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无敌 第八十四节 一个不能活
    叶先生,这是纯天然的彩钻,绝对没有经过放射处理色泽,代表着……”老板讨好的望着叶枫,发现他的无动于衷,就算钻戒的冰冷都引发不了他的**,放弃了介绍,喏喏道:“你要不要试戴一下。”

    这两枚钻戒价值千万,一般情况下,都是放在保险箱内层层保护,常人看一眼都难。老板让叶枫试戴一下,实在是很给面子的事情。

    叶枫移开了目光,“不用了。”

    老板有些失望,“叶先生不满意?”

    “很满意。”叶枫淡淡道:“史禁,你们付账,处理好后面的事情,我出去走走。”

    水浒三杰愣了一下,叶枫却已经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走了出去。

    街面上熙熙攘攘,只是热闹是他人的,和叶枫无关。

    他双手插在口袋中,握着手机,冰冷而又潮湿,满是汗水。

    几次的拿出,却又颓然的放弃,叶枫从来没有过如此为难的时候。

    他不知道怎么和方竹筠说,他违背了承诺,违背了诺言,可是他真的没有选择。望着千千低头垂泪,不让他看到的那一刻,他已经没有了选择。

    他是迫不得已,可是他也是甘心情愿,千千实在为他付出了太多太多,他怎能忘记和她一起的点点滴滴,欢笑哭泣,诚如纪红霞所言,他如果连这件事情都是无法做到地话。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爱着千千。

    可是方竹筠呢,她又怎么办?

    不等叶枫再想的时候,手机已经心有灵犀响了起来。

    叶枫拿出手机,只是看了一眼,感觉很陌生。

    虽然不想接,虽然什么都不想做,可是叶枫还是懒洋洋的接听了电话,只是听了一句,霍然变了脸色。急声问道:“在哪里?”

    放下手机的时候,叶枫举目四望,突然冲到一辆摩托车面前。

    摩托车才要启动,戛然而止。车手带着女友,酷酷的样子,只是骂的也很酷,“你找死呀。赶着去投胎吗?”

    叶枫挥拳,一拳就将车手打了下来,后座的女人‘哇哇’大叫,惊骇莫名。

    “下车。”叶枫拖住她的手臂,拉她下来,翻身上车,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车手只觉得满眼金星,等到清醒过来,叶枫已经不见了踪影,不由哇哇大叫,“抢劫呀,抢劫了!”

    叶枫人在车上,已经加到了最大的油门,风驰电掣。

    他头一回有这么焦急地时候。电话是陈天龙打过来的,他只是说了几句,可是叶枫那一刻,心中火烧一样,方竹筠被洪奇峰挟持,如今在桥上,有生命危险!

    叶枫顾不得红灯。顾不得众人的唾骂。摩托车看起来已经不堪重负。就要飞了起来,来到桥边的那一刻。叶枫扔掉了摩托,大踏步的冲了过去。

    整个大桥竟然被封锁,所有的人都在指指点点,震惊莫名。

    方竹筠被挟持,这个消息实在比电波还要快,警方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任何人不能进入。桥中方绣筠隐约可见,只有几个警察离的远远地谈判。

    见到叶枫冲了进来,两个警察已经过来拦阻。

    叶枫才要挥拳,手已经被人抓住。

    陈天龙冷冷的望着叶枫,“叶枫,现在需要的是冷静,而不是冲动!”

    叶枫一盆凉水浇了下来,瞬间长舒一口气,沉声道:“现在情况怎么样?”

    “洪奇峰挟持了方竹筠,叫你过去,别人一概不理,稍微靠近下,都会引起他的疯狂。”陈天龙也是锁紧眉头,“方竹筠今天心情不好,独自出来走走,我觉得她不会做傻事,就让她一个人冷静一下,没有想到发生这种事情。”

    这显然是意外,意外最难防备。

    叶枫心中一酸,当然知道方竹筠为什么心情不好,“那好,我这就过去。”

    “等等,洪奇峰有枪。”陈天龙拉住叶枫的手臂。

    “还等什么。”叶枫一声怒吼,甩开陈天龙的手臂,“你要知道,绣筠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只是他一声怒吼过后,再次恢复了平静,“你有什么营救计划?”

    他本来不是如此暴躁的人,他本来也是一直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可是他现在显然已经失去了冷静,在这一刻地功夫,他才知道,方竹筠在他心目中的分量,如此的沉重!

