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无敌 第九十五节 报应不爽
    我找他干什么?”花铁树目光闪烁,神情有丝慌乱。

    “哦。这个嘛,”叶枫嘲弄的笑,“花爷哪点算计的都好,就是太过谨慎,所以一直留着霍二不动,生怕引起别人的疑心,可是又怕别人从他口中知道真相,所以对去调查的人严加监视。其实花爷煞费苦心,反倒让人更起疑心,只是可惜的是,我一直很笨,反倒想不明白,后来我在和一个朋友谈及盲点的时候,才发觉自己一直都很局限……”

    叶枫没有坐下安稳的说话,反倒像个侦探一样四下走动,他缓步走到沈爷的面前,“其实我这个人,一直都不相信什么天意,神意,鬼意,我只觉得那是放屁。我相信所有巧合事在人为,这件事情实在太巧,先是是沈爷发现了沈孝天,然后再是收留了沈孝天,再次就是发现了那枚戒指,然后呢,调查杨翠莲的人被追杀,沈孝天认祖归宗。这些看起来都是巧合,可是我突然发现,这里实在有点巧,巧的看起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天意让沈孝天来到沈爷的身边,而且认祖归宗,我不相信人为是因为我太相信沈爷的目光和精明……”

    “可是我突然有个设想,一个聪明人深知沈爷的秉性,知道他以收养孤儿为乐,因为沈爷向来都是如此,他知道雪中送炭的妙用。所以那个聪明人知道沈爷省亲路线,特意的把沈孝天送到了沈爷的面前,安排了戒指事件,追杀调查杨翠莲的人,其实就是为了掩盖沈孝天的身世。沈孝天绝非沈爷地孙子。花爷,你说我猜的对不对?”

    花铁树冷哼一声,“无稽之谈。”

    “不错,是有点无稽。”叶枫走到沈孝天的身边,突然说道:“孝天,你好像很热,怎么满头大汗?”

    众人都被叶枫的分析吸引,转目一看,才发现沈孝天的脸色苍白。额头的汗水,都是目光古怪。

    沈孝天强笑道:“天气有些热。”

    “可是这个古堡可是自动气温调节,”叶枫摇头,“我走来走去,连讲再分析的,也没有你这样辛苦。”

    看到沈孝天的沉默,叶枫笑了起来,“其实你一直都很感激,因为你从一个孤儿混到今天的地步,实属不易。你最感激地却不是我。而是感激那个几年前给你出谋划策的人,因为他教你去望着沈爷,说他会改变你的命运……”

    “不是。”沈孝天霍然站起,怒不可遏,“你胡说八道!”

    叶枫并不恼怒,还是笑,“哦,那当我没说,我不过是在讨论,你不用那么认真。其实这个时候。我想每个人都知道我想说什么,也以为我在胡说八道。”叶枫走前几步,回手指着沈孝天。大声道:“因为我要说的是,沈孝天根本不是沈爷的孙子,他是在人精心的计算下,推到沈爷的面前。”

    沈爷竟然还是保持沉默,只是喘息已经粗重起来,沈孝天脸色惨变。花铁树却是鼓掌。脸色冰冷。“叶枫,真的很精彩。你这样的人不去写侦探小说,实在是个遗憾,但是你却忘记了,事实胜于雄辩。”

    叶贝宫表情冷静,闭目养神。

    “对了,事实的确胜于雄辩!这个推断你们当然不会相信,因为最大地问题是dna验证摆在那.肉。”叶枫望了一眼花铁树,“而我的思维也就停滞在这里,为什么一直没有进展,只是因为我太相信沈爷的英明。认沈孝天是孙子是件大事,沈爷为了这个孙子,不惜让老三来杀我这个纨绔子弟,累死了金梦来,到现在大家都装作他失踪去了非洲一样。早一步的时间花剑冰更是死于非命,沈门闹的鸡飞狗跳,众叛亲离,其实都是因为这个孙子,沈爷怎么能不慎重?”

    他说的是称谓,沈孝天却觉得他每句话都在痛骂自己,不由面红耳赤,偏偏无从反驳。

    “好伟大的沈爷,只是说一句,冤冤相报何时了,就让我这个愚忠的老爸无话可说,只是可惜我这个败家子自私,贪婪,任性,而且有着背叛地劣根性,所以没有那么大仁大义。”

    沈爷气的嘴唇已经开始哆嗦,竟然还没有斥责,只是因为他也想听听叶枫的下文。

    “沈爷当然确认沈孝天是他孙子,这才会如此不遗余力,从这个方面看起来,我地怀疑并不成立。可能有人要说,dnl简直是开玩笑,沈爷吃的盐都比我吃的米饭多,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假以人手,而要亲自求证,他得出的结论肯定百分百的正确,可是这样一来,沈孝天看起来真的是沈爷地孙子……”

    “可是我还是有所怀疑,所以我让段天愁查询慈禧戒指地真正下文,查询沈孝天以前所有地一切,段天愁你们多半都不知道,他是我失忆的三年认识地另外一个朋友。他自称十九层,其实很有能力,他的意思就是地狱虽然只有十八层,但是他的本事可以超越地狱的极限。他不负我托,终于查到了那枚戒指被收缴后,其实被个造反头头一直私匿,后来卖给一个华商,而那个华商破产,拍卖了那枚戒指,又被一家公司收购,而那家公司恰恰是张发财所控,根据这条线路,沈孝天一直没有机会见到那枚戒指,何来是他奶奶传给他的说法?”

    张发财看起来在冒汗,沈爷冷冷的盯了张发财一眼,“后来呢?”

