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无敌 第九十四节 质疑
    今天是爷爷的生日,我们不谈其他好吗?”沈孝天喏“师父,我知道你对我不满,可是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沈孝天望着叶枫嘴角的讥诮,终于再也说不下去。

    “今天是沈爷的九十大寿,莫谈其他好吗?”叶贝宫终于发话。

    叶枫扯个凳子坐了下来,“我只怕我不谈,也有人会谈。”

    花铁树冷哼一声,“你是在说我?叶枫,我没有你那么多的花花心思。”

    “是吗?”叶枫还是在笑,“这个夸奖我真的愧不敢当。”

    “不谈其他,不谈其他,”沈爷喃喃自语,突然望向了叶贝宫,“贝宫,我老了。”

    叶贝宫脸色不变,“沈爷,人都会老。”

    “我知道就算是你,对我的所作所为也是不满,”沈爷长叹一口气,“很久以前,你就劝我放弃东南亚的事务,或者不要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可是我老了,也糊涂了,不听你言,终于闹的一发不可收拾。”

    叶贝宫有些感喟,保持沉默。

    “可是我们这次虽然输了,不代表我们不能翻身。”沈爷又道:“以前雪柔杀了守业,我一直没有怪你。”

    “谢谢沈爷。”叶贝宫认真道。

    “其实在我看来,冤冤相报何时了。人这一生,并不容易。”沈爷长叹一声,“我一直都是这个念头。所以我一直主张沈门之内,严禁自相残杀,如今老三下落不明,叶枫桀骜不驯。就算是老四都要背叛我,戳了我一刀。这刀很重,但是最痛地却是我的这颗心。”

    沈爷伸出颤巍巍的手指着胸口。“我已经把你们四人当作的是我地亲生儿子,可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背叛我。他背叛我的那一刻,我这里刀剜一样难受。”

    叶贝宫沉默。

    “可现在我突然想到,或许我真的有对不起老四地地方,我一直都忽略关注他,就算是生意,都是一直信任贝宫你。很少让别人插手。或许是因为这样。所以老四才对我不满。”

    叶贝宫还是一言不发,叶枫更是索性闭上了眼睛。

    沈爷一直注意二人的脸色,终于说道:“我说了这么多,想说的就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贝宫,无论是谁欠谁,让以前发生的事情一笔勾销,你说如何?”

    叶贝宫沉默良久,这才说了一个字。“好。”

    沈爷精神一振,“贝宫。我信你。无论老三老四做了什么事。我沈公望这辈子最信任的就是你。今天我就是九十,老了。不中用了,可是沈门不会老,沈门是我,还有你们四兄弟一手打造的天下,虽然守业早亡,子承父业做不到,孝天还年轻,可他毕竟是我的血脉。我累了,只想将沈门交给他。贝宫,我只问你,你会不会尽心尽力地对待孝天。如这些年一直对我一样?”

    沈爷此话一出,宴会厅一片静寂。众人仿佛都能听到自己地心跳,叶贝宫沉默了许久,这才说道:“沈爷,其实我……”

    “我不愿意。”叶枫突然大声道。

    众人一惊,沈爷目光鹰隼般盯在叶枫的脸上。花铁树却已经连连冷笑。“叶枫。我希望你能知道自己的身份,这里有你父亲在此。还轮不到你做主。”

    “的确轮不到我做主,”叶枫笑了起来,“如果沈爷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亲孙子,我绝对没有理由反对,我屁都不会放一个。”

    他口气中强调了个亲字,沈爷脸色不变,花铁树却是脸色微变,“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喘气吗?”

    “我只是不想沈爷地一番心血白费,也不想某人的心计得逞。”叶枫轻轻叹息一声,“其实花爷,你说我惊才绝艳,机关算计,满肚子的花花心思,我真的愧不敢当。沈孝天如果真是沈爷的亲孙子,我叶枫拍拍屁股走人,让我愚忠地老爸应付一切,我实在懒得再理这趟浑水,可是关键的一点是,沈孝天真地是沈爷地亲孙子,我对此很有疑问?”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沈爷脸色一凝,望了花铁树一眼。

    叶枫刀剑般的目光望向了沈孝天,沈孝天神色终于有了一丝慌乱,“叶枫,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天意让爷爷找到了我。”

    沈爷脸色阴沉,“叶枫,你闹够了没有,你在质疑什么,你觉得这趟水不够浑,还准备在我地寿宴上胡搅蛮缠?”

