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无敌 第八十六节 追捕
    车飞速逃离,悍马却是毫不犹豫的跟在后面,不离不

    警车显然轻车熟路,熟悉逃走的路线,真正的杀手不但要能杀人,还能全身而退。

    这两个杀手虽然没有要了叶枫的性命,却显然计算好撤退的路线。

    不到几分钟的功夫,警车已经开出主道,从小路狂奔,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悍马竟然也是怒吼狂冲,紧追不舍。

    一个警察摇开车窗,从车里探出头来,举枪向后就射,‘乒乒乒’几声的大响,所有的子弹毫无例外打在悍马的挡风玻璃上,却是奇迹般的被弹开。杀手心中叹息,知道这辆车竟然防弹,更是心惊。

    警车速度虽快,可是悍马毕竟马力强悍,两辆车越追越近,悍马突然发力,一头撞在警车的后座,轰的一声大响。

    警车车身一震,却是很快调整了方向,丝毫不乱,很显然,两个杀手驾车的技术也是娴熟无比。

    两方渐渐变的荒凉陡峭,人迹稀少。两辆车已经开始了生死时速,悍马并不放弃,不急不缓,只是牢牢的跟定警车。前方突然也是冲来了一辆悍马,轰然的撞在警车的车前,后面的悍马也是发力,两车一拱一冲,夹住警车,那一刻四周陡然寂静。片刻之后,警车再也架不住大力,竟然冲天而起,翻滚的摔到对面的山坡上,滚下来的时候,已经火光四起。

    后面地悍马不等停稳。千千已经冲了下来,长刀在手。就要向警车冲过去,厉随风却是一把拉住了千千。急声喝道:“千千,危险,你不能去。”

    方竹筠被绑架的那一刻,几乎惊动了全城,厉随风和千千赶到地时候,正看到叶枫翻落,杀手赶到。然后叶枫跳江,消失不见。

    二人被拦在外边,一时惊呆当地。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警车已经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厉随风当下做了决定,拉千千上车,紧追不舍。

    掀翻了警车后,知道警车随时会爆炸,杀手有枪。而且很职业,厉随风如何肯让妹妹上前。厉随风拉住千千的时候,掏枪指着翻滚的警车,目光却是望向了对面的悍马。很显然。那辆车帮了他们一个忙。

    对面悍马车却是跳下一人,千千见到,忘记了挣扎,失声惊呼道:“四叔?”

    白城笑笑。伸手拔枪。‘砰砰砰’的连打几枪,枪口当然不是对着千千。

    警车被击中油箱,‘轰’的一声巨响,爆炸起来,白城笑了笑,嘴角一丝冷酷,却是目光一霎不霎的望着警车地燃烧,丝毫没有放松。

    车子竟然连续爆炸几次。四分五裂,杀手再狠,也是毙命其中,等到见到警车的火势慢慢熄了下来,确认杀手死亡,白城这才看了一眼千千,“你们太不小心。这两个是职业杀手。出来后。你们不见得对付得了。”

    “我们想抓活口。”厉随风说道:“我们想问问,到底是谁想要杀叶枫。”

    白城摇摇头。“第一,他们是职业杀手,不见得你们能控制,第二,他们不见得说出雇主,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们其实已经知道谁派来地了。”

    千千沉默了下来,她显然已经知道白城说地是谁,除了花铁树和沈爷,很少有人这么想让叶枫去死。

    “叶枫现在怎么样?”千千终于想到关心的问题,

    “还在找,不过你们不用担心。”白城笑了起来,“好人不长命,祸害……”

    “四叔。”千千叫了一声,白城愣了下,千千低声道:“叶枫是个好人。”

