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无敌 第九十二节 图穷匕见
    随风听到妹妹的录音后,只是坐了下来,并不多话。

    “叶枫,你不觉得,你应该做个解释。”纪红霞口气生硬,带有诘责。

    “什么解释?”叶枫有些无奈,眼中有了悲哀。

    “千千因为你而出走,无论如何,我想……”

    “你完全错了,逼走千千的不是叶枫,而是你们。”春若兰霍然站起,“伯母,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这点?”

    “这里有你说话的余地?”纪红霞冷笑,“春星石难道没有教你规矩怎么写?”

    春若兰笑了起来,丝毫不让,“我懂不懂规矩不要紧,可是我知道某人的自以为是。事情本来不用如此糟糕,伯母,我其实不想多说,因为我没有必要给别人指路,也没有人给我报酬,相对而言,如果指出了道路,反倒对我不利。可是我现在不能不告诉,如果你今天还在责怪叶枫,还要他做出保证,只能让千千和他越走越远,你不是帮忙,你只是在伤唯一女儿一颗纯真的心。”

    纪红霞一愕,“我女儿不必非他不嫁。”

    “可是叶枫也不必非千千不娶。”春若兰笑了起来,“我其实可以是个替补,可惜没有人看上。”

    叶枫有些尴尬,纪红霞冷笑,“叶枫选择千千,其实是选择了她的身份,方竹筠算得了什么……”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春若兰打断了纪红霞的下文,“你无非是想说明你厉家的影响,可是我要告诉你,我们春家也不差。我已经对叶枫说过,他如果娶了我,春家绝对会无条件的支持他。”

    纪红霞愣住,她知道春若兰胆大,可是从来没有想到她竟然如此大胆。

    “现在的女人……”纪红霞欲言又止。

    “现在的女人怎么了?”春若兰笑了起来,“我喜欢一个人。大大方方的说出来,向来不会遮遮掩掩,你难道能说喜欢一个人有错?”

    纪红霞只是冷笑。

    “可能最近你得到了女儿,太少关注国际的形式,”春若兰变魔术一样的拿出了一张报纸,“这个消息你真的应该好好看看。”

    纪红霞只是看了一眼,就已经变了脸色。春若兰却是缓步走了出去,最后说了一句话。“伯母,你地这个女婿很优秀,我希望你能够珍惜,不然被别人抢走了,后悔可就来不及。”

    叶枫没有想到春若兰弄出这么个结论,多少有些哭笑不得。纪红霞却是愣在那里,冷笑都忘记了笑。厉随风却是站了起来,走了过来,“妈,我和叶枫说几句话。”

    纪红霞看了一眼手上的报纸,颓然坐下,“好,你们年轻人的事。我管不了许多。”

    厉随风带着叶枫走出了大厦,一路上接受各路人马八方目光的检验。

    听他们窃窃私语,无非是说叶枫人品不佳,风流下流,所以厉家慧眼识狗熊,这才取消了这场婚礼。

    可是看到厉随风客客气气的和叶枫出来,谣言止于智者,又觉得取消订婚好像不是因为叶枫的原因。但借他们一个胆子。也不敢当着厉家的面把脏水泼到厉家身上。

    “谢谢你。”叶枫知道厉随风和他并肩出来的用意,有所感谢。

    全城关注地世纪婚礼最终是这么一个结果,估计谁都意料不到。厉家这次就算解释也够喝上一壶,厉随风这个时候,还能用行动为叶枫澄清谣言,实在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要谢也谢千千吧,说句实话。我对你好感不多。”厉随风虽然这么说。却还是微笑起来。“我和你一块出来,主要是想和你说几件事情。我只怕以后没有机会。”

    “你说。”叶枫毫不犹豫。

    “第一,千千第一次做饭,却和妈妈学习了一天。”厉随风说道。

    叶枫愣住,没有想到厉随风郑重其事的出来,说的却是鸡毛蒜皮的事情。

    “就算我这个当大哥的,想吃一口她做的西红柿炒蛋,都被她打走。”厉随风虽然埋怨,微笑却是温馨,“她认为自己做地第一次西红柿炒蛋,无论如何,你叶枫都是第一个品尝者。”

