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无敌 第九十三节 寿宴
    枫来到云南的时候,还是两人,离开云南的时候,只影陪伴。

    清晨时分,他已经到了同一个机场,那时他没有出来送人,现在同样没有人来送他。

    当然,这不是现世报,而是他没有通知任何人。

    静静的他来,就如静静的他走,在云南的日子,他收获了很多,可是再大的收获看起来,也抵不过他的失去。

    可是他步伐还是坚定,眼神一如既往的坚毅,因为他要处理最后一件事情。

    沈爷九十大寿让他回去祝贺,他没有犹豫的答应,他知道这是最后摊牌的时候,无论少了谁,显然都会少了很多乐趣。

    “叶枫。”一声娇呼响了起来,让叶枫霍然转身。

    他那一刻没有听出女人的声音,扭头望过去的时候,嘴角浮出微笑,“若兰,怎么是你?”

    “我知道你最近也是该离开的时候。”春若兰一身牛仔装,打扮的干净利落,化的淡妆,“所以我查了下机场的记录,知道你今天乘飞机离开。”

    “谢谢你的关心。”叶枫走了过来,真诚道:“也多谢你为我辩解。”

    “你要去参加沈爷的寿宴吗?”春若兰问道。

    叶枫点点头。

    “图穷匕见,狗急跳墙。”春若兰望着叶枫,“你要小心。”

    叶枫笑笑,“其实他们最聪明地办法就是认错。利用我父亲的感情弱点。除此之外,任何一个做法都是自绝生路。”

    春若兰也笑了起来,“我知道你的小心,也知道伯父的精明,其实我想到的事情,你们肯定已经知道,看起来我倒是多此一举。”

    叶枫郑重的望着春若兰,“不是多此一举,因为我知道,你一直都把我当作是朋友。你帮我说服伯父。你帮我布局让沈孝天入局,你也帮我向纪红霞辩解,除此之外,你也帮助我太多太多,我真的要谢谢你。”

    “我这不过是举手之劳,不过呢,很高兴你知道。任何人做好事,就算不留名,其实也是希望别人知道。”春若兰撇撇嘴,终于有了一丝笑意。脸上也有了些红。

    “我当然知道,”叶枫望着春若兰,“若兰,你已经变了很多。”

    “是吗。”春若兰还是笑,眼中一丝柔情,“变的让你更加讨厌,还是变的让你有些喜欢。”

    叶枫没有回避春若兰的目光,“若兰,我只能说对不起。我这一辈子,遇到地女人很多。三年前。我曾经动过一次情,得到了一次刻骨铭心的打击。我对爱有一种恐惧,我以为我不会有爱,可是我完全错了,我在短短的半年多时间,竟然爱上了三个女人。”

    春若兰抿着嘴。不用说神色也有些黯然。“很可惜。”

    她也不知道自己可惜什么,是可惜叶枫对爱的恐惧。还是可惜他又爱上了三个女人,抑或是,就算三个女人,也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她们都爱我,但是我实在受之有愧,我觉得我不配她们的爱,她们对我无悔的包容,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如何处理,我一直在逃避,我不想你是第四个。”

    “原来爱也可以是一场压力。”春若兰笑笑。

    “可以再做我最好的朋友?”叶枫突然问。

    “当然可以。”春若兰眼睛笑的有如月牙,“一直以来,我们都是朋友,不是吗?”

    “谢谢。”叶枫看了下手表,“我要登机了。”

    扭身走了几步,春若兰突然叫了一声,“叶枫。”

    “什么事?”叶枫转身。

    “记得,无论什么时候,还有个朋友在等你。”春若兰挥挥手。

    “好。”叶枫也是挥挥手,消失在入口的方向。

    春若兰望着叶枫地背影,耸耸肩头,神色有些无奈,喃喃道:“看来我还是没有机会。”

