躲着?”

    白城脚步不停,留下最后一句话,“其实二哥当初让你找拉图,就已经做出了和解的第一步。”

    “卖糕的,你不会说,拉图山庄就有老爷子的股份。”叶枫望着白城消失的背影,喃喃自语,“亏得你还是我舅舅,这点小忙都不帮!什么娘亲舅大,都是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