    陈天龙并没有恼怒,“那面的一辆面包车你看到没有?”看到叶枫点头,陈天龙加速说下去,“为了避免洪奇峰过激,所有的警员都是远离,只有谈判专家在那里。我在面包车中安排了狙击手,你如果想救方绣筠,设法把他们分开,哪怕只是几秒。在这几秒内,就足够解决问题,你明白没有?”

    陈天龙本来不想说的这么详细,可是那一刻突然有种担心,他知道叶枫很聪明,这些对他来说,不过是儿戏而已。可是他看到叶枫的急躁,他还是尽量控制叶枫的情绪。

    叶枫长舒一口气,缓缓地点头,大踏步的向桥上走了过去。

    警察已经不再拦阻,显然都是得到了陈天龙的吩咐。

    陈天龙在这里,不是警方,胜似警方。

    叶枫一直警告自己要冷静,可是看到方竹筠被洪奇峰挟持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的愤怒。

    远远看过去,方竹筠并不惊惶,相反,她看起来很冷静,远远的看到叶枫,她的一双眼睛明亮了起来,却也多了紧张。

    谈判专家拿着个高音喇叭,离地几十步开外,高声地呼喝,“洪奇峰,你冷静一下,有话好好说,叶枫一会儿就到。”

    蓦然觉得肩头被拍了一下,谈判专家差点跳了起来,叶枫终于让自己笑了起来,伸手接过喇叭,“剩下地事情交给我。”

    谈判专家刚想说你哪位,对讲机已经传来了指示,只听了两句,就已经点头退到了一边。

    叶枫拿着高音喇叭,沉声道:“洪奇峰,我是叶枫。”

    “我当然知道你是叶枫。”洪奇峰嘶声道:“你离的那么远干什么,怕了吗?”

    叶枫笑笑,扔了高音喇叭到江里,半晌才有声音,不由心惊。

    缓步向前走了过去,在离洪奇峰不过七八步地时候,洪奇峰再次高声喝道:“你站住,你走这么近干什么,你有什么诡计?”

    方竹筠双眸却是望着叶枫,一霎不霎,那里面有着不解,不舍,甚至是幽怨,可是她只是沉默,她望着叶枫,似乎想要把这一刻永久的牢记。

    叶枫望了一眼方竹筠,长吸一口气,缓缓的摇头,坚定不移,“洪奇峰,你找我什么事?”

    洪奇峰一手扼住方竹筠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拿着把手枪,指着方竹筠的太阳穴,嘶声道:“你不知道我找你什么事?”

    看到洪奇峰双目通红,隐约有疯狂之意,叶枫暗自惊心。

    洪奇峰和方竹筠紧靠大桥的栏杆,随时一个失控,都有跌落下去的危险,最要命的当然是那把手枪。

    此刻的洪奇峰握抢的手微微颤抖,叶枫只怕他一时失手,扣动扳机,“你什么条件,说出来,我会为你办到。”

    “你会为我办到?”洪奇峰笑起来和哭一样,“叶枫,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机会,可是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这样。现在好了,我变得一无所有,你满意了?”

    叶枫笑笑,“我可以让你一无所有,可是我也可以让你东山再起。洪奇峰,你要相信我的能力,只要你放了方竹筠,我管保……”

    “你住口。”洪奇峰一声厉喝,“你以为在骗三岁的孩子?我现在一无所有,持枪挟持人质,就是这个罪名都可以让我坐几年牢,叶枫,是你害的我一无所有!”

    洪奇峰声嘶力竭,不可理喻,调转枪口,‘乒’的一声,已经击中了叶枫。

    方竹筠听到枪响,差点晕了过去,叶枫却还是在笑,一只胳膊已经冒出了鲜血,他看也不看,动也不动,淡淡道:“洪奇峰,你枪法不是很准。少开一枪,少点罪名,我更有把握救你。”

    “叶枫,我不想你这么快的死,我要慢慢折磨你。”洪奇峰一枪击出,迅疾再次对准了方竹筠的太阳穴,因为他知道这是他的护身符。

    见到叶枫嘴角的抽搐,洪奇峰头一次感觉如此的畅快,突然放声狂笑起来,“叶枫,我告诉你,我来到这里,就没有准备活着回去。今天这里的人,一个都活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