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无敌 第八十二节 第二封遗嘱
    调,一定要低调,洪奇峰暗自叮嘱自己。他不是谦实在没有高调的本钱。

    “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再把洪亮先生的信念念?”张子良望了一眼众人,发现都是默然,沉默有的时候是反对,有的时候也是默认。

    张子良不想节外生枝,当他们是默认,径直的拿出信纸,沉声念了起来。

    “各位老朋友,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会再次见面,我说过,如果一个月之内还是没有我想像的事情发生,张律师就不用念我的这封信。你们如果见到这封信,是不是说明我虽然老了,死了,却还没有糊涂?呵呵。”

    张子良念到这里的时候,干笑了两下,洪奇峰霍然站起,怒不可遏,“你笑什么?这是念遗嘱,请你严肃一些,你有没有律师的操守。”

    洪奇峰发飙是忍了很久,对于张子良的律师操守也的确很质疑。

    “洪亮先生信里有这个呵呵,”张子良比较委屈,指着信道:“我不过是原封念出来而已。”

    洪奇峰一愣。

    “所有的话等听张律师念完遗嘱再说。”马红星道:“谁再多话,我就打爆他的卵子。”

    洪奇峰一凛,讪讪坐了下来。

    马红星说的粗鲁,可是谁都不会怀疑他能实现,洪奇峰心中郁闷,眼珠子乱转。

    “叶枫这小子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这封信及早地浮出水面,我想他是功不可没。我不知道结局如何,可是我却相信,自古邪不压正,真情长存,而且我想,洪门的老家伙也不会那么没用……”

    “叶枫这小子打动我的,不是心机和利益,而是真情。我也的确欠他一个人情。所以就算死了,我也想帮他一把,我想这世界真情永在,在他这种人身上出现,尤其的难能可贵,所以我给他一个机会……”

    “如今事情已了,无论结局如何。我都希望这小子有自己的选择,也希望大家不用为难他,他现在不想和任何人为敌。说完他,说说洪家的事情,我知道,我死后,洪家肯定不能消停。我洪亮无能,可是再有能耐的人,也是控制不了身后的事情,我只求洪家太太平平地过渡,我已经心满意足。我想了很多,也想了很久,只怕别人在我的死上做文章,如果我的死有什么异常的话。请你们当我是忍受不住痛苦,寻求一种舒服点的死法好了……”

    张子良念到这里,众人悚然动容。马红星却是眉头紧锁,半晌才展开,喃喃道:“洪亮,你生前我不佩服你,你死后。倒是让我佩服了一把。”

    “冤冤相报。何时了解。所以我决定,此封遗嘱立后。无论是谁,都不能拿我的死做文章……”

    俞少卿听到这里,握紧拳头,眼泪却是无声无息的滑落。

    他三刀六洞只是为了寻求洪爷死亡地真相,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洪爷会立下这个遗嘱,只是他怎能不从?!

    洪爷虽然死去多日,可是俞少卿蓦然发现,他竟然一直都在众人身边。

    “唠叨这些,我想还是有人最关心产业分配,曹子华沉稳有余,魄力不足,俞少卿胆大心细,最堪此任,可是志不在此,奇峰呢,不堪大任,把洪家交到他手上,我多少有些不放心。所以我决定,以后洪家全权交给子华进行打点,少卿呢,帮助子华一年,好不好?”

    俞少卿已是泪流满面,喃喃道:“洪爷,我听你的。”

    春星石却是看了俞少卿一眼,心道洪亮到底还是老狐狸。现在谁都知道,俞少卿和叶枫是朋友,叶枫是少见的商业奇才,他让俞少卿帮助曹子华,更深一层的含义却是让叶枫帮助洪家,以叶枫的头脑,洪家振兴并非难事。只是洪亮就算是死,都是不看好沈孝天,确定叶枫这次必定胜出,自己呢,是不是也应该早做打算?

    “至于奇峰,暂时歇息一年再说,”张子良念道:“一年后,看情况,我说不定还有第三份遗嘱宣布,哈哈。”

    张子良又笑了起来,这次好像很开心。洪奇峰眼珠子一瞪,搞不明白他是真的开心,借机嘲讽,还是洪爷的遗嘱中真地有这两个字。

    张子良放下信的时候,环望众人,沉默片刻才道:“遗嘱念完了,你们还有疑问没有?”