    叶枫拿着那个手机,有些感动。

    “第二,我想告诉你,这个手机她买了没两天,她学会使用,只是为了和你联系,就算我妈都不知道电话号码,因为你们照相后,她想亲手为你做菜,怕忘记了时间,让我打电话

    一声,所以我很荣幸的知道了这个电话号码。”

    叶枫‘嗯’了一声,握住那个手机,好像握住千千的柔情。

    “第三,其实她很想嫁给你,可是她最终还是选择出走,我想你的智商很高,也知道她一直都是爱你。我想告诉你的是,你从桥上和方竹筠跳下后,我和她杀了那两个杀手后,她就哭了出来,她说,她错了,她不想让你为难,她对不起你。”

    叶枫鼻子有些发酸,“最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

    “你知道就好。”厉随风倒是毫不客气,“我不想再逼你什么,可是我觉得作为一个大哥,有必要说出我看到的事情,现在我地事情说完了,剩下的事情要你自己决定。”用力拍拍叶枫的肩头,厉随风摇头道:“叶枫,你什么都好,可就是太好了,反倒是不好!”

    厉随风听起来很有哲人的潜质。

    好也是不好,不好却不见得好,最少现在花铁树,沈爷和沈孝天三人,现在感觉很不好,而且事态没有好转的迹象.

    三人彼此相望,沈孝天的眼中甚至有了绝望。

    绝望是来源一张报纸,都说报纸有时效性,可是那应该是以前的论点。如今的事情到了报纸上,基本意味着一件事情已经路人皆知,盖棺定论。

    报纸上地标题很粗很重,t先.=

    沈爷望着那张报纸,目光凝重,戈林将军倒台的时候,他就觉得事情不妙。t先生逃亡海外,寻求政治避难,说句实话,沈爷已经料,可是他没有想到来临的如此之快。

    t先生倒了,倒的很彻底,种||.事情。

    沈爷想到这里的时候,又觉得胸口有些痛,轻轻的咳嗽两声,浑身疲惫。

    他不能不承认,自己地确是老了,很多事情控制起来,有些力不从心,更不像从前解决问题地游刃有余。

    他现在已经没有太多地路可以选择。

    叶枫比他想像的还要难以对付,他地实力始终云中龙爪般,若隐若现,到现在为止,他好像还是行有余力,这让沈爷不能不惊凛,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换取一种方式。

    沈爷不是一意孤行的人,不然他也不能几次东山再起。

    他现在多少有些后悔,四兄弟闹成这种境况,完全是他暗中操纵的后果,如果不是沈孝天,他现在或许已经准备安享晚年,也不用到现在还是竭尽心力。

    可是看到沈孝天求救灰败的目光,沈爷心中一软,他觉得自己或许不能绝地反击,但是为沈孝天争取权益还是不难的事情。

    “沈爷,现在怎么办?”花铁树看起来也有些疲惫,虽然他们看起来已经一败涂地,但是他还是坚信沈爷不会如此轻易的倒下。

    跟了沈爷几十年,他实在看了太多沈爷的起起伏伏,但起伏后,每次笑到最后的都是沈爷。

    沈爷拧紧眉头,“铁树,现在我们是改变策略的时候。”

    “对了,过几天是爷爷的九十大寿。”沈孝天突然说道。

    “孝天,你的孝心是好。但现在都是什么时候,沈爷他……”花铁树多少有些责怪,却看在沈爷的面子上,不忍重责。

    “等等,”沈爷心中一动,“这些时间一直在忙,几乎忘记了我的生日,一个人能有几个九十大寿?”

    花铁树心道,有的一个都没有,有的也最多是一个。

    “生日要过,怎能不过。”沈爷突然笑了起来,“无论如何,就算t先生倒了,沈门不会倒。如今沈门凋零,难得再聚,铁树,你排下,去把叶枫找回来,我倒很想再见见他。”

    “沈爷……”花铁树欲言又止。

    “怎么,我的命令如今已经不好使了?”沈爷面色一沉,“叶枫无论如何,都是沈门中人,门内不能自相残杀的规定,难道你们都忘在脑后?”

    “我只怕他回来对你不利。”花铁树战战兢兢。

    沈爷眼中一丝诡异,“铁树,这次你可要好好的准备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