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隐者无敌 第八十一节 情两难
    一个人,给她承诺,不是苛刻的要求。

    相反,纪红霞的条件对叶枫而言,是厉家已经能够做到的最大极限!

    没有谁希望自己的女儿没有名分的和别的男人过一辈子,纪红霞当然也不能。

    叶枫理解纪红霞,可是纪红霞显然不想去理解叶枫。

    叶枫娶了千千,就意味他舍弃了别人,他一直难以做下决定,却没有想到纪红霞不容他思考的把他推到这个抉择的悬崖边!

    纪红霞一直在等待,罕有的慈善笑容,凝望着叶枫的一举一动。只是迟迟的不见叶枫的回答,纪红霞的笑容变成了怒意,用力的一拍桌子,“叶枫,你真的很让我失望,我真的不知道,你这也叫做是爱,你枉费了千千的一番苦心,一个男人,你这算是什么?”

    叶枫霍然抬头,却是望向了千千。

    他的眼光如电,已经看到两滴珍珠落入尘埃,那是千千的泪水。

    想到千千的不离不弃,想到千千的青梅竹马,想到那个全世界都已放弃,她却不肯放弃,叶枫热血上涌,难以自已,霍然站起,大声道:“好,我同意!”

    ***

    沈孝天逃回来的时候,实在有点狼狈不堪。

    他从来没有想到过是这种结局。他猜不到开头,也没有猜到结局。

    所以的一切看起来顺风顺水的时候,突然狂涛掀起。一下子把他打入了万劫不复。

    沈孝天按照花铁树和沈爷地计划,一直有条不紊的行动。

    他从来没有想到马红星和叶枫火并是这种结果,输的不但是他沈孝天,还有沈门。

    他们想利用耀地红星的威名对付叶枫,可是却没有想到叶枫也是同样的想法。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沈孝天唯一有一点值得欣慰的是,他还没有死。

    他虽然没有死,可是看到沈爷和花爷的时候。他也觉得和死差不了多少。

    不但沈爷看起来有些老,就算花爷看起来都有些憔悴。

    然后这个时候,他就听到了叶枫就要订婚的消息。

    沈孝天虽然从云南逃了回来,可是不代表沈门不关注云南。当得知和叶枫订婚的是厉千千,也就是厉家地女儿的时候,沈孝天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个世界实在太小。也实在太有讽刺意味。

    他沈孝天历尽千辛万苦,却是得不到春若兰的欢心,可是叶枫竟然轻而易举抛弃春若兰,娶了洪门西南锋头最健一个家族的女儿。

    紧接着让沈孝天更为吃惊的消息传了过来,原来厉千千竟然就是一直跟在叶枫身边的千千!

    这个消息实在太有震撼性。

    千千一直都是个神出鬼没的女子,在沈孝天地眼中,她一直不过是叶枫贴身的保镖而已。可是他从来没有想到过,千千竟然有这么个让人诧异莫名的身份。

    虽然叶枫一直在和厉家接触,可是千千总是若隐若现的让人忽略。厉家对这个女儿一直秘而不宣,到现在才宣布出来,是不是也有猫腻在里面?

    沈孝天现在虽然很痛恨叶枫,可是却不能不羡慕叶枫的好命,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需要千辛万苦还是求之不得的福气。他小子竟然轻而易举的获得。

    他当然不知道,叶枫也是千辛万苦,他也不知道叶枫地为难,所以他觉得老天不公。

    “沈爷,厉千千原来就是千千。”花铁树叹息一声,“到现在为止,我也不能不佩服老二的心机之深。想法高明。想当年。厉家是因为支持白家。沈爷才让老三去打击他们,他们丢失个女儿。谁又知道老二竟然不声不响的收养了厉家的女儿,他不通知我没有关系,可是他连沈爷都瞒了下来,好像有点……”

    花铁树欲言又止,话点三分,可是他知道沈爷的聪明。

    沈爷拧着眉头,摆摆手道:“千千是厉家的女儿,眼下对我们来说反倒是好事。”

    “沈爷?”花铁树有些疑惑。

    沈爷长叹一声,“铁树,如今时势已经不同,我们现在不好四面树敌。马红星的事情,谁都意料不到,可是现在我们筹码实在不多,老二这件事情虽然瞒着我,可是如此一来,反倒促成了叶枫和厉千千的联姻。如果我们