    “我知道沈爷多半不信,因为一辈子权谋中打滚的沈爷向来小心谨慎,他认定的事情,实在轮不到我们怀疑,”叶

    叶贝宫,“老爹,你也没有怀疑过?”

    —

    叶贝宫皱眉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孝天和沈爷已经经过dna鉴定,你难道不相信dns

    叶枫笑了起来,“我当然相信dna鉴定结果,但是过程很值得玩味。其实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在想着这个问题,事情不经意的起因,其实是在我寻找当年地真相的时候。”

    “今天没有人喜欢听你胡说八道。”花铁树冷冷道:“你想转移话题吗?”

    “这不是转移话题,”叶枫微笑道:“相反,这是铺垫,我想现在沈爷就算对我不满,也肯定知道我不会无的放矢,不知道你有兴趣听下去没有?”

    沈爷目光闪动,从花铁树的脸上划过,皱眉道:“你说。”

    “那好,我就却之不恭。”叶枫笑着望向了花铁树,“花爷,也麻烦你耐心点,我很快就会说到正文,我只怕你并不想听到这段正文。”

    花铁树冷哼一声,“清者自清,我有什么怕的?”

    “那好,”叶枫望了一眼父亲,“其实这段事情要从很久以前开始,但是我想各位时间宝贵,我就长话短说。对于当年的往事,不知情地其实就是我叶枫,对了,还有个沈孝天,发财知道不知道我不清楚,但是我却知道他扮演了一个重要地角色。”

    张发财没有发财,他脸色看起来有些发青。

    “我对沈爷地身份十分有兴趣,询问司徒空的时候,他竟然也说一无所知。后来我才知道,他知道地要比我想像的要多,不过他就是不告诉我,但说他会帮我去查,这点让我十分郁闷,也曾经以为他真的不知道真相,可是到后来,我才发现他在骗我……”

    “司徒空沈爷当然知道,他是我的三司之一,他骗我说不知道,却去杨翠莲那里假装调查真相,结果呢,不言而喻,他遭到了追杀。有个很聪明的人派第一批人去追杀司徒空,却派第二批人去救司徒空,就是为了给司徒空营造个慈善的假象,却不知道司徒空早就看穿了他的心意,进而引起怀疑,那个聪明人到底想要隐瞒什么?”

    “他想隐瞒的当然不是沈爷和杨翠莲生了个儿子,因为这个并非什么秘密,可那他费尽心思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一时间只是疑惑,想不到别的……”

    “好了,我现在说说第二个疑惑,那就是关于沈孝天的秘密。”叶枫目光望向了沈孝天,“沈孝天是沈爷亲自选中,实在属于是意外,可是更意外的是,沈孝天竟然变成了沈爷的亲孙子,那让我只能说老天太过捉弄人。孝天其实算是我一手带出道,最初的时候,他是个好孩子,真的很感恩的那种,可是他看起来变化的很快,或许你们不觉得,但是我却觉得他换了个人一样,这是我的第二个疑惑……”

    众人都是一片沉寂,沈爷更是扭头望向了沈孝天,狐疑不定。

    “我第三个疑惑是关于那枚慈禧的戒指。根据张发财的供述,这枚戒指是他收购所得,而且源头是在沈孝天的手上,这才被沈爷无意中发现,一眼认出是杨翠莲的遗物,也就查出沈孝天原来是的沈爷的亲生孙子。而根据我的消息,那枚戒指却在建国初期已被造反派搜走,下落不明。而根据沈爷的消息,沈孝天小时候一直都在杨翠莲,也就是他***身边,这才拥有这枚戒指。沈爷的消息和我的不符合,我当然不会撒谎,而沈爷也不会撒谎对不对?”

    “你的消息,你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花铁树冷笑,“叶枫,你真的机关算尽,你以为沈爷会信你的这番胡说八道?”

    “我是从一个叫霍二的那里得到的消息。”叶枫笑道。

    “你撒谎。”花铁树厉声道:“我……”

    只是他话一出口,戛然而止,叶枫却已经接了下来,“对,你找过霍二,可惜他已经中了彩票搬家走人,找不到下落,对不对?”

    叶枫望着花铁树一张铁青的脸,微笑道:“忘记了告诉你,司徒空在还没有那个聪明人的手中逃脱的时候,已经让人给了霍二一张必中的彩票,他中奖后马上走人,神不知鬼不觉,所以让聪明的花爷打消了去找他的念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