    **

    叶枫在很多人眼中,和他父亲一样,都是个难以捉摸的人。

    最少在洪奇峰的眼中,叶枫比任何人都要该死。

    可是他还是没有死。

    他不死,不是他有福气,而是因为他向来比别人运气都差了很多,所以他更能逆境求得生存。

    他从来不信运气,他宁可相信自己。

    跳下的那一刻,那没有信命地祈祷耶,而是抱住方竹筠,保持自己的清醒。

    很多人高空坠落的那一刻,其实已经昏迷了过去。人的潜意识都是有自我保护地功能,叶枫不能靠潜意识来救命,只能靠强悍地意志来摆脱困境。

    让他吃惊的是,方竹筠竟然也是睁开双眼,紧紧的抱着叶枫,一霎不霎。

    起来柔弱的有如早春的玉兰,可是意志实在堪比晚秋

    疾风割面,下落地那一刻,方竹筠只觉得异常难受,一颗心好像就要被吊到嗓子眼,随时都会喷了出来。

    可是她还是凝望叶枫,这一刻,她终于明白叶枫还是爱自己那么深,这么说,他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女人很奇怪,这一刻她没有想到死,想到的还是情感。

    ‘噗通’一声响,水花四溅,方竹筠差点被激出血来。

    就算是十米跳台,也不是哪个人都能跳,有的跳下来,摔晕过去也是大有可能。方绣筠好在还有叶枫的紧紧相拥高空坠落,这才好受一些。

    二人如同秤砣一样向水底坠了下去,好在江底不浅,叶枫等到下坠之势一缓,已经手足并用,带着方竹筠向上浮去。等到出了水面,长出一口气,拉着方竹筠向江边游去。

    他的双腿有如灌铅,胳膊也是疲惫无力,祈祷自己不要抽筋,怎么说也到了岸边再说。没有想到方绣筠轻舒四肢,反倒带着他向岸边游去。

    二人沉默不语,到了对岸,随便找个地方已经坐了下来。虽然时间不长,叶枫也是觉得浑身骨头酸软,疲惫不堪。

    叶枫无语,方竹筠也是沉默。

    刚才生死相依的时候,二人都是不由自主地去救对方,等到真正面对地时候,才发现问题没有解决,还要面对。

    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方手帕,方竹筠帮叶枫冲洗了伤口,细心地包扎好后,低声说道:“去医院吧。”

    “叶总……”

    “方总……”

    “方主编……”

    “方竹筠……”

    呼喝声此起彼伏的传了过来,招呼方竹筠地多,招呼叶枫的少。叶枫听了,微微苦笑,“看来我是不得人心。”

    方竹筠扭头望过去,见到两岸人实在不少,正在向这个方向走来。方主编落水是件大事,就算是把江水抽干,众人也要找出方竹筠来,至于叶枫,抱歉,沉了就沉了。

    “叶枫,还忘记了说一句,恭喜你了。”方竹筠还是低低的声音,轻轻的垂下头来。

    “恭喜什么?”叶枫只是看着方竹筠的愁眉,随口应了一句,说完后,想老大的嘴巴抽自己一下。

    方竹筠看到他的尴尬,不忍心斥责,“千千是个好女孩,对你的事业也有帮助,我真心恭喜你选她做终身伴侣。她在你身边,我很放心,你不用担心我。只是我明天播音后,后天早上就要坐飞机离开云南,来不及参加你的订婚典礼,对不起。”

    她一句对不起说出来后,叶枫只想再跳到江里去。

    叶枫没有想到说对不起的不是他叶枫,而是方竹筠。此景此刻只觉得一肚子话要说,嗓子却被个塞子堵住,搜寻人群已经找了过来,斐少爷发现新大陆一样的喊,“方主编在这里!”

    众人马蜂一样的拥了过来,纷纷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叶枫嗓子里面的塞子还没有拔出来,又被塞进去两个,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来的有陆斐,罗刚,警察,民众,不一而足,个个都是神情激动的看着方竹筠,你一言我一语,叶枫无人理会,才要默默的走开,一个人突然拦到他的面前,伸出来一个东西。

    叶枫吓了一跳,以为是手枪,定睛一看,才发现是话筒。

    “我是晚报记者。”记者迫不及待的问,“请问你是谁,哦,对,你是叶枫。你为什么要救方主编,对,无论是谁,只要有良心,都会去救……”

    叶枫哑口无言,心想你记者证上的那个章是拿萝卜盖的吧,不然我怎么都不知道你要问什么。

    “我是想说,你当初救方主编的时候,脑中想没有想到什么英雄人物,比如说……”

    话音未落,一只鞋丢了过来,记者摸了下脑袋,“谁丢我?”

    陆斐已经光着一只脚走了过来,“对不起,我太激动,我的鞋怎么会到你的脑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