    节奏,争取到老二,放任叶枫行事,也不失一招妙棋

    沈孝天微微变了下脸色,花铁树沉吟片刻,点头道:“沈爷说地不错,这招棋子也是无奈之举,我们先……”

    他话音未落,一个电话已经打了进来,沈爷放下电话的时候,脸色有些灰败。

    “沈爷,什么事情?”花铁树现在听到电话声响就有些心惊,看到沈爷的脸色更是觉得,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沈爷双目竟然有些无神,只说了一句话,“戈林已经下台,军方内部清洗,现在已经开始逼宫t先生

    花铁树和沈孝天对望一眼,都是看出了彼此的惶惶,只是花铁树垂下头来的时候,目光中却露出了一丝阴狠,嘴角蠕动两下,似乎说着什么。

    等到花铁树走出了房间,第一时间就是找到亲信,低声说道:“给我找两个最好的杀手。”

    ***

    洪奇峰没有被逼宫,可是他现在好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地不行。

    他地后台沈少竟然消失不见!

    等到他听说晏南已经被马红星杀死,而且马红星向沈孝天下出通缉地时候,一时间以为今天是愚人节。可是确认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一时间也是忘记了思维。等到他有自己想法地时候,他突然觉得做人应该低调。

    很多时候的人都是如此,失去了才知道珍惜,落魄的时候才记得低调。痛斥俞少卿不仁不义,斥责曹子华无所作为的时候,的确很爽,可是洪奇峰从来没有想到,爽快之后,竟然会有后遗症。

    等到洪奇峰知道马红星亲自把俞少卿送回到洪家的时候,洪奇峰觉得这个世界已经陷入疯狂。

    左思右想后,洪奇峰没有了沈孝天的授意,却自己想出个办法,他决定夹起尾巴做人。

    天气晴朗,洪奇峰来到洪家进行议事的时候,也让自己看起来很阳光。

    他微笑的向每一个见面的人打着招呼,这在最近是个罕见的事情。

    因为他在独揽大权后,决定要树立威严,所以就算笑都是少见的事情。

    有些人不明所以,有点受宠若惊,有些人却是扳着脸,好像洪奇峰欠了八百块没有还。

    洪奇峰心中恼怒,笑容更是偶像派,可是等到见到曹子华好像铁板牛肉的脸,洪奇峰终于笑不出来。

    “子华,早。”洪奇峰目光四下望了一眼,竟然看到了张子良,心中一沉,强笑道:“这不是张律师?”

    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洪奇峰的目光早就把张子良捅个三刀六洞,可惜他的目光连威慑的作用都没有。

    除了张子良,俞少卿杜桥也在。

    可是最让洪奇峰寒心的是,马红星,春星石,陈天龙竟然也大摇大摆的坐着。

    这三个人,哪个都是翻云覆雨的人物,一齐来到这里,实在算是洪门少有的事情。

    “马爷,春爷,陈爷。”洪奇峰干咳一声,想要找些措辞,却发现嗓子有些发干。

    张子良咳嗽了一声,“人都到齐了,那我可以宣布的第二份遗嘱。”

    “你说什么?”洪奇峰差点跳了起来,“第二份遗嘱不是要等一年后再宣布?”

    “那个,”张子良被洪奇峰的咳嗽感染,也咳嗽了一声,“那句话是洪亮先生说的,可是他还说过一句话,那就是如果一个叫做沈孝天的先生离开了这里,第二份遗嘱就可以宣布了。”

    “好像立遗嘱的是你,翻云覆雨。”洪奇峰连连冷笑,内心不安。

    “这是洪亮先生亲笔写一封信。”张子良推到洪奇峰面前一封信。

    “怎么是拆开的,你有没有经过我们这些亲人的允许?”洪奇峰大为不满。

    “这封信已经由春先生和马先生看过。”张子良望向了春星石。

    “这封信的确是洪爷所写。”春星石一句话堵死了所有的可能。

    洪奇峰心中暗恼,没有想到洪爷竟然玩这种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把戏。本来想揭穿张子良的秘密,可是那事关自己,说出来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只好作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