    “后来有人证明,沈孝天其实也一直在南方土生土长,没有去到北方的那个小城,当然这已经不算重要,因为这个疑惑就够我追究下去。我到了云南,从洪爷的嘴中得到了很多事情,也知道了当年沈守业的些许恩怨,突然有一天醒悟过来。有个一个就算我这种卑鄙的人物都是忍不住震惊地念头……”

    花铁树

    着叶枫。一言不发。

    —

    “我那时候才知道,沈爷地儿子叫做沈守业,其实是个花花大少。而且听说还和花爷地老婆有过暧昧,结果生下了沈孝天。花爷一时气愤。做了对不起沈爷地事情。扔掉了沈孝天,结果沈孝天又鬼使神差地回到沈爷面前,认祖归宗……”

    叶枫说到这里,虽然还在微笑,但是眼中却有了一股深切的悲哀。“我这个时候突然产生了一种震惊莫名地念头,花爷当初扔地或许不是沈爷地孙子。而是自己的儿子!”

    沈爷霍然站起。厉声喝道,“你说什么?”

    他的脸色有些发白。转瞬潮红,用力的捂住胸口,转首凝望花铁树,目光阴毒。

    花铁树终于现出一丝慌乱,“叶枫。你真地是滑天下之大稽,我怎么会丢弃自己的儿子?”

    叶枫望着沈爷地眼神却没有什么同情,“我想沈爷聪明绝顶。当然明白我说什么。当年赵氏孤儿那场戏份中。程婴身负忘恩负义。出卖朋友。残害忠良地骂名,抛弃亲子,只是为了忠义二字。那花爷抛弃亲子为了什么。那显然是为了名利二字!”

    沈爷大汗淋漓,目光已经有了痛苦。花铁树却是握紧拳头,“叶枫,你就算口吐莲花,又有谁会相信你的一派胡言?”

    沈孝天更是面无人色,汗水滚滚。

    叶枫大笑了起来,“我想说地是,这里不是法庭,哪个是人,哪个是鬼。大家的眼睛自己看的清清楚楚!我们分析不用证据,只凭头脑。”

    沈爷死死的望着花铁树,声音中透骨的寒意。“叶枫说地可是真的?”

    花铁树眼珠子乱转,“沈爷……”

    叶枫却已经继续说下去,“我想沈爷是当局者迷,当然想不到还有人能舍弃自己的亲生儿子,也想不到有人精心安排了二十多年,更想不到自己权谋一生。最终却落入别人地圈套!”

    “于是我得出了个震惊莫名地结论。二十多年前地花爷其实早就窥视沈爷地财产。本来依照他的想法,自己跟着沈爷多年。当然分的最多,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我父亲横空出世,深得沈爷地器重,他虽是老大,却分不到几分产业……”

    “这时正好出现沈守业地事情,不久后沈守业被我母亲所杀,花爷本来想把眼中的野种杀死,突然一个主意涌上心头,竟然把他留到身边,反倒丢走了自己地亲生儿子。”

    “够了。”叶贝宫终于说了一句,“叶枫,不要再说下去。”

    沈爷捂着胸口,额头已经冒汗,凝视着叶贝宫,“叶贝宫,所有的一切你也知道,是不是?”

    他的目光如此怨毒,叶贝宫却是叹息一声,“沈爷,我知道的并不久。”

    “我父亲当然知道不久,”叶枫冷冷道:“因为这个秘密你们一直瞒着我们父子,我们重头调查当然花费时间。花爷丢掉自己的亲生儿子有两个用意,一来留着沈爷的孙子在身边,有着养育之恩,万一沈爷发现真相,沈爷的孙子怎能不帮助自己的养父。另外一个原因却是,他一直盘算着如果沈爷发现了当年的真相,询问起孙子地下落,他把自己的儿子顶上去,如果能够得计,那沈门的产业不就是名正言顺地归在自己的名下?”

    沈爷脸色有如死灰,伸出颤抖的手指指向叶枫,“这么说……”

    “你猜的没错,”叶枫冷笑了起来,刺骨的寒意,“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沈爷没有从dn.:.前,把他的样本准备了一份,送给了沈爷。”

    看到沈爷眼中地绝望,叶枫头一回没有怜悯,只有打击地快感,“常言说地好,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沈爷,你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沈孝天不是你的孙子,花剑冰才是!”

    他这一句话说了出来,沈爷好像被重锤击中一样,踉跄地坐了下来,脸色死灰。

    “你为了假孙子上位,亲自布局授意杀了自己的亲孙子,我想这多半是天意,报应不爽”叶枫拍拍手掌,很轻松的说道:“我想说的都已经说完,我想现在应该是别人辩解的时候。”

    沈爷痛苦的呻吟一声,花铁树上前一步,“沈爷,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先吃药要紧。”

    沈爷一把推开了花铁树,愤怒的站起,指着花铁树道:“你滚,你……”

    蓦然沈爷动作变的有些僵硬,戛然而止,目光中愤怒变淡,呈现灰意,众人都是一凛,寂静无声。

    宴会厅死寂一片,呼吸声清晰可闻,花铁树愣了下,试探的问了声,“沈爷?”

    沈爷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僵立在那里,叶贝宫心中一凛,上前了两步,“沈爷?”

    沈爷双目已经失去了神采,手指还是指着前方,僵硬在那里,叶贝宫颤抖的手去摸沈爷的鼻息,触电一样缩了回来,说了一句,“沈爷去了。”

    花铁树心中一动,“叶贝宫,你和你儿子害死了沈爷!”

    “什么?”叶贝宫反倒一愣。

    叶枫笑了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从缝隙中看着花铁树的脸,“花爷,我其实一直并不佩服你,可是现在却不能不佩服。花铁树,你苦心孤诣二十多年,谁都不能不佩服你的耐性,就算到了现在,你还在想着往别人身上泼脏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