    ***

    俞少卿走出来的时候,泪水已干,目光坚定,突然觉得空气十分清新,人生也是更加美好。

    走了几步,俞少卿嘴角已经露出一丝微笑,叶枫就在不远望

    真诚一片。

    “洪爷怎么说?”叶枫问了一句,虽然洪爷早就过世,可是在叶枫心中,洪爷显然还在他们的身边,洪爷为他解开了太多的谜团,来到这里,最大的收获显然不是击败沈孝天,那对他而言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他最大的收获是收获了亲情和友情,还有答案。

    等到听到俞少卿说完洪爷遗嘱之后,叶枫眼中也有了感动,“洪爷是个智者,他不让我们报仇,只是怕我们麻烦,也怕别人找我们地麻烦。”

    俞少卿泪水差点又流了出来,“叶枫,我……”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俞少卿想要流泪的次数,比他二十多年还要多。他向来流血不流泪,可是眼前一浮出洪爷的影子,俞少卿就是忍不住的心酸。

    “你放心,”叶枫拍拍俞少卿的肩头,望着俞少卿伤痕累累的一张脸,“我们当然知道罪魁祸首是哪个,你现在已经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最重要的是休息,剩下地事情,我来搞定。”

    叶枫说地很有信心,俞少卿却是摇头,“脸算什么,只要有心就好。”

    “不知道你小子怎么说话这么对路,”叶枫笑了起来,“我本来都安排好最好地整容专家,你现在有点惨,就算不把你改帅了,恢复到原状应该不是问题。可是你这么一说,我反倒取消了主意……”

    “你敢取消主意,先问过我的拳头,”俞少卿挥拳威胁,“我不是不想整容,不就是没钱嘛!”

    二人都是笑,好像愁云已过。

    等到止住笑地时候,俞少卿突然问,“叶枫,听说你要订婚了?”

    “嗯,你怎么知道?”叶枫心中一颤。

    “厉家和叶家联姻,洪门当然都知道,不过我想,很快全世界都会知道,因为厉家要举办一场所有人瞩目的世纪订婚典礼。”俞少卿用力一锤叶枫的肩头,“好小子,口风真紧,我是听别人说的才知道。不过你后天就要订婚了,到时候可要和兄弟们好好喝一场,我打你不过,可不见得喝你不过。”

    叶枫被俞少卿一拳打在肩头,痛在心里,强自笑道:“一定。”

    ***

    方竹筠一直都很忙,忙碌的知道太多的事情,可是她忙碌的也忽略了太多的事情。

    很多事情她能够第一时间知道,有些事情,她却可能最后知道。

    正在查看手中的资料,方竹筠准备明天在云南的最后一次播音。

    应电台和大众的强烈要求,方竹筠决定在云南做次播音,要谈的内容方绣筠已经确定,可是她还在细心准备,想着可能忽略的闪光点,每次播音后,她都很累,可是安心。

    房门响了下,方竹筠头也不抬的说了声,“请进。”

    放下了资料,看了一眼眼前的人,方竹筠有些诧异,她从来没有想到过斐少爷也有敲门的时候。

    “方总,在忙?”斐少爷看起来遮遮掩掩,只是恨不得挡住自己的脸。

    “嗯。”方绣筠看到斐少爷的神态有些好笑,“怎么了?有事?”

    “其实你可以休息几天。”斐少爷犹豫道。

    “休息几天?”方竹筠放下资料,“陆总,你想说什么?”

    “你还不知道?”斐少爷满脸的懊悔,看起来想抽自己一记耳光。

    “知道什么?”方竹筠莫名其妙。

    “那当我什么都没说。”斐少爷神色惶惶,好像才从银行抢钱回来,扭头要走,一头撞在罗刚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斐少爷迭声说道:“罗总,没有撞痛你吧?”

    罗刚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和斐少相交这么久,从来没有听他说过对不起。

    可是他显然也有些心不在焉,“方总,其实你可以休息几天。”

    方竹筠这次真的有些诧异莫名,“你们今天都吃药了?”

    “没有。”二人异口同声的道。

    “那你们应该去吃药了。”方绣筠笑了起来,“我怎么觉得你们今天莫名其妙,古里古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