    ***

    提及日不落帝国,就不能不提及到城堡。

    这里的一座城堡,有的时候甚至代表一个城市。

    沈门在日不落帝国发家致富,沈爷也被女王授予爵位,他的庞大资金也够足够他住在城堡里面。

    叶枫走在一条通往城堡的桥上,远远望着城堡古老坚固,四周草坪绿水看起来美轮美奂,心中没有一丝激动。

    城堡立在悬崖之边,后面就是波涛浩瀚的大海,不时的一个浪头拍来,动人心魄。

    他知道城堡外看起来陈旧,内部却是

    金碧辉煌,华丽优美,几乎可以说是一个帝国的缩影

    有的时候,这里只有更完备。

    沈爷多年来收集地绘画,武器,银器,瓷器无一不是巧夺天工,价值连城。

    走到城堡地门前,大门无声无息的划开,城堡年代久远,却已经糅合了最先进的高科技,沈门中人来到门前,凭借影像分析,城堡的大门就会自动开启。

    叶枫倒是有些意外,没有想到自己还在沈门的资料库中,转念一想,嘴角露出讥诮,他已经想到,这是沈爷的亲情牌。

    从铺着红地毯地正门走进去,四周高墙上满是枪,剑摆成地各种图案,虎头,王冠,或者各种野兽地标本,凸现城堡的霸气威严。

    路过喷泉,假山,鸟舍,草药园,观景台,还有马厩等等自己再熟悉不过地地方,叶枫有些感慨,只是这一座城堡,其实就已经价值连城,够百来个人舒舒服服的过几辈子。沈爷到现在还是不停的动用心机,难道权势和毒品一样,真的让人如此痴迷?

    来到了熟悉的宴会厅,里面的装饰华丽,带着皇家气派。

    墙上挂着精美的壁毯,四周美轮美奂的家具,所有的一切都是采用都铎样式。精致的壁炉上悬挂着亨利八世的画像,冷漠忧郁的眼神望着叶枫,不发一言。

    叶枫却没有和画像对视,他一来到宴会厅,目光就已经落在了沈爷的脸上。

    宴会厅装几百人都不成问题,此刻却是只有几个人。

    所有的人物不出意料,沈爷,花铁树,父亲叶贝宫,张发财,还有沈孝天。

    宴会厅很静,静的不像是沈爷的九十大寿,而是沈爷的葬礼。

    沈爷的一张脸比起死人也实在好不了多少。

    叶枫一来就在望着他,他何尝不是在叶枫进来的那一刻,就望向了叶枫。

    叶枫感觉到沈爷变了很多,变的更老,变的更衰弱,变的少了一分威严,多了一分懦弱,可是沈爷何尝没有发现叶枫的改变。

    从外边来看,叶枫还是那个懒洋洋的纨绔才子,放荡不羁,可是仔细的观察,就会发现他更沉稳,更干练,少了一分浮夸,多了一分凝练和自信。

    “沈爷,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叶枫终于发话。

    不等沈爷说话,花铁树已经冷笑,“祝福只是凭口说的吗?”

    叶枫假装愕然,“那还需要什么?沈爷几乎拥有了全世界,我实在想不到他缺什么。”

    花铁树霍然站起,“叶枫,你不要太嚣张。你不要忘记谁把你捧到今天的地位,你的聪明才智,你的惊才绝艳并非你的天生睿智,而是沈门花费二十多年培养的结果。沈门在你身上倾注的心血,比任何人都要多的多!”

    叶枫沉默,只是冷静的看着花铁树,并不反驳。

    “可是沈门花了如此的心血培养你,你为沈门做了什么?”花铁树继续道:“你破坏了沈门在东南亚的发展,一力阻止沈门和洪门联合,竭尽心力的损坏沈门的利益,这是一个沈门中人应该做的事情?”

    “我承认,我的确是沈门二十多年来培养的结果,”叶枫终于开口,不急不缓,“可是沈门又为我做了什么?杀了我的恋人,剥夺了我的光环,限制了我的自由,我是个人,不是傀儡!我想你说错了几件事情,第一,东南亚的事情我已经被剥夺了代言人的身份,何来的破坏?第二,我到了云南,并没有做什么,相反倒是有人要杀马海亮,激怒马红星,造成沈门和洪门不可调和的矛盾,第三,我不知道谁在我救人的时候,还要派杀手来杀我,第四……”

    “够了。”沈爷突然用力一拍桌子,怒不可遏。

    众人一片寂静,他们很少见过沈爷如此愤怒的时候。

    沈爷一怒气来,像个狮子在咆哮,只是很可惜,他这个狮子已经开始为猎物发愁。

    他的体力衰了,年纪大了,威严虽然还在,但那已经不过是别人的给与。

    他像个牙齿掉的精光,步履蹒跚的狮子,对猎物